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红:“神的仆人”
王根旺 王根旺

王雪红:“神的仆人”

王雪红笃信“谦卑之后会有荣耀”。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她说信仰让她能够日复一日安然入睡,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所以,她并未过度担忧,虽说过去18个月间,她一手创办的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又一次陷入困境,外部质疑声不绝于耳。

 

来源: 21世纪商业评论 ???? 作者: 黄晨霞

王雪红笃信“谦卑之后会有荣耀”。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她说信仰让她能够日复一日安然入睡,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所以,她并未过度担忧,虽说过去18个月间,她一手创办的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又一次陷入困境,外部质疑声不绝于耳。

2011年4月7日,HTC的股价突破1161元新台币(下文股价货币单位均为新台币),市值高达338亿美元,超越了诺基亚、生产黑莓手机的RIM以及日本索尼公司,成为台湾股王。然而,7个月之后,HTC的股价一路下行到406元。

当时看来,情况还在恶化:与苹果公司的专利诉讼案还未结案,2012年4月,被寄予厚望的两款新品手机,在美国海关被截留,苹果公司声称HTC新品手机可能侵犯其专利权,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下令海关审查。

王雪红亲赴美国处理此事,但依然无法挽回对销售的影响。“美国海关当时是为了保护苹果的,但这个事情是非常不对的,使我们在美国市场的销售下来了。” 2012年第二季度财务数据公布后,摩根大通调低HTC股票目标价格至160元,约为一年前股价的八分之一。

股票价格过山车式的变化,王雪红如今已经能淡定视之。“我是一个基督徒,有点乐观天真的性格,大部分也缘于我的信仰。但是我很努力地在试着突破,心里要清楚怎么做,面对每件事情的时候,都是学习的过程,所以我觉得,挑战或者说困难都是一个祝福。”

如果了解王雪红过去10年间在商业上的起伏,你会相信,身为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儿,她此言非虚。

毕竟,她有惊无险地穿越过2003年和2004年的两场风波。那一次的内外交困,严重到王雪红与她的丈夫陈文琦需要参加父亲王永庆的午餐会。

看不见的高峰与低谷

王永庆对王雪红的商业启蒙,散落在王氏家书中

作为台湾第一代企业家的标杆性人物,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是出了名的“追根问底”。在台湾,台塑午餐会的声名之赫,不亚于巴菲特的午餐会,只不过它多少有点鬼见愁,令台塑人闻之色变。

台塑午餐会是王永庆“管理异常”的方式。王永庆在世时,会与他的弟弟王永在(时任台塑总经理)邀请集团旗下主要业务主管,一边吃便当一边进行业务简报会。王永庆会将每个月的业务数字追究到无所遁形,餐桌上时常听到王永庆“嗒嗒嗒”按着桌上计算器的声音,伴随着每一个主管逐渐加快的心跳。

2003年,王雪红与一同创办芯片公司威盛电子的陈文琦,在美国注册结婚。当这对新婚夫妇还沉浸在新婚喜悦时,一场风暴在逐渐靠近他们。2003年底,因威盛公司涉嫌窃取友讯公司商业机密,董事长王雪红和总经理陈文琦,遭检方起诉并求刑4年。

在此之前,王雪红正带领着一个熟悉专利法的律师团队,在国外应对英特尔自1999年发起的长达4年多的专利诉讼。

1992年,英特尔CEO安迪·格鲁夫与王雪红在香港见面。当王雪红告知威盛接下来要开发芯片组产品时,格鲁夫发出严重警告:“Cher(王雪红英文名),你不该做这个,英特尔对芯片组的挑战者会非常严厉。”1999年,英特尔将格鲁夫的警告付诸行动,而威盛以少年大卫之姿高调对抗产业巨人。那一年威盛以120元的发行价在台湾上市,并在第二年4月飙升至629元,成为当时的台湾股王。

最终,威盛与英特尔达成和解,但4年多的缠斗拖累了威盛的业务,股价一泻千里。据估计,威盛与投资人为英特尔之战付出的代价高达2200亿元。而突如其来的商业间谍案,无疑是雪上加霜。

几乎所有台湾媒体的头版头条都在讨论这起间谍案,并将王雪红与她的父亲进行比较。由于股价暴跌而损失惨重的小股民在股东大会上一再质问王雪红:“王永庆没有教过女儿经营之道吗?”王雪红第一次真实感受到“王永庆女儿”这一身份的重量,犹如背后的十字架。不久之后,王永庆邀请女儿、女婿共进午餐。

台湾中天电视台的财经主播张甄薇在《王雪红传》中记录过这次午餐会。王永庆一开始便训诫女儿女婿:“经营事业,就是要脚踏实地,勤劳朴实,一点一滴地去做,不是跑去炒股票,这样会害死很多人的!”

窘迫的王雪红夫妇不断地向父亲赔不是,也适时解释在商业间谍案上的冤枉。王永庆的关注并不止于商业间谍事件,他更关注的是女儿的公司现实的运营问题及其背后的原因。86岁的王永庆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让女儿女婿回答:威盛的问题只是股价的起落吗?突破瓶颈的竞争优势何在?在英特尔围追堵截之下,下一个阶段的竞争策略是什么?如何让股东了解甚至支持威盛的策略?

在王雪红对父亲的回忆中,自己并非时常有机会与父亲面对面交流经营之道。王永庆对王雪红的商业启蒙与心得分享,散落在王氏家书中。

早在王雪红就读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时候,她就被要求定期写家书,王永庆对子女的家书有“KPI”考核,不达标则会影响到零用钱。王永庆寄给王雪红的家书往往厚达10多页,历数自己在某个阶段内公司经营的经历和思考。在王永庆去世后,王雪红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曾坦言,当年未能完全理解父亲的家书,走上创业之路后,才觉得弥足珍贵。

2004年的困境,给了父亲为女儿深度诊断的机缘,也让王雪红逐步从容地走出低谷。她开始真正理解父亲一直强调的脚踏实地和长期经营,也更为淡定地看待一时的得失。“我从来就不认为现在已经是高峰,或者是低谷。爸爸常跟我说,现在的高峰,背后永远有另一座高峰;低谷的后面,永远还有另一个低谷。”王雪红说道。

富爸爸穷爸爸

她并不刻意苦修,只不过她与父亲一样更注重花钱的效益

王永庆对王雪红的影响,王雪红自称是一个“需要用一生持续思考”的问题。然而,外界早已认定王永庆的众多子女中,王雪红最像王永庆。

这种判定多半与王雪红至今的成就有关。2011年,她超越鸿海集团郭台铭成为台湾首富;几近白手起家,先后打造了两家股王公司;她试图打破代工的魔咒,为台湾培育一个世界级的品牌;她的兴趣不止于台湾的电子产业,她在全球范围投资数十家公司,其中包括香港无线电视台。她正在成为真正的大亨。

但这些成就不影响她的一些习惯,源于父亲王永庆的简朴习惯。2013年春节过后,《21CBR》记者初次见到王雪红时,忍不住想探究这位身兼首富女儿和女首富身份的女性的与众不同之处:她的黑色手提包,基于目测的磨损度和变形度,大概就是张甄薇提过的“用了十几年的包”。除了住在华尔道夫酒店外,习惯穿西装长裤和丝质衬衫的王雪红,身上没有一丝奢华骄纵的气息。她说,华尔道夫酒店的一个优势在于能够方便她出差伦敦时,在晚上就近看一场伦敦的音乐剧。那条街上的音乐剧,她几乎全部看过。

王永庆的财富,足够他的子女享受最奢华的物质生活,节俭成性的他却从不推崇、纵容子女耽于享受。他要求他的孩子检视每一笔钱的支出是否合理,是否产生效益。王雪红在小学六年级时,就领教过父亲的较真。

那一年,王雪红的母亲去伦敦探望留学的长子、长女,临行前留下1000元新台币零用钱给王雪红。突然“阔绰”的王雪红兴奋地叫上表姐逛街,一口气买了十几本书。母亲留下的零花钱转瞬即逝,她只好再向奶奶要零用钱。

不久之后,在上班时间,王永庆突然回到家里,将王雪红叫到饭桌边上提问,“前几天你花了多少零用钱?”直至王雪红将所购买的书全数搬至餐桌,并在王永庆的要求之下复述其中几本书的内容,王永庆才说:“好,很好,小孩子就要多读书。以后王雪红要钱可以给。”王永庆既是富爸爸,又是“穷爸爸”。

王雪红并不刻意苦修,只不过她与父亲一样更注重花钱的效益。王雪红的一位助理回忆说,在北京出差,王雪红曾带着助理与司机在郭林家常菜馆吃中午饭,认识王雪红的人说她鲜少会像新富阶层一样刻意强调所谓的高端与格调。

在一次论及父亲对自己的影响时,王雪红说:“我爸爸的确很少提到个人享受,他给我们的钱都刚刚好,没有机会享受,久而久之,我们觉得一切都很自然。现在反而感谢爸爸,简单生活真的是很幸福的事。”

拥有相似的低沉嗓音,具有相同的企业家精神,都曾问鼎台湾首富,王雪红如今常被视为王永庆第二。不过,王雪红并非要做第二个王永庆,大学毕业后,她没有遵循王永庆的意志进入台塑集团。相反,她选择到二姐王雪龄创办的大众电脑公司历练,并在几年后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

仆人领导学

她让台湾一群顶尖科技人死心塌地追随她

王雪红不想全盘拷贝台塑的管理模式和王永庆的管理风格,她有自己的思考和梦想。在为人处世上,母亲王杨娇的虔诚信仰,对她影响深远。王雪红的宗教信仰,渗透到她的商业帝国。在威盛和HTC几次面临重大危机时,王雪红总是带领高管团队一起祷告。她认为,凡事应尽人事,听天命。

王雪红时常被描绘成“谦卑的领导人”。《21CBR》记者近身接触时,也感受到她的平和与诚恳。今年新HTC ONE在伦敦的发布会,由于报名者超预期,导致一些排队数小时的媒体未能及时进入会场。随后,王雪红一一当面致歉。

一位HTC的上游供应商说,王雪红与公司员工“称兄道弟,像家人一样亲切打招呼”。每年在HTC尾牙宴上,王雪红总是一桌一桌、一人一人地敬酒,感谢员工们的付出与努力。

王雪红自诩为“神的仆人”,公司内多采用“分享式”管理风格,而非王永庆强调的中央集权式管理模式。从结果看,王雪红的“仆人领导学”是成功的,让台湾一群顶尖科技人死心塌地追随她。

不过,柔性化管理也是一把双刃剑。王雪红的“温柔”,也曾导致她领导的公司内部赏罚不明,管理松散。2004年的商业间谍案危机,与此不无关系。

卓越的领导人多有一个共性:能够在顺境后的逆境中及时反思,更上一层楼。2004年,王雪红意识到,当企业逐渐迈入成熟期,组织规模从小到大,公司的管理者必须认真思考如何提升领导力,延伸自己的管理半径。那一年,她引入惠悦咨询顾问公司(现在已经合并为韬睿惠悦管理顾问公司),建立一套关键绩效指标,改造威盛的管理模式。

8年之后,“少年得志”的HTC遇到相似的挑战。如今愈发沉稳的王雪红,给了HTC的 CEO周永明精神和经验上的支持。他们在一起总结了过去18个月的种种问题,找出症结所在,并着手解决。

2013年春节后,拿着新HTC ONE手机,王雪红自信地说:“我相信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HTC,在第二季度。”言毕,爽朗大笑,她是一个爱笑的人。

王雪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