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自己吃的是香油,不是香精?
王根旺 王根旺

你确定自己吃的是香油,不是香精?

这些所谓的“香油”实际是由3元/斤玉米油兑香精而成。据悉,香精一斤最高40/元,而这可以勾兑中一顿香油。

【导读】一斤纯芝麻油成本至少在18元之上,但大量芝麻油零售价却不到9元。业内人士透露,这些所谓的“香油”实际是由3元/斤玉米油兑香精而成。据悉,香精一斤最高40/元,而这可以勾兑中一吨香油。“市场中恐怕有一半的芝麻油是有问题的,有的完全和芝麻没关系。”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郝成

一斤纯芝麻油成本至少在18元之上,但大量流入餐馆和农贸市场的芝麻油,售价却跌破18元,有的甚至低到9元。这一发生在多地且持续多年的怪异现象,让不少品牌产品的地方经销商倍感无力。

这里所言的芝麻油,即是香油。“好的,里面有一些芝麻油;差的,直接是四级玉米油和香精,一粒芝麻不用。”曾做了近十年芝麻油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果用最廉价的办法炮制“芝麻油”,其成本可以控制在每斤4元左右,稍有规模的作坊,年利润可以达到六七十万元。

“市场丢给掺假的,芝麻扔给做饼的,往外没有出口的,回头没有种地的。”问题芝麻油在售价上的明显“优势”,让经销商担心市场进一步异化,进而影响芝麻种植。有数据显示,我国作为世界四大芝麻产地,近年来进口量正以10%逐年递增,而业界则认为实际增量可能还要高。

“我们的结论是,市场中恐怕有一半的芝麻油是有问题的,有的掺了其他油但没标明确,有的则完全和芝麻没关系。”河南某知名品牌代理商称,他们曾在2012年进行过一定范围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伪芝麻油和假芝麻油在市场中的份额,仍在不断提升。

“油掺油,神仙愁”,由于检测与监管上的难度,问题芝麻油较少被查处,但也不乏刑事案例出现,不过其警戒作用显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半价“香油”

即使大厂商将价格压到最低,但仍是“杂牌军”售价的两倍。而小作坊则可以做到其1/3的售价,所向无敌。

芝麻油,又名香油、麻油(下称香油),这种中国人最熟悉的调味品,在罗小军眼里,却有着完全陌生的一面——作为某知名品牌香油河南区销售人员,他发现市场中许多香油的售价低到不及他们产品价格的一半,甚至更低。

“最好的工艺,最好的芝麻,撑死也是两斤多芝麻出一斤油,传统工艺得两斤半出一斤。如果真是纯芝麻油,售价怎么可能比成本都低呢?”罗小军说如果标明是“芝麻调和油”尚能说得过去,但许多号称纯芝麻油的,售价却低得吓人。

以目前芝麻市场价7元/斤计算,纯芝麻油的最低终端售价应该在16元/斤至18元/斤左右,其差别主要由生产工艺决定:传统水代法,由于采用石磨磨制,出油率较低,其成本较高;而现代工艺的机制法,则出油率较高,但其上限也达不到50%。

而记者在河南、陕西查看的农贸市场中,450毫升装的香油(约为一斤),不少售价竟低于16元,有的甚至达到令人震惊的12元。其中不少标明是传统工艺、纯芝麻油,但也有部分标明为芝麻调和油。

这种明显“赔钱”的香油,不仅出现在农贸市场中,罗小军他们发现这些香油也大量流入饭店,生产者除了一些闻所未闻的“杂牌军”,更有附近“现场制作”的小磨油作坊。

“小作坊和管后厨的联系好,送点礼甚至直接给回扣,饭店到了夏天要做凉菜,香油的用量不少,城市周边一个小作坊的销量,都会超过我们一些县级代理商。”罗小军称他们曾考虑出大包装香油专销饭店,但高层在2012年调研后发现,不少饭店早已被廉价香油攻入。

罗小军他们则更愿意提“问题香油”而非“假香油”,因为他们认为部分标明为芝麻调和油的香油,其成分做出了相应标明,作假问题可能不大,被他们称为假香油的,则是掺的比例太高,甚至和芝麻毫无关系的“香油”。

假香油“秘籍”

“就算你亲眼看着,现场磨制,他照样可以掺假。”掺假者称,假香油的成本可以低到4元/斤。

陕西三原县拥有全国唯一的香油产业园,当地40多个注册香油企业集中在方圆两公里内。

“散的,可以给你做到10块钱,要包装就稍微高一点,拿得多咱们再商量。”4月18日上午,陕西三原县的生意人向记者报出远低于超市的价格。随后,这位生意人为记者引荐了一位香油产业园老板,也给出了相同的报价,但在记者提出想要看下生产情况时,二人婉拒并笑称:“十块钱的香油你不知道咋生产?”

在三原县,记者尝试以采购者、外地代理的身份来到多家企业门外,希望能够进到生产车间查看,但小企业几乎一律拒绝,只有一家大企业带记者进入了厂区。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那些大门紧闭的企业即使在工商、质检前来时,也不会轻易打开大门。

那些以廉价抢占市场的香油因何能够如此廉价,他们都有着怎样的制作秘籍?这一问题对于曾经的掺假者刘永山和郭建平而言,根本算不上秘密。

“冬天掺菜色拉油,夏天掺豆色拉油,掺豆色拉油的时候最好先熬一下,这样就不会凝结了。”刘永山十几年前从一个小磨坊做起,之后做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小作坊,他说自己的掺法算得上是最常见的,而更多人则用更为廉价的四级玉米油加香精、色素制作,和芝麻毫无关系。

事实上,玉米油、豆油、棉油、浓香菜油均可以和香油勾兑。而刘永山的经验是,香油的比例如果能够达到50%以上,且前期炒芝麻的时候稍微焦一些,那么在色相、味觉方面均可以不再添加香精和色素。

以最廉价的掺假,即玉米油加香精为例:四级玉米油市价大概3元/斤,而香精的价格则在20元/斤到40/斤之间,色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刘永山称一斤香精可以掺近一吨香油出来,这样的香油成本就低到了4元/斤,如果散装卖饭店,售价起码翻倍,若略加包装走农贸市场,售价则可以达到12元/斤,若再装入礼品盒,走名烟名酒店,其利润翻六七倍都不是难事。

“前三年没作假,结果一斤只赚七八毛都没市场,因为别人比我卖得便宜好几块,逼得你不得不掺,掺的比例越大越赚钱。”郭建平在鲁山县做小磨坊的时候,为了能够送入饭店,最后只好以掺假压低价格。他的观察是,稍大一点的饭店里,一天的香油用量就能达到20斤,联系几个饭店,一个月就能销出一吨,纯利润便在1.5万元左右。

郭建平还告诉记者,所谓现场磨制的小磨坊,实际上早已将掺好的油注入桶内,你盯着看根本发现不了问题,而出现在超市里的石磨,其实只能磨制芝麻酱,根本没法现场磨制香油。

产业链陷落

拼售价,更多的制造者开始掺假,甚至造假,最终导致芝麻收购价无法提升,种植者热情下降,进口增长。

在不掺假就无法进入市场的怪异逻辑下,郭建平称越来越多的作坊甚至企业已经开始放弃纯芝麻油制作,掺已经成为常态,而一粒芝麻没有造假,也开始大行其道。

“他从我这儿买色拉油,然后原价卖给饭店,那他的利润在哪里?利润就在他把从我这里买的不少色拉油变成了香油,也卖给了饭店。”河南一位市级经销商笑称,品牌经销商已经沦为造假者的供货商。

记者不仅在河南、陕西等地发现芝麻油香精,甚至在北京,产自四川的芝麻油香精也出现在农贸市场中。湖北一家生产商告诉记者,其芝麻香精年销量在一吨左右,每斤只需要60元即可运至北京。

据媒体报道,2010年时,江苏泰州、四川滕州质监部门先后查处大量掺假、造假香油,其中四川的案例曾引发公众惶恐,当地政府不得不出面澄清假香油中并不含有地沟油,此后,参与造假者被判刑。2012年,宁波一对夫妻勾兑香油被判刑。

但刑事案件似乎并未能够阻止廉价掺假、造假,除了价格上的明显优势外,某种消费心理也让问题香油的市场扩大。“很多人认为到小磨坊买香油送礼,会显得更质朴,送给对方的时候可以说这是他在那儿看着、等着现场磨制的,但实际上也一样造假。”郭建平说因为对于小磨坊而言,饭店才是他们的主要客户,而要进入饭店,造假和廉价随之而来。

业内人士分析称,中国内地自产芝麻产量每年约35万吨,进口约40万吨,总计约75万吨。其中约40万吨用于榨取香油,按照2.5∶1的出油比例,其产量应为17万~18万吨,但每年平均销量约为24万吨,存在约6万~7万吨缺口。

“就这样算都存在六七万吨的缺口,但事实是,这几年芝麻收购价一直没有大幅提升,农民的种植热情一直在下降。”某知名品牌国内营销负责人称,他们的观察是,目前餐饮行业已成为假香油重灾区,其次便是农贸市场。

“市场丢给掺假的,芝麻扔给做饼的,往外没有出口的,回头没有种地的。”三原兴邦油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安告诉记者,他们从2007年开始,率先在企业主营的传统工艺制作“张兴邦小磨香油”上打出“假一赔一千”承诺,但市场占有率增长并不明显,原因仍在掺假、制假者通过廉价占有的市场份额太大。

张安更深远的担心在于,作为与印度、苏丹、埃塞俄比亚并列四大芝麻主产区、有着2000年种植历史的中国,官方数据显示近年的进口增长每年均超10%,长期下去,整个产业链的上游可能都会交给国外,届时无论罗小军他们采用机制压榨的知名品牌,还是像自己一样的传统工艺都会受到前后夹击:原料话语权在国外,而市场话语权则给了造假者。

“在陕西,香油在50%以上才能被卫生厅通过,但四川30%也能通过。”张安称目前各省在所谓芝麻调和油的标准方面,并没有明确规定,但审批部门会有标准不一的把关,此外不少企业虽然标明成分,但实际比例并不一定相符。

他认为国家应该加强标准制定,加强监管,通过严查掺假、造假,清理市场,捍卫餐饮安全。

香油 造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