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搜吃搜玩:产品先烈者的回响!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小败局】搜吃搜玩:产品先烈者的回响!

先驱or先烈?在创业领域,往往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前者是眼光问题,后者却是时机问题。大家都希望能成为前者,但点儿踩得稍微不对,就很容易变成后者。 这次讲两个产品先烈的故事,正好是一大一小,各有思考。大的人尽皆知,是盛大盒子;小的现在没多少人知道,叫“搜吃搜玩”,却几乎是苹果App Store最早的一批中文本土应用之一。

1

来源:i黑马 作者:王采臣

【导读】先驱or先烈?在创业领域,往往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前者是眼光问题,后者却是时机问题。大家都希望能成为前者,但点儿踩得稍微不对,就很容易变成后者。

这次讲两个产品先烈的故事,正好是一大一小,各有思考。大的人尽皆知,是盛大盒子;小的现在没多少人知道,叫“搜吃搜玩”,却几乎是苹果App Store最早的一批中文本土应用之一。

盛大:莫做政策的探路人

2004年,陈天桥以接近90亿元的身价在胡润中国财富榜荣登榜,“中国首富”是这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商人最高的评价。他骄傲在2005年将盛大盒子推出,这是一款代表盛大转型“家庭娱乐战略”的重要产品。盛大意图使用户的娱乐中心从PC转移到电视上来,而通过盛大的盒子,电视上供应的内容也不仅仅局限于网络游戏,还包括新闻、股票、电影等内容,这也被外界归纳为“IPTV战略”。

用盛大CEO陈天桥当时的话来描述就是,“用遥控器上互联网这样的梦想,比尔·盖茨做过,但失败了;比尔·盖茨最好的合作伙伴保罗·艾伦也做过,他也失败了。今天,一个中国公司要继续这个梦想。”

世界不仅仅是金钱构成的,更何况此次盛大触动的是比它体量打上数十倍的广电的利益,盛大盒子上市不足两个月,广电总局向电信和网通发出叫停“准IPTV”业务的函件,称“近期市场上出现了一种电子装置,可以用来与电视机连接播放互联网内容,如‘盛大娱乐’等。由于存在牌照、版权等问题,请中国电信及其下属关联公司配合广电,不给违规企业以网络支持”。

一些观点认为,陈天桥的盒子战略没有问题,甚至相当超前,直至今天,不少科技公司还希望在TV上有所为。盛大盒子的问题在于动了广电系统的饭碗,败于政策,而政策是需要时间来消融的。

起码在今天,政策已经被推开了门缝——2011年10月28日,广电总局下发《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181号文),鼓励运营互联网机顶盒(OTT TV)。这之后,小米、乐视、华数、百视通、阿里巴巴等纷纷推出盒子,涌入互联网电视行业。

在中国的互联网电视行业,盛大以其超前的眼光成为先驱,但因为时间上进入的节点不对,先驱又成为了先烈。

“搜吃搜玩”:走在的风投之前

在业内以“连长”出名的王江和他的“兄弟连”(李黎军、邓永强等)算是中国最早做APP应用的一批人。“2006年底,苹果iPhone马上就要出来了,我们看得非常清楚。我对苹果iTouch很熟悉,也知道乔布斯的路数,iPhone是一款真正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在这个判断之下,邓永强和王江等几个清华大学的校友,一起联手在移动互联网上淘金。

2007年,他们开发的第一款产品叫“搜吃搜玩”,这款手机软件以“搜”为核心,有非常实用的餐馆介绍和招牌菜的推荐,还能直接查看精准地图,并能随意放大缩小,确定餐馆的详细位置;更方便的是,按一下电话图标,就能拨通餐馆的电话马上订位、咨询。

王江

靠着实用,“搜吃搜玩”迅速积累了几百万的塞班系统用户,“大多数是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当时还没有iPhone,2007年下半年iPhone才面市,2009年才入华”,王江回忆。而那时候的“大众点评”还在PC互联网上,没有关注到移动互联网方面。

2009年10月末,iPhone手机通过中国联通正式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搜吃搜玩”也在苹果App Store上架。在随后的iPhone电视广告中,“搜吃搜玩”作为唯一一款生活搜索软件被展示推荐。

王江对i黑马总结,“搜吃搜玩”没有最终做起来其实是一个时机问题,我们做得太早了,起码领先了业界两年,早的后果是,在那两年之内没能迎到市场大的发展,团队消耗过大。

在消耗背后,可以看到2008年正处于金融风暴的顶峰,而在大洋彼岸也并未出现诸如Foursquare、Path、Drawsomething等十亿美金级产品,正因为此VC对于移动互联网的态度也较为暧昧。

如果“搜吃搜玩”能坚持直到今天,难保不会上演移动互联网逆袭“大众点评”的故事。但遗憾的是,缺乏商业模式和风投输血的“搜吃搜玩”在09年之后慢慢被放弃。

等到2009年的时候,王江的团队已经改变了重心,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新的产品“航班管家”之上了。“你决定做什么的时候,首先得决定不做什么。”

在获得了几次融资后,按王江的说法,这一切都是因为时机——“目前来看,比较活跃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都是2009年开始的”。能解决需求的好产品,再赶上了市场的爆发期,想不红都难。

说在最后

Timing,许多人说这是商业的第一要义,这个舶来词往往被直译为“时间点”用作理解,事实上“时机掌握”才是它的真实含义。而这种时机的掌握通常是多维度的,除了时间这一表象外,“政策”、“用户习惯”、“商业模式”甚至“风投喜好”都是这错综复杂的“时机”的组成部分。

盛大选择了不买“时机”的帐,结果也很自然,“时机”更不会买盛大的帐。“搜吃搜玩”在没有商业模式的前提下冲在了“风投的喜好”之前,自也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如今,乐视和小米继承了盛大的遗志,做起了互联网的新一代弄潮儿,这说明,有些故事,其实是可以重来的。

搜吃搜玩 产品先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