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大王告诉你:超级产品是如何炼成的
王静静 王静静

汽车大王告诉你:超级产品是如何炼成的

人们应该过上与自己提供的服务相匹配的生活。而现在正是谈这一点的至佳时机。因为我们最近经历了一段时期,这段时期,大多数人最不关心的便是提供服务。没人关心成本或服务,订单唾手可得。在以前,顾客与商人做生意,便是照顾商人的生意;而在这段时期,风水轮流转,商人卖东西给顾客,便算是让客人受益了。

人们应该过上与自己提供的服务相匹配的生活。而现在正是谈这一点的至佳时机。因为我们最近经历了一段时期,这段时期,大多数人最不关心的便是提供服务。没人关心成本或服务,订单唾手可得。在以前,顾客与商人做生意,便是照顾商人的生意;而在这段时期,风水轮流转,商人卖东西给顾客,便算是让客人受益了。这对商业不利。垄断对商业不利;暴利与缺少竞争都对商业不利。商业就像一只觅食的鸡,只有当它需要做一番争抢时,才是最健康的。之前这段时期,利润来得太轻松了。价格应与价值相当,而这样的原则之前也注了水。商界不再需要“迎合大众口味”,相反,许多地方甚至出现“大众该死”的态度。这对商业尤其不利。有些人反倒称这种不正常现象为“欣欣向荣”之景。这可不是欣欣向荣——这只是全然不必的追金逐利。而追金逐利并非商业。

一个人除非严格坚持自己的计划,否则他极容易被金钱所累,然后,为了追逐更多利润,他很快就会全数忘记,销售要符合人们的需要。建立在牟利基础上的商业是最不稳妥的。这样的商业充满风险,发展无稳定可言,且撑不上几年。商业的功能在于为消费生产,而非为暴利或投机。为消费生产,意味着物美价廉——产品服务的是大众而不仅仅是生产者。如果获利这一特征被扭曲放大,那么生产也会被扭曲,变成了为生产者服务。

生意的繁荣兴旺取决于服务顾客的好坏。如果生产者只顾着服务自己,他可能会撑一段时间——就算撑了一段时间,也纯属偶然。当人们察觉到自己并未被好好服务,这个生产者离破产倒台也就不远了。在繁盛时期,大多数人生产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因此,一旦人们觉醒,许多生产者便纷纷垮台。他们辩解自己碰上了“大萧条”。实际可不尽其然。他们这样不过是混淆视听,势必会失败。贪图金钱者必失之;但若为了服务而服务,为了那份由于做自己坚信正确的事所得的满足感,就一定会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提供了服务,自然不愁盈利。获利是完全必要的,但必须牢记的是,获利的目的不是为了贪图享乐,而是为了借此提供更多服务。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安逸享乐、不思进取更为可鄙。谁都没有资格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者在文明社会没有容身之处。那种要求整个废除金钱制度的主张,也只是雪上加霜。因为我们交换总得需要一个媒介。作为交换的基础,我们现行的金融体制的确存在诸多缺陷,在后面的章节我会对此进行探讨。我之所以反对现行体制,主要是因为它容易让你陷入一个为了赚钱而赚钱的怪圈,不但无益于生产,反而阻碍了生产。

我致力于生产制造更为简化的产品。公众物资贫乏,光是购买最基本的必需品也让他们所剩无几,更别说奢侈品了(我认为人人都有权享乐)。究其原因,是因为市面上几乎所有商品都不必要地复杂。从衣服、食品到家中器具,本都可以更为简易,更为悦目。生产制造在过去形成了一套做法,打那以后,生产者们便不事思考,只知道一味盲从。

这倒也不是说要标新立异。完全没这个必要。譬如,没必要把衣服弄得像个开了个口的麻袋,这造起来是容易了,可穿起来却很是不便。如果将毯子披身上当衣服穿,的确省了不少剪裁,但这样穿得跟印第安人似的,工作效率也高不到哪儿去。

真正的简易意味着提供最好的服务,用起来也最方便。激进的改革派的问题便在于,他们主张,为了能适应某种东西的设计,人必须彻底改变自身。例如,我认为,妇女的着装改革(似乎已成了穿着难看衣服的代名词),定是由那些姿色平庸的女人们发起的;她们希望所有人看上去都一样乏善可陈。这样的做法并不正确。找到合适的产品,通过对其研究,去掉其完全多余的部分,这才是正确的。这样的方法,适用于所有产品的生产制造——鞋子、裙子、房子、机器、铁路、轮船以及飞机等等。去掉产品多余的部分,通过简化必需的部分,我们便也同时降低了生产成本。这一逻辑再简单不过,但奇怪的是,通常的做法却是本末倒置,先千方百计降低生产成本,而非先简化产品。我们应先着眼于产品的简化。第一步,把关产品质量,看它是否提供最好的服务,第二步,检查所用材料是否为最好,还是只是最贵而已。第三步,产品还有没有更简便也更轻便的余地?以此类推。

  给产品增加多余的重量,就如同给马车夫的帽子加帽章一样荒谬。不,比这还要荒谬。至少加了帽章,马车夫还能分辨得出哪一顶是自己的帽子。可多余的重量就完全在浪费能量。真不明白,怎么有人将重量等同于力量。要是打桩机,这话还说得通。可要是不打算打桩什么的,要个庞然大物有什么用?为何不致力于提高机器的载重量呢?胖人跑不过身形轻盈的人,可看大部分交通工具造得就好像它的自重能提速似的!正是这些多余重量,间接导致了贫穷的产生。总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方法,进一步减轻重量。以木材为例:在某些用途上,木材是我们目前已知的最好的材质,但木材的使用也是相当浪费的。一辆福特车使用的木材中,含水量就达到了30磅。一定会有比这更好的生产方式,也一定会有方法,使汽车既能具有相同的力量与韧性,又不用拖着那30磅没用的重量到处跑。不仅这一部分如此,所有的零部件都终将做到这一点。

henglifute

  低价位、高产量,意味着人人生活富足。工厂也好,农场也好,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很容易。而问题在于,普遍的做法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譬如,“改进”一事便是这样。

一说到“改进”,人们通常认为是要在产品上做些改动。一个“改进”了的产品便是被改变了的产品。对此我持不同见解。除非确定了可能的最好方案,我不会着手从事生产。这当然不是说,永远都不去改变产品;我认为,若不能对产品的实用性、设计以及用材感到彻底满意,那还不如根本不去生产来得省钱省事。如果研究试验的结果不尽如人意,那就继续摸索,直至你对产品有完全的信心。生产的着眼点应是产品。工厂、组织、销售以及财务计划都将围绕产品展开。对产品的研究试验终会让企业具有优势,并节省了生产时间。对产品还未有充分认识,便匆忙投产,是许多企业自己未认识到的失败原因。人们似乎认为,重要的是工厂、商店销售、资金支持或是管理。然而真正重要的是产品。不待产品设计完善,便匆忙投入生产,纯粹是浪费时间罢了。在我造成理想中的T型车——也就是人们现在所熟知的福特车之前,我花了12年时间用于实验改进。只有确定了真正理想的产品后,我们才开始生产。而一旦投产后,就不会对产品做大的改动。

对于新想法,我们会进行反复试验。走在迪尔伯恩市的路上,你能看到各种型号的福特车。它们都是实验性的,并非新车型。我会牢牢抓住灵感,以防它一闪即逝,但并不会当下就判断其价值。如果一个想法听上去不错或是可行,我便会做各种必要的测试,从各种角度来证实它。然而检测想法与改革车型是两码事。大多数的生产者,更新产品比改进生产方法快,我们则恰恰相反。

我们不断创新,不过所做的重大改进,都是针对生产方法。如今我们的汽车生产方法,与最开始时相比,大概已经完全不同了。而这恰恰是生产成本不断降低的关键所在。我们对汽车本身做的仅有的几处改动,都是旨在提高其实用性,增强其动力。随着我们对材料的深入研究,我们也改变了所用材料。同时,为了防止因材料供应紧张造成的生产停滞或生产成本上涨,几乎所有零部件都备有替代材料。例如,钢材部分我们主要使用钒钢,它兼具坚固与轻便的特性。但不能就此把未来全数押在钒钢上。因此我们找到了可替代它的材料。不仅如此,针对我们所使用的每一种特殊钢材,乃至所有的用材及零部件,我们都找到了至少一种,有时甚至是几种,经充分检验确定的替代材料。起初,我们不生产发动机,自主生产的零部件种类亦有限。如今,我们所有的发动机和大部分的零部件,皆为自主生产。这样不仅能降低生产成本,也可避免因市场发生短缺,或供货商无法及时交货而对生产造成影响。战时,玻璃价格一路狂飙,作为全国最大的玻璃使用商,这对我们造成的影响不言而喻。所以现在,我们自己建厂生产玻璃。正因为当初我们未把这些精力花在产品的改变上,才取得如今的发展进步,也才能集中精力改进生产方法。

对凿子而言,最重要的部分便是刃口。企业生产若围绕有一个核心,那这一点便是核心所在。如果一把凿子没有刃口,不管它造得有多精巧,所选钢材有多上乘,锻造工艺有多高超,它都算不上一把真正的凿子,无异于废铜烂铁一块。也就是说,重要的是一件物品真正能做什么,而不是人们臆想它能做什么。要是用锋利的凿子轻轻一击便能完工,干吗还要用把钝凿子,费上九牛二虎之力?凿子是作开凿之用,可不是拿来当锤子使的;开凿时只是偶尔才需做一番锤打。同理,如果我们想做好工作,为何不全力以赴,以最迅速的方式完成呢?如果把商品销售比作凿子,其刃口便是令消费者满意的商品功能。一件商品若无法令消费者满意,便好比一把钝凿子;为把它卖出去要浪费许多精力。而对于工厂来说,其刃口便是员工与机器设备。如果员工不称职,设备再先进也没用;如果设备跟不上,员工再优秀也是枉然。不管在哪个行业,如果工作得花上比实际需要多的精力,那便是种浪费。

本人理念的核心便是,浪费与贪婪妨碍了我们提供真正的服务。浪费与贪婪都非应有之物。前者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不了解工作的真正含义,或是对工作心不在焉;后者则是目光短浅的一种表现。我一直致力于在生产中尽可能减少材料与人力的浪费,并以最低价格进行销售,以薄利多销获得盈利。同时,我也以支付尽可能高的工资为目标,这意味着购买力的最大化。此举间接降低了生产成本,再加上产品价格本已低廉,因而我们便做到了使产品生产与购买力相一致。这样,每一个与福特企业相联系的人——包括管理者、员工以及消费者,都能因为我们企业的存在而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所建立的体制,确实提供了服务,而这便是我拿它来谈论的唯一理由。我们的服务原则如下:

(1)不惧怕失败,不囿于过去。一个人若对未来充满恐惧,害怕失败,终会固步自封。吃一堑意味着可以长一智。诚实付出而失败并不丢脸,害怕失败才可耻。而过去,只有在为我们的发展指明方法时才是有价值的。

(2)对竞争淡然处之。谁干得最好,就该由他来完成这件事。试图从这个人手上抢走生意不啻于犯罪——因为这等于是为了一己之私而降低同胞们的生活条件,是凭操纵权力而非智慧来竞争。

(3)服务先于获利。没有盈利,企业难以扩展。追求利益本质上并没错。一个运营良好的企业一定会获利,但利润必须在、也肯定会通过提供优质服务后作为回报得到。利润不是企业的基础,它应是服务的结果。

(4)生产并不意味着低买高卖。生产的过程,是用合理价格购入材料,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将这些材料转化为商品,再将它们提供给消费者。赌博、投机和欺诈行为,都只会妨害这一过程。

这些原则是怎样得出的,又是怎样贯彻实行以及推广运用的,便是我在后面章节将探讨的问题。

 

以上文章选自《超级产品的本质》 ? 作者:亨利.福特 ?张舟 译

产品 书摘 亨利福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