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内部讲话:我知道这条道路非常艰辛!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陈天桥内部讲话:我知道这条道路非常艰辛!

“在31岁有媒体说我是中国首富的时候,我选择继续在文化娱乐产业道路上走下去。这条道路非常艰辛,它不像QQ的用户、百度的网页、淘宝的商品可以规模化地持续无缝扩张。”

来源:i黑马

【i黑马导读】“在31岁有媒体说我是中国首富的时候,我选择继续在文化娱乐产业道路上走下去。这条道路非常艰辛,它不像QQ的用户、百度的网页、淘宝的商品可以规模化地持续无缝扩张。从游戏切到文学、切到影视、切到音乐,每一次都相当于重新创业,重新受苦,但是我告诉自己:这是我从创业初就选定的梦想,我已经无法改变。”

—盛大网络创始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陈天桥

为什么至今仍有人对网络小说嗤之以鼻?为什么陈天桥70多岁的父母也迷上了网络文学?为什么默多克将盛大文学比作奶牛?

3月初,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发生人事动荡。业界内外都在关心盛大文学何从何处。3月30日,盛大网络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天桥参加盛大文学“2013年起点中文网作家春季沙龙”,在众多作者面前讲了三个故事,阐述盛大构建文化娱乐王国的创业梦想—“盛大文学的梦想是盛大整个文化梦想的一部分”,“‘华流’似乎就该起于这个最让大家所不了解的网络小说。”

1

以下为陈天桥讲话全文:

首先我给主持人提个意见,在作家春季沙龙里面没有领导,只有作者和读者。当然我首先肯定是一位读者,刚才在会前我就能熟悉地讲出几位大神写的作品。其次我也在努力想成为和大家一样讲故事的人,虽然之前也参加过几次这样的沙龙,但那时总感觉自己像一个嘉宾,而今天站在这里感觉尤其亲切,所以就更想着学大家讲几个故事。

我的故事跟各位比起来当然逊色很多,就说说我在开春后见到的几个人。

前几天和一个官方领导讨论工作,他突然问了一句:你们的小说有谁会看?我是没时间看的,我有点空首先就要看最新的奥斯卡大片,然后读经济学著作,如果还有时间就看诺贝尔文学奖作品,谁会有时间看你的小说?

我当时回答他,你有没有看过好莱坞历史上最佳票房和最受用户欢迎的电影呢?The Matrix(《黑客帝国》)、Avatar(《阿凡达》)、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没有一部是你说的文艺片、精英片,它们的原著似乎也从没获过诺贝尔奖。盛大文学和它们一样,只提供让读者喜欢看的小说,就这么简单。(相比)好莱坞大部分作品的故事原型,我们起点中文网、我们盛大文学的作家想得一点都不比他们差,写得更好玩。最后我用掩饰不住的惋惜跟他说,你根本就不是我们的目标读者,当时的心情就像大学时发现还有同学居然没看过金庸一样。

第二个我谈到的事就发生在今天上午,我和我父母说今天请了100多位作家到上海,我要跟他们见面。我父母原来的状态是永远开着电视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续剧,自从我教会他们用电子书以后,他们就改成整天拿着电子书坐在沙发上看小说。

今天听说有这个作家会,他们马上就问:张三来了吗?我查了一下,张三不在我们的名单里;李四来了吗?我说也不在我们的名单里。他们非常不快:写这么好的作品,为什么不邀请来上海呢?当时我突然觉得,连我爸妈这样70多岁的人看了起点中文网、看了盛大文学的小说都这么入迷,我们把所谓的精英给排除在目标用户之外,似乎有点残忍。一个普通的退休工程师、退休老师,他们也能成为我们的痴迷读者,之前有谁能想象到?

第三件事就发生在昨天下午,我在上海见了默多克夫妇和他们的团队,我们聊了一个半小时,其中有一个小时我们都在聊文学。我谈到,我们正在找编剧把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要投资拍电影;我谈到,(在线)小说也已经进入线下出版、漫画出版;我谈到,基于我们小说的电视连续剧占了热门电视剧多少比例;我谈到,我们的小说在网页游戏上占了多少比例。我听到他们一直在说一个词—MILK。我想,中国的奶粉问题默多克先生都在关心啊。后来回去查了一下,MILK做动词,赞扬我们的模式就像挤奶一样。从我们的作品中可以延伸和挤出这么多有营养的牛奶,我终于也学了一个新词。

这三个故事,我早上来开会的时候觉得有必要跟大家都说一下。我觉得第一个情况确实仍是现状,但它应该已经代表着过去的认识。在座每一个人都知道,玄幻作品、穿越作品要被主流和所谓的精英认可,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我记得九年前我们收购起点中文网,那个时候它还有个名字好像叫玄幻文学联合会,所有的作品都是玄幻相关的,六七个人、七八杆枪。但是发展到现在,尤其是盛大文学正式成立以后,我们做了一系列的主流化工作。

有几件事情,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们办作家培训班,让传统的作家认识我们;我们把网络作家带到作协去;我们把作家推到电视节目去,推到作家富豪榜去;我们发布网络阅读排行榜;我们做了大量的社会宣传工作。几乎在所有的领导和媒体来考察的场合,我们都跟他讲小说是文学未来发展的方向,文学是整个文化产业未来发展的基础。

我记得,有一个领导非常感慨,他说我们现在总是听到“韩流”,但是哪一天能够有华语的文化作品席卷世界?今天我觉得“华流”似乎就该起于这个最让大家所不了解的网络小说。如今网络小说在大家眼中终于开始渐成主流,这是多么来之不易!

我们想一个点子、建一个文学网站很容易,但是在网站上能产出优秀的作品太难了;产出让人传阅的作品容易,但是打造一个让主流认可、尊重的平台和品牌太难了。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就是这个产业的缔造者,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作者、读者、媒体、政府,当然也包括我们团队孜孜不倦不断耕耘,共同推动产业化、主流化的艰辛过程。

第二个案例讨论到我父母。我父母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我觉得他们的情况恰恰代表文学和阅读的未来。一直有人把我们的作品叫作原创文学以区别于传统文学,我想问问大家,哪一个作品最早不是原创的呢?我们同时也总爱把读者分成网络读者和非网络读者,其实只要是阅读,未来谁还能离得开网络呢?

所以我们盛大文学的平台,并不仅仅是起点中文网,还有面向女性的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以及面向白领的榕树下等。而我们的目标也绝不仅仅是作为年轻人阅读的玄幻文学网站,我们的目标是把它打造成一个让一切故事创意由此产生,让一切用户成为我们读者的平台。

通过九年的努力,这个平台已经让我父母这样甚至不接触网络的人,成为恨不得跟着我来这个沙龙“追星”的读者,这个平台的魅力是多么不可思议!我们现在经常和人提及几组数据:200万名作家、700万部原创小说、1.5亿个用户、超过7成的市场份额、每天新产生1亿字的作品,按照传统小说哪怕50万字一本来衡量,每天相当于新创作200部传统小说。

我们还是整个中国移动阅读基地上最大的内容提供商。起点中文网和其他盛大文学旗下网站作为一个整体接入中国移动,而中国移动也尊重我们每一位作家的作品,他们为盛大文学提供的作品提供了更好的服务,这就是做大平台形成合力的魅力。我们还有几个数据,我们现在旗下的两家线下出版书商都已经跻身中国Top3的民营出版公司。我们当然还看到了我们作者写的作品也正在不断地被电视台、电影院播放出来。

所有这一切证明了这个平台已经具备不断自我繁殖、自我延展、自我循环的正态发展方向,在这个平台的洗礼下,我希望以后任何作品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原创作品,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是我们的读者。我们赢得主流的认可,是因为我们确实拥有了值得认可的实力。

第三个案例,默多克先生作为全球最大的媒体出版集团的掌舵人,他对我们从一个作品中能够产生如此多价值的赞叹,代表着国际同行对我们原创商业模式的尊重,代表着我们这个产业未来无与伦比的巨大发展潜力。盛大网络从第一天成立开始就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文化娱乐公司,是一个互动娱乐传媒公司,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家IT企业。在大家所熟悉的互联网企业中,从一开始就明确把自己定位为文化娱乐企业的大概只有盛大一家。

我和员工说,不能因为家电厂用了电,我们就称它为电厂;也不能因为我们读书、看视频、玩游戏、听音乐用了互联网,就称之为IT企业。我们是文化企业,盛大文学的梦想是盛大整个文化梦想的一部分:大家都知道盛大最早进入的是游戏,我们在2009年把游戏分拆上市后,全力地投入盛大文学的打造;今年开始我们在继续加大文学、游戏投入的情况下,还要对视频和影视加大投入;我们还要在之后几年的发展中加大对动漫和音乐的投入。我们期望在盛大整个版图中,游戏、文学、动漫、视频、影视、音乐将会成为一个同时呈现在所有读者、用户、观众、听众前面的巨大的内容聚合平台,而每一位作家、编剧、游戏开发者、画家、拍客、歌手,他们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更会使其同时成为一个相互促进、正态发展的原创平台。

这个梦想盛大在1999年底成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十三年过去了,我们坚持到现在,一步都不敢放松。我记得最后在跟默多克先生告别的时候,我说:默多克先生,在31岁有媒体说我是中国首富的时候,就有无数人劝我尽快把上市公司的股票卖掉,我可以拿到几辈子享受不光的财富,但那时我选择了继续在文化、娱乐产业道路上走下去,我知道这条道路非常艰辛,它不像QQ的用户、百度的网页、淘宝的商品那样可以规模化地持续无缝扩张。从游戏切到文学、切到影视、切到音乐,每一次都相当于重新创业、重新受苦,但是我告诉自己:这是我从创业初就选定的梦想,我已经无法改变!

如今,十三年的创业经历更让我明白了一点:确实每个人都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梦想,但是只有把个人的梦想和大众的梦想合在一起、彼此成就,才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梦想。盛大文学已经有了这么多作家、这么多读者、这么多上下游的从业者,他们都在跟盛大一样做着华语的梦,做着“华流”的梦,这就是梦想实现的基础,而我们的梦想本身又在成就着整个中国的文化梦,成就着总书记所说的中国梦。

所以,各位,中国梦并不遥远。文学梦,文化梦,中国梦正从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开始。

陈天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