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鲸音乐网“搁浅”:无法访问已有月余
王根旺 王根旺

巨鲸音乐网“搁浅”:无法访问已有月余

曾经立志成为“中国版Pandora”的巨鲸音乐网(top100.cn),似乎已悄然挥手作别用户。从今年4月底开始,这个曾被谷歌和姚明的光环萦绕的网站一直处于无法访问的“网站维护”状态之中。

来源:i黑马

【导读】曾经立志成为“中国版Pandora”的巨鲸音乐网(top100.cn),似乎已挥手作别用户。从今年4月底开始,这个曾被谷歌和姚明的光环萦绕的网站一直处于无法访问的“网站维护”状态之中。不过迄今巨鲸音乐网官方都没有回应此事。

 

这家股东名单包括姚明和谷歌(Google)的免费正版MP3下载网站,主要产品是与谷歌中国合作的音乐搜索。2010年, 谷歌退出中国大陆之际,理当是它的转型时刻。

这样的剧本屡见不鲜。周鸿祎曾看好社区搜索和聚合,在斥资3000万美元、投入3年时间后发现自己“太超前”,从2008年春天,周开始发力于360安全卫士。周娟在2011年中愈加明白了优酷上市的意义——行业格局初定,留给56网的机会所剩无几。4个月后,她将创立6年多的56网卖予人人公司的陈一舟。

但巨鲸网创始人陈戈拒绝按此演出。2010年以来,“因为惯性,因为放弃与谷歌的合作有点像离婚”,因为不知所措后下意识的坚持,陈戈和巨鲸网踯躅不前。直到2012年10月,谷歌以影响力未达预期为由,关闭了在中国的音乐搜索服务,放弃了巨鲸网和陈戈。

当公司大势已去时,创始人应该干什么?

谷歌拒绝陈戈的次数超过10次

陈戈声称自己此时此刻“特别高兴”,因为“它会促进你老老实实、很诚实地去学习”。说这话时,他语调平缓,呈现出解脱的表情,但无法判断那是一张高兴的脸。巨鲸网和他都没有明确的下一步,但下一步“肯定会自由的飞奔”。

巨鲸网的创业方向被人称为“寄生型”。

它2006年上线,姚明及其经纪人章明基是其天使投资人,2008年陈戈获得谷歌投资,并和谷歌开始在音乐搜索项目上展开合作。此后,从谷歌导入的流量占巨鲸网的70%左右,而且谷歌负责销售广告,“我们没有销售团队,”陈戈说。

2009年10月,陈以正版流量吸引品牌广告主的策略得到市场认可,3个月内巨鲸网即获得300-400万元营业额。依此路径,巨鲸网2011年营业额将达到1亿元。“我们会跟百度爱奇艺一样”,陈戈回忆当时的巨鲸网。

但谷歌离开了中国大陆。在只保留研发存在感的原则下,负责音乐搜索销售的谷歌广告、商务部门率先被清空。2010年春天起,谷歌提供给巨鲸网的流量开始下滑,广告营收也随之下降。7月,版权支出成为可见的成本压力。“没人卖广告了。但我们还在支付带宽、版权,现在光有投入没有产出了”,陈戈说。

或许陈戈低估了谷歌退出背后的角力性质和动因。他是个理想主义中年人,他仍然相信“只要我目的很纯粹,理想就会实现”。在那个炎热的夏天,陈戈向外界释放的讯息仍然是乐观。他甚至向网友推荐工业摇滚乐队Nine Inch Nails的《The Fragile》,因为“危情越大,机会越大”。

“机会”指的是移动互联网。2010年8月,安卓(Android)手机出货量达到每天20万部,超越iPhone,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按照陈的设想,谷歌音乐云加巨鲸网将成为安卓手机在中国的标配音乐APP,如此,在移动互联网建立起竞争壁垒的价值将大大覆盖谷歌退出中国的损失。此外,陈戈希望巨鲸网能获得销售谷歌音乐搜索广告的权力。

陈戈“几十次”前往谷歌中国寻求解决措施,但他找不到人。谷歌中国的李开复、林斌、郭去疾、洪峰等人均已先后离职。而且谷歌中国的权力有限,无法对谷歌音乐云进入中国做任何承诺。音乐搜索曾是谷歌中国内部最大的项目团队,彼时几乎已经烟消云散。

于是,陈戈两年内三度前往山景城(谷歌总部所在地),陈乘兴而去。他不觉得在谷歌已经退出大陆的情况下,重新洽谈一份广告销售协议存在不合理的地方;用谷歌音乐云一次性解决联想、小米等手机厂商对音乐APP的需求也恰如其分——已经有手机厂商找到巨鲸网洽谈合作。

在山景城的会议长达一两个小时,但拒绝是那段时间的主旋律。“我说我们自己来卖行不行?回说不能,很多事情暂时只能如此。音乐云什么时候进入中国?等确定中国策略再说。但是到今天为止,谷歌的中国战略也没定啊。没更多解释了,就是这样。这是我到今天还没明白的一个问题。”陈戈说。

让陈感到惋惜的是,在一次次的无效沟通中,巨鲸网只能依靠自身官网TOP100.CN获取一年几百万元的收入,年年亏损。他曾看着音乐搜索服务的广告位发呆,“按理说都可以赚回来,2011年谷歌搜索还算稳定,一年还有7、8亿的视听下载量,我们自己一年卖个3、4000万元不成问题。但我卖不了,那是谷歌控制的。亏的钱不是我亏的。”

据说谷歌拒绝巨鲸网的次数超过10次,更多次则是没有回音。得不到答案时,陈戈也想过放弃与谷歌的合作,一走了之。但对他而言,巨鲸网意味着近在咫尺的理想。陈热爱音乐,曾为崔健举办美国巡回演唱会;憎恶盗版,这是他创立的普涞经纪公司倒闭的部分原因。他在美、中两地观察、思考、实践音乐正版化的可能性,而谷歌音乐搜索是他梦想的实现,他视之为孩子。

“海归12年,普涞六年,巨鲸六年。人生无常起伏,如这飞驰而过的风景。如果不是因为音乐,一个热爱自由的射手座不会在一个地方走12年。我看到了气象万千,震撼人心,无怨无悔的风景。”

陈戈说自己花10分钟洗个澡即能恢复正常。“毕竟我是创始人,不到万不得已,不到最后,肯定要拼尽全力做任何对巨鲸有好处的事情。”

融资失败后,陈戈几个礼拜不出席例会

被拒绝的日子里,陈戈琢磨数字音乐的发展方向。“Spotify和Pandora代表的都是过去式了,巨鲸也是。这些PC互联网时代的数字音乐提供商都没解决产品黏性和商业模式的问题。我还没想好未来的方向,会专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但问题是哪件事情是最重要的?巨鲸网可能会从过去的B2C转向B2B,先在版权授权上做些考虑”。

虾米网CEO王小玮觉得陈戈有远见,但巨鲸网这几年的发展有点力不从心,“商业音乐、音乐游戏等付费业务的机会,巨鲸的动作和他最终执行出来的效果还是稍微慢了点。而且他不是做互联网品牌和产品出身的人,还需要团队、产品层面上很大的支撑”。版权环境也在变化。唱片公司正在放弃固定授权费,开始按照收听或下载次数收取费用。这意味着巨鲸网通过流量获取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面临着成本上升的压力。

事实上,陈戈设想中的巨鲸网,从未体现在公司过去两年的产品上。陈戈的回应是:还没离婚呢,你能在外面又谈一场恋爱吗?陈搁置了官网TOP100.CN,对过去发布的巨鲸FM电台等产品也没寄予多大希望,他“全情以付挽救”与谷歌的合作。

陈戈的另一个回应是:巨鲸网没有资源投入新产品、新业务。“巨鲸2005年9月份成立,至今融资1500万元美元。其中一半付给唱片公司,还剩下750万元美元是过去7年的运营费用——平均每个月只有5、60万元人民币。”说到这里,他笑出声,“这些钱还要支付带宽、服务器等费用。”

财力不足导致人手匮乏,巨鲸网官网2011年的改版耗时达半年之久。2011年2月前后,巨鲸网给新员工按采购流程买台五六千元的电脑,从申请到获批需要花两个月。这段时间,陈戈似乎想到了放弃巨鲸网。2011年3月28日,陈在办公室附近午餐,看见辆摩托车后不禁浮想联翩,“真想骑上去绝尘而去,像若干年前加州时的我心狂野。”

巨鲸网离职员工Jacky说,陈戈愿意购买办公用品,但他没有财务审批权。这项权力属于姚明的经纪人章明基,章担任巨鲸网董事长。姚、章二人前后共向巨鲸网投资650万美元,他们很少出现在巨鲸网办公室,据说也不干涉巨鲸网的决策。但章明基似乎对失去谷歌后的巨鲸网信心不足。章明基拒绝了本刊记者的采访要求。

显然,陈戈需要完成B轮融资。他一度看到希望,2010年年底时,这希望甚至大到让陈戈感慨“巨鲸今年从死复生”。2010年12月31日,陈关掉灯光,独自在办公室听歌手汪峰的《春天里》。这是一首有产阶级抚今追昔、感伤时运的歌曲,陈说自己“老泪纵横”。

但融资没有成功。据唱吧创始人陈华透露,他任职阿里巴巴期间曾与陈戈洽谈过收购巨鲸网事宜,“但要权衡很多利弊,收购或者投资(最后)都没定下来”。接洽潜在的资金来源后,陈华发现融资过程比较难受,“大家会问谷歌是怎么看的?谷歌到今天还是我大股东呢。”

而传闻已久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领投巨鲸网2000万美元,实际上只进行到签订投资意向书的阶段。之后更由于CMC董事长黎瑞刚出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CMC团队发生骤变,而于2011年8月彻底夭折。

融资失败比遭到谷歌的漠视更让陈戈备受打击。Jacky说,那段时间,他“几个礼拜都不开例会,出现一次,也就是表面上打个招呼,没有其他的交流。”就算开会,陈戈也难以控制脾气,“平时开会,他都会找一个人来批评,说得你一无是处。两个半小时的会议,有一个半小时都是在说你,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巨鲸网的员工开始猜测,“公司是不是想让我们走,省点钱?”当Jacky在 2011年末离职时,巨鲸网员工数量回到了50这个数字,比融资前夜的员工数降低了一半。现在巨鲸网员工不足20人。

陈戈感到孤独,不被认可。2011年10月,一个VC界的女投资人对他说,“Hey,Gary(陈戈英文名),you are fucked by these people but you can not say anything?(你被这些人强奸了,却又什么都不能说吗?)”陈透露,从此对“女强人”完全改观、充满好感。

在风雨飘摇的2010年夏天,陈戈觉得梁洛施情商高,不母以子贵,不向李泽楷逼婚,能得到李泽楷信任,“同大公司合作,创业者应学习梁洛施(香港艺人)。”

一语成谶。2011年初,李泽楷与梁洛施分手。2012年春天,过去数年间从未向媒体抱怨谷歌的陈戈最后一次前往山景城,在那里,他看到了巨鲸网或谷歌音乐搜索项目的句号。谷歌告诉陈戈,“不要再等了”。

(应受访对象要求,Jacky为匿名)

陈戈 巨鲸音乐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