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泉的创投新事业
李阳林 李阳林

胡海泉的创投新事业

羽泉组合,据说陈羽凡更关注音乐本身,算是内务,胡海泉更热衷于营销,算外务,所以我在“音乐互联网投资微信群”偶遇胡海泉,就不足为奇了。

【导读】羽泉组合,据说陈羽凡更关注音乐本身,算是内务,胡海泉更热衷于营销,算外务,所以我在“音乐互联网投资微信群”偶遇胡海泉,就不足为奇了。听业内人说,羽泉组合已投了数个移动互联网项目,并且在持续观察是否有值得投的音乐产品。我向他递出采访邀约,当得知我是i黑马的记者,他很快就答应了采访,于是我们在东四环的一家咖啡厅开聊。

?来源:i黑马 作者:李阳林

 

他做创投很认真,不是玩票

明星做投资,最有名的就是吴宗宪了,吴宗宪跟曾志伟一样喜欢做投资,除了投资大楼,也曾投资餐厅、健身房和唱片公司、LED灯等,版图多元化,可惜投资多数以失败告终,屡战屡败,这绝对真爱。明星做创投有短板,对资本运作,商业操盘并不了解,比如姚明投资音乐网站巨鲸网,目前已成小败局。所以有专家建议明星做投资,最好集中在房地产、餐馆、潮牌店等领域,一是风险低,二是行业门槛较低,三是能够借助自身品牌号召力。

采访是在端午节假期的前一天晚上,胡海泉同学骑着自行车赶到咖啡厅,除了潮范儿装扮,他说起话来,俨然就是个成熟商人。胡海泉玩创投已有五年时间,一开始是凭着兴趣投传统领域,比如光电、新能源、股票等等,后来开始对新技术感兴趣,目前已经投了手游、社交等多个手机应用项目。

为了弥补自己在专业上的短板,在唱歌之余,会跟创新工场、青年天使会这些机构走得很近,甚至会去观摩李开复老师看项目,经常关注的媒体是gamelook、chinajoy等,通过各种渠道获取最新的科技资讯。当然,光靠一己之力还不行,他正在组建自己的创投团队。

海泉说,他选项目的标准有两个:一是自己喜欢,二是能改善目前音乐产业的囧境。

音乐产业面临哪些囧境?

音乐产业,从2004年被互联网整体破坏,自此,很少有人再为下载、收听音乐付钱,最大的运营商、也是最大的在线音乐服务商中国移动去年坐拥超300亿音乐收入,而其他音乐服务提供商、音乐人只能瘪着钱包,眼巴巴地看着。音乐产业整体被破坏,歌手变成体力劳动:商演、演唱会、代言、做评委,不动就没钱。

对于“2013年6月5日起音乐网站试行收费”这档子事儿,胡海泉同学表示很淡定,每年喊“狼来了”,但是音乐下载“大餐”继续免费。

中国移动,每年产生数千万的词曲版权费分发不出去,他们不知道给谁,这笔钱成了他们的苦恼。作为行业的思考者,胡海泉五年前向中国移动提交了一个提案,“建议中国移动推出一个数字音乐词曲管理平台,实施透明的管理,所有的词曲作者和授权建立快捷合理的方式,结算透明化,谁在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查自己作品下载次数。”

结果当然是没有回音,五年后,胡海泉的想法有了改变,对于环球、索尼和华纳三大唱片公司与几家国内主流互联网音乐公司签订的协议,主导音乐下载收费的事情,海泉的观点是:“三大唱片公司根本没有资格代表整个音乐行业去洽谈,他们就像恐龙一样,坐拥着过去的版权,在消费过去,他们的行为不是在激发音乐市场的未来,不是为整个中国未来音乐产业着想,从一开始,我就不觉得他们会成功,音乐产业的自救,只有靠自下而上的意识的变革。”

五年前,胡海泉寄希望于大机构、大协会,所以给中移动写提案,希望改变音乐产业的现状;两年前,他开始关注新技术对音乐产业带来巨大的影响;而现在,他准备以创投行为,扶持新技术项目,希望能通过科技找到音乐产业的新生机。

他会投哪些项目?

1、手游

内测两年,刚刚上线的手游“龙之召唤”,羽泉就有参与制作、投资,目前在IOS免费排行榜上名列第五位(6月12日数据),羽泉的形象被植入到游戏中,玩家需要很高的水平和点数才能打倒他们。根据官方资料,龙之召唤今年的收入预期是5亿人民币。为什么选择投手游,手游目前是一片红海,下半年就可能会淘汰一批,龙之召唤现在火,但是好变现吗?商业模式够成熟吗?看看胡海泉是怎么想的。

“对于创投理念,以前我投传统行业,玩股票,对于胜负、变现也许有预期,但是到现在,我的判断标准是:是不是基于自己价值观,这件事儿是不是真的有意义。”投手游项目,海泉有自己的理解,现在点开互联网音乐,海量的选择,用户根本不能保证收听时间,粘性非常差,他在两年前开始接触游戏团队。“其实手游是一个音乐版权和音乐消费很好的平台,游戏通常是深度的互动,粘性非常高的,这样的情况,我们推送音乐其实最有效。在游戏里深度去植入音乐,和用户一直在一起,互动和欣赏。”

虽然这种愿景很好,但是游戏音乐人们目前的状态还比较苦逼,比如黑马营学员卢小旭,做的都是我叫MT、捕鱼达人、诛仙、欢乐斗地主等知名游戏的音乐创作,但是通常都是人家赚千万,他赚好几百。也没有因此产生传唱度特别高的歌曲。但是海泉希望他自己能够成功,为行业树立标杆。

2、APP专辑

除了手游,海泉还在关注正走红的“APP专辑”模式。独特的歌曲、独家的MV、专属照片、以及私密的演唱会资讯都囊括在一个小小的APP里面,以此来获得粉丝的青睐,林俊杰、孙燕姿、张靓颖都有过尝试。不过海泉认为,这种模式比较适合哈韩、选秀明星,“他们的消费者是粘性超强的疯狂的粉丝,不是真正的音乐消费者,而是偶像消费。小众音乐人,纯音乐人就比较尴尬,他们寻找受众群体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受众群体往往是冷漠型的,主要就是听听音乐,在这种情况下,要不要花30块钱,买一个看上去丰富APP呢?”

精于营销的海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做一个APP专辑,如果成本在90万人民币,我要卖多少个APP才能收回成本呢?不过他依然在寻找好的“music to APP”产品,尽管他认为这只是一种过渡模式。

3、票务公司

海泉正在跟他的合作伙伴商量做一款票务应用,即能够通过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解决过去演唱会信息推送,票务、检票三位一体的服务。过去演唱会的票务成本,是在中间的流程,另外还有时间成本。而演唱会的消费其实是冲动消费,海泉说:“在线的时候,是人最冲动的时候,如果我们推送一个信息,他只需要点两次,就完成了购买了,这样既带来了方便,甚至还能健全我们的消费者数据库,让我们清楚的知道谁来听了我们的演唱会”

新技术让歌手知道谁下载了你的APP专辑,谁买了你的演唱会门票,胡海泉说:“以前的作品,通过传统媒体进行广泛传播,一对多的点都是盲点,而现在通过新技术,就能做到一对多的点全是清晰的。如果在线支付变得越来越快捷,对于小型经纪公司,独立音乐人很可能就变成好的营收方式,找到你的5000个消费者,针对性的做专辑发行,售卖演唱会门票,发售t恤甚至可以做全方位的开发,不需要经过中间环节的盘剥。”

胡海泉正在和合作伙伴筹备“音乐创投基金会”,未来将依靠更专业的团队、数据库来对项目进行判断。他已经在考虑通过集体的行为来规避风险,而不仅是自己单打独斗。“我希望我是音乐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成功了,就开辟了一个渠道和标准,可以让更多人从我这里走出去,失败了,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当做一次尝试。”

创投 胡海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