侯小强与吴文辉:一场关于盛大文学路线的战争!
王静静 王静静

侯小强与吴文辉:一场关于盛大文学路线的战争!

2013年4月初,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总经理吴文辉正式从盛大离职。这一场起点团队与盛大管理层之争达到最鼎点,是理念之争还是利益之争?盛大文学又会面对何种挑战?

来源:i黑马

【导读】2013年4月初,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总经理吴文辉正式从盛大离职。盛大文学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和潇湘书院等多家网站而起点中文网则是盛大文学最重要的资产。这家中国互联网最难管理的公司,核心业务和团队为何会分裂,这又将为整个网络文学产业带来什么样的新变局?

以下为《商业价值》报道节选:

?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资料图片)

分裂之因

上游与下游孰轻孰重?

盛大文学最有价值的5个部分,分别是社区、内容、渠道、品牌和团队。社区和内容毫无疑问由吴文辉为首的各盛大控股子公司总经理负责,而渠道和品牌则是盛大文学总公司负责。

这样的分配,为最终的分裂埋下了伏笔。

上游作者创作小说,而编辑负责进行小说的甄选、跟进,乃至对小说情节的控制。

读者追捧作品,继而追捧作者,作者认编辑从而形成生态圈构成了内容的上游,也就是所谓的社区,内容,渠道。这部分是由盛大文学自己负责的

在盛大文学营收的快速成长中,除了文学网站主体之外,可以看到最关键之处在于无线、出版;而版权衍生,则是改编游戏、影视剧、漫画内容衍生品。此部分就是渠道和品牌,而这一部分是盛大总公司负责。

而在内部,则是盛大文学已经走到了文学改变各类产业形态的中局,版权价值初现,往前内容和泛产业链谁主谁次。

于是问题和分歧就来了,当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撕裂为俩部分的时候,到底孰轻孰重呢?

估值分歧

2011年,盛大文学筹备上市,暂停;2012年重启上市,再次暂停。而根源在于价值分歧。

据称,2012年年中在某PE支持下,吴文辉团队曾以4~5亿美元的价格向陈天桥提出过MBO(管理者收购)计划,想要将起点中文网重新买回独立运营。陈天桥并未拒绝,但开价为8亿美元——也就是说,购买起点的价格与整个盛大文学一样。

对陈天桥而言,如此开价并非不合理,因为起点是盛大文学的最核心资源,如果卖走,意味着盛大文学的大盘将会从上游直接空掉,剩余价值大幅缩水,失去意义。

吴文辉也并未因为这个开价作罢,对其团队而言,并非真的只剩下独立一途,而是希望就此也让盛大认识到起点更大的价值,获得更多权利,让MBO一事为其加上砝码。

这场估值之争使得管理团队和股东方之间产生了利益的裂痕。

控制权之争

其实当盛大文学接管起点外延业务,并用盛大在线、盛付通和盛大文学无线部门与其对接,分润起点收益时,其实起点的权力已在不断削弱;当吴文辉顽强抵制盛大账号体系、反对内容免费模式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整个盛大集团的对立面;当起点团队开始与盛大谈MBO时,或许已经引起了上峰的忌惮。而这本质上是企业之争。

理念之争。

百度等公司自己的文学网站和相关产品都已经箭在弦上,再加上掌阅、熊猫看书等移动APP在拥有大量用户后对网络文学上游的企图,让作者和编辑这一层级变得不稳固。起点想要做的,是要让起点在移动互联网到来时,借助版权价值提升的契机,能继续成为市场上的王者。同时大力的发力移动端,而且是自己来做。

在侯小强的角度,却是完全不同的看法。侯小强认为让起点自己去做移动端,将让盛大文学失去意义。

吴文辉认为应该以文学网站比如起点为核心,各独立品牌进军新市场,在一个又一个市场打消觊觎者的念想

侯小强则认为,盛大文学整体品牌对外更具优势,不管是资源还是议价能力,都能让成功可能性更大。

管理层性格分歧

这样的分歧,其实从两人的性格区别已经能够看出。侯小强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擅长和喜好均在文化层面,既有“小清新”的一面,又具备较强的各种资源搭配和获取品牌影响力的能力。无论是之前一手做起新浪博客,还是现在盛大文学与韩寒、与湖南卫视的合作,都能可见一斑。

而吴文辉则是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理工科背景让他对科技大势敏感,又具有能接地气的能力。在网络文学从草根时代开始创业,身具江湖气,被下属称为“老大”。

而当有了这么多分歧的时候,“分手”也就再所难免了。

盛大文学的挑战

可是在短短几年之间,人们阅读的方式已经从PC向手机迁移,这种大环境的改变,快速到盛大文学还没来得及应对。但挑战已经到了。

首先是渠道的挑战。新的内容消费方式意味着新的需求,人们需要在手机上进行阅读。如果盛大文学做得不够好,这部分用户的第一触点就会向别处去。新的移动阅读应用与未来可猜想的微信对用户的分流是可预见的挑战,而亚马逊能公司推出的数字阅读应用也会造成很大威胁。

版权的挑战。国内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在逐步加强,但还远没到合适的状态,盗版书籍和盗版数字产品会对盛大文学构成很大的威胁。

移动端产品尝试并不成功。盛大文学也用云中书城、起点客户端等新移动产品以及WAP站这样的传统移动产品去尝试,但到现在收效实在一般。在移动链条中,除了阅读体验外,盛大的整个付费充值体系等体验都算不上好,又不能打通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商业模式难以顺移,而且难以合乎比如苹果iOS的应用规则(应用内付费必须走Apple ID)。

阅读基地的主要合作方式日渐式微:而支撑盛大文学成长的中国移动阅读基地,其实成长空间主要倚仗中国移动的广大用户,在没有新的模式之前,这一渠道很难看到持续爆发性成长空间。更何况,这也并非盛大文学自己的渠道。

巨头与新势力的涉入 不管是百度、腾讯,还是移动端新崛起的类似掌阅、多看这样的新势力,无不对盛大文学的内容这块虎视眈眈.

盛大文学的裂变之后对于盛大最大的挑战在于吴文辉和起点部分核心编辑的出走将导致的网络文学内容分流,以及在这之后一批最核心作家和内容,将以何种方式与盛大文学之外新的强大渠道对接.

到吴文辉和起点团队出走,盛大文学的挑战达到了最高点。

盛大文学 侯小强 吴文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