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帮】互联网圈子北方玩咖啡馆,南方怎么玩儿?
潘越飞 潘越飞

【杭州帮】互联网圈子北方玩咖啡馆,南方怎么玩儿?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应分为南北两派。北方系以北京为中心,擅出概念,擅玩媒体,擅搞资本;南方系以杭州为中心,擅赚快钱,擅玩低调,擅做草根。

作者:@潘越飞i黑马专栏作者)

简述: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应分为南北两派。

北方系以北京为中心,擅出概念,擅玩媒体,擅搞资本;南方系以杭州为中心,擅赚快钱,擅玩低调,擅做草根。

北京玩人人网社交了,杭州喜欢网上卖东西;北京玩视频网站烧钱了,杭州喜欢网上卖东西;北京玩微博改变民生了,杭州喜欢网上卖东西;

两者都有遗憾的地方,北方系易为权贵折腰,易迷失在国际化的大概念中;南方系易为现金流折腰,易迷失在捞一票闪人的功利主义中。

不过,杭州创业者没那么装,这是最大的好处。当帝都媒体都为公司们的一点点小爆料七魂八倒时,杭州创业者从不吃惊,他们早已习惯了在各种本地分享会上了解别人的真实动态。

MTC就是这类分享会的推动者。这个成立于2010年5月的草根组织,全称是mobile talk club,其QQ群集聚了杭州八成的草根创业者,做过近百场活动。主题涵盖了阅读、云计算、动漫、HTML5、网络营销等——当下流行的话题它都讲过。

要是你在杭州没听说过MTC,不是牛得飘在天上了,就是压根没进入这个圈子。

在MTC的催熟下,杭州随后出现了“市场营销俱乐部”(UTC行家员工何清锋发起)、“四眼井沙龙”(阿里巴巴员工阿林发起,四眼井是杭州地名)、“移动互联网CEO俱乐部”(天使投资人李治国发起)、“福云咖啡创业俱乐部”(福云咖啡员工开心果运营)、“wemedia自媒体联盟”(青龙老贼发起)等各种细分领域的推动组织。

从历史久远度、示范效应、辐射宽度等多个角度来看,可以说,MTC是当之无愧的杭州互联网圈头号草根组织。

111

创始人自述

雄歌:我的不归路

王钟雄(雄歌)/文

2009年初,我迷上了移动互联网、手机应用,特别是手机阅读领域,正是在这种好奇心的驱动下,次年四月,我进入中国电信集团在杭州成立的手机阅读基地——天翼阅读项目组,并成为最团队最早成员之一,投入到基地营销平台工作中。

朋友圈的前辈们却告诉我,运营商做“基地”是无法成功的,移动互联网更是玩不转,因为没这个基因。139说客、飞信等都是前车之鉴。

的确,那前前后后的两年,正是运营商如火如荼建立“基地”的时候。我并不否认他们的观点,但也看到了基地模式的特殊作用。

三年来,因为身处其中,要参与各种行业会议,接触产业链企业里的各色同行,各种前辈,也帮BOSS写写PPT,打打酱油,我也开始装模作样的研究数字出版。作为这个行业的新兵,用流行的话说是屌丝,我经常思考,熬夜,码字。

我写过很多博客,从2009年开始的入门认识《手机阅读改变了什么?》、《手机阅读进入运营商时代》,感受到行业趋势的变化,到2011年开始深入了解运营的变化,发表了有争议的观点《手机阅读的关键并不是内容》,看到一些事实《千万不要买手机阅读》,认为《“深度阅读”是个扯淡的事!》,剖析《正在消失的书》和洞察到《社会化阅读:阅读的未来》。

正是由于手机阅读这个切入点,我对移动互联网倍感亲切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2010年5月,在王强宇和徐焕根的推动下,我们成立了杭州移动互联网俱乐部MTC,并于当月的22日在杭州Betacafe举办首次杭州移动互联网人聚会,来了20多人,我已经记不得当天说了什么了,成立了包括我们三人外加老朋友王春焰、张鹏同学的运营团队,开始着手筹办陆陆续续的互联网主题沙龙,如探讨手机客户端发展趋势、2011年手机阅读发展趋势探讨、手机动漫的发展机遇与挑战等,而后我们混迹于杭州各大咖啡馆、书吧、互联网企业如顺网、19楼等,累计举办了30多场分享会。

期间也办过几次MTC晚餐会,例如找互联网人王煜全为大家把脉。

2011年,时任《钱江晚报》记者的潘越飞加盟MTC,乐导的陈志刚大哥也义务帮我们搭建和优化官方网站,我们这个草根组织的力量得到了提升,我们更加关注杭州创业公司遇到的问题,给大家提供分享、宣传、招聘、融资和咨询等服务,会员企业增加到500+(免费加入)。同时,我们也邀请了更多的业界知人进行主题分享,例如让阿里云总裁王坚解读“云计算”。

我们也会不定期的撰写一些所谓的行业分析报告,其实就是一些观点,例如2010年初的移动互联网创业环境、2011年的数字出版发展趋势、2012年初呈现的未被关注的三、四线城市的移动互联网现状与机遇等方向。

在服务模式上,我们的网站、QQ群、微信公众号、微博为大家提供形式多样商务和沟通服务。一些其他城市的爱好者甚至要求我们在各省开分舵,由于我们都是兼职在运作,实在无法运营并布局全国。后来,我们欣喜地看到公司化运作的雷锋网、36kr很快从科技门户中杀出一条血路,得到业界的追捧。

最令我感到意外并兴奋的是(包括到今天)腾讯微信公众平台的推出,我有幸在第一时间拿到内部的一些邀请码,开始学习并了解公众号,随后在网络上发表了《教你6步完成企业微信注册》、《7个运营企业微信的有效建议》、《回归本质:企业微信运营的6个忠告》等文章,并筹办并组织了几场微信运营沙龙。其后我们也开设了MTC的公众号“MTC”,成立了“猛科技观察小组”,专注移动互联网和移动营销的研究。

追本溯源,以上所有所有的这些,都离不开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杭州。

杭州是个美丽的、房价很高的、适合旅游的城市,更是一个适合创业的地方,有环境,有资本,有政策,有气氛,有调调,有人才,有圈子,可以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业界的一朵奇葩。

三年来,MTC是“杭州帮”的小小推动者,而我是“杭州帮”的见证者。杭州移动互联网人才济济,创业公司众多,资本云集,创业圈子越来越多。有阿里巴巴、淘宝、阿里云、斯凯、网易、腾讯手机管家等大互联网企业的人才和资源汇聚,还有三大运营商的基地,更有大名鼎鼎的华数集团。

杭州创投机构数位居全国前列,赛伯乐、天堂硅谷创投、通联创投、经纬创投等好多大牌都在杭州有办事处,民营和政府的孵化基地数不胜数。例如李治国的阿米巴资本、浙报集团的传媒梦工场、天使湾创投等。

希望爱折腾的互联网疯子们加入“杭州帮”,MTC愿意为大家提供各种“牵线搭桥”。

此文作为【聚焦力】之杭州帮的第一篇。这一系列文章是WeMedia自媒体联盟的独家约稿,首发于weixin.fm,授权i黑马转载。

创业 草根 互联网 杭州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