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苓峰:做自媒体半年赚了50万
李阳林 李阳林

程苓峰:做自媒体半年赚了50万

程苓峰在传统媒体历练多年,终于在某一天宣布离京,在东莞的一个幽静的森林公园里买了一套房子,准备娶一个妻子,还搞了一个自媒体。如果今天说起自媒体,峰哥必定是当之无愧的典范,因为他提前套了现。

有人看好他,有人觉得他是在透支在媒体圈积累的人脉,总有一天会过气,不过这都是外界的猜测,今天APEC青年创业家峰会上,峰哥对外讲起了他离开组织后,创办自媒体生活、收入、精神上的改变。以下是峰哥自述:

整理:李阳林

生活:上午看道德经、下午打坐、晚上看《陆贞传奇》

离开组织当然是不后悔了。现在早上起来睡到自然醒之后可以去跑步,以前还得早上起来去上班。

我现在生活在深圳和东莞交界的一个地方,叫大屏障森林公园,我天天可以去爬山。回来之后会看一些书,最近我在看《道德经》方面的书。中午和父母一起吃饭,以前也没有这个时间。下午会打坐,打坐90分钟,以前是晚上有时间打坐,没有时间就不打了。晚上又和父母一起吃饭,有时候我会和他们一起看电视,新闻联播、天气预报,或者看一些肥皂剧。我觉得跟他们吃饭和看电视,算是一种陪伴,这个以前是没有时间做这些事情的。

我刚才就在想,以前80%的时间在工作,希望剩下20%的时间能够去完成一些亲情、友情,去生活;但是现在我觉得80%的时间在生活,只有20%的时间在工作,因为现在我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三个小时,所以大部分时间是在做我感兴趣的事情。这样的话,压根都不会后悔了。

收入:半年赚50万

我有两个收入,一个收入是大家看不见的,就是在媒体和公司做品牌顾问,还有做选题顾问。看得见的收入,就是广告收入,到现在5个月大概一共有20单广告,30万的收入,大概一个月6万。我觉得这样的话,相对来说至少不亚于在大公司的收入。(主持人:就是你半年挣50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在工作上就花了三个小时吧。

如果你问这个可不可以持续,我不知道,也许下半年一个广告都没有。但是我可以说,在满足一定条件的基础上,是非常可持续的。因为作为自媒体,媒体卖广告是天经地义的。

得意:我的用户质量大大优于杂志

我了解到很多的杂志,他们每一期发行的数量,大部分杂志真实的数据可能都在两三万、三四万份。我卖广告的主体是微信,微信用户是接近6万,这丝毫不亚于杂志。再说这些用户的质量,我们不用在这里求证,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结论,大大优于杂志的读者,这个行业里面有头有脸的人,我觉得百分之六七十都是我的用户。抵达用户的时间,也就是两三分钟。无论是用户量、用户质量还有抵达他们的时间,我都觉得丝毫不亚于这些杂志,而这些杂志的广告是多少?

回过头来看媒体,在一个杂志里面,最好的记者和最差的记者收入相差最多是3倍,但是我的贡献只是他的三倍吗?应该是他的30倍,但是我只能拿他3倍的工资。这就是传统的组织分配的不合理。应该把围墙推倒,上互联网,不好的人被淘汰,优秀的人走出来,然后他们拿到成倍的效果。前几天我问一个杂志的总主笔,他一个月三万的收入。如果他能够独立的话,等市场成熟的话,就应该获得成倍的收入。

灵魂:我得到了自由

外面的人都说程苓峰贱卖了,比如说这个月卖了20万的广告,人家都说程苓峰不止20万,在公司打工的话应该不止20万,做的是一个赔本的生意。但是就算我在大公司拿同样的收入,可我自由吗?我敢不想理谁就不理谁吗?我不敢。在大公司,我写了一个微博,得罪了我们公司,老板让我删掉我就得删掉,自由这个东西可以用价格来衡量吗?

所以我当时卖广告的时候,很多人都各种居心开始议论,说这个人能卖多少?说这个人其实卖不了多少。当时我发了一个微博,说大家不要议论,对我来说什么叫成功?一个月能有一个广告,有一万块钱的收入,一年12万,这就足够我生活了,我就想自由自在、悠哉的生活。

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如果说你是一个追求自由的人,如果你是一个有创意的人,不想被束缚,只要有口饭吃你就会坚持下去,我觉得这就可以了。不要去谈三倍、三十倍,我觉得如果要谈这个的话,你是为了钱而去做,而不是自由的去做。

当时为什么做呢?我想自由,我不想再给别人打工了。所以原始的驱动力不是看到说这个地方能赚钱,原始的驱动力是我想更加自由一点,看人家的臭脸。我想大家都看过一个电影,叫《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最核心的是说,很多人都去追求成功,你追求卓越,成功自然会赶上你。但是我想说,你要追求自由,卓越自然会赶上你。

自媒体 程苓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