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说”是如何炼成的?
王静静 王静静

“晓说”是如何炼成的?

在网络上火爆与风靡的“晓说”是如何炼成的,这样一个优秀的团队是怎么聚到一起的?内容制作背后有哪些秘密?这么火的原因奥秘在哪里?

 

2011年8月,李黎加入优酷时,就想着要做一档网络脱口秀节目。

优酷土豆集团首席内容官朱向阳经常和高晓松有饭局,他发现席间大家总会下意识停下来,听高晓松滔滔不绝地讲他自己的各种见闻。朱向阳觉得高晓松也许适合做这个事儿,因为他有可说的东西,也有说的技巧。很快,朱向阳在饭桌上搞定高晓松,把他推荐给了李黎。

脱口秀的主持人有了,李黎还需要一些帮手。她找来了后来被她称为“哼哈二将”的张庆生和赵冬冬,“只要是写段子,这两人能兴奋地写一夜,一晚上能写一万字。”

xiaoshuo

张庆生人称“葱哥”,这昵称源于十多年前混西祠胡同的网名“有一根葱”。他是外企的一名IT职员,西装革履、朝九晚五,本性爱写点搞笑段子,于是在西祠找到了组织,在那写了3年,他对自己的入行经历记得很清楚:“当时西祠的‘无厘头以人为本’版块里,有一个着名ID”猫少爷“,他所在的派格太合传媒正打算做一档脱口秀节目,于是西祠上这些段子高手全都被”猫少爷“成金君笼络召集,这其中包括了《爸爸爱喜禾》的作者蔡春猪、《壹周立波秀》的主编冯飞等人,还有我和赵冬冬。”

在当时的《东方夜谭》节目组,赵冬冬和给人邻村大哥感觉的葱哥成了同事。赵冬冬内心闷骚,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泡过论坛,写过小说,甚至在南锣鼓巷开过一个小清新风格的情趣用品商店。

”在张庆生和赵冬冬做《东方夜谭》时,李黎是派格太合另一档节目《娱乐任我行》的记者,后来她转做了艺人统筹,再后来跳槽去了光线传媒任职电视剧制作部总经理。

李黎入职优酷2个月后,张庆生和赵冬冬也追随而来,他们要做的这档脱口秀,取名为《晓说》—这源于高晓松好友韩寒的提议

《晓说》第一期决定讲奥斯卡。2012年,优酷正在和奥斯卡合作,它们也希望能找个奥斯卡的特约主持人,于是高晓松成了最佳人选

没有豪华的演播室和录制设备—拍摄地点就是高晓松在美国的家,摄像设备是一台佳能5D Mark II相机—《晓说》第一期就这样开始了。高晓松原生态出镜,讲了很多奥斯卡评奖制度背后的潜规则以及好莱坞圈子里的游戏规则,看完会有听了一个大八卦的感觉,当然也会有长了不少知识的感觉。

能轻松地“长点儿知识”正是《晓说》一推出就大受欢迎的原因。“没有做任何宣传,是默默上线的。”宣传统筹陈静说。但《晓说》第一期播出后,团队里的大伙儿都觉得“这事儿成了”,因为在节目上传24小时内,它的流量就破了百万—在视频领域衡量一个节目火不火,百万是一个标准。高晓松也很兴奋,他发了一条微博庆祝。

第一期录制完成后,张庆生在审片时发现,有些知识点很专业,难以解读,删掉又觉得可惜,他想到了用漫画这种轻松的方式来表达。当时团队中并没有会画漫画的人,他们又在优酷的产品部门征集到了一位漫画爱好者来帮忙。

与漫画配合的是听上去很有幽默感的胶东方言,张庆生担任了用胶东方言解说的工作—是的,他就是动漫中老王的配音演员。

观众越来越多,高晓松也越来越忙。

艺人统筹陈蓉的工作就变成了不停地跟高晓松确认时间。尽管播放量巨大,这个周播节目看起来还是非常“自由”,没有固定的录制周期,也没有固定的录制地点,一切都随着高晓松的时间和所在地点而定,所以节目背景有时是高晓松在美国的家,有时是北京的漫咖啡、梧桐餐厅等公共场所,有时也会在上海。甚至连节目的时长也是不固定的,有的十来分钟,有的长达一个小时。所以,他们一般要准备四期(1个月)的备播量,每次高晓松都会录两个话题,如果说得足够丰富,一个话题还会播两期。

张庆生记得其中最快的一期,从选题策划到播出,他们只用了3天时间。2012年10月前后,电视新闻播出了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成功完成舰载机起降训练的消息,“航母Style”很快流行,张庆生建议是不是聊聊航母,高晓松觉得很好,而且他本身是个军事迷,对这事儿太有话要说了,甚至都不用太多准备。于是,周二定下选题,周三开始录制,周四做后期,周五早晨8点准时上线播出,而且由于高晓松对这个话题熟悉说得很多,它还分成了上下两集播出。

网络平台的即时性和灵活性也给了制作团队很多创新空间。比如为了让节目更符合网络的特性,他们还加入了吐槽框的元素,鼓励观众去分享和评论。同时,优酷的大数据显示14岁以下的学生也有很多在看《晓说》,“这一点我们完全没想到,但看过数据分析之后又觉得应该为这个观众群做点儿什么。”李黎说他们随后把《晓说》中的那些动漫画面做成影片,为这些少年晓说迷推出一个了《小晓说》。

“在《晓说》团队的成员看来,高晓松就像是这个节目的主编,他通常都是自己决定要讲的主题,这些内容全在他的脑子里,不看任何提示可以连续讲上1个小时不NG。他也会在意每一个细节,甚至错别字都会挑出来。

1年之后,《晓说》的影响还在叠加:第一期“奥斯卡走下神坛”的流量已经是327万,第一季中流量破300万的有7期;高铁、民航客机、浙江卫视开始播《晓说》;一些国家的大使馆或旅游局开始邀请《晓说》去他们国家录制;高晓松新浪微博的粉丝也从300万涨到了1300万,尽管他说“这意味着有更多的僵尸粉”。

“让优酷的受众用更宽广的视野去看待这个世界,这是一种更多维、更平等的视觉。”李黎说这是《晓说》成功的原因。对于新一季的《晓说》,她觉得继续保持住风格最重要,知名度有了,粉丝有了,广告商也来了,但“初心不能变”。李黎说:“我们这个团队很开放,相互之间都跟哥们儿似的,做一个好的脱口秀也是共同愿望,所以没人觉得是完成工作任务,都挺投入挺拼的,不怕大家笑话,我们经常勉励自己,必须得有情怀。”

高晓松 晓说 优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