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面前,打车APP会否步入抢票插件后尘?
互联网-陈磊 互联网-陈磊

利益面前,打车APP会否步入抢票插件后尘?

近日,北京、深圳、上海相继出现政府监管部门叫停打车软件的情况,面对这样一款确实给群众和司机们带来了一定帮助的软件,笔者无意间将打车软件和去年备受争议的抢票软件想到一处了。

来源:i黑马 作者:@小莫谦

近日,北京、深圳、上海相继出现政府监管部门叫停打车APP的情况,面对这样一款确实给群众和司机们带来了一定帮助的APP,笔者无意间将打车APP和去年备受争议的抢票插件想到一处了。

和打车难的一样的是,买票难的问题在重大节日同样困扰着大量的人。大小不一的抢票软件出现之后,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给众多掌握抢票软件使用的人们多提供了一种购票渠道,但也同样给那些没有条件使用抢票软件的人们带来了更大的购票压力。这样褒贬不一的情况和打车APP甚至全天下所有的产品都是相似的。

打车APP不仅可以方便司机在合适的时间里面找到合适的顾客,让一条出租车一天内跑到的道路有更多意义,也可以解决很多需要紧急打车用户打车难的问题,这对整个租车环节中最重要的两大参与者来说都是有着一定积极意义的。

在打车APP发展做出了加价这一重要举措之后,出租车司机在使用初期对于这样与普通单子相比更有经济价值增值单会更加关注,这样一种能够让司机更有激情为消费者服务的举措不仅对于社会形成更加浓厚的契约服务精神很有帮助,也可以让自身的经济水平有所提高。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消费者叫车的经济门槛也将有所提高,在叫车价格逐渐脱离监管标准,变得更不可控的情况下,消费者被侵权、打车更难的问题也就逐渐浮现出来了,因此打车APP一经出世就难以阻止它获得和抢票软件一样褒贬不一的评论。

这是打车APP和抢票软件的一个相同点,而另外一个相同点小谦以为就是都打破了传统的市场获益局面,政府机构获益能力受到了挑战。本身每个用户想要网络购票就只能登陆官方打造的12306,但是在做出持续注资、重组架构、专家出力等一系列提高网站服务能力之后,12306依旧还是不难满足大多数用户的需求,这不仅给遭受多年购票难的用户们带来了更多的不满情绪,也为抢票软件的兴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样在垄断的背后,虽然不致于对相关部门直接造成经济利益损失,但受到非常规方式造成服务器压力增大大大影响网站服务能力、用户粘度降低的背后竟然是各方利益整合的影响,官方最终也还是以封杀行为处理抢票软件。

而在打车应用上,在加价举措实施之后,提供软件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出租车行业相关公司、司机都将可以拥有更多的利益分配,这样对长期稳定、改变尚小的传统出租车收益方的利益冲击是非常之大,其中最重要的就说相关的监管部门。这里,笔者想要对打车应用的前后做一个小小的比喻。

一个蛋糕,原本只用切成3块,得到三分之一即可。而当这块蛋糕必须要划分为五块也难以分到以前的三分之一蛋糕分量的时候,原本在蛋糕分3块时刻就有机会享用蛋糕的三方势力自然不会太乐意。

这个时候,原本的参与分享的三方势力在蛋糕总容量并未提高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对新加入的势力做出太多的干涉,毕竟扩大蛋糕体积的艰巨任务或许就要落在这两方势力上了。然而在蛋糕确实增大之后,哪怕三方势力所获得的五分之一蛋糕要比以前的三分之一蛋糕更多,谁又不想拥有更多的蛋糕呢?

这个时候,如果三方势力无法独立替代新入的两方势力,那么只要三方势力共同协作能够替代新入的两方势力,这对于三方势力中的每一个势力都是有着明显好处的。(虽然直接将新加入的两方势力直接赶尽杀绝难以成功,但利用三方势力各有的优势抢占新加入的两方势力蛋糕却也是有可能的。)

但纵然是三方共同努力,笔者以为这也是得在市场环境相对成熟,三方势力对自己替代新入的两方势力有信心的基础上。在打车APP这么久的发展以来,打车APP也算是勉勉强强走上了商业化之路,蛋糕的体积的确在慢慢地增加。但作为新入的互联网公司,随着移动互联网相关概念的不断普及,传统的出租车势力理论上似乎也可以通过联合合作的方式推出相关的服务取代互联网公司的打车软件服务,但由于缺乏相关行业的经验,想要直接取代互联网公司提供服务就仿佛痴人说梦一般,因此这才有了以传统势力为主导的平台之说。就这样,不管由传统势力扶持的打车应用能否成功,传统势力分到的蛋糕也会要比当前获得的蛋糕要更多,更可观。因此在这个在利益面前都有相关监管部门加入的情况上,抢票软件和打车应用都有异曲同工之处。

由于抢票软件和打车应用在这方面的相似度极高,笔者以为单纯以互联网公司为主导打车应用或许也会步入抢票软件后尘,在茫茫互联网发展之路中逐渐淡去。而在他们淡去的背后,将会迎来一套以传统保卫势力按照相对传统的思维制定的新领域规则,形成传统势力为主导的市场新格局。

作者:小谦,96小鼠一枚,暴风影音下载站创始人之一,微博请@小莫谦!

抢票插件 打车AP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