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买家系列之】分众之鉴
i黑马 i黑马

【大买家系列之】分众之鉴

江南春后来深自反省,认为错在“为并购而并购”,忽略了客户需求。

来源:i黑马网 ? ? ? 文/本刊记者 胡采苹 张兆慧

导读:在蓝色光标疯狂并购之前,分众传媒是翻覆广告传媒行业的震撼性大买家。

711

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由于荷包饱满,分众几乎“批量式”地在各个业务领域搜索清盘,务求达到垄断地位;例如分众2006年切入手机广告领域,一下子并购了北京凯威点告技术公司在内的近十家手机广告公司,建立以分众无线为主的手机广告事业,并购第一年收入就高达1.5 亿元。

分众创办人江南春当时喊出的口号是“买光”,要在市场上拿到绝对话语权,进一步控制市场价格,以增加公司利润。分众对付竞争对手的策略就是买掉对方,最大的几个死对头都遭到灭顶式并吞,例如在楼宇广告方面和分众最为交恶的上海聚众传媒。江南春2011年接受《创业家》专访时透露,一次和聚众CEO虞锋(现任云锋基金发起人)约在上海开会,准备和谈停止恶性竞争,江南春在上海机场其实已经看到虞锋,却因为双方公司对峙气氛严峻而低头绕开。聚众后来在上市路演前夜被江南春“拦胡”,以3.25亿美元收购。

同样在上市路演前夜遭到江南春拦截的,还有分众在卖场广告领域“杀不死”的对手玺诚传媒;分众几度祭出价格战,玺诚却总能从创投基金方面融资到位,江南春忧虑上市获得的融资将使玺诚取得领先地位,因此复制了聚众经验,在2007年底玺诚上市路演前宣布以1.684亿美元现金收购100%股权。

由于并购需求急迫,分众几乎成为一个并购工厂的标准流水线,许多项目谈判不到一个月就成交;聚众高达3.25亿美元规模的巨型收购,前后只谈了三周。创业圈甚至出现“为分众创业”的口号,知道分众要买,就开家公司让分众买,开公司的目的不是为了创业,而是为了向分众圈钱。江南春自己也知道有“白眼狼”,因此他的并购哲学是“不买人,只买资源,因为人靠不住。”直到最近,他还劝告过孙陶然,人会跑、靠不住,只有资源跑不了。

高歌猛进的并购策略让分众从上市前一年的2920万美元营收,蛙跳到2007年的5.07亿美元,上涨17倍;利润则从上市前的约两千万美元,跃升到2007年的1.44亿美元,上涨七倍。分众确实把市场上很大一部分收入买进了公司,股价很快也在2007年11月6日到达历史盘中最高价66.3美元,是IPO定价17美元的近四倍。

分众的并购崩溃发生在蓝标创始股东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加速上市准备的2008年。当年的“3.15央视晚会”上,分众无线被指责为垃圾短信制造者,瞬间成为众矢之的;一亿元营收只带来一万元利润,还没见到利润已经带来伤害,最后江南春把所有手机广告公司在“3.15”过后以一亿美元批量出售,从买进到卖出历时不到两年。

此外,由于金融海啸冲击,广告商整体损伤惨重,玺诚仅能维持不亏损局面,导致对赌失败,收购协议终止,分众付出的近两亿美元现金打了水漂。2008年11月10日,消息一出,分众股价在一天内由16.09美元下滑至8.83美元,几近腰斩。江南春当年年底接受《创业家》专访时,表示玺诚收购案对分众的打击尤其剧烈。

2007年3月,分众宣布以70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1.55亿美元的分众传媒普通股收购朱海龙领导的网络广告公司好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当时给江南春发去贺信称“相信江海合流能让互联网广告界产生无限遐想”。但随后好耶与分众的整合不顺畅,业绩也不理想,多位创始团队成员或公司高管先后出走创办竞争性公司。2010年7月,分众将好耶62%股权以1.24亿美元卖给银湖投资集团,认赔出场。

2012年12月,江南春在《创业家》黑马营授课时再次感叹收购好耶是一个重大错误。让江南春痛心的收购案例之一是好耶。

“穿上这个红舞鞋,你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会很糟糕。”业内人士如此评论。有着诗人气质的江南春后来深自反省,认为错在“为并购而并购”,并购时更多想着资本市场反应,迷失在听起来性感的成长前景上,忽略了客户需求。近年来江南春在所有公开场合言必称客户,已经听不到他豪情万丈的并购论调,而股价后来回稳到近30美元的分众传媒也于今年5月下旬完成了私有化。

如今蓝标在同样的产业中成为受瞩目的大买家,如何避免重蹈分众覆辙,似乎成为蓝标重大的任务。

分众 并购反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