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助手聊马云:马化腾后悔未投资淘宝
i黑马 i黑马

马云助手聊马云:马化腾后悔未投资淘宝

马化腾曾经有机会投资淘宝占15%股份,现在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悔都悔死了”。 

来源:创事记??崔西

  马化腾曾经有机会投资淘宝占15%股份,现在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悔都悔死了”

严格的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助理陈伟写的这本《这还是马云》,并不像书店里或者机场里的那种马云传记,从马云的早期艰苦创业一直写到阿里巴巴帝国的成功,更多是用一种轻松、幽默的笔墨,记录一些马云一些有趣的事情,甚至有时候天马行空。

不过这是一本很容易让人往下看的书,因为书里的马云更加生动,更加真实,也包括一些“大事件”背后的故事,比如轰动一时的马云光头造型、比如马云宣布不再担任CEO后和华夏同学会谈“禅让”。

更有趣的是提及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马化腾10年前曾经有机会投资淘宝占15%股份,但他一来没看懂模式,二来认为占比太少要投资就占股50%,现在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悔都悔死了”。不过马化腾也不必太过忧虑,腾讯身后也有一大帮悔的肠子都青了的投资人。

回到这本书,《这还是马云》是2011年出版的《这才是马云》升级版,但第九、十、十一章及附录5是新加的内容,也是对这两年马云一些事情的梳理,能够让外界了解一个更真实的马云。

陈伟因1992年参加“杭州英语俱乐部”夜校认识老师马云,3年后马云创业英语俱乐部解散,但陈伟一直与马云保持联系。陈伟2005年8月起担任张纪中助理兼剧组制片,2008年4月担任马云助理至今。

以下为《这还是马云》新增内容部分节选:

作者:陈伟

茅台墨宝

茅台酒厂的季克良董事长是马云的老朋友,邀请马云前往已有两年了,2011年五一期间,马云带我等人穿过“千山万水”来到了传说中的茅台镇。

季董亲自全程带我们参观了酒厂和酒文化博物馆,参观快结束时看了一张桌子上放着宣纸,马云哈哈大笑,那是马云最害怕的事——留墨宝!

知道推托无望,马云“大义凛然”地写下了“天下良酒”四个字。我鼓足勇气睁开眼一看,还行!没有想象中难看。

在会议室,季董拿出他自己多年珍藏的唯一一瓶80年茅台酒给大家品尝,我折算了一下,一小盅是我一个月工资,我一共喝了3盅,感觉是又发了一次年终奖。

晚餐酒过三巡后大家聊得更随意了,季董是马云出生那年大学毕业后来到茅台酒厂的。“虎门无犬媳”,据周围的工作人员说,季董的儿媳妇是阿里巴巴员工,来公司好多年了,我们都不知道她是谁。再怎么问季董夫妇都不肯说,说儿媳妇不让讲。多自强的同学。

晚餐结束后回宾馆,发现整个茅台镇都“笼罩”在酒香中。

宾馆的电梯不大,和我们一起来茅台酒厂的马云的另一位好朋友挤进电梯时,电梯超重,他立即退出,挪动200多斤的身体走台阶上了楼。上楼后马云拍了拍气喘吁吁的他,借着酒劲开玩笑说:“你太有自知之明了,这么小的电梯你也敢挤,你一个人乘都超重!”

马云为了应对今后“留墨宝”的尴尬,心想如果靠苦练毛笔字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见效,于是他自创了“马体”,其实就是画字。之后在公司内部的“风清扬”班上课,他讲到《孙子兵法》时写的“智信仁勇严”就很有点味道了。

天使降临

2011年7月初,我公司的吴菊萍同学为抱住从10楼掉下的小朋友妞妞,手臂粉碎性骨折,人也被砸昏过去,她和妞妞分别在不同医院抢救治疗。

马云闻讯发了一条微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孩子问:“爷爷,战争中你是英雄吗?”爷爷说:“我不是,但爷爷和一群英雄一起战斗过,共事过!”荣幸与吴同学共事7年,祝孩子和你早日康复。

马云是个特别细心的人,他让我先代表他去看望一下菊萍及在重症监护室外一直守候的妞妞的父母。

我问:“很多领导都去看望菊萍了,您为什么……”

“现在这么多记者都在现场,我去不是添乱吗?他们是报道吴菊萍的事迹还是采访我啊?等人少一点我再去。”马云说。

于是我代马云先去看望了吴菊萍一次,之后再一个“人烟稀少”的下午,我再次陪马云悄悄来到病房。

马云夸人的方法也很特别:“菊萍,你原来读书时物理一定没有学好,妞妞掉到你手上的速度至少是博尔特百米速度的两倍。陈伟物理好,如果是他早跑了。”

菊萍笑着说:“他也会接的,每个人都会接的。”

马云和吴菊萍一边聊着,我一边在病房里找到纸和笔,给吴菊萍补了一堂物理课:自由落体30米后的速度基本上是每秒25米。

“我刚从呼伦贝尔草原考察回来,那里环境保护得很好,以后要多组织员工去看看。”马云开玩笑地接着说:“好的员工夏天去,差的员工冬天去,感受过零下四五十摄氏度后,回来就会努力工作成为好员工了。”马云和吴菊萍闲聊着。

整个谈话过程吴菊萍一直笑个不停,开心的嘴都没有合上过。

妞妞的伤势要严重得多,除了骨折外,内脏几乎都有破损,命悬一线。

我按照马云的授意去给妞妞父母打气,我跟早已哭干眼泪的妞妞父母说:“妞妞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你们俩给她的,你们的坚强她一定能接受得到,只要你们不放弃,妞妞一定会挺过来,所有奇迹,因为相信才会存在……”他们俩一边哭一边不停地点头。我还转达了马云的另一层意思:如果医疗费用由问题,请务必让我们知道。

后来妞妞奇迹般挺了过来,而且当初所担心的后遗症一样也没有发生。现在我偶尔还会带妞妞一家吃个饭,每次吃饭我都要吹同样的牛,重复我当初鼓励妞妞父母的话,好像妞妞救过来全靠我,他们好像也愿意听,我以为。

禅让哲学

2013年3月10日,从2013年5月11日起他不再担任公司CEO,只保留董事局主席一职。

2013年3月22日,华夏同学会第20次会议在我们公司召开。华夏同学会中有一部分同学上过长江商学院的课,一部分上过中欧商学院的课,还有的人两边都报名学习过。于是这些互相认识的同学就自由组织,形成了今天的华夏同学会。

成员除马云外,还有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中国宽带资本基金董事长田溯宁、蒙牛乳业集团创始人牛根生、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生、北京汇源饮料食品公司董事长朱新礼、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柳传志等。

下午会议放在城西的淘宝网总部。马云被问到“禅让”CEO的问题时说:“要想明白,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来做事的,是来做人的。年轻人一定会比我们干得好,只是看你愿不愿意把他们找出来,我给马化腾、李彦宏等同学先探探路,除非你们想永远不退休。前几年我和冯仑等人去那个号称空气也是甜的国家不丹时讨论过想办一个民营企业大学,我觉得这个比较有意思,开导年轻人。我不做CEO了,要做一个CKO,‘首席开导官’,这样也蛮好。之前我做CEO时对员工说“Don’t Love me,listen to me。现在不做CEO了,要求相反了:Don’t listen to me,please love me。”

会场掌声不断。

第二天下午在杭州的四季酒店,马云借这次华夏同学会做总结,现摘取思想片段如下:

“老”就是老师,“板”就是规矩,所有老板就是给员工做老师并给他们设定规矩的人。

用人要疑,疑人要用,否则说明你没自信。

信任是两个词,相信人然后任用人。

“将”要有性格,而“帅”要没有性格,胸怀包容万物。

专家和学者是两回事,学者可以是听来的,而专家必须是自己干出来的。

关于最后一条,我可以分享一个案例: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在全球有140多万名员工,他的公司在中国的进口额和出口额都占全国的4%以上,操盘这个庞大而复杂公司资金的CFO并非毕业于名牌学府,而是17岁就跟着他开始创业的远房亲戚。

邓亚萍

2011年,邓亚萍受邀参加我们公司举办的网商大会的女性论坛,那时她刚接管人民搜索网不久,她提前一天来跟马云聊聊。邓亚萍很健谈,而且依旧看得出世界冠军的那股劲。她关心的是互联网的事,而马云感兴趣的是乒乓球的事,两人聊得很快乐。

马云问她,打乒乓球时如果没看清对方发球是哪种旋转时怎么办?邓亚萍说:“有时看球的走向能判断球旋转的方向,有时通过看球的商标的运动方向判断它的旋转方向,如果都不行,那就用重板,以速度克制旋转。”

“速度克制旋转”这一提法让我有所感触,人经常会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不知如何决断,其实这时候信念很重要,让信念强大,让它成为“重板”,事情就会按“重板”的方向前进。这与佛学中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是不是有类似的意思呢?

第二天邓亚萍上台演讲前又遇见了马云,马云问她准备得怎么样,她说:“还是有点紧张,怕对阿里巴巴的文化不了解,昨天晚上还特地看了你助理写的书。”

理发

马云脑子转得快,所以头发长得也快。2012年国庆期间,马云带着环保的课题随大自然保护协会去苏格兰原始森林考察。为方便起见,临出发前马云剃了个光头,史玉柱虽然没有去,可是同去的朋友把照片发给了他,结果史玉柱把照片发上了微博。

结果马云剃光头引来了媒体各种猜测,其中较为“一致”的一种意见是:之前有两个小型电子商务网站在很热闹地拼价格,马云和史玉柱打赌谁会赢,最后马云输了所以剃光头。有朋友来向马云求证时,马云都是说:“当答案没有放在我口袋里时,我是从来不和人打赌的。”

马云和史玉柱不可能会为小网站的事去打赌的,我也发了个微博:“你见过高年级的同学为低年级的事打赌吗?”

乔治是马云的“御用”理发师,也是我们的朋友,他常常作为唯一或“唯二”的中国评委参加在俄罗斯、德国、日本等地举办的发型大奖赛。乔治老家在江苏盱眙,我们常常“夸他”:盱眙在历史上只出过三样东西,朱元璋、小龙虾和乔治。

理发对马云来说是个不错的休闲活动,从洗发到剪发一个半小时既不能打电话也不能看新闻。马云很多有趣的故事和经典语句都是理发时说给我们听的,比如“聋子听哑巴说瞎子看到鬼了”等等。因为放松,马云常常笑得很大声有时会惊动三四个理发包厢之外的人。理发时常会有人跑过来:“马云,你还认识我吗?”

接下来通常会出现类似这样的场景,马云说:“面熟。如果提醒我你名字中的3个字我就知道你是谁。”

“我是8年前参加过第二届网商大会的刘玉凤,你还跟我握过手。”他(她)们明显高估了马云的记忆力。

可是近几个月,每到要剪头发时就很忙。一次是上吴小莉的节目——浙江卫视的《与卓越同行》,人家实在看不下去,现场给马云剪了头发。又一次是企业家俱乐部年会,马云有节目,又是现场剪头发。再是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在央视“大裤衩”里又现场剪了头发,马云边剪边开玩笑:“这几个月剪头发省下不少钱。”

后悔的投资人

2013年3月22日,华夏同学会第20次会议在我们公司举办。马化腾、李彦宏、冯仑、沈国军、陈东升、李东生等我的偶像们都到齐了。

上午会议在滨江园区举行,马化腾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之前我来过一次阿里巴巴,10年前参加‘西湖论剑’,当时大家的公司都很小,我记得马云用的还是一辆破车。”

马云笑着纠正:“确实不是什么好车,一辆白色本田,但是是新的,哈哈!”

马化腾说呢“淘宝网刚办起来时,马云跟我谈起过,当时我本有机会去投15%。一是我并不看好,再是我觉得占比太少,要投就占50%,现在我悔都悔死了。”

这时另一位企业家说:“我也一样啊,当年我手里有5亿元,有人建议我投腾讯,我还经常见到马化腾,可他一次也没跟我说明白腾讯是个啥东西,否则我现在做慈善公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事业做得越大,沿途错过的也就会越多、越大,这是辩证的。

尽管大佬们在分享时表现得很轻松,听众也一笑了之,但其实有些“错过”会成为他们内心永远的痛,我以为。

振兴越剧

浙江嵊州是越剧的故乡,绿城集团的老总宋卫平是嵊州人,马云是嵊州的女婿,茅威涛是越剧第一人,所以三人常常会为越剧的发展聚在一起。

马云和宋卫平已经为越剧共同投资筹建了一个项目,但大家觉得还不够,投资的方式也不够有娱乐精神。所以,在最近的一次聚会上,他们有了新创意:马云和宋卫平在2013年要打10场牌,每次双方各派5人,每次输的一方捐一笔款给这个项目。大家都认为这个主意好,还没开打,斗嘴就先开始了。

马云说:“虽然这种扑克我只玩了3年时间,但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宋卫平说:“才玩两三年的人都会有这种错觉,我们会让你知道玩过50年牌的人和玩过3年牌的人差距到底有多大。”

马云:“牌龄和年龄一样,绝不是越大越好。小时候是‘迎风尿十丈’,老来是‘低头湿鞋帮’。”

最后大家还是提议除了每次输的一方要为越剧捐款外,年底总比分如果马云输,马云要去绿城做一个星期保安;如果宋卫平输,宋卫平要来阿里巴巴做一个星期保安。而且必须穿上保安制服,如果有人围观,还要像春晚小品里一样,昂起头用河南话说:“昂嚼熬(我骄傲)”。

马云听了这个建议无比兴奋,双手握拳不停地捶打着餐桌。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2013年年底究竟是“宋保安”还是“马保安”在站岗。

马云 马化腾 华夏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