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成了“绞肉机”
李阳林 李阳林

IPO成了“绞肉机”

【导读】今年1月8日证监会决定开展IPO财务专项检查以来,已有167家企业撤单,尚有109家申请中止审查。这一专项检查,对于许多试图通过上市融资壮大发展的企业来说,除暴露企业业绩、成长性等问题外,还显示出中国股市包括发审在内的诸多制度问题。因漫长的上市未果,大量企业受到了致命的伤害!这样的伤害又意味着什么?

来源:中国资本证券网

解读IPO撤单榜

4月3日,证监会公布了第一批IPO抽查企业名单,30家。刘畅深深舒了口气,他供职的企业不在其中,身为公司董秘,3个月来,他终于可以暂时睡个安稳觉了。

这场在注册会计师眼中“超越日常审计要求”的IPO财务核查风暴,让891家排队IPO的企业,在3个月时间内,缩水近三分之一。167家退出,109家申请中止审查,仅剩615家尚在排队。

4月9日,证监会财务抽查工作正式启动,30家“上榜”企业屏息凝神。而撤单的167家企业,除了个别已开始踌躇满志再次冲击IPO,多数黯然神伤。“6年止步金融街。”一位董秘在企业IPO撤单后,发出这样一条微信。

被套的企业

和前期递交财务报告的“大塞车”类似,IPO撤单企业也集中在3月30日、31日两天。主板与中小板,两天撤了41家企业。“与其让自己成为媒体关注的唯一焦点,不如大家商量好一起撤,分散注意力。”某业内人士猜测。

有关撤单背后的原因,受访企业大多不愿表态。但从会计师事务所、券商等中介机构口中,可窥得一二。“基本都是业绩问题。”在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杜威说。

为适应不同类型企业融资需要,目前国内创业板对发行人设置了两项定量业绩指标以供选择:一是要求发行人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积不少于1000万元,且持续增长;二是要求最近一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500万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30%。

“这种要求是违背市场规律的嘛!”浙江自由投资人杨光澜直言,“任何产品都有生命周期,怎么可能做到连续增长呢?”

而采访中,几乎所有撤单企业也均将业绩受损的原因,归咎于2012年宏观经济低迷。既然如此,为何在年底业绩已明了的情况下,企业还会扎堆上市?又为何非要等到3月31日财务核查最后时限才选择撤单?

“去创业板上市的公司多是被套了。”刘畅说。

创业板自2009年设立以来,在多数企业、PE眼中,仍是“市盈率更高,融到的钱也更多”的平台,“不少企业争着上创业板,多少也有点这方面的原因。”刘畅称。

但意外的是,2012年11月,证监会突然暂缓IPO审核,并在今年1月8日正式对外宣布进行IPO财务核查。因“堰塞湖”被迫排队等待至2013年的IPO企业,财务审查年限又增加了2012年。而大多企业受宏观经济影响,2012年业绩下滑,不能达到创业板上市要求。

“如果没有"堰塞湖"或者财务核查,可能企业冲一冲也就过会成功了。”浙江某制造企业董秘称。据其介绍,几年前股市一片大好,有家公司老板最初是靠民间借贷投项目,想上市后再让资金周转开来。当时,这样赌一把的企业也最终成功上市了,而且现在经营得还不错,“不过今年形势下这种赌一把的心态估计是不行了。”

“创业板对业绩成长性的要求,多少会让企业感觉有些不公平。”刘畅说。在北京金融街筹备上市期间,他看到不少申请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业绩下滑了可能不到10%,就必须撤单;而申请在中小板上市的企业,业绩下滑20%的也有,却没有对上市造成影响。

IPO撤单的另一原因,刘畅认为是财务造假。

“就往年来看,大部分企业利润是五六千万元,计算下降了10%,也就是五六百万元,通过一定的财务调整,补上这笔钱应该很容易,但今年没人敢做这个事情。会计师事务所以前可能对一些不规范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必须认真审查。”

证监会在选择第一批IPO抽查企业名单时也称,“鉴于本次专项检查的目的在于推动中介机构归位尽责,因此抽查过程将对以往存在违规行为的中介机构有所侧重。”

但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杜威却并不认为“恶意财务造假”会存在。“造假对大所和执业人员来说,风险成本太高。一旦被发现,除了面临高额的罚款之外,事务所还可能被吊销证券资格,执业人员也会被逐出这个行业。”不过,他同时也承认,“以前项目人员不会主动质疑企业财务造假,只有造假事实能明显看出来的,我们才会去查。现在审查的角度变了,效果肯定也会不一样。”

损失谁来负

刘畅接受记者采访时,正准备去“荣大快印”打印材料。“2万元押金放在荣大,现在已经用了1万多元,印一次就要几千元。”虽然价格贵得离谱,但因为材料需要高度保密,上市公司也别无他选。

从开始筹备公司上市,刘畅就在证监会所在的金融街附近租了间房子,月租8000元。“这样也比住酒店便宜。”3月中下旬,临近财务报告递交“大限”,金融街三个五星级酒店全部爆满。“这些酒店房间价格都在4位数以上,平时还可以打折,现在根本没有折扣。”

尽管直到1月8日证监会才正式对外公布财务核查要求,但实际上,刘畅等业内人士早在2012年12月底就听到风声。

在获知财务核查消息之后,刘畅立刻从北京赶回公司汇报情况,董事长召集公司所有部门经理、财务骨干连夜开会讨论,制定审查计划。“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过不好年了"。”从开始审查到3月底,刘畅和他的同事每周上六天班、每天加班到晚上9点是常态。

杜威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也一片繁忙景象:印发证监会的审查资料给客户企业,将12项重点核查内容具化为有操作性的表格,商讨财务报告的写作模式等等,做完这些前期工作,就开始到世界各地对项目的客户、供应商做调研。

“我们办公室2个月都看不到人。”张瑶笑着说。她所在的北京某证券公司,在会项目只有10个左右,但公司项目组人员在2个月时间里,几乎跑遍了全国。

“以前招股书上只要说明公司前5或前10名客户、供应商的情况就可以了,现在范围扩大到前20名,难度太大了。”张瑶很怕证监会将这种审查方式常态化,“那我们就太难过日子了。”

中介机构为了此次财务核查满世界跑,由此产生的巨额费用谁来承担?

“最终还是落到企业头上。”张瑶说。虽然她感觉这是对发行人的间接伤害,尤其对小企业无疑是雪上加霜,“但中介机构已经为此付出了时间成本,肯定不会再承担这笔费用。”

筹备一次上市总共所需的费用是几百万元,如果再加上因此次财务核查而产生的费用,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公司利润都贡献给航空公司和酒店了。”上述浙江制造企业董秘无奈打趣。

项目因缺少资金被迫停掉,企业近期发展规划被打乱,是这次深陷IPO“堰塞湖”的企业普遍遇到的问题,而对于终止审查的企业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可能更为迫切。

“一旦IPO撤下来,公司知名度、美誉度都会受到影响,银行的贷款条件也会变得更加苛刻。原来有投资公司进来的,投资方可能会依照还款计划书,要求执行还款。公司团队稳定性也可能会不如从前。”一位PE投资高管说。

上述浙江制造企业,由当地一家大型民营企业投资兴建。2011年,因该企业所处行业整体形势不佳,企业及时作出战略调整,加速产品升级,依靠差异化竞争取胜。2012年,企业亦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在哀鸿一片的欧洲成功开辟新业务。

“在去年大环境下,利润能保持不变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还能达到一定的增长。”该企业董秘强调,此次IPO撤单是因为股权变更,与公司业绩没有关系,

不过证监会暂停IPO,导致“堰塞湖”日益庞大,由此带来的时间成本,确实给公司带来一定的损失。

“原本1年期的项目,现在要延长为2年。投产期一旦变长,公司计划肯定会被打乱,这中间产生的损失,我们只能自己承担。”该董秘认为,这对企业来说是不公平的,尤其传统制造业利润薄,如果没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很难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目前企业仍准备再次冲击IPO,并已经按照证监会要求完成了财务核查工作,有关上市材料也在整理中。尽管他认为,“现在并不是上市的好时机,股市大环境不好,证监会新领导上台,将来政策还会出现哪些变动,现在也不知道”,但按照企业规划,既然迟早还要上市,“不如现在就先排队占个位子。”

“有不少企业是在当地政府推动下才选择上市,”他说,“个人觉得,其实上市并不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必然选择。”

最受伤的行业

细数此次撤单的167家企业和109家中止审查企业,可以发现,软件及应用系统行业、电子相关行业和机械制造相关行业,成为重灾区,共计26家,4家中止审查;反而备受关注的太阳能及光伏行业,显得“风平浪静”。

2012年光伏行业继续遇冷,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秘书长王勃华曾对媒体称,“90%以上的多晶硅企业已经停产。”行业龙头企业无锡尚德的破产更让业内震动。同时,规模仅次于尚德的上市公司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难逃被接管的命运。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IPO企业申请情况,截至4月3日,太阳能或光伏行业的在会企业只有一家:浙江的福莱特光伏玻璃集团,目前则处于中止审查状态。该行业撤单企业共有5家,分别是浙江的恒基光伏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的裕华光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的捷佳伟创新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宁夏的日晶新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江苏的浚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位于浙江嘉兴市秀洲工业区的福莱特光伏玻璃集团主要从事超白压花玻璃和普通深加工玻璃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其产品被广泛用于国内外建筑、光伏发电等行业。公司于2012年7月向证监会提出上市申报,根据其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发行1.2亿股募集资金10亿元用于扩大产能,预测项目完工后,利润将增加18.14%。

那么,机械、设备制造相关行业又缘何成为撤单重灾区?

根据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发布的统计信息,2012年机械工业全行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84131.05亿元,同比增长12.64%;实现工业销售产值180355.95亿元,同比增长12.54%。但销售产值同比连续出现整体下滑的态势,出口交货值增长率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19.09%。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行业销售的下降,主要还是受到国际市场影响,此外,此类传统制造行业面临的转型升级压力也颇大,来自市场、技术、政府等层面的经营风险也日益高企。但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企业如能增强技术改造、调整结构,今年城镇化和基建投入等这些政策层面的利好或许能给其带来新一轮快速增长。

从区域分布来看,该行业撤单企业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京津地区等。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三大经济圈,在拟上市企业资源保有量方面一贯平分秋色,因此成为撤单的主力地区也并不意外。(浙商)

 

IP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