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凯利:未来十年的大趋势——屏幕,分享,注意力和流!
老雅痞 老雅痞

凯文·凯利:未来十年的大趋势——屏幕,分享,注意力和流!

《连线》杂志创始人、著作《失控》作者凯文·凯利 未来十年移动化将普及

我非常喜欢中国,因为我坚信未来就在这儿,世界的未来就在中国。我知道大家做营销、做广告是很费脑筋的,我想要不然我们先转移一下视线,长远来讲未来会怎么样,展示给大家未来的图像是怎么样的。 我提供新的观点,就是关于新的受众。我跟大家分享的四个想法,也就是我们未来十年的大趋势:屏幕,分享,注意力和流。

我这个幻灯片里主要有四点建议:

第一点就是屏幕。大家可以看一下眼前的屏幕,我们到处都有屏幕,在西方世界我们以前是读书的人,读书都是我们文化中的精髓了,比如有法律条文、文书,还有圣经等等,这都是书本文化。但是我们感觉这个时代变了,我们变成了屏幕人。屏幕改变了所有的事情,因为它的变化很快,我们现在并不再说作者了,我们有自己的理念,就是以流的形式来呈现的,我们生活中到处能看到屏幕。比如说在杂货店、加油站、建筑物的建筑表面,现在所有东西都表现在平板上。

我们现在都在看屏幕,这个人一方面在看电视,另外一方面在看电脑,还在玩手机,所以是多屏的时代,这些屏幕就构成了一个生态系统。我们所说的生态就像生物圈的生态系统一样的,如果说你想种苹果,你必须要有蜜蜂,如果要有蜜蜂的话就必须要有花,有花的话必须要有蚂蚁,所以不能独自完成生态系统或生态系统的一部分。现在我们要有Twitter、Facebook,都得有。Facebook可能具有其他的内容,比如说像微博、博客又依赖于主流的媒体,主流媒体的内容又依靠博主,所以说没有独立存在的实体,没有独立存在的媒体。媒体本身成为这样的生态系统,没有媒体作为孤岛存在,必须在网络中互动。

当然有的时候它变成了一种有机体,如果说你看这些小孩玩iPad,在上面写字,或者是移动,都是通过手势、动作,已经不再打字了,所以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屏幕变得越来越灵活,像是纸张一样,所以说有的时候电子书不一样是kindle(亚马逊的电子书),真的做成书一样,有好多几百页灵活的页面,像读书一样一页一页地翻。或者是变成另外一本书,所以说这个屏幕不一定要是印制的,也可以是卷的,也可以像衣服一样的材质,就变得非常灵活,可以变成任何的形态。

所以我想说的这一点,我们这种沟通不仅仅是用手指来打字,可以用整体的身体语言, 以后可能通过手势来进行与电脑沟通,所以说不断打破传统,不断地打破我们的标准。所以屏幕不见得要是平的。可以是流动的,可以是移动的。

当然我们的这种演进也在不断地出现,比如谷歌所有的演进都在快速地问世,它的这种创作主要是屏幕可以变成我们的第二双眼睛,我们显示什么就能看见什么。更重要的是说这个屏幕能够看我们,不光我们看他们。比如说三星Galaxy S4,可以捕捉到眼睛的动作。可以测试你看到的方向。他们的媒体实验室还做这样的实验,不仅仅能捕捉到眼睛的动作,还能预示感情,你对什么东西不明白了,什么东西你喜欢,所以说这个媒体也是可以进行自适应,并且能够产生反应在你使用媒体的时候对你做出反应,变成一个双向的沟通。比如看网站的时候,我理解网站的东西可以给出一些反馈或者给出一些备注。比如说可以进行添加评论,就变成了自适应的系统。

主要的这种媒体的发展是向混合式的发展,以前是看视频读书,现在可能反过来了,读视频看书。现在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媒体,比如我们有电影、有喜剧书、网站。最近我们正在不断地创造新媒体的种类,变成新的艺术形式、新的媒体。我们还有博客,比如说我们有粉丝自己来写小说,还有粉丝自己写的科幻小说,还有混音的电影的预告片,还有40小时的视频游戏,这些都是新媒体的种类。但是我们会经历这样的进展,就是每一年在这样的生态环境当中都会出现新的媒体物种。

混搭其实就是现在在做的事情,你跟媒体进行沟通,可能你都没有办法跟进理解每一年推出来新的媒体平台有多少,屏幕无处不在,相互依靠, 在某种程度上一个屏幕可能依赖于另外一个屏幕,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部分是屏幕的生态。

第二个部分是分享。分享对于新的经济体是个动词,这是我们做的一件事情。我们有这样一个云,云无处不在,所有都到了云端,大家都理解云是什么。我们有谷歌云,有腾讯云,我们到底是一个云还是很多个云,还不知道。但是某种程度上所有东西都会上到云端,云里面到底是什么呢?它是由大数据组成的,包含这些大数据,这些大数据本身是一种新的媒体,实际上就是在进行的过程,是在发生的一件事情,这是最重要的一个新的媒体。其实这是我们最后内容所依赖的,就是大的数据,我们分享这些东西,产生了东西之后把这些东西进行分享。分享的部分其实是我们之前没有想到的,我们没有想到我们会进行如此多的分享 。我们以前把它认为是一些私有、私人的信息,现在发现非常急迫地分享这些信息。

我们在允许的情况下什么都可以分享。我们会发现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间,可能会发现我们分享的程度远远超过现在。在分享的过程会有一种转变,从拥有到获取的转变。比如说有个云,它总是在线,我总是能够获取,能够登录。比如说有一个音乐事件,既然能够随时获取的话为什么还拥有它呢?基本上也是免费的。答案就是不需要来拥有,拥有变成一种劣势,还不是优势,你还要不断升级、备份,还要有系统支持,还要保持安全。如果你要去拥有的话有很多的责任,这些责任越来越超过效益,所以说对于用户来说我不再需要拥有这些,只要能够购买使用和获取。所以变成了这样的转变,这种转变非常根本,是数字化的转变。

以前我们的社会是以拥有为主导,现在变成以获取为主导。我们的获取已经超过了拥有。当然这是分享所实现的,你分享音乐、分享书,从数字的分享以及其他的分享,比如说3D打印在家里面就能进行打印。分享一旦过度成长的话会问一个问题,就是对私有信息的保护。我们可以想象对于这种个人信息的监管,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天枰的两端,如果是说非常私密的话就是零,或者说到另外一个极端100是完全开放透明的,你可以知道我所有的情况。所以说你在这个区间进行滑动的话也是个性化的过程。

如果我想最大化我的个人性的话,我就必须要个人化的透明性,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想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比如说公司或者其他的人不要把我作为一个芸芸众生之一,我想让他们知道我是谁。为了达到这一点,我必须要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他们,所以这就是透明性的提高,这是一端。如果我想变成非常私人的话,不想公开的话,就在另一端。大家可能把我当芸芸众生,就是一个数字、一个人头而已,就不会得到个性化的服务。如果在另一端变得非常透明,个体性就非常强了,我们有很多的选择。重要的新闻让大家关注的原因是什么?就是现在大家都变得越来越开放、透明和个性化了,比我们想象的程度要大很多。最终我们想得到区别的对待,有自己的个性和自我的话,也就是不能保留隐私,我不知道这个程度会有多大,但是现在是这个趋势。至少在未来十年我想公开都是胜于保密的。

第三个是注意力。这是一个注意力的经济时代,注意力往右走,影响力往左走,这是互动双向的事情,一个是关注,另外一个是影响。如果说注意力留到那儿钱就留到那儿了。 我们看这个衡量,就是人们关注的时间我们用小时来衡量,衡量一下整个媒体行业的收入。比如说五年前现在注意力关注的是网上上线,所以钱也留到了网上。但是现在有意思的是说计算每小时的成本时候,或者钱数的时候,比如说电视现在每小时2.7元,这是很便宜的,不算什么。另外看一下大家付费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大概每小时270美元,所以每小时的成本是很低的,很容易就获取这些媒体。我们不需要花很多的钱就得到我们的注意力,所以这一点需要注意一下,就是在注意力主导的年代。

另外我想再说一个有意思的领域,就是未发掘的空白地,我们要付钱给这些用户,才能够让他们读取我们的广告。比如给我们发邮件,给他们付费,给他们钱才愿意看,根据他们的评分或者网络能够有多大来付不同的金额。如果说一个人影响力很大,有一个网络的话,给他付费的钱是很多的,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比如说要计算每一年要在这个产品上花多少钱,还看一下对其他人的影响力是怎么样的。我们要根据他们的影响力来付费,这也就是说搜集广告的,或者是展示广告的这些人并不是被告知去这么做,而是收到钱了。你可以付费给这个人把广告投放在他的微博账户上。比如有些人运行广告,他们收到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直接把钱付给受众,并不是所有的广告都会遵循这种模式,但是我想有一些会这样的。比如说有些人的广告创意也会付钱。

最后是“流”。信息流以前的模式,比如计算机的模式,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像一个书桌一样,有一些文件夹等等。在网络的1.0有超级链接,这就是我们了解事情的一个逻辑。但是现在是第三个阶段了,就是流,就是云计算。这个信息流通过云层来流动,我们给它贴标签,因为我们这里并没有很好的例子,但是我想这就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吧。比如说不同的信息流、广告流、Twitter流、Facebook流,还有一些主题报道、头版,这些信息流、新闻流就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模式,它是互相交织在一起的。比如说有个人电脑到云端,或者云端到个人电脑,所有的东西都是实时的。就是从我到大家,就是社交群体。以前是网页、文件、文档等等,但是现在是信息流,这就是一个新的理念。这个流都是实时、全天候的一个信息流。而且不同的流是互相交叉的。

另外就说一下量化的自我QS,这个概念我想跟踪一下自己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进行量化。比如说有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跟踪自己的身体活动,比如说手腕上戴着一些东西来跟踪自己的活动,就是你所想象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跟踪。比如医疗设施、定位你的位置、基因,还有你血液里的东西,所有你想到的东西都可以跟踪、量化,就是技术可以把这些东西变得非常简单。这些设备是我们的一个数字生命跟踪系统,也就是说我们在跟踪记录整个的生命、我们的活动,所有你能想象的事情,都可以被跟踪。这就是我们的生命图表,这就是一个想法、一个概念,也就是说我们本身生命也是一个流,不断流动的一个东西。这些东西会变成我们数字生活的一部分,随时随地都在线,这就是流的概念。

凯文凯利 趋势 分享 屏幕 注意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