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其实时代从未有变过
李阳林 李阳林

徐小平:其实时代从未有变过

【导读】最近这段时间,和徐小平相关的新闻,总是和《中国合伙人》相关,这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这部剧是成功的,第二,徐小平为了这部剧倾注不少的心血。他说,他做这部剧的最好原则就是呵护三个人的友谊。时间的改变,人的老去我们无法改变,但正如他所说的,其实时代从未有变过。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李超

?中国合伙人

5月13日,在微博中一直澄清与《中国合伙人》无关的俞敏洪,不仅突然现身清华首映式,还和两位好友一起上台助兴。他的到场,让徐小平感到很意外。

十年前,一家知名媒体要拿新东方的故事做头版头条,配合完采访后,俞敏洪突然觉得还是不要上了吧,徐小平对他说:“你傻呀!”新东方“三驾马车”,王强读书最多,最有原则,对公司的价值和理念从不妥协;俞敏洪从不挑战别人,被挑战时也从不当面反击,是管理大师和考试专家;徐小平则随心所欲,乐于同媒体和学生打交道。十年后,3个人的格局依旧。

去年3月,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约徐小平写个关于兄弟创业的剧本,这“唤醒了徐小平的新东方基因”。他马上找到俞敏洪,交代这个项目,俞当即表示反对,但中影副总张强却坚持,电影已经立项,无论如何也要拍,想到“与其把新东方的解释权给别人,还不如自己来写”,徐小平最终答应参加创作。

在提到为何出席首映时,俞敏洪说,3人依然是合伙人,新东方很早就提出过“出国留学的桥梁,归国创业的彩虹”的口号,前半句是他们以前通过新东方做的事,后半句是他们现在通过真格基金做的事。

徐小平迫切想把创业故事搬上银幕,同样因为后半句。新东方上市后,他带着上亿财富离开,创立了真格基金,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帮助国内大学生和归国留学生创业。一同离开的王强当了联合创始人,俞敏洪也在幕后参与了很多项目。

实际上,陈可辛最早是想拍一部类似《社交网络》的电影,创业、成功、猜忌、反目,后来在《卧虎藏龙》制片人江志强的建议下,选择了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的模式,兄弟相亲、温暖感人。为了让俞敏洪接受,徐小平的原始剧本是一个以自己为主线的爱情奋斗故事,最终剧本只用了他的片名、人名和校名。

“新梦想”的校名包涵了徐小平作为天使投资人的寄望:15年前,俞敏洪带着3人指导别人出国,15年后,徐小平带着3人帮助别人回国。他希望以电影的方式,让年轻人能有更多在国内创业的冲动和激情。

桥梁与彩虹

电影首映后第三天,徐小平和王强回到清华,这次,他们是代表真格基金做演讲,主题是“从大公司到小公司”和“梦想与现实,创业的哲学思考”。这样的演讲已经在十几所大学做过,先前是哈佛、耶鲁、麻省理工,后来是北大、复旦、同济、浙大,清华是最后一站。一个清华学生问徐小平,自己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想创业,该怎么办,徐回答,你退学吧。台下哄堂大笑。在哈佛,一个拿了7年全奖、每年6万美元的社会系女生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他做了同样的回答。

演讲风格有着新东方式幽默,方向却完全相反:与在新东方帮助别人做留学咨询不同,徐小平现在反对年轻人考公务员和进国企,因为没有裙带关系就没有前途,也反对进外企和大型私企,因为对新人来说,在大公司很容易遇到瓶颈。他鼓励年轻人去小公司创业,并且是国企不愿意涉足的小公司,例如金融、通讯、教育、培训、医疗、养老、电商、娱乐。

2005年,在新东方当过老师、后来留学又回国创业的钱永强,以一亿美元的价格,把自己的创业公司联东伟业卖给了英国的网络通讯公司Monstermob。当时,徐小平对资本市场还没有多少认识,但离开新东方后,他发现自己“手里拿着一大把钱,却不知道干什么,找不着北,跟没钱一样”,于是开始和钱学做投资。

徐小平说:“其实我和俞敏洪2000年去耶鲁大学参加钱永强毕业典礼的时候,就有了鼓励年轻人在国内创业的想法,那时候的口号是彩虹驾到哈佛耶鲁。”在家闲了几个月,他正式发起了真格基金,口号是“希望能为海外学子搭建起归国创业的彩虹,帮助那些具备国际意识的懂真格的青年人实现他们的创业梦想。

真格基金的早期投资主要集中在互联网。2007年,徐小平和钱永强一起约见了龚海燕,聊了一个小时各自的人生经历后,他决定投资世纪佳缘网。同年,创办电子商务公司兰亭集序的郭去疾给徐小平打了一个电话,用20分钟阐述了自己的商业计划,“没有听懂”的徐觉得这个创业者不错,马上给了10万美元投资。徐小平和陈欧也是在2007年认识,那时,陈还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两年后,陈欧毕业,给他打了个电话,喝了15分钟茶,他决定投资聚美优品。2011年,世纪佳缘在纳斯达克上市,兰亭集序和聚美优品也准备在今年上市,这成为徐小平最成功的几笔投资。

投资与投人

徐小平说,自己没有投资的理念,只有投人的理念。经朋友介绍,他给一个互联网项目投资过25万美元,过了一年发现,这家网站总共才花了2万人民币。

聊过几次天,徐小平就会决定投还是不投,这让他有更多失败的案例。

2011年,和林伟聊了不到半个小时,只问了一句“你们今后只会卖袜子吗”,徐小平就给内衣电商维棉投资了上百万美元。一年后,维棉因为拖欠供货商货款被迫关门,这是他最惨痛的一次投资失败。直到现在,他还调侃自己是因为林伟长得比较帅,看起来很有品味,就投资了一笔巨款。

从徐小平在新东方的经历就可以看出,这是他的一贯风格,他自己也时常反思,但就是改不了。在真格基金,他经常和团队产生矛盾,然后选择以个人名义投资,如果项目能够获得第二轮投资,再转到真格名下,如果投资失败,则自掏腰包。

现在,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陌生人通过奇怪的方式找到徐小平,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有年元宵节,一个初中毕业生在徐小平家楼下等了六天六夜,见到他时说,自己想做一个消灭农民的城乡改造计划,把农民全部迁到城市,他觉得不靠谱。第二天,又给他寄来了一份做蚁族二房东的计划书。“他说摆过地摊,但是没赚到钱,我知道他是在北京混不下去了,给了他5000块钱,不是慈善,是心酸。”对待这样的创业者,徐小平通常会和对方聊天,请对方吃饭,最后送几千块钱。

另一个创业者让徐小平躲了一个礼拜,早晨出门还是在楼下撞到,他和对方聊了一个多小时,找来了自己在北京的投资顾问,后来又让对方去找自己在上海的投资顾问。大家都觉得项目不靠谱后,他劝那位创业者,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还是放弃这个项目。徐小平的接受方式和拒绝方式一样不那么“专业”。

“其实我亏过很多钱,一百万一百万地亏,但我心态好,有一笔赚了一千万,无非是把它变成九百万的快乐,再变成八百万的快乐,非要等到深入了解一个人,会错过很多东西。我因为轻信,得到的果子比失去的果子多得多,老去想失去的果子会永无宁日。“徐小平说,就像能够同王强、俞敏洪建立友谊,创业成功,也是得益于只会投人的性格。

合伙人与好朋友

王强这样总结3个人的性格,自己像钢,坚硬,但一砸就碎。俞敏洪像芦苇,柔软但有韧性,徐小平则介于两者之间。

徐小平记得,1995年11月7号,俞敏洪到温哥华找他,他带着孩子去接机,结果迟到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手机,俞敏洪等得不耐烦,买了当天回国的机票,但见面后整整待了四天四夜,去海边的旋转餐厅吃两三斤的大龙虾,喝绍兴老酒,最后徐小平回国加入新东方。比起放弃贝尔实验室工作的王强,当时,他正在加拿大失业。

“所有人都有自卑和自信的一面,就像手心和手背,其实我一直问自己有什么本事。比起他们,我学术不行,从政不适合,专业上学习音乐也很失败,在新东方也从来没有教过书,做留学出国咨询,也只是道听途说,加上一点私人经验。如果开餐馆,做的只是家常菜,我常常问自己有什么优势。”徐小平说。他最早在新东方,连演讲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俞敏洪讲他的苦难和失败,王强讲他的自信和成功,再讲这些,学生都听过了。”后来,徐小平演讲的主题总是学生的失败和经过他调教后的成功。

2011年12月,真格基金进行了第二期3000万美元的募资,徐小平称之为真格2.0时代。此前,真格基金已经投资了国内80家创业公司。3000万一半来自徐小平、王强、俞敏洪为主的原始合伙人,一半来自好友沈南鹏的红杉资本,他们计划投资100-150个项目,每个项目10-30万美元。今年初,已经投出了1500万美元,其中包括了网络教育网站51talk和女性健康网站大姨吗,国产3D动画片《魁拔》也即将上映。

“如果俞敏洪继续让我留在新东方,我会很愿意做贡献,但我已经完成了在新东方的使命,当时的环境决定了我们必须要和它脱离。早5年走我会重新创业,晚5年我会退休周游世界,所以那段时间我很难受,但现在我找到了延续新东方旧梦的机会,从帮更多人出国到帮更多人回国。”徐小平说。

电影首映时,他告诉俞敏洪,自己呵护的最高原则是3个人的友谊。他印象最深的画面是佟大为说“有鸡翅吃就跟着你干”。

他说:“那是一代人做出的选择,其实时代从来没有变过。”

徐小平 中国合伙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