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树林张遇升:掘金移动医疗的机会和秘诀
王静静 王静静

杏树林张遇升:掘金移动医疗的机会和秘诀

导读:移动互联网已经成型的领域你一定听过移动社交,移动游戏,但是你一定很少听过移动医疗,在前有慈铭体检和爱康国宾这样的健康管理机构获得资本青睐,后有春雨掌上医生这样移动健康应用崛起的背景之下,移动医疗逐渐成为移动互联网关注新热点。“由于体制、专业特性难以规模化和系统化,中国未能出席医疗的上市公司;中国医疗体制由服务提供者、患者、支付方三方构成,分别孕育了巨大的商机;医生、医院、患者、药企、保险等成为付费者都是可行的商业模式;未来机会将在医生的CRM、病人的慢性病管理、医院信息系统移动化、微信应用、病人的实

来源:i黑马

整理:王静静

口述:张遇升

导读:移动互联网已经成型的领域你一定听过移动社交,移动游戏,但是你一定很少听过移动医疗,在前有慈铭体检和爱康国宾这样的健康管理机构获得资本青睐,后有春雨掌上医生这样移动健康应用崛起的背景之下,移动医疗逐渐成为移动互联网关注新热点。“由于体制、专业特性难以规模化和系统化,中国未能出现医疗的上市公司;中国医疗体制由服务提供者、患者、支付方三方构成,分别孕育了巨大的商机;医生、医院、患者、药企、保险等成为付费者都是可行的商业模式;未来机会将在医生的CRM、病人的慢性病管理、医院信息系统移动化、微信应用、病人的实时监测等领域凸显”这些都是杏树林CEO张遇升在3W咖啡品牌活动《3W公开课》上做的精彩分享。

以下为张遇升口述

无上市公司:体制和人是核心

我之前是学医的,在协和念了八年,后来又在美国做医疗的大数据和医疗技术战略这方面的工作,工作了好几年,后来从美国回来,做移动医疗的创业。自己当时在美国的时候,就感觉到这是一个浪潮,正在席卷当时美国的医疗体制。当时自己对中国的医疗也有一些了解,所以也觉得有一些机会,就跑回国来开始做杏树林,做到今天我还是这样感觉,这里面的需求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旺盛,非常非常的大。但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商业模式,还是比较的难。

我想用一个问题来开场,我想问一下大家,你们觉得中国的医疗互联网,或者是健康互联网也好,移动互联网也好,这个领域里互联网企业里面,为什么一家上市的都没有。在美国我知道的医疗互联网领域,上市的企业都应该不下五家,日本至少有两到三家,欧洲也有很多家,以中国这个体量的市场,我不敢说中国哪一天会出现,我觉得未来应该会出现,一定会出现。

如果我归纳一下的话,为什么中国没有上市的医疗企业,它不外乎就是一个大的外部的环境的原因,还有一个内部内生的原因。外部环境包括有政策的、有市场的,有医疗体制本身的,医院本身结构方面的都有。内因就包括刚刚讲的,我们在这个领域创业的人,就很少有能够既懂医疗又懂互联网,或者在一个团队里面,能够把非常懂医疗的和非常懂互联网的人放到一起,这样的团队非常少。如果有这样的团队,其实就做得挺好的了。所以我觉得人的因素也是不可忽视,我觉得想进这个领域里面的学互联网的人可能很多,但是学医的人相对比较少,尤其是那些进了医院工作了很多年,他就非常稳定了,很难跳出来,他在一个体制里面。

体制三角关系:医院患者与保险

下面我来讲一下医疗体制,为什么我要讲这个呢?我觉得每次跟很多朋友在聊这个的时候,大家可能对于整个医疗体制不一定那么了解,在这个产业链价值链上,到底你是为谁服务,赚谁的钱,到底这个关系是怎么样的,很难理得顺。

其实中国医疗体制里面,最核心的是一个三角关系,是医疗服务的提供方、患者和支付方,这个是整个医疗体制里面,最核心的三个元素。患者不用说了,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患者,然后服务提供商,其实是医院和医生,在中国这两个经常被混为一谈,觉得就是医院或者就是医生,其实都不对,医院和医生,很多时候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事物,在国外市场化的国家,医生完全是我想去哪个医院,跟医院签个合同就在那工作,我用你这个地方,并不是说我属于这个地方的人。我带了病人来是用你这个地方,我付护士的钱,钱是从我这

yidong

分开付。在中国大部分的医院是国有化的,所以医生都变成医院的雇员,你去看大家都会说,我们去协和看病,都说的是这个医院的名字,其实协和里面有哪个大夫的名字估计不太知道所以我特别把这个医院和医生分开,在将来的中国,你就看他这个人,然后他帮你解决问题,他帮你联系下一个医院,他帮你想你该做什么,而不是去看那个医院。对于病人来说,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找那个知道你最多的那个去医生那里去就好了。

接下来是保险。它控制着医疗体制的现金流,它决定哪个药可以报销、可以用。所以它是系统里面的财主,它是最有钱的,权力也是最大的。这一块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中国保险基本上是政府控制,一般分为医疗保险,社保、新农合、城镇医保、公务员医保这四个保险。90%医疗花消都是由这些政府控制的保险来报销的,商业保险有一些,但是相对比较少。所以保险是一个非常大的现金与服务的控制方。

另外还有很多很多的产品和技术的提供方,他们是站在这三个之外,但是它都会影响和控制或者想去利用这三个方式,比如说药企,中国的医疗花费有40%多的都是在药物这个方面,高达一万亿人民币,而且每年以百分之十几的速度在增长,所以这个药企是这边很大的一个财主。还有医疗器械的企业,他们绝大部分也是提供给医院的,让医院来使用,还有很多技术和产品的服务商,那些做电子病例的,那个也是一个产品,它也是提供给医院的服务。甚至最简单的帮医院做后勤,做护工护理的也有很多的的提供商。这些服务商他们都是直接或者是间接的通过医院、医生为病人服务,或者是通过一些渠道,直接为患者服务。但是直接为患者服务的很少,大部分是通过医院来提供。

社保在中国只有可能不到十年的历史,而主要是政府来控制的。所以这一块给保险服务的这些服务商,特别是技术的提供商、服务商,其实比较少,而且做得特别好的也不多。这一块其实是非常大的一个市场。所以有互联网背景或者是数据背景,有技术背景的人,也可以多关注一下这一块。

客户的需求痛点:靠谱,创收,低赔付

靠谱的医生才是病人终极的目的。如果我告诉你,你这个在你们家的哪个医院,某一个大夫看这个病看的特别好他绝对去,然后他可能也不像协和的专家那么忙,你好也挂不上,你就去找他,估计就没问题。如果我是一个比较内行的人,你可能就真的会相信我,而且你去了,你觉得那个人真的把你看好了,你这个事情觉得会特别的值。所以我觉得,能让病人看上靠谱的医生,这是一件特别功德无量的事。

医生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呢?能够节约我的时间,第二和理合法的情况下,增加我的收入。然后能够降低我职业的风险,就是不要被那些比较反烦的病人告了或者是打了,或者是迫害了,甚至被杀了。

院长的需求是你能够第一是增加我医院的收入。第二就是能够在医院专业科室评级上面,能够评得更好,我原来是二甲我能够升到三甲,第三个也是跟医生一样,降低我职业的风险。

保险的需求,就很简单。对于商业保险是增加销售,对于社保来说,当头大事是你怎么降低我的赔付,所以如果有这方面的解决方案的话,他们肯定是乐意使用和付钱的。至少我聊过的那些做社保的人,他们对于这个是最看重的.

对于药企:他们想要卖更多的药,要卖更多的产品,要让医保能够来覆盖,能够向医生更好的营销。

商业模式关键词:付费

在中国说我还没有看到特别成熟的规模化的模式,所以这些都是国外的。包括医生付费的,就是帮助医生沟通的一个工具,有点像咱们的微信,但是它就只是让医生在上面用的,它卖给医院,让医院付费,替代了医生以前的BB机,那家公司也上市了。患者付费的也很多,包括很多慢性病管理的疾病管理的,都有很多付费的。药企付费的就是ZocDoc,因为他牢牢的抓住了美国大概一半的医生,所以药企很多付费的。保险付费的就像i-Triage ,你只要能帮保险公司省钱,他就愿意付费。

新机会:客户关系 慢性病 医院IT化

第一个 是医生的客户关系管理。就是医生怎么管理自己的病人,帮医生把自己的病人管理得这么好,而且还能够为病人或者为医生增加价值。这个是没解决的问题。

第二 病人的慢性病的管理应用。我们有很多的慢性病,中国的慢性病人超过三亿,这个人群就已经大到可以相当于一个顶级的互联网产品的量级了。包括像高血压就一亿多人,乙肝一亿多人,糖尿病八千多万,三个加起来就三亿,当然这里面有重复的,我觉得虽然这些用户很多是岁数比较大的人,不一定会那么熟悉和习惯使用这些应用,但是我觉得你任何一个慢性病里面,拿到上百万的用户,很活跃的用户,专门的用户,这个价值都是不可限量的。不论是广告的OP值,还是真正的对于这个社会的意义的价值,都非常非常的大。

第三医院信息系统的移动化 中国的电子病例或者(54:15),做得都不是特别的好,有很多厂商在里面,然后厂商又特别的关系化,都得要去跑医院,然后要跟领导喝酒,最后才能进医院,结果做出来的医院也都质量不高,医生都不爱用,维护的成本和更新的成本也很大。我知道有医院,比如上一个系统花一千万,每年花一百万维护,结果那个东西还经常的出问题。所以你如果是一个做互联网的人的话你都会觉得,这样的东西都能容忍吗?但它真真实实在存在着。比如医院里面就出现过什么,因为电子病例系统宕机,医院一天不能开业的情况。我相信如果是在互联网的话,绝对老板直接第二天你不用来上班了。但这种确实都在出现,所以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机会,有没有这种通过破坏性创新的机会,可以从服务一些小的医院,服务一些诊所开始,做一些云端的东西,非常实用、非常好用,但是成本也很低,维护成本也很低。能够让他插上就用,慢慢的把这个东西做得用不着好,最后能进入大的医院,这些我觉得都是有机会的。

上次我认识的一个家里人,他得了糖尿病,就跟我说在哪里可以找到一些靠谱的糖尿病的知识,我说你去百度一下试一试,结果百度以后,他跟我说,再也不敢去百度了。后来我就说假设有这么一个微信的服务,如果能够你去加一个微信,如果这个微信上,就是有一个像杜杜,就是杜蕾斯的微信账号那样天天可以来帮你解释这个糖尿病的事,然后帮你去分享这些东西,然后你更了解这个病。其实像得了病的人也很需要这些服务,为什么没有人做一个微信,像杜杜这么体贴呢这里面的病人都是刚需,天天得了病的都想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这里面确实需要很多的对医疗的资源,或者是医疗知识的掌握。所以需要有很好的团队,一起来做病人的实时的监测,还有怎么样能够实时的监测我们的心率、血压甚至是电解质的一些情况,能够帮我们预测未来的疾病,这里面已经有非常多的创新了,包括特别是在运动方面,还有包括一些慢性病的实时的监测,都有很多创新的项目,但是也有很多没解决的问题,因为它这个能够积累到足够在临床上有意义的数据,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而且病人的依从性也不是特别好。所以这也是一个挑战。

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座的诸位,如果有这样的抱负或者有的理想,能够愿意用的产品和技术,去改变人的生活或者生命的人,我觉得是在这个行业,应该是大有可为的。

推荐关注本文信息源3W咖啡 ? ? 新浪微博请关注 @3W咖啡 ? ? 微信搜索“studywww”即可关注

移动医疗 张遇升 机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