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宝牧业吹破“牛” 皮全产业链造假IPO首例
李阳林 李阳林

秦宝牧业吹破“牛” 皮全产业链造假IPO首例

【导读】牛的,居然把牛皮吹破了,这是需要功力的。而有这个功力的,就是秦宝牧业。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哈哈

“国际知名牛种牛繁育,自幼长于国家中央公园秦岭山北麓,长大后住"五星级"牛舍,听音乐,做按摩,喝"啤酒",睡"软床",吃熟食……”

以上是陕西秦宝牧业对其主打产品秦宝雪花牛的描述,高贵的血统、纯天然的生态环境,字里行间透露出秦宝牛的贵族气质,彰显出秦宝牧业的成功与卓越。

2012年7月,这家号称“育中国肉牛第一品种,创中国牛肉第一品牌”的公司在中介机构护航下,成功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获得上市资格。然而,《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接到知情人士爆料称,秦宝牧业IPO涉嫌造假。

大客户找不到踪迹

2013年4月,记者奔赴陕西西安、杨凌示范区及宝鸡周边的4个镇10个村,在前后20余天的调研中,通过与知情人士、业内人士及养牛技术人员深入交流,对秦宝牧业10个基地村的养牛大户、村民、村支书、看牛人(公司安排在当地的配种人员)逐一走访发现,秦宝牧业在繁育、饲养、屠宰、加工、销售等各主要环节业务中,涉嫌全产业链造假。

首先,基础母牛数量和寄养模式涉嫌造假。据招股书披露,2006~2007年,秦宝牧业与宝鸡市陈仓区的10个基地村(合作社)签订了《基础母牛养殖协议》,将购买的3037头适繁良种基础母牛投放到这些基地村,由相关农户饲养,母牛所有权仍属公司。但记者对上述10个基地村逐一走访发现,秦宝牧业从未提供基础母牛给农户饲养,上述10个基地村的秦川牛总数也远低于3037头,且全部属农户自有。

报告期五大客户信息也涉嫌造假。秦宝牧业所谓的2011年第三大客户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第一大客户哈尔滨市道北区雪花冷冻食品批发部,在当地均找不到踪迹;而其2011年第二大自然人客户黄卓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更是惊讶地表示,“我不做牛肉,我不太懂这什么牛肉”。

涉嫌隐瞒关联关系

公司的养牛成本也涉嫌造假。据秦宝牧业招股书提供的数据,可以测算出秦宝牛每天的饲养成本为8.1元/头。但记者对养牛行业调查发现,业内养牛的普遍成本每天高达30元/头,秦宝牧业的成本仅相当于同行业水平的1/3。

屠宰业务方面,同样涉嫌造假。招股书披露,秦宝牧业报告期(2009~2011年)年均屠宰量2万头以上,每年贡献巨额利润。但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实际每年屠宰量仅2000头左右,屠宰业务全线亏损。

公司还涉嫌隐瞒关联关系。记者调查发现,秦宝牧业与2010年剥离出的一家餐饮公司至今仍有关联,餐饮公司背后的老板就是秦宝牧业实际控制人史文利,秦宝牧业通过向餐饮公司高价销售牛肉做高自身业绩。

此外,由于“牛荒”,秦宝牧业主营业务已陷入危机,甚至会危及到公司的持续经营,但其向投资者掩盖了这一事实。

秦宝牧业虚构3000头基础母牛 农户称骗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上市公司调查组 王朋 摄影报道

对于养牛业来说,基础母牛是最为宝贵的资源,其品种和数量将决定未来繁衍牛犊的能力,这也是公司未来业绩的一大关键因素。

陕西秦宝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宝牧业或秦宝)《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第137页显示,2006年~2007年,秦宝牧业与宝鸡市陈仓区的10个基地村或合作社签订了《基础母牛养殖协议》,将购买的3037头适繁良种基础母牛投放到这些基地村或合作社,由相关农户无偿饲喂管理,母牛仍属公司所有。公司免费提供冻精、耳标等耗材及相关技术服务以繁育秦宝犊牛,在犊牛达到规定的月龄后按协议价格收购。

《招股书》第138页显示,公司的3037头基础母牛全部佩戴公司编码耳标,并签署寄养协议,公司严格管理并控制该部分基础母牛。农户自有母牛与公司基础母牛具有明确区分。一头优良品种母牛的市场价格超过1.5万元,秦宝牧业投放的3037头基础母牛是一笔巨大的资产。为了探清上述3037头基础母牛的虚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总共花了8天时间,对《招股书》披露的3037头基础母牛涉及的宝鸡市陈仓区新街镇、县功镇、桥镇、赤沙镇等4个镇的10个村逐一进行了走访。最终的调查结果令人震惊,甚至有村民直指秦宝牧业为骗子公司。

新街镇:秦川母牛千余头 均为农户自有

离开宝鸡市大概45公里,途经陈仓区县功镇,经过大概约2个小时的车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招股书》中秦宝牧业投放基础母牛最多的镇新街镇。按照《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秦宝牧业的基础母牛主要分布在新街镇的4个村,其中东沟门村202头、庙川村172头、老庄村288头、新街村230头。

东沟门村:整个村约80头 秦宝配种要收钱

概况

整个新街镇秦川母牛的数量大约1040头,且这些牛全部是农户自有。秦宝牧业与这些村民合作了大概四五年时间,从未向他们提供基础母牛。

在小牛犊的收购价格方面,2013年小牛犊大概在15元/斤;在配种方面,除东沟门村为50元外,庙川、老庄、新街村配种一次的价格都在80元左右。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202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约80头,且全部为农户自有

到达东沟门村4组后,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对话中简称NBD)首先来到了该组一养牛大户家中,户主A家里共看养7头秦川母牛。附近的村民B也接受了记者采访。

NBD:你们这个组养牛的情况怎样?整个村养牛规模大概有多少?

A:这里养牛不太集中,整个村现在养牛的已经很少了。以前养牛主要是用来耕地,现在不耕地了,而且人在外面打工每天至少赚150元,一年最少也有四五万元。一头母牛一年产一崽,一个牛犊也就四五千元,所以养牛的效益已大不如前。另外,冬天草料不够,只能喂麦草,而饲料粮食价格比较贵,这也增加了养殖成本。

B:原来整个村几乎每家都有牛,现在年轻人外出打工,身边的村民一般就养2头左右。整个村养的牛已经很少了,估计只有80头左右。

NBD:你们这个是秦川母牛吗?还要产牛犊?

A:整个村养的都是秦川母牛,我家就养了7头。牛犊主要是秦宝提供冻精进行人工配种,产下的是黑牛,东沟门村基本都是产这个黑牛。配种50元3次,超过3次都没有成功,下次再配种就要再出钱。

NBD:产的黑牛去哪里卖呢?

A:95%是卖给秦宝。

NBD:秦宝与农户签署协议规定这些牛必须卖给公司了吗?

A:没有协议,下的黑牛也有不少在市场上卖,不一定卖给秦宝,都是自愿原则。卖给公司,每头小牛犊额外有300元补贴,卖给市场也一样。

NDB:今年卖给秦宝的小牛犊收购价是多少呢?

A:产的小牛犊5~6个月才卖,公牛一斤15元,母牛一斤14元。

NBD:秦宝为你们提供母牛吗?

A:没有,秦宝只提供冻精,而且农户要掏钱。

NBD:那全村的这些牛都是农户自己所有?

A:全部是农户自己看的,母牛是农户的,秦宝一直未提供过基础母牛。

NBD:这个村与秦宝合作几年了?

B:四五年了。

庙川村:小牛犊可以卖向市场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172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约160头左右,且全部为农户自有

离开东沟门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当地人的带领下驱车来到了庙川村4组,该村总共8组,记者直接与4组养牛数量较多的村民C及D聊了起来。他们均在70岁上下,其中C家喂养了3头牛秦川母牛,已经下了一头6个月左右的小黑牛。

NBD:庙川村秦川牛的规模怎样?

D:这个村总共8个组,1个组最多20来头牛,全村秦川母牛也就160头左右。养牛的也不算集中,现在年轻人外出的比较多,耕地也可以使用拖拉机,牛就少了。

C:总体说,牛数量已经偏少,我们这里是4组,总共还不到20头牛,大概只有15~16头,过去我们这个组总共有30~40头,1、2组几乎没有牛了,3组牛也很少,这两年都是上了年龄的人在看牛,牛已经很少了。

D:整个村,牛的数量已经很少。不包括那个小的黑牛,小黑牛是日本的肉牛,秦川牛这几年繁育比较少,过去繁育得多,这几年基本是繁育黑牛。

NBD:农户养的这些秦川母牛下牛犊吗?

C:主要是下黑牛,秦宝提供冻精,配一次80元,公司只给保证3次,下的黑牛由秦宝收购,6个月左右大,公牛一公斤30元,母牛便宜2元。产下的小牛犊基本卖给秦宝,但是也可以卖到外面的市场,卖给谁农户有自己的选择权。

NBD:整个村的这些母牛是农户自己的吗?秦宝牧业提供母牛给村民养吗?

C:秦宝公司只提供冻精,然后我们掏钱,母牛他们不提供,都是农户自己的。

老庄村:秦宝牧业不提供牛 只提供冻精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288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约700头左右,且为农户自有

离开东沟门和庙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下一站是老庄村,该村总共有10个组。记者看到,整个老庄的地形不够平坦,耕种机械不能进入,这似乎也为该地区养牛提供了一定基础。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该村养牛村民E,以及兽医F。

NBD:老庄的秦川牛数量多吗?

E:这里是老庄4组,几乎家家都有牛。另外老庄村总共10个组,5组、6组、10组牛数量都比较多。

F:全村10个组,总共约700头。

NBD:这边秦川母牛下黑牛吗?

E:这边母牛有产黑牛的、有产花牛(西门塔尔牛)的,花牛的奶质好些。

NBD:秦川母牛怎么产黑牛呢?

E:这个主要是秦宝公司进行配种,80元配种,3次内免费,我家现在有两头母牛,之前已经下了一个黑牛娃娃,还有一个马上要下。

NBD:价格怎么样?卖给谁呢?

E:黑公牛每公斤30元,母牛是28元,小黑牛都卖给秦宝公司,但也可以卖给市场上的人,反正牛娃娃养6个月就卖。

NBD:配种的母牛是农民自己的吗,秦宝提供母牛给村民养没有?

E:母牛都是自己的,配种要掏钱,公司不提供牛养,只提供冻精。

F:全村约700头牛都是农户自己的,公司没有提供母牛。

NBD:你们与秦宝合作多久了?

E:3年多了,以前没有合作的时候主要是配种秦川牛。

新街村:卖给秦宝是因为方便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230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约100头左右,且为农户自有

离开了东沟门、庙村、老庄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秦宝牧业在新街镇的最后一个基地村新街村。新街村总共有10个组,由于是新街镇所在地,新街村的1~4组临街,因此这四个组基本没有人养牛,而7组、8组及10组临近山区,养牛人相对较多。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驱车来到了新街村8组一名老村支书G的家中。

NBD:这个村秦川牛的数量大概在多少呢?

G:我们这里是8组,8组约16头牛,5组、6组就几头;7组10几头,9组较少,10组相对多些,整个村最多100头多点……100头左右吧。

NBD:这些秦川牛产哪种小牛犊呢?

G:产的都是黑牛,2012年开始,产的牛11元/斤,后来13元/斤,现在一斤15元。收购有一个标准,之前小牛犊6个月以下价钱不变,6个月以后价钱就变低了;现在是超过480斤价钱就低,480斤以下一公斤就30元。

NBD:农民的牛怎么配种?

G:秦宝公司提供黑牛配种,配种一次80~100元,公司到时候开车来收,一头牛补贴300元。但是产的小黑牛不一定卖给公司。

NBD:秦宝有没有与农户签署协议,比如产下的小牛犊必须由公司收回?

G:没有这个协议,买卖自由。不过黑牛有公司来收,也比较方便。

NBD:秦宝为村里提供了母牛吗,村里这些牛是农民自己的吗?

G:这些牛都是农民掏钱买回来的,秦宝没有提供过母牛给农户养,没有这种形式。

县功镇:仅一个村要求将牛犊卖给秦宝牧业

宝鸡陈仓区县功镇是秦宝牧业投放基础母牛的范围中,离宝鸡市最近的一个镇。从宝鸡老车站坐车,终点站便是县功镇,它距离宝鸡大约27公里。按照《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秦宝牧业的基础母牛主要分布在县功镇的3个村,其中谢家崖村372头,龙渠村495头、何家槽村250头。

谢家崖村:牛犊由村里统一收

概况

县功镇3个村秦川母牛数量大约是150头左右。

村民大多表示现在养牛的人已经很少了。养牛的村民都表示,他们养的秦川母牛是自有的,秦宝牧业从未提供过基础母牛。另外,除了谢家崖村村民表示,黑牛牛犊由村上统一回收再卖给秦宝牧业外,记者对其余两个村的调研都显示,这些牛犊除了卖给秦宝牧业,也可以另寻买家。在配种方面,这3个村费用在60~80元。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372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60~70头,且为农户自有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研的秦宝牧业10个基地村里面,县功镇的谢家崖是经济相对发达一个。该村农户主要是沿着通过香泉镇的马路两旁分布,由于交通相对发达,且大多数村落离山区较远,这可能意味着这个村的秦川牛养殖户仅仅是少数。其真实情况如何?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沿着马路前行,与坐落在马路边上多个生产组的村民E和F攀谈起来。

NBD:这个村养牛的多吗?

E:1~5组都在路边,没有养牛户;8~9组相对多些,我们这里是8组,养了约20来头。

F:9组养了大约14~15头,8~9组一共养了约30多头,11组、12组在山里面,估计每个组就是10~20来头,总共来看,全村12个小队,合计养牛最多就60~70头。

NBD:这些牛下的是什么牛犊?

F:黑牛,70元配种费。这种小黑牛由村上统一收,然后联系秦宝公司,卖一头黑牛公司要补贴300元。

NBD:配种成功率高吗?

F:人工配种不容易配出来,我家养的母牛之前配黑牛下了3个小牛犊,后面不容易配出来,就配红牛,反正黑牛不容易配出来。

NBD:配出来的黑牛可以卖到外面市场吗?

F:不能,大队谁给你配的就卖给那个人,然后秦宝公司统一收。

NBD:这些母牛是农民自己的吗?秦宝公司提供了母牛给农民养殖没有?

F:牛全部是农户自己的,公司没有提供牛给农户养。

龙渠村:黑牛3年就可宰杀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495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最多约50头,且全部为农户自有

县功镇龙渠村在谢家崖另外一个方向,距离县功镇大约有10公里。来到龙渠村里,记者与村民G、H攀谈了起来。

NBD:这里养牛的多吗?

G:以前各家都要养,现在养牛的就四五家吧,总共估计就10来头。整个村最多50头。这些牛都是育肥的,下的黑牛卖给厂家。

NBD:这种牛怎么会产黑牛呢?

G:是秦宝来人工配种的,60元一次,6个月后就拿出去卖。价格原来是10元/斤,现在已经是15元/斤了。

H:母牛都是自己的老黄牛,秦宝只提供冻精,没有提供母牛给农户。

NBD:黑牛和秦川牛哪个好?

H:秦川牛要好些,但是配秦川牛,秦宝不收。黄牛长的慢有劲,品质好,肉用至少要6年,黑牛最多3年就可以宰了。

何家槽村:秦宝来配种 马上要下崽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250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不超过30头,且为农户自有

何家槽村是离县功镇较近的一座村落,但距离镇中心仍有七八公里。沿着一条盘山路前行,何家槽村的几个生产队就零散地分布在这些山腰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1组,与村民I交流起来。

NBD:这个是母牛吗?

I:是的,这几天就要下崽了。

NBD:下的崽也是秦川牛?

I:不是,是秦宝黑牛,秦宝提供精子配种,配种一次80元,下的就是黑牛,公司来收,一公斤20元。

NBD:这母牛是你自己的吗?

I:母牛是自己的。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驱车前行,来到了2组管牛人(秦宝牧业在当地选择负责配种的人士)的院落。由于管牛人在给黑牛牛犊哺乳,记者与管牛人的妻子J交谈起来。

NBD:整个村养牛的多吗?

J:现在养殖效益不好,何家槽村总共5个组,主要是1、2组养牛,整个村估计就30头以内。

NBD:那个黑牛是什么呢?

J:那个黑牛是配种的,秦宝牧业配,一次80元。黑牛养三四个月就卖了,这两年收购价格也可以。

NBD:这些牛可以拿到市场上卖吗?

J:主要是秦宝牧业来收,但是也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

NBD:母牛是农民的吗?秦宝提供母牛给农民养没有?

J:母牛是自己的,公司只提供配种。

桥镇:部分村民指秦宝不兑现补贴承诺

概况

母牛大约410头,全部为农民所有,秦宝牧业从未在当地提供基础母牛给农民养。配种价格为60元左右,但当地村民均有“技师水平不行,配种不容易成功”的说法。两个村的村民都表示可以自由买卖黑牛牛犊。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村民表示,秦宝不兑现补贴,导致不少农户不再繁育黑牛。

桥镇距离宝鸡约23公里,乘坐中巴,大约需要1个半小时的车程。在《招股书》中,秦宝牧业称公司基础母牛的投放涉及了该镇两个村,分别是殿沟村492头、花园村163头。

殿沟村:可以卖给其他人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492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约210头,且为农户自有

来到桥镇后,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殿沟村找到了管牛人K,以及附近的村民L。

NBD:现在殿沟养牛的不多了吧?

K:没以前多了,全村只有210头。我以前养20多头牛,现在都卖光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养牛划不来。

NBD:这些母牛是农户的吗?秦宝提供基础母牛给村里农民养吗?

K:母牛秦宝公司一直没有提供过。下的小黑牛秦宝来收,但是也没有规定小黑牛必须卖给公司。

L:秦宝提供配种,小黑牛主要是卖给秦宝,也可以拿到市场上卖。

NBD:这些母牛怎么配种呢?

K:这个村配种都是我来人工授精,你投资的话(建议你)也配黑牛,黑牛配种60元,冻精我这里有,他(秦宝)也不管冻精是谁用的。

花园村:农户贷款买母牛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163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约200余头,且全部归农户自有

离开殿沟村,大概半小时的车程后,记者来到了花园村6组,记者与大约40岁的农户L聊起来。

NBD:花园村养牛的多吗?

L:这边养牛的不多了,不给补贴,喂不出来。

NBD:什么补贴呢?

L:秦宝说一头小牛给300~400元补贴,不兑现,有户人家之前养70多头,没有补贴,喂不出来,现在只剩10多头了。

NBD:下的小牛犊卖给秦宝?

L:秦宝收,也可以卖给其他人。

NBD:秦宝提供基础母牛没有?

L:母牛都是农户自己的,这个村他没有提供母牛养,有些农户是自己贷款买的。

上述村民所说的,秦宝牧业收购小牛犊时不兑现补贴,这一情况在记者之前对殿沟村6组进行调研时也有村民反映过。据殿沟村6组村民说,秦宝“不讲诚信”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下的小黑牛是母牛的话,说好的300元补贴不兑现;二是一头牛之前谈好了价格,但最后往往都是倒贴着卖,因此部分农户不愿与秦宝合作,认为秦宝没有信用。

在告别了村民L后,记者沿着小路向村里走时,路过了一间牛棚,但里面已经没有牛了。继续前行十几米后,记者来到村民M家中。

NBD:花园村养牛的多吗?

M:共200多头,以前有800多头。

NBD:这些牛都下黑牛?

M:秦宝提供冻精,下黑牛娃娃。

NBD:卖给谁呢?

M:秦宝来收,一公斤24、25元,也可以卖到市场,但基本都卖给秦宝。不过配种这个,技师水平不好,配不出来。

NBD:秦宝提供了母牛吗?

M:母牛都是农民的。

赤沙镇:耕地机械化养牛的少了

在秦宝牧业在宝鸡市陈仓区的10个基地村或合作社中,赤沙镇是最偏远的一个镇。《招股书》显示,秦宝在该镇的山明村投放了373头基础母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早从宝鸡市出发,大约2个半小时车程后,到达了赤沙镇山明村,并与2组村民N进行了交流。

《招股书》:秦宝牧业拥有373头基础母牛

记者调查:实际数量不超过200头,且为农户自有

NBD:山明村养牛的多吗?

N:没有原来多了。以前养牛主要是为了耕地,现在机械化了,即使是山地,大家都选择种植经济林。养牛的话,跟前必须有人,一年出不了门、打不成工。

NBD:这边牛产黑牛吗?

N:黑牛是秦宝配种,一次80元。

NBD:这些牛是农民的吗?

N:都是农民自己看的。

告别了2组的村民后,在当地人指引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山明村村支书O家中。

NBD:山明村养牛的多吗?

O:全村总共100来头,不到200头。

NBD:这些牛产什么样的牛犊呢?

O:配日本和牛的种,是秦宝来配。

NBD:下的小牛犊卖给这家公司吗?

O:嗯,公司直接来收,5~6个月就可以卖,之前我和秦宝公司谈的时候,约定了一公斤不低于24元,现在收购价格是一公斤30元了。

NBD:这些牛必须卖给秦宝?

O:其他人要是给的价格和秦宝一样,或者比公司掏的多,也可以卖给市场。

NBD:这个村母牛是农民的吗?秦宝公司提供母牛给农民没有?

O:母牛是农户自己的,秦宝一直没有提供过基础母牛给农民养,他只提供精液。

NBD:山明村与秦宝合作几年了?

O:四五年了。

【概况】

在山明村,记者通过对当地村民以及村支书走访发现,整个山明村秦川母牛数量不超过200头,且全部是农民自有,秦宝公司与当地农户合作了四五年,从未提供过基础母牛给农民养。配种一次收80元,对于产下的小牛犊,农民可以卖给公司,也可以卖给市场。

【总结】

综合来看,秦宝牧业《招股书》披露的“3037头属公司所有的基础母牛”纯属虚构。这些母牛并非由秦宝牧业提供,其所产牛犊公司也只能按照市场价收购,农户有权卖给市场上的任何人。

另外,桥镇花园村和殿沟村部分村民均向记者反映,秦宝牧业补贴不兑现及收购价不及当初承诺,其中还有部分村民的母牛是贷款买来的,这最终造成的结果是有村民不再喂养母牛,以及为了回笼资金,不得已以低于当初承诺的价格将产下的黑牛犊卖出,

对于这种不讲诚信的现象,殿沟村有村民直呼秦宝是骗子公司,且表示该村已经有人因为公司不讲诚信,拒绝和秦宝再进行合作。

秦宝牧业高价向关联方卖牛肉 只为虚增利润谋上市

每日经济新闻上市公司调查组 王朋

在秦宝牧业的利润造假链条中,极为关键的一步是隐瞒了下游两家餐饮公司的关联关系。据知情人士透露,秦宝牧业通过高价向这两家被隐瞒的关联方高价销售牛肉,保证公司拥有远高于同行的净利润。这两家就是秦宝牧业在招股书中称 “已经完全剥离股权”的陕西佳和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餐饮)以及宝鸡佳和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鸡餐饮)。

自然人接盘亏损资产

根据招股书来看,2010年,秦宝牧业将陕西餐饮以及宝鸡餐饮股权进行了转让。转让之前陕西餐饮此前的股权结构为秦宝有限 (秦宝牧业前身)持有80%股权,自然人纪银兵持有20%股权。宝鸡餐饮转让前的股权结构为,秦宝有限(秦宝牧业前身)持有70%股权,张炳银持有30%股权。

由于陕西餐饮、宝鸡餐饮主要从事以高档、优质牛肉为特色的日韩料理、肥牛火锅的高端餐饮服务,实现了秦宝牧业“牧场-餐桌”全产业链经营。然而,开始筹备上市之后,2010年秦宝牧业急匆匆将两家餐饮公司甩给一名自然人樊碰民。

招股书显示,2010年3月10日,秦宝有限按原始出资额以210万元的价格将持有的宝鸡餐饮70%股权转让予陕西餐饮。此后,2010年12月20日,秦宝有限再按1元的价格将持有的陕西餐饮80%股权转让给自然人樊碰民。经过两次转让之后,自然人樊碰民持有陕西餐饮80%股权,通过陕西餐饮间接控股宝鸡餐饮。

对于出售两家餐饮公司,秦宝牧业给出的原因为,“陕西餐饮自设立以来,前期的装修成本较高,又一直处于秦宝雪花牛肉、秦宝优质牛肉产品的市场推广阶段,销售费用也较高,近几年的经营业绩不佳;同时,餐饮公司所属行业与公司所属的农业在产销模式、经营管理、技术研发等方面均存在巨大差异,占用了实际控制人和管理团队较多的精力和时间。”

与此同时,在公司的招股书中也披露了,本次股权的受让方樊碰民与史文利是西安医科大学附设卫生学校的校友,而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秦宝牧业承诺,“本公司及控制的其他企业自将陕西餐饮的股权转出之后不再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持有陕西餐饮和宝鸡餐饮的股权,或以其他方式直接或间接控制陕西餐饮和宝鸡餐饮的生产经营活动。”实际控制人史文利也表示,“不以其他方式直接或间接控制陕西餐饮和宝鸡餐饮的生产经营活动。”

另一方面,截至2010年12月31日,陕西餐饮总资产为1606.47万元,净资产为-581.27万元,2010年度实现净利润-239.27万元。同期宝鸡餐饮总资产为726.52万元,净资产为125.42万元,2010年度实现净利润-5.79万元

上市前夕突然将两家餐饮公司的股权进行剥离,作为秦宝董事长校友的樊碰民不顾两个餐饮公司的实际性亏损,心甘情愿接盘这两家公司的股权,这合乎常理吗?

史文利兼陕西餐饮总经理

为了探清上述事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两家餐饮公司与秦宝牧业的关系展开调查。在西安期间,记者获悉陕西餐饮是一家餐饮投资管理企业,“秦宝肥牛世界”是其经营的连锁餐饮品牌,西安高新四路以及杨凌区“秦宝肥牛世界”是其主要的自营店。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两家餐饮公司虽然完成剥离,但背后的老板还是史文利。秦宝牧业很多接待都会安排在高新四路的秦宝肥牛世界,而直到今天秦宝牧业老板史文利在秦宝肥牛世界请客会友也会宣称这是他自己的店。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餐饮公司运作模式,是高于市场3倍左右价格从秦宝公司进牛肉,而餐饮公司将牛肉卖出去,不惜采取平价销售或者低于进货价销售的方式走货,秦宝上述目的,主要是让餐饮公司不赚钱,把餐饮公司的利润放大到秦宝牧业,这实际上是一种内部关联,通过关联方的利益输送,虚增秦宝牧业的利润,达到上市条件。

《每日经济新闻》调查发现,秦宝牧业和餐饮子公司之间仍旧没有撇清关联关系,而且公司实际控制人史文利仍旧负责两家餐饮公司的相关运营。根据记者获得的陕西餐饮的工商登记资料来看,就法律上来说,史文利目前仍旧还在陕西餐饮任职,为陕西餐饮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关联交易涉嫌利益输送

根据公司招股书透露的数据来看,陕西餐饮2010年的营业收入为1884万元,利润总额为-216万元;2009年营业收入为1672万元,利润总额为-13元。而根据工商资料来看,陕西餐饮2009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为1536万元,全年利润总额为20万元;2010年的全年营业收入为1431万元,全年利润总额为-101.6万元;2011年的全年营业收入为1477万元,全年利润总额为1.77万元。

在财务数据存在质疑之外,不难发现,以陕西餐饮为例,该餐饮公司每年的销售收入都超过1000万元,但最终的利润基本都是亏损,偶尔盈利也是极少的微利。由于餐饮公司主要成本除了原材料之外,就是店租占到大头。

但是根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陕西餐饮与其房东陕西鸿钧实业有限公司的合同来看,其所在的高新四路甲字8号嘉龙大厦三层2951平方米的面积每年的租金只有60万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其实陕西餐饮每年的租赁成本也仅有几十万元,除去人工费用,应该还是有较大利润空间。但财务数据的情况来看,只能推测陕西餐饮的原材料所占成本极大,或者基本与销售收入相近。这一情况也佐证了两家餐饮公司涉嫌利益输送。同时令人意外的是,陕西餐饮2012年没有通过工商年检。

与此同时,记者联系上了位于西安高新区沣惠南路20号华晶广场A,秦宝牧业营销中心,据公司的相关人士介绍,秦宝肥牛世界现在属于两个集团,以前是他们的下属,现在法律上剥离出去了,但也是他们自己的,他们自己客户都在那里吃饭。“此外,我们自己的店(秦宝肥牛世界)在采购环节有优势,每天都能到货,因为我们自己的店,采购时打个电话就能到货。”

秦宝牧业大客户涉嫌造假 无工商注册拒谈业务

每日经济新闻上市公司调查组 王朋

在隐瞒了关联交易之外,秦宝牧业的五大主要客户也存在造假的嫌疑。

秦宝牧业2011年排名第一的客户为哈尔滨市道北区雪花冷冻食品批发部,采购金额为1406万元;排名第二的为自然人黄卓然,采购金额为1379万元;后三名分比为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深圳世联食品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尚琳商贸有限公司,三家与公司2011年从公司采购的总金额分别为1279万元、1260万元以及1126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这前五大客户的采购存在极大的水分。

北京经销商:注册地址和经营地址不一致

3年以来的前五大客户中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突然在2010年成为秦宝牧业采购量最大的经销商,此后一直在前五大客户中。但是根据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的工商注册资料来看,这个经销商是在2010年7月2日才正式注册成立。这个出资额仅为10万元的经销商在2010年下半年才成立就成为秦宝牧业当年最大的经销商,当年7月份至12月份给秦宝牧业带来了1735万元的销售收入,仅用5个月时间销售额就远超其他秦宝牧业的经销商业绩。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鸿泰天成副食品市场F5号,由于该经销商仅为个体工商户,其经营执照上的地址与工商注册地址应为一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与该经销商的经营者姜晓鹃取得联系。

NBD:你们现在还在做秦宝的牛肉吗?

姜晓鹃:我们还有做。

NBD:你们现在还是在北京市丰台区鸿泰天成副食品市场F5号吗?

姜晓鹃: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里的?

NBD:我们希望能过来看看牛肉。

姜晓鹃: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里的?

NBD:你们地址是在鸿泰天成市场吗?我们到时候过来市场看看。

姜晓鹃:我平时不在市场,我们地址是在那的,我们在其他地方也有一家店。

虽然姜晓鹃宣称其商店就在上述工商登记地址,但是当记者到了北京市丰台区鸿泰天成副食品市场F5号的门店时候发现这家门店早已改头换面。这家不过十平方米的门店,如今已经变成一家名为亮厨的酒店特色食材商店。记者向商店老板询问北京焱烽德隆食品商行的情况,商店老板向记者表示,“我们从市场里面另外一个铺子搬过来有半年时间了,之前是哪家我们并不清楚。”

但是北京丰台区工商局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不允许出现异地经营的情况,个体工商户的注册地址和经营地址必须一致。”

哈尔滨经销商:无法查到个体工商户注册资料

2011年第一大客户哈尔滨市道北区雪花冷冻食品批发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同样找不到经营地址。

“哈尔滨市道北区雪花冷冻食品批发部”在哈尔滨工商局的登记资料中无法查询到关于该经销商的任何注册资料,同时,该批发部竟然位于哈尔滨市“道北区”。哈尔滨市下辖8区10县,根本没有“道北区”这个行政区划,且历史上也不曾出现过。随后记者向公司重新核实,最终获得资料显示,该经销商为哈尔滨道外区雪华冷冻食品批发部。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记者通过更新后的资料再度进行工商查询,仍旧无法查询到该个体工商户的任何工商记录。该经销商未进行工商注册?记者通过秦宝牧业取得的联系方式与该经销商取得了联系,但该联系人表现得极为谨慎。

NBD:我们想过来看下牛肉,你们能告诉我们一下你们的地址吗?

售货员:你们哪里知道我们的?

NBD:你们是在卖秦宝牛肉吗?

售货员:我们家只卖秦宝牛肉的,合作很多年了。

NBD:我们就是过来看看,能告诉我们地址吗?

售货员:我们今天都下班了(下午17:10),你明天打来问老板吧。

汕头经销商黄卓然:我不做牛肉的,我不太懂什么牛肉

公司主要的客户中自然人占比较大。2009年到2011年,公司公司与主要自然人客户 (前十大客户中的自然人客户)合同履行金额分别为2326.54万元、6689.94万元和11656.22万元,没有出现重大违约情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近两个星期中连续5次与公司自然人客户黄卓然取得联系,黄卓然在电话中竟对记者表示,他不做牛肉的。

黄卓然:我不做牛肉的,我不太懂这什么牛肉,是我手下在弄牛肉。

NBD:能否把你手下的联系方式给我呢?

黄卓然:这样吧,我把你的电话给他吧,让他一会联系你。

一天之后,未接到电话,记者再次联系黄卓然:

NBD:我昨天给过您电话,你说让手下给我电话,但是后来一直没有来电。

黄卓然:我已经把你电话给了。

NBD:我有些急事,能不能把你这边负责人联系方式给我?

黄卓然:我年纪大了,记不住他们电话。

NBD:那我这边怎么找人?

黄卓然:我和他说一说,你等等吧。

记者前后致电五次,都是被这样的理由给打了“太极”。黄卓然这个自然人名列秦宝牧业前五大客户,但是却对于牛肉生意根本不清楚,并且拒绝与潜在客户洽谈业务。 当记者第六次拨通黄卓然手机时,黄卓然便将电话交于另一男子接听,并宣称该男子为其负责牛肉业务。该男子在谨慎询问记者在汕头的具体位置后,以正在开会稍后联系为由挂断了电话。

由于记者从秦宝牧业内部获悉,黄卓然所在地址为广东省汕头市,汕头是否有从陕西运送过来的冷冻牛肉?对于这一问题,汕头畜牧局某领导表示,这个不好说,因为监管人手上的问题,很难全面监控到,但是近几年没有任何个人或者是公司向他们上报有关陕西冷冻牛肉在汕头分销的信息。该领导同时表示,按照正常的流程,外流冷冻牛肉是必须上报备案然后进行相关的检验检疫。

深圳经销商:有自己的渠道,不从秦宝拿货

位于深圳的两家每年给公司贡献额超过千万元的经销商也存在蹊跷。

深圳尚琳商贸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深圳罗湖区翠山路1号颖隆大厦313号。当记者前往该地址时发现,一家电子公司出现在尚琳商贸的注册地,尚琳商贸则不知所踪。

拨通尚琳商贸网页上所公开的电话,公司接线工作人员称,上述地址是公司注册地址。根据网上相关信息显示,尚琳商贸位于深圳东北部的水官高速和机荷高速之间的泥坑九路。尚琳商贸所在地周边多为仓库或电子工厂。记者到达该地址之后发现,从外围看,公司有独立院落,内有办公楼及仓库,公司门口停放了两辆大型食品运输集装箱车。记者从外围人员处了解到,尚琳商贸确实从事冷冻食品的销售业务。

随后记者询问陕西一带具体到陕西秦宝的牛肉如何时,该工作人员称,公司和陕西的供应商都很熟,陕西秦宝这家公司的牛肉还是不错的,他们是上市公司。对于记者提出的尚琳一年能从陕西秦宝拿多少货的问题,其回应称,“我们有自己的渠道,不从他们那里拿货。”

另一家深圳经销商是深圳世联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孙岩取得了联系,孙岩表示,“我之前是秦宝牧业的高管,后来出来自己做,和秦宝合作很多年了。”但更多情况,孙岩不愿透露。

秦宝牧业招股书伪造盛世 公司主营业务已陷危机

每日经济新闻上市公司调查组 王朋

秦宝牧业招股书显示,秦宝优质牛肉、秦宝雪花牛肉是秦宝牧业当前两大主要产品,其中优质牛肉定位于中端市场,雪花牛肉定位于高端市场。上述两大产品在公司2009~2011年各年营收中占比均在75%以上,而上述两大产品产量主要依托宝鸡周边县村的秦川牛数量。4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西安、杨凌以及宝鸡周边4个镇的10个村。在20余天的调查中,与公司知情人士、规模化养牛技术员等进行了深入交流,并走访了秦宝牧业10个基地村的秦川牛养殖村民、公司委托管牛人以及当地村支书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业内人士认为,秦宝牧业的未来发展已因“牛荒”而陷入危机,对公司的持续经营都将产生巨大的风险,但公司却铤而走险,在巨大的危机降临时变本加厉实施主营业务造假,图谋IPO。

“五星级”牛棚供展览

“吃熟食、听音乐、睡软床、喝啤酒、做按摩,享受着各种美味饲料,舒适健康的成长。”这是秦宝牧业在公司官网上对秦宝青年牛的描述,公司官网称,秦宝青年牛就是住在上述“五星级牛舍”里。

5月的一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杨凌示范区,坐上一辆出租车,大约十多分钟时间拐入一条乡间小道,前方有一栋3层高的行政楼,楼上“杨凌秦宝牛业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已映入眼帘。

记者进入公司大门后注意到,正前方是一栋3层高行政楼,行政楼侧面及背后主要是牛棚,在公司工人带领下,记者登上行政楼2楼,往右侧前行到尽头,再往右拐通过一条长廊,来到了秦宝牛饲养展示区。透过前方密闭的玻璃墙,记者看见下面是一个牛棚,整个牛棚约有200多头秦宝牛。

记者观察发现,这个牛棚被分割为多个小格子,每个小格都安装了类似于汽车洗车用的自动刷子,这就是按摩器,期间不时有黑牛走过去,用身体靠近刷子,然后刷子自行转动。

此时大约是14时,但记者当时除看到给牛进行按摩的设备外,没有看到宣传中所提到的软床,也没有观察到在给秦宝牛播放音乐。

据上述人士介绍,这是公司的展示平台,主要给领导看的,整个公司有10多个牛棚,也就这个牛棚有按摩器,其他牛棚就和普通牛棚没有区别。记者也观察了公司其他牛棚,确如上述人士所言,没有看到装有按摩器。

秦宝牛=杂交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查看中,注意到这样的牛舍只有一间,公司其余牛棚均无特殊之处。但秦宝牧业对公司秦宝牛饲养环境的定位是:“五星级”育肥牛舍。对饲养环境环境定位如此高端,那么,公司所宣传的独立研发出来的秦宝牛是不是一生下来就具有高贵血统呢?

在公司招股书中有这样的介绍:“目前公司秦宝牛的繁育技术路线以秦川牛与澳洲和牛的二元杂交为核心,通过以秦川牛为母本、以澳洲和牛为父本繁育秦宝牛。”

什么叫二元杂交呢?据专业文献记载,二元杂交又称简单杂交,现在我国应用广泛的是利用国外引进的良种公猪(牛)与国内地方良种母猪(牛)进行交配,产生的后代叫杂种一代。

在秦宝牧业招股书中提到了大连雪龙黑牛的三元杂交,雪龙黑牛是大连雪龙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将大连当地的复州牛与法国利木赞牛和澳洲和牛进行三元杂交而形成的良种肉牛。

记者就大连黑牛的三元杂交与秦宝牧业所谓的二元杂交的区别,咨询了相关专业人士。有关人士表示,大连雪龙黑牛是国内公认的最好、最顶级的牛肉。

就具体的培育过程而言,首先是将当地复州牛母本与法国利木赞牛进行配种,复州牛一般需生长至18个月才能配种,怀胎10个月,产下来的第一代就是二元杂交,第一代小牛犊血液中国内和国外各占50%血统;然后淘汰公牛,长18个月成年后再与澳洲和牛进行杂交,怀胎10个月,产下小牛犊,小牛犊复州牛血液占比25%,国外75%;将上述血液占比固定下来,一直以这一比例去培养品种,而此时产下的小牛犊还要生长28个月,才能真正形成三元商品牛。

上述培育过程有两个难点:第一,时间长,完成三元杂交品种前后需84个月,即需要7年时间才能完成。在近年“牛荒”背景下,下游需求旺盛,大多数企业根本等不及如此长的时间,因此第一代牛无论公母都会用于育肥屠宰;其二,要有一定固定规模的商品群,比如1万头甚至更多,这也很少有企业能够做到。

大连雪龙黑牛进行三元杂交需要7年时间,秦宝牛二元杂交从收购到出栏只需一年半时间,且秦宝牛的二元杂交,最原始的母本没有经过自己培育,是采用农户养殖的母牛进行杂交。此外,形成的秦宝黑牛是不是一个品种,尚难明确。一个新品种的形成,需相关部门权威专家进行认定,秦宝牛并无类似认证。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在秦宝牧业提供冻精繁育秦宝牛的过程中,公司招股书涉嫌多处虚假记载。

其一,招股书宣称为农户免费提供冻精,但其实在上述4个镇10个基地村当中,配种一次收费60元~120元不等,大部分村子收费为80元,且配种三次不成功,第四次还要重新收取相同的配种费。

或许秦宝牧业可以将此解读为技术人员配种劳务费,但记者在赤峰镇山明村村委会院落里,就看见秦宝牧业安排在当地的配种人员写在木门上的配种价钱:黑和牛80元、红安牛60元、秦川牛50元,上述配种价格自2012年6月起执行。

在与当地村民交谈中,记者得知村里确系由秦宝牧业派出的一位配种人员对母牛进行人工授精,同一技术员配种,对三种不同类型的牛分别收取不同价格,这说明上述黑和牛(秦宝牛)80元的收费,并非配种人员劳务费,而是配种费。

其二,招股书中表示,在母牛配种成功后,公司即与农户签订收购犊牛的繁育合同 (或收购协议)。秦宝犊牛收购协议中,分别通过激励性条款和约束性条款来保证秦宝犊牛“只能出售给公司”。

但在前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10个基地村调研中,村民、村支书、村长及秦宝牧业安排在当地的技术员,上述人员没有一个谈及秦宝牧业与农户签订了上述收购协议,而这些繁育出来的秦宝牛除了可以卖给秦宝牧业外,也可拿到市场上交易。

毫无门槛的秦宝牛

秦宝牧业招股书显示,公司秦宝牛是陕西当地的秦川牛与澳洲和牛进行杂交所得,同时,繁育秦宝牛的母牛是秦宝牧业2006年~2007年投放在宝鸡陈仓区4个镇10个村共计3037头基础母牛。

招股书还表示,为母牛进行冻精配(冷配)是繁育秦宝牛的关键。公司为基地村免费提供了储存冻精的液氮罐、冻配枪等设备和良种肉牛冻精,并为每个基地村培训了一名具备冻配、疫病防治等相关知识的村民技术员。该技术员利用公司免费提供的冻精,采用人工授精方法对基地村母牛进行配种以繁育秦宝犊牛。

通过前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秦宝基地村的走访,注意到秦宝牧业从未在基地村提供过基础母牛,即这些母牛都是农户自己养的普通母牛;其次,秦宝牧业在基地村都安排了当地人从事人工受精,即将和牛的冻精注射到当地母牛的体内。

而根据招股书显示的信息,这些用于繁育秦宝牛的冻精主要由杨凌牛业从秦皇岛全农精牛繁育有限公司、安微天达畜牧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奶牛中心三家公司采购。

综上所述,秦宝牧业宣传的秦宝牛,是子公司从国内其他企业采购冻精,提供给基地村配种人员,由他们给当地秦川母牛进行配种,配种成功的小牛犊在农户自己养4~6个月后,公司收回再进行18~22个月育肥,然后出栏屠宰。

因此,有专业人士认为,从上述信息不难看出,秦宝牛的繁育没有技术门槛,当前母牛进行自然交配的很少,农村母牛繁育不管是配种秦川牛、安格斯牛还是西门塔尔牛,都是以冻精形式进行人工配种,因此在宝鸡地区的任何养牛人,只要想让秦川牛生出黑牛(秦宝牛),都可以从相关生产和牛的冻精企业购买冻精。

此前,在记者对秦宝牧业基地村之一宝鸡陈仓区桥镇殿沟村调研中,秦宝牧业安排在当地负责配种的人员甚至向记者表示,如果记者投资养牛需收购小牛,也可以用秦宝牧业提供的冻精对这些母牛进行配种。

业内人士认为,秦宝牛似乎只是秦宝牧业贴的一个标签,但不管是当地农民还是欲投资养牛的企业,只要向国内生产企业采购冻精,给宝鸡地区秦川母牛进行配种,都可以繁育出与秦宝牧业一样的秦宝牛。

秦川牛“牛荒”已现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期完成对宝鸡陈仓区4镇10村调研后,除发现秦宝母牛3037头基础母牛涉嫌造假外,还注意到当地秦川牛数量已堪忧,“牛荒”对秦宝牧业而言,也可能产生一定影响。

在前期的调研中,10个村村民普遍反映,当前养牛农户较2002、2003年已大幅减少,以前几乎是家家户户都要养牛,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规模养殖几乎没有,多为农户散养,一般养殖家庭最多就是1~2头牛,而这样的家庭也不多。

通过走访调查,记者了解到,造成当前秦川牛数量短缺的原因主要有三:其一,以前养牛主要用于耕地,现在多地耕作已使用农机操作,即使是有山坡的地方,不少村民更喜种植经济林木,如核桃、花椒树等,省事且不需经常到地里维护。

其二,养殖效益低下。当前养牛者多为中老年人,年轻人基本外出打工。很多家庭即使养也只养1~2头,按照秦宝牛15元/斤的最高收购价,400斤小牛犊,2头牛一年最多产一仔,一年的收益也仅1.2万元。但一个年轻人外出打工,一年最差也可赚4万元~5万元。所以,由于养牛效益低下。当地年轻人大量外出打工,这是秦川牛数量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三,10个基地村与秦宝牧业的合作有4~5年时间。这些基地村养牛的村民在与秦宝牧业合作前,农户养牛配种大多数配种秦川牛,这对维护秦川牛数量具有重要意义。而在这4~5年的时间内,农户养牛配种几乎都配秦宝牧业的黑牛犊,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宝鸡周边地区秦川牛数量。

据当地养牛人士介绍,10年前,不包括农户,宝鸡地区有近200家规模化养殖场 (每家50~100头规模),10年后,规模养殖场或连5个都没有了,而当前整个宝鸡地区秦川牛数量相加,或不足1万头。

主营业务已陷危机

秦宝牧业招股书介绍,公司主要产品秦宝优质牛肉产自国内优良黄牛品种秦川牛,定位于国内中端牛肉消费市场;而秦宝雪花牛肉产自于公司独立研发的高档肉牛秦宝牛。

2009年,两大产品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75.36%;2010年合计占比77.44%;2011年合计占比87.4%。秦宝优质牛肉主要系对外购秦川牛进行短期育肥,饲养时间短,饲料投入量少;秦宝雪花牛肉主要是秦宝牧业从基地村收购农户繁殖饲养的4~6月龄秦宝犊牛,然后公司进行18~22个月的直线育肥,饲养时间较长、饲料投入量大,屠宰分割后生产出高档牛肉产品秦宝雪花牛肉。

秦宝雪花牛肉、秦宝优质牛肉报告期内占据了公司主营收入75%以上的比例,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显示,无论雪花牛肉还是优质牛肉,产量都取决于宝鸡周边地区秦川牛数量。

首先,生产优质牛肉产品的秦川牛主要来自个体肉牛育肥场、活牛交易市场放入活牛经纪人,规模化养殖在当地非常之少,个体肉牛育肥场则更少。所谓活牛经纪人就是“牛贩子”,他们主要是从当地村民家买牛,秦川牛数量下降,且当地不少村民已不再繁育秦川牛,因此秦宝牧业从牛贩子手中购得的秦川牛数量也在减少。

记者在宝鸡陈仓区县功镇调研中,就遇到一个曾做过牛贩子而现在跑客运的师傅。据该师傅介绍,3年前农民养牛的很多,到了一个村子,只要一个早上就能收回一定数量的牛,且一头牛最多时能赚1000多元,少时也有几百元。但近年有余牛的农户很少,所以自己也转行跑起了客运。

另一方面,秦宝雪花牛肉产量取决与秦川牛繁育的小牛犊,当秦川牛数量大幅度减少,其繁育的小牛犊也将减少。而在基地村现有能繁秦川母牛方面,秦宝牧业安排的技术员水平或参差不齐。在对10个村调研中,就有部分村民表示,技师水平不高,配种不易成功。

另外,就约束性收购而言,在记者前期对10个村调研中,仅有谢家崖村产下的小牛犊必须卖给秦宝牧业,其余9个村受访村民均表示,产下的小黑牛可以不卖给秦宝牧业,因为公司与农户没有签订相关协议。

然而,在招股书中秦宝牧业仍表示,公司所在的西北地区不仅牛源相对充足,且拥有秦川牛、新疆褐牛等地方优良品种。存栏丰富的秦川牛不仅为公司奠定了优质肉牛的品种优势,而且为公司大规模繁育高档肉牛提供了纯种黄牛的基础资源优势。

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牛荒现象”在秦宝牧业已真实存在,公司当前屠宰的秦川牛已比较少,已在甘肃、酒泉地区大量收购西门塔尔牛进行屠宰。

或许秦宝牧业已意识到牛源短缺对自身的影响,今年3月12日,秦宝牧业已从澳大利亚成功引种3500头安格斯基础母牛,而这些牛最终将落户到公司投资建设的“延安·黄龙优质牛肉产业园”。

知情人士还告诉记者,秦宝牧业与农户合作具有不确定性,在养殖效益低下情况下,农户可以选择不为公司繁育秦宝牛。本次秦宝牧业引种3500头澳洲母牛在延安地区进行繁育,或表明公司已意识到牛源短缺的问题。但如此发展下去,未来5年内公司可能就没有所谓的秦宝牛了,这也从侧面印证出公司两大主营产品前途堪忧。

秦宝牧业养牛成本奇低仅为同行业三分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上市公司调查组 王朋

知情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秦宝牧业所涉嫌的全产业链造假中,秦宝牛每天个位数的饲养成本可谓硬伤,不足行业三分之一水平。任何一个熟悉养牛的专业人士看到这一数字后,或许都会感慨:“技术含量”太低,容易穿帮。

饲养成本每天8.1元

由于秦宝牛育肥时间为18~22个月,2009年、2010年秦宝牧业出栏秦宝牛偏少且育肥周期相对较短,因此,以2011年出栏的2825头牛计算每头牛饲养成本,具有较好的代表性。

在招股书中,分摊至2011年当期出栏秦宝牛育肥过程耗用的饲料成本为1377.92万元,当年公司秦宝牛出栏量为2825头,以此计算,每头牛在育肥期间的饲料成本为4877元。育肥期是18~22个月,若取中位数20个月,以每月30天计,每天每头牛饲养成本为8.1元。

8元一天的饲养成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养一头一天究竟需要多少成本?在西安调研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当地养殖企业,与饲养员、业内人士进行探讨。

行业平均成本高达30元/天

要弄清一头牛每天的养殖成本是多少,必须对养牛各环节进行深入了解。

当地养牛人士称,种牛即繁育牛,一般寿命期为10~12年,种牛一生平均繁育8个小牛犊,怀孕期大概是10个月,即一头繁育母牛一年基本繁育一个小牛犊。产的小牛犊若是母牛,可以留下来再繁育,若是公牛就直接进行育肥,育肥后再进行屠宰。当然,产的母牛也可进行直接育肥。但就成本投入而言,母牛育肥投入成本只相当于公牛的60%。

一般而言,产下小牛犊,再到后期进行育肥屠宰共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农户饲养4~6个月;第二阶段为架子牛即长骨架时期,需费时10~12个月;第三阶段为育肥阶段,即架子牛后期到28个月。

在秦宝牛18~22个月育肥周期中,一头牛平均每天要吃7.5公斤饲料,饲料以玉米为主,兼有大麦、小麦、麸皮,而上述饲料价格在2.6元/公斤左右。食草则包括麦草、苜蓿、秸秆以及酒糟,成本在8元左右。此外还有人工工资、水电、防疫费用等。不算折旧投入,一头育肥牛直接投入成本平均每天为30元,甚至育肥期每天平均成本可达36元左右。行业普遍成本是:育肥牛18~22个月的投入平摊到每天每头牛的成本是30元,而秦宝牧业仅为8.1元,不足行业平均成本的三分之一。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秦宝牧业折算下来每天8.1元的饲养成本实在令人难以想象,不排除公司故意将成本做低,以推高秦宝雪花牛肉的毛利率。公司招股书显示,2009年秦宝雪花牛肉毛利率为19.83%,2010年上述毛利率飙升至55.05%,2011年这一毛利率水平已达到惊人的64.87%,这样的暴利在业内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秦宝牧业屠宰收入虚增数倍 巨亏变暴利

每日经济新闻上市公司调查组 王朋

秦宝牧业招股书显示,2009年~2011年度,公司秦川牛屠宰量分别为19974头、20554头、21645头;秦宝牛屠宰量分别为300头、1722头、2825头。

秦宝牧业2009年~2011三年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69.99万元、2017.91万元和1166.89万元。但据知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秦宝牧业每年根本完成不了上述屠宰量,公司屠宰业务涉嫌造假,由此屠宰收入亦可能存在虚增。

2009~2011年年均屠宰量2万头以上

秦宝牧业旗下有4家全资子公司,其中秦宝良种牛、富农良种牛主要进行秦川牛短期育肥,杨凌牛业主要进行秦宝牛繁育及育肥,杨凌秦宝食品主要是进行肉类产品的深加工及销售。

而屠宰加工业务一直由母公司秦宝牧业承担,招股书显示,公司生产的秦宝优质牛肉和秦宝雪花牛肉共用一条屠宰线,该屠宰线设计屠宰能力为10万头/年。

2009年公司上述两大产品总屠宰量为20274头;2010年总屠宰量为22276头;2011年总屠宰量为24470头。2009年~2011年,公司上述两大产品分别合计实现销售收入1.43亿元、1.96亿元和2.59亿元。秦宝牧业母公司2009~2011年净利润分别为1769.99万元、2017.91万元、1166.89万元。

竞争企业屠宰业务亏损或微利

在A股上市公司中,福成五丰(600965,SH)主要从事牛肉养殖、屠宰、加工及活牛和牛肉产品销售业务,因此从主业看,与秦宝牧业有一定的可比性。秦宝牧业招股书称,2009~2011年三年实现年均2万多头屠宰量,且上述三年母公司亦取得逾千万元的净利润,那么同期福成五丰的屠宰业务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从屠宰量和销售收入来看,福成五丰从2009年~2011年连续三年下滑,屠宰量从34981头降至30252头,销售收入从26213.13万元降至23967万元。而这三年与秦宝牧业年屠宰量持续增加相反。

从盈利情况看,2009年福成五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86.35万元、2010年净利润为亏损3340.47万元、11年净利润为1472.81万元。值得注意是,尽管2009~2011年3年福成五丰屠宰量出现下降,但其年均屠宰数量也在3万头以上,高于秦宝牧业招股书披露的年均2万头以上,但2010年福成五丰出现大幅亏损,其余两年盈利水平整体低于秦宝牧业母公司水平。在规模效应显著的屠宰行业,屠宰量越大,往往摊销越低、利润越高,但秦宝牧业屠宰量远小于福成五丰,净利润却远高于福成五丰,这应该如何解释呢?

实际屠宰量每年约2000头

招股书显示,2009~2011年三年,秦宝牧业屠宰量维持小幅攀升态势,且每年屠宰总量均在2万头以上。若按一年365天计算,上述三年,秦宝牧业每天的屠宰量分别为55.55头、61头和67.04头。

然而,有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秦宝牧业屠宰量涉嫌造假,实际屠宰量远达不到招股书披露数量。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秦宝牧业屠宰设备2003年开始投入使用,属于中型屠宰厂,设计日屠宰量300头,每天至少要屠宰100头牛才能保证不亏损,由此计算,一年下来屠宰量至少应在3万头之上。但招股书披露的每年屠宰量均在2.5万头以下。

“不过就报告期公司每年宰2万余头,实际上秦宝每年的屠宰量就2000头牛。”上述知情人士称,屠宰主要收取屠宰费,包括屠宰、冷冻在内从一头牛上可赚200多元,一年2000头即40万元,但水电费一个月至少要15万元,这还没有算入人工工资。

“按照这个实际屠宰量,秦宝牧业平均每天就屠宰5头左右,个位数屠宰量肯定竞争不过当地的小作坊,因此秦宝牧业实际情况就是,集中到某一个时间段或者是上面审查的时候集中宰一次。按照公司招股书每年屠宰量,推算每天屠宰50头~60头,但你在他们工厂呆10天,或许还碰不上一天会宰牛。”上述知情人士称。

牧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