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凶残让周鸿祎疯狂?
老雅痞 老雅痞

怎样的凶残让周鸿祎疯狂?

周鸿祎

当一个单身女子碰上一个臭流氓的时候,她决定打110求救,这个问题基本上可以解决。当一个庞大的公司遇上一个超级大的流氓的时候呢?

在任何地方,做得好的伴随着掌声一定会接着有各种拳头和质疑。出拳的分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原有行业被你革掉命的僵尸,期待春风吹又生;另一种是看着眼红要冲进来分一杯羹的跟随者。

我听过黎万强先生的一个演讲,当有人问到现在出现不少黑小米的人,黎说:“我们不去理会,做好自己的产品,服务好我们的客户……如果遇到超级大的那种呢,比如我们的周总,那就上报给雷总处理了……”然后他憨憨的笑了,下面也一阵欢乐。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1)产品和客户什么时候都应该是第一阵营;2)这么多米黑并不能让高层产生动乱;3)相应的位置对相应危机。

作为大陆具备极其杀伤力的跟随者周鸿祎先生,他喜欢大家称呼他为革命者。而在那些既得利益团体里面,大家都会赞同他是一个臭流氓。群众以及粉丝的眼里,这些都不是事儿,无非看个热闹罢了,小白的群体里只有傻傻的期待和默默的被宰。别当真也别深究,知道越多越是烦恼。

前段显然周鸿祎先生碰上麻烦了,这是他之前日别人的一贯手段,今天发生在他的身上。一个认证牛奶销售人员的微博,质疑了周先生的搜索产品。

最近的好些碰头会,都没有周先生的参与。得罪了马先生以后,周先生又把雷先生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再然后他拔掉了李先生在美国菜园里种的所有蔬菜。提倡小而美的另外一位吹牛从来不闭眼的马先生退休得早,或许和周先生的冲突机会不大。

当周先生把这些先生都挑战一遍以后,圈子好像慢慢在形成,你有没有发现大家都在慢慢的联合起来,渐渐的周先生站在了聚光灯下……

或许因为这些,周先生这次的出拳,让人觉得存在太多遗憾,也看出他确实着急了。

杨建文先生是微博的一个账户,公众没有人知道其真颜,但从他最近的微博上看到,其无限的得瑟。一个400粉的微博也能挑起周先生的勃起,即使我是周粉,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多么的饥不择食啊?

事情的大致是这样的,追溯渊源要从360搜索大战百度开始。360安全浏览器本是百度流量的巨大入口,突然有一天的起义,令百度十分尴尬,一下失去了至少15%的搜索份额。要知道百度除了搜索广告收入,其它基本就没有可以实现大规模变现的东西。自然,李先生这几年安稳惯了,也习惯被资本市场的吹嘘,听多了有点儿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周鸿祎先生狠狠的玩了一把,业界哗然。

实际上,周先生准备这场战役已经不止一年,大家可以“百度”一下周先生分别做了哪些布局。接着,李先生先是在公司内部大力的整顿,立志呼吁狼性的回归,让不少在放羊式上班时间中安逸度过青春的百度同事们慌忙的进入战斗状态。从此,各种争斗开始,其中摆在明面上的东西就是周鸿祎先生的微博从黑小米的风潮上转移到百度的医疗事件上。百度的钱全部在搜索,自然要把强奸的主动权拿回来,各种针对360的战役也是不断。

而前段周先生的微博提到了杨建文这么一个虚拟加V人士,网友顺着线索跟进,也就发现了杨先生例数百度的各种好以及调侃周先生的各种不是,最重要的是相当的专业且让周先生似乎产生了此人真实身份的质疑。很简单的说,老周怀疑是被百度的水军给黑了,所以他怒了。具体来龙去脉太精彩以致我用短小的篇幅形容不来,大家可以稍后上网查看。

但我不知道周先生是怎么看到的这个微博,也不知道周先生手下是怎么做事情的,让老板跳出来说这个话“一个卖奶粉的业务代理连百度阿拉丁都知道呀,这不是玩跨界吗?……”360的官方微博也很欢乐“他们凶残的雇佣了一个认证为卖奶粉厂商的业务代理员……连卖奶粉的都懂搜索引擎的……”看到这个我乐的东倒西歪,到底别人有多“凶残”你告诉我?至今我写到这里我仍然乐得不行了。

我真不知道老周你下面怎么没有人拦你?你不乖的时候,除了你以外谁来负责?你不对的时候,有没有人主动且有能力去制止?

OK,老周阵营那两句话出来,就基本定胜负了。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还嫌大陆现在的民怨不够奔放,想点燃一波烙上360logo的高潮吗?幸好他的认证是卖牛奶的,如果是一个卡车司机呢?

呵呵,如果是卡车司机,老周立马电话奥巴马同志:“哥,你那种传说陨石撞击都木有事情的车子在哪儿买的啊,我也要整一辆……”奥巴马说:“不行,你不够资格,你不是我的同学,我只卖给李开复……”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事在写字楼下等电梯,一个大概满身脏兮兮的小伙子拖着一个大箱子过来排队。他或许是某店铺的送货伙计,从整体情况看我们一致认为他未满16岁。虽然他这么小的年纪存在着青涩的一面,但其蛮横的插队以及愤怒的表情,你有理由相信他生活充满着许多不幸的故事。

我们最后和他上了同一趟电梯,他一直以一种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各种眼神交汇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见过那种目光,视乎在挑衅你要干一架。当然电梯里面都是成年人,大家也都默契的让着他,我们到了楼层也就下去了。后来同事对我说了一句话:这种人不要惹啊,光脚的绝对不怕任何人……

在我小学五年级开始,生活开始被《古惑仔》影响,再加上我们当地民风比较强悍,街上砍砍杀杀的时有发生。住在老城区的很多年轻人都不太上学,出现了一些在电子游戏厅里极其活跃的帮派。我有一些喜欢去游戏厅里打游戏的同学,享受街机游戏的快乐的时候,也发明了各种对付那些流氓帮派的手段。比如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一部分的零钱藏在袜子里,不然一次被抢走,一天都没得玩了。

那些帮派也针对小孩子这部分客户群体开发了相应的抢劫解决方案,就是几个18岁以上的大孩子站在背后不动手,叫一个年级相仿的孩子去对目标实施搜身和抢劫。基本可以吓唬住很多人,而我有一个A同学倒是有一次特别性感的经历。

一次一个和我们年级相仿的小孩儿上来问A:“有钱吗?拿出来。”A同学看了他后面有几个大家伙,但他没有像其他小孩儿一样把口袋的钱拿出来,而是狠狠的说了一声:“没有。”

小混混自然不愿意了,后面站着几个大家伙撑腰,也让他自信满满的扇了A同学一巴掌。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A同学立马回击,并和小混混厮打起来。

后来我知道为什么A同学敢于出手:1)他有个表哥也是混的,他见过这种场面。2)他看到后面站着的都是20多岁的小伙儿,差距太大,按照常理开看,他们不会打小孩儿,只不过在后面给前面的壮胆罢了~

实际上发生的情况也是这样的,俩小孩儿打了起来,后面的小伙儿过来摆出要揍A同学的架势,A同学就闷着头继续打那个小混混。最后大混混把A同学推出了游戏厅,把小混混拉住。

两个都是我身边的故事,前一个或许大家都有碰上过。后一个A同学抓住了一个要点,那些差距太大的人即使出手,也不会出手太狠,而出手打小孩儿的大混混以后在道上也不会有太多面子。

我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人有没有喜欢篮球的,我是打后卫的,我最不怕的就是碰上一个比我高很多的防守对手。因为我过了他或者硬扛吃下他,那一定是我顶呱呱的表演。而如果他比你高比你壮,你搞不定他,这个是正常的事情。所以,面对那些比你高强的对手,有时候压力并不一定在弱势群体这里。

我觉得根本不用考虑杨建文是不是一个微博马甲,虽然360官网展示了一些证明杨建文先生就是马甲号的种种推论,这个或许也是一种挽救措施。

现在的很多网媒也存在自己圈内人自己玩的情况,而真正的碎片化时间的读者,在不断爆炸的信息狂潮下,他们关注一个事件的时间能持续多久呢?后期360发布的那个评测是否能够扭转太多的损失,这个真的不敢肯定。但周先生以及360官网说的那两句话,肯定是有产生了他们不太想要达到的效果。

实际上我已经取消了对周先生的微博关注,因为他每天发的都是自己多牛一类的新闻事件稿居多,一大堆的刷屏下来很浪费我的流量。至少在我付费的移动流量里,我是不愿意让其浪费在一个对自己生殖器过度迷恋的人身上。

但一个良性的生态环境中,要保持各种角色的存在。我从来不相信周先生是多麽的菩萨多麽的耶稣要改善用户的体验什么的。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你在付出努力给客户提供便利的时候,理应得到相应的回报。只有得到满意的回报,你才会更有动力去优化产品,提供更多附加值。

360显然从创立至今一路打打杀杀已是常态,我们也时常看到类似海豹突击队的政府杀手退役以后,梦中把妻子干掉的新闻,也许打杀能增强他们的存在感。如果有一天你看到白宫发言人召集世界媒体,宣布他们的海军陆战队在波斯湾捏死了一只讨厌的蚂蚁。老周,你怎么看?

“欲让其灭亡,先让其疯狂”似乎最近周鸿祎同志的“疯”点有点儿低,我也不知道这个情况怎么会出现,但一定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是不是最近比较烦啊,喝杯冰镇啤酒,吃个烤老鼠串,来首“怒放的生命”,嗷嗷那么俩嗓子不就完事儿了,不要冲动啊大妞子~

或许,流氓和勇士在一些范围内没有固定的界限。但他们的存在,一定不是没事儿捏个蚂蚁,而是去干掉拉登之类的,或许才能证明他们的不辱使命……

本文作者为?i黑马?专栏作者?奥德赛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iheima.com

周鸿祎 360 百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