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白者的微信江湖 靠代运营年入千万
i黑马 i黑马

洗白者的微信江湖 靠代运营年入千万

在而今的微信世界中,营销大号们在严苛的制度下,似乎只能苟延残喘了。但经过笔者调查却发现,很多曾被腾讯视为眼中钉的的大号,在洗白之后,反而在开辟了一个新的江湖,并活得风声水起。

?来源:搜狐IT??? 文/王聪佶

在而今的微信世界中,营销大号们在严苛的制度下,似乎只能苟延残喘了。但经过笔者调查却发现,很多曾被腾讯视为眼中钉的的大号,在洗白之后,反而在开辟了一个新的江湖,并活得风声水起。以下为我所调查的要点:

1.微信代运营团队很多都是绿林出身,过去玩的是微信公众大号,在代运营中也经常会用到互推等微信不鼓励的手段。

2.全国性的微信代运营团队有三十多支,年营收在千万量级的代运营团队超过三支,有团队宣称微信公众平台所能承载的代运营业务规模至少为一亿。

3.一支年收入千万量级的全国性团队的真实收费标准:每月收费从9800元到49800元,按服务划分多个档次。

4.微信代运营团队开发了很多工具,一些微信代运营团队正在尝试靠技术输出盈利,并有构建联运平台的野心。

5.基于区域的微信公众号代运营需求量很大,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两位数团队活跃,小城市和小县城的数量则很难统计,一个十几个人的团队盈利可以在百万量级。

6.基于区域的微信代运营效果很靠谱,一个很典型的案例是:某KTV靠送果盘做活动,300个果盘送出了230个。

7.在微信代运营者眼中,公众号订阅者数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订阅者活跃数量,一个拥有几万活跃订阅者的微信公众帐号比几百万的“冷笑话”大号有价值得多。

8.大多数微信代运营团队都跟官方产生过摩擦,微信官方变脸是这些团队在大笔进金同时,最为担心的事情。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昨日,微信正式发布5.0测试版,新版本发布同时又封杀了一批大号(点我)。不过微信封杀大号已经不是秘密,在半个月前,我就通过S君的遭遇揭示过“微信官方打击微信营销者”的过程(详见《一个微博大号的微信生存记》)。那么在大号被封杀、营销通道被堵死后,做微信公众大号营销的团队和个人都去干什么了?当时S君曾透露过,给企业和商家带运营微信公众号是这些团队重要的出路。

那么这条路能走通吗?我最近拜访了不少专门做微信代运营的团队,发现这不但是条靠谱的出路,且不少活跃在这个领域的团队都在大笔吸金中,做得最好的团队年营收接近千万。微信营销者的强大生命力完全震撼了我,于是我决定将这些团队的故事记录下来,希望能让大家了解到一件事:微信营销者的江湖永在,只是洗白了而已。

绿林出身的微信代运营团队

“我们今年的目标营收为一千万,目前来看,微信公众平台所能承载的业务规模至少为一亿”,说这话的是薛永飞,他的公司“飞扬”现在做的是微信公众账号代运营生意,再早之前则是玩微信大号的。

讲起做微信的故事,薛永飞并不避讳团队是绿林出身:“我们最初就是做微博大号营销的,微信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判断这个平台可以做广告营销,于是去注册了很多账号,利用摇一摇等方式加上几百、上千的好友,通过私人会话发送广告。”

用这种方式,薛永飞在微信淘到第一笔金,更重要的是让薛永飞意识到:“用微信做广告营销是OK的。”去年8月份,微信公众平台上线,薛永飞赶紧去抢注了很多公众账号,通过互推、刷粉、微博导入、互推等手段加入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订阅者。

最初,薛永飞手里的微信大号依然是推广告的玩法,按照当时每一万粉丝收100元左右的价格核算,这笔钱赚的也算不少。但后来的故事是,微信官方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些行为,并进行了大规模封杀。不过这些封杀并没有对薛永飞的团队造成严重打击,原因是,飞扬的主营业务已转移到微信公众账号代运营商上了。

2013年初,随着微信用户急速增长,越来越多企业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微信公众账号,但这些企业并不希望自建一支社交平台运营团队,于是他们找到了薛永飞,希望能够代为运营公众账号。薛永飞意识到是时候洗白了:“微信大号的玩法太低端了,为企业做公众账号运营才是出路。”

企业级微信代运营

最初,微信公众号代运营的玩法也不怎么高明,流程很简单:1.为客户建立一系列公众账号;2.向官方申请认证;3.通过微博、人人、开心从外部导入订阅者,或者组织几十个大号对目标账号推广。积累一定数量的订阅者后,向用户推广企业产品和促销信息等。

但几轮推广下来,企业对营销效果的反馈非常不理想。同时客户的需求也变的复杂:精准营销、建立账号矩阵、举办线上活动都被抛给了薛永飞团队,甚至有的客户甚至想要在微信上建立官网.......

在百度做过精准营销的的薛永飞很快意识到:订阅者数量根本不重要,企业级微信公众账号代运营玩的是真正的广告营销。

薛永飞于是转变思路,如今飞扬只为大客户进行服务,并为此建立了一整套的代运营套餐,每月收费从9800元到49800元,其中最顶级的客户不仅能享受到推广和技术解决方案,还包括各类线上活动方案策划。

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薛永飞建立了技术团队,并从外部寻找成熟技术解决方案,如今云之声的语音互动、磊友的HTML5游戏技术都成为了薛永飞向客户提供的“套餐服务”。

在薛永飞向我展示iMax影院方案中,客户不仅要求薛永飞建立类似Windows 8页面的官网,还要在微信上实现购票、人机聊天、社交,甚至要把与电影主题相切合的游戏也放入微信。

不过,薛永飞的野心不止于此,他甚至想去构建一个微信公众账号的服务平台,专门为微信公众账号运营者提供技术支持。薛永飞表示,如今在全国各地,有着各种各样的微信运营团队和个人微信运营者,薛永飞正在全国寻找代理,向这样的团队输出自己的技术和服务。薛永飞希望能够将全国的微信运营团队组织在一起,完成一个从全国到地方,将代运营、代开发、代推广的整体营销解决方案。

更广阔的地方微信市场

远在银川的K君则是另一支微信带运营团队的老大,不过薛永飞团队不一样,他的团队只接地方小客户的“单子”,不过吸金能力同样惊人,不到十个人,K君的团队如今营收已过百万。提起过去的历史,K君表示他和他的团队成员原本都是微信大号的草根玩家,因为都在同一地域而熟识,过去经常互相合作。随着大号营销基本被微信所封杀,K君和他的朋友一起走上了微信代运营之路。

凭借在当地的关系,K君成功的“忽悠”了当地不少酒店、KTV、美发店等开通了微信公众号,通过旗下数十个微信公众账号互相推广,每个公众账号都迅速积攒过万的当地订阅者,之后通过这些账号向当地消费者推送促销信息。

这样的账号有什么用?面对这样的质疑,K君讲了个例子:为当地某个KTV运营微信公众号时,团队说服KTV拿出300个果盘赠送给来消费的微信会员,最后一共送出了230个。K君表示:“最后算了算,跟来KTV消费的金额比,果盘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

K君表示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营销案例,一个拥有大量当地订阅者的公众账号几乎就是宝贝,“我们自己也做了很多地方微信公众号,如果你有个10万当地订阅者的公众账号,就是弄一车西瓜上去卖,都能大笔赚钱”。

如今,K君团队里有市场、有销售、还有专门的活动策划人员。但与曾经的薛永飞团队一样,K君团队也面临着技术难题,一方面,最熟练的运营者靠双手也只能同时运营三到四个公众号;另一方面,即使是酒店、KTV,他们也越来越希望能够加入技术因素,进行客服、活动查询等功能。

最怕的是腾讯翻脸

通过调查,关于微信代运营团队比较可信的数据是:在全国范围内有影响力的的微信代运营团队有三十多支,其中年营收在千万量级的有三到四支,而地方微信代运营团队的数量则很难去统计,每个大城市都有两位数团队活跃,小城市和小县城的数量则很难统计。整个微信代运营产业已初成规模

不过,微信代运营者们在大笔进金的同时,也有着深深的忧虑,就是担心腾讯有一天会翻脸。微信公众平台政策的每一次变动,都让这微信代运营者心惊肉跳。

一位微信代运营者就表示,微信代运营者产业在法理上存在致命缺陷:从微信公众平台服务条款看,公众账号的所有权都是腾讯的,企业只有使用权,代运营团队则是被企业授权运营公众账号。如果腾讯翻脸,微信代运营团队几乎没有还手能力。

微信 微信公众平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