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老友记:大象危机下的蚂蚁雄兵如何活?
王根旺 王根旺

黑马老友记:大象危机下的蚂蚁雄兵如何活?

大象们尚且在思考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诺基亚或柯达,那么千百万蚂蚁雄兵如何活?是继续做蚂蚁还是转型做蜜蜂?这个话题成为2013克莱斯勒杯第三届黑马大赛大连分赛上的热点话题,黑马老友记在现场开展了讨论。

来源:i黑马

【导读】有两种企业形态,大象企业,指的是IBM这样的庞然大物;蚂蚁企业,指的是成千上百万的小企业、创业公司。很多时候,蚂蚁企业甚至依赖大象企业而活,比如在大连,东软是中国最大的IT解决方案与服务供应商,围绕着东软而活的做软件的小企业也成千上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又出现了蜜蜂企业,它们小而简,成本更低更灵活,甚至威胁到大象的生存。

大象们尚且在思考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诺基亚或柯达,那么千百万蚂蚁雄兵如何活?是继续做蚂蚁还是转型做蜜蜂?这个话题成为2013克莱斯勒杯第三届黑马大赛大连分赛上的热点话题,黑马老友记在现场开展了讨论。 未命名

主持人:杨守彬(黑马会秘书长、丰厚资本创始人杨守彬)

参与嘉宾

徐一旻(天空电子商务江苏有限公司创始人)

陈涛(北京圣特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

王森(大连蜂巢互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

主持人:首先第一个话题请三位看一下,你们认为移动互联网在未来会给我们的生意和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

陈涛:其实移动互联网它伴随着手机已经成为我们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我去市场上看,去机场的时候我发现我和机场的人没办法交流,所有人拿着手机。所以生活上你一定被手机困着,工作上也是这样,所以我们业余时间、上班时间都会不由自主拿出手机,所以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生活和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所有的产品的应用和办公的系统都要到移动互联网上,已经成为一个不可主导的趋势。

王森:大家可能经常聚餐、坐车,可能每一个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个人都是在摆弄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大家在搞什么。实际上移动互联这个时代给我们推送了大量的内容,这种丰富的内容占据了我们大量的时间,所以从我的角度上来感觉,它不是光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习惯,更是大大地影响了我们一个生活,甚至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危机。

徐一旻: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就生意上,我们是做软件的,我觉得以前的软件公司IBM、微软都是大型,几万人、十几万人、几十万人的公司,没有这些规模公司就做不出好的产品。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创造了什么?一个程序员就创造一个,所以在座有很多从事软件行业的人,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你们有很多的创业机会。

主持人:那么我去年看了一个报导,一个结论是,出门可能忘了带钱包都不紧张,忘带手机就紧张。有三个“10”,第一个是10厘米,手机是离我们人类最近的媒体,不超过10厘米;第二个是10秒钟,你看手机的时候不管看微信还是短信都不会低10秒钟;第三个10小时,手机似乎每天陪伴我们10小时以上的东西。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我们知道陈涛和徐一旻都是做软件出身,你们来说下,移动互联网给我们传统软件的开发、外包开发,是会将这些传统的软件的企业逼死还是激活,给他们重新一次机会?

徐一旻:这个问题是困扰着我这几年的问题,我们是传统软件外包的公司,我们没有自己的产品,我们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这个比较好,最小的几十万,上百万,或者上千万的项目。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觉得一开始觉得需要我们这样的公司,因为每个人用的产品都是小产品,游戏可能就是两三个人就能组建出一个好的产品,让很多用户数量很大的产品。事实上这几年我们仔细地摸索,我们觉得移动互联网创造了很多的新兴的公司。但是你们看这些大型公司死了吗?没有,他们也在换法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青春,因为移动互联网是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是以前没有的。所以说以前我们可能生产了ERP,销售,都不需要对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这个在以前的产品的基础上延伸出来很多,最简单我举个例子,以前我们去办银行的信用卡,我们要填很多纸,做很多审查,现在你们去看办信用卡,他们直接拿一个iPad来,到网上查你的资料,3分钟就可以告诉你有没有背景,这个后台是强大的一个数据程序系统,这个系统不是现在的一两个人做起来的,那么我觉得移动互联网时代对我们传统的公司是挑战,应该是很有机会的。

主持人:你自己的企业做了哪些方面准备,为了迎接移动互联网?也就是说在这个时代你作为一个有几千人规模的软件开发企业的创始人,如何保持你们企业的大项在新的互联网时代能够跳舞?

徐一旻:这个确实是也是我刚刚讲到困扰我们的问题,因为移动互联网是个人英雄,我觉得给大家很多的机会创业,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其实我昨天也在跟朋友聊,我说我们要维持这个公司的规模,要发员工的工资我们很困难,但是反过来,我们立足于,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是2C的时代,我们立足于2B再2C,为2B公司服务,我们的市场一下子开阔了,我们帮一些以前只知道2B业务的公司,让他们怎么面对2C的业务,做这方面的服务我觉得很有机会的,这个也是我们现在正在尝试的事情。

陈涛:我有不太一样的观点,挑战一下徐总。其实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并不是一个跨时代的东西,它是我们软件服务的延伸,最终还是以客户需求为中心,以银行的金融业务,有什么需求你就做一个庞大的系统,他现在只不过多了一个手机终端前端界面,它的软件很复杂,但是前面延伸出来的小规模文化,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给客户更快速地服务。软件本身永远是以客户的需求为中心的,但是手机让客户的需求多了一步,就是让他移动化,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会,这个机会并不是一个划时代的,只是多了这样的需求很多人没有懂移动互联问,不知道手机开发怎么做,所以这个时候程序员一个月好几万块钱我们也招不起,只能慢慢招、慢慢培养,同时软件也少,所以APP商店里的软件弄一个就火,但是这个并不代表这个市场未来一定是很巨大的,它就会像华信软件园一样一开始会火一阵,以后入口里的商品越来越多,仍然被需求淹没。我们所有的企业立足于解决社会问题,为企业也罢,为个人也罢解决问题,把你的产品主干研究好,把它延伸到移动互联网上,是我们所有的创业者要思考的唯一问题,这是我的观点,所以不要认为我们就一个人单枪匹马随便做一个产品放上去就可以,这个是华为软件作为PC端下载入口的一个开始,未来当APP Store软件你们就知道其实也一样。

陈涛:没有找到移动互联网真正的入口,现在真正的入口对于我们这些软件企业也许是app store,客户的入手别人说微博是入口,成了营销工具,现在成了微信,微信能够持续多久呢?现在微信已经对阿里巴巴和淘宝网产生了巨大的竞争,别人认为用二维码可以完成购物,于是淘宝也用这个方式,所以说他们类似于线下一样,他们的生命周期更短,每一个软件从推向市场到消亡的时间越来越短暂,就拿微信来说一开始是一个台湾公司,出来之后被雷军搞了一个米聊,搞了几天又出现了微信,这个东西被大的平台,他们掌握客户的全部的信息。所以整个生命周期在不断地压短,因为客户了解一个软件时间更短,他们有更多时间清晰看到一个新的产品,所以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其实就是入口的争夺越来越狭窄,未来手记端不可能有100万个软件装在你手机上,最多10款,这就是入口。

主持人:你认为现在看得见的入口有哪些?小的创业型公司做入口级的产品有没有机会?

陈涛:其实中国一直是创业者呆的国度,要抓住客户需求,解决客户问题,不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带来这样的一个需求,而是整个中国在这样一个国度里面我们不成熟,这个国家好多政府不健全,我们的行业不健全带来的创业不健全化,这就是我们的需求。所以说我不认为入口就是需求之一,恰恰相反,这个由于手记互联网让我们的入口越来越少,越来越局限,恰恰让你的创新和新的小东西被这些大颚所抄袭。腾讯公司马化腾就是非常优秀的微创新者,他把握的入口就可以轻松地抄袭你。就像我们雷军同学也是这样子的,他们也都受害了,但是这个并不代表我们有机会,我们只要抓住,比如说我们做一个产品,对于大颚没有能力做的产品,你就可以取得成功,所以说我们考虑客户需求的同时,要考虑大颚他的核心竞争力和他们的核心利益。我举个例子,360做的产品是用于把客户的手机上,或者是电脑和手机上广告杀掉的软件,做了这个之后,客户就有需要,这个产品我们创业者要积极做,将来会有前途的。

王森:我想说的陈涛说了。刚才在吴总也讲到了,讲到行业的问题,首先就是说,徐一旻刚才说了两三个人可以搞一个产品,这种时代很少有成功,实际上软件是什么呢?软件是互联网的基础,移动终端是什么,因此现在的时代缺少骨干的网络,更不缺少云计算,更不缺少内存,而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在行业上坚持住,先把一个行业吃住了,你再考虑怎么做好你的移动终端的问题,解决你的入口的问题,当然现在有很多大颚,我有人我可以抄袭,但是没关系,人家抄袭说你的想法对了,但是你要学会怎么样保护自己,所以他应该和你一样,先做好软件,把后端的东西做扎实了,然后你再从移动终端表现出来,你才有可能有机会。要不然大数据时代的道理,服务行业的这种延伸变形,我们现在用软件已经到了自来水的这种阶段了,对于一些中小企业还有机会吗?咱们今天在这里搞了《创业家》杂志的这么一个论坛,实话可能很难听,但是创业是有风险的,但是这个事还是要干的,因为它确实有很多的机会,而在行业深层的理解,这是我个人的观念,必须要说真话、实话。只有你说的是真话,要不然你会用十句话来弥补。

徐一旻:我说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给我们创业者带来很多机会,在以前的软件市场两三个人做不了一个软件,现在你不得不否认一个好的点子,刚才陈总讲了,一个客户的需求你就两三个人能做出一个产品,这个反过来,当这个前途是坎坷的,或者有可能死亡,有可能沉默,但是机会是永远存在的,现在的机会要远远大于10年前、20年前,以前什么叫软件,哪些叫软件公司,怎么样做软件,一两个人敢叫软件公司吗?没有。现在我们在下面做的几个人,可能你们一个人,两个人,几个大学毕业的朋友就能组织一个软件公司,我觉得这个是力量,这个是创新的力量,这个才是移动互联网的一个精神。

主持人:如果说我们把过去大型软件企业做大项目的话,现在作为立足式的创业和软件开发有机会的,它迅速地开花、采蜂蜜可以迅速迎来市场。

王森:我和徐一旻都曾经搞过蚂蚁雄兵式的。

主持人:我们昨天到了大连,在吃饭的时候我听到了用友、金蝶这样大型的软件商在裁员,我听很多大连的软件外包企业也在裁员,变相调整。就是说现在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有过去大项目型的企业,现在大连以外包形式这种蚂蚁雄兵的软件农民工的公司,未来会迎接怎样的挑战和变化?

王森:首先我们当年大连也提出过大连外包一个口号,但是这几年也确实大连也在转型,我们也一直在搞大连创造,做了很多举措。现在这个时代,由于经济这种下滑,刚才你也提到IBM,就说创造一个行业,这个行业的饱和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我们需要的是分拆、创新,所以我们大连这一块,这几年的发展也是从外包往创新上进行转型,并且也培养出了一些很多优秀的企业,那么蚂蚁雄兵式的模式对不对吗?它可能会成为一个历史,但是在某一些大型的行业的基础软件开发上,骨干上,比如阿里巴巴马云刚才搞了一个网络,他这个骨干式的网络不是说几个人搞起来的,他可能需要几十万人搞起来的,这种模式也必然是主要支撑的一个主流,但是可能像以前那种零的小活过去了,数据也不是几个人轻松搞起来的,也需要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员流动和整合,并且创造。这是大连的现状,也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你也认为软件外包的蚂蚁雄兵在未来的移动互联时代可以存在,而且活得更好?

王森:这个观点根据不同的行业都会有一些有能力的人出现,去整合、做这种事情,我认为刚才徐总说了,咱们现在这个时代是以客户的需求为导向,客户要什么你给他解决了,那么客户能造血你才有生存的空间,如果客户不给你项目,不让你造血的话,你即使想做这个事情也是很难的。

主持人:像诺基亚手记在过去是垄断手机十来,在过去手记时代是一个霸主,但是它错误地估计是智能手记带来的速度,所以它允诺了,比如过去柯达是我们过去传统胶卷市场的发展,它也错误地估计了,我们开发软件企业不认识到趋势的到来,对它的速度会出现严重的后果,你作为一个过去为政府做软件外包的企业,现在转型互联网的产品,你是被逼无奈还是主动迎接这种趋势?

王森:是这样的,因为我以前做过外包,我们是在项目中发现产品,在产品中发现机会,从机会中我们走出了一条路,当然在转型的时候,要想转型必先自攻。我在做我这个产品的时候,经常会有项目让我去做,我们不敢接,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接这个就没有时间投入研发,我们一个团队,我卖了2套房子1台车,就是我接项目,我全是做产品的,打死也不接。导致大连市政府、纪委、365大厦都是用我们的产品,然后我们就实现了迈步。

陈涛:像诺基亚一样,它必须死,它不得不死,我的意思是什么,这个企业它发现了这个市场已经变化了还没死,它没发现它也没死,因为它走在了一个它原有的市场的基础上,就像柯达一样,这个市场已经没有了,它发现不发现都得死,我相信柯达的CEO早就知道了,他只不过在思考如何进军另外的市场,所以在新的市场和新的机会产生的时候,比如说手记带来新的机会的时候,所有大的厂商和我们每一个创业者机会是均等的。所以这个事情是我认为死不死和大和小无关,就在这时候也许我们创业者可以把握住这个机会,创业者就可以取得一定的成功。这是我的第一个看法。

主持人: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结果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死。

陈涛:所有的公司最终的结局都是死,只是你死得更长一点,你就是成功者,你死得短了就是失败者,因为市场永远是在波动和变化中的,你的市场存在周期也许20年,你就想好你这个企业如何服务好20年,大限到的时候,你想下20年你服务什么市场你就成功了。

陈涛:我第二个话题蚂蚁和蜜蜂的问题,我们公司吉祥物是蜜蜂,我们是服务店商的,告诉他们怎么样管理,所以我们是蜜蜂,蜜蜂是小东西,我们每一个服务单位和每一个产品的研发都是小的,这一点是现在所有的创业者和成功大企业,它都必须遵循的一个立场。我和你的观点不一样,你觉得这个东西可有可无,我觉得唯一可以成功的就是小,这个小是敏捷研发、快速制造。我们公司制作软件和一些大的公司,像腾讯公司制作软件都是一样的,他们制作一个产品的时候,一定不是我先花半年设计好,投入5千个工时研发出来,推向市场,发现市场不好用,于是回来重新开发,再研发半年,再推向市场,这种过程属于复杂式的系统化的开发,我们属于这种过程的开发过程,它像我们国家航天飞机一样必须这么干,今天不一样,我们发现一个点子,如果这个点子不在2个月内开发完就无效了,就没有用了。我们要利用2个月,只有2个月的时间,大项目只能投入20个人,微信只有20个人,张晓龙带团队。所以说它和我们创业者是一样的,我们要使用所谓经济创业的敏捷开发模式,这让我们创业者之间有了公平竞争的可能性,同时我们可以快速地找到我们整个的研发,快速给客户带来体验的过程,证明你的商业模式是错的你就成功了,如果你不能够证明你的商业模式是错的你就更成功了。

主持人:陈涛作为敏捷式开发,王森是蚂蚁变蜜蜂。现在大象到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告诉他们我们还不会死。

徐一旻:我觉得这个我反过来陈涛刚刚讲的客户的需求,我觉得再前面一个问题,应该是我们的客户是谁,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客户,其实很清楚就是在座的各位,但是大型软件公司客户,IBM客户是你吗?不是,是银行等等大型的客户,他们就不能用一两个人开发软件,所以说我们大项目不会死,只不过是客户不同,服务业态不一样。以前软件公司是棒槌体的,两头尖,以后的公司是什么呢?哑铃形的公司,大公司会越来越多,在某一方面做得好会越来越垄断,小公司也会越来越多,因为创新的点子越来越多,中型的,跟大随流的没有创新的公司就是小公司,我们觉得变成哑铃形公司。至于我们做往哪头靠,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定位。最终2B、2C永远是两个,陈涛刚刚讲了面对大中型的开发,王森说的这种大型的一两个人开发不出来的。大项目不会死。

王森:我们公司就是蜜蜂,为什么用蜜蜂,蜜蜂团结有创造力,所以我们用蜜蜂一直在做。陈涛刚才说一搞搞2个月时间有点长,因为我们现在是发现客户的需求,3天出模型,7天一个版本,70%、80%的工作量,这是软件开发的模式。当然了,大项能不能死,就是说有的大项会死,那是自然规律,有的大项死不了也是自然规律,完全取决于客户,徐总的上游客户是某银行,所以从行业上讲它是必须存在的,但是我们要讲的是移动互联网我们更好地怎么挖掘这个市场,那这个市场实际上也是巨大的,但是机会永远是留给准备好的人,所以你有非常大的一个终端的云计算概念的支撑,过去自然而然就非常快。

主持人:在自然界到底是大象的生命周期长还是蜜蜂寿命周期长,还是蚂蚁的生命周期长?

徐一旻:其实是蚂蚁。有人研究,大象从产生之日起,大象这个物种存在度是相对低于的,因为它需要吃的食物和种群需要能量供给量大,蚂蚁吃什么都可以活,所以它小,遍布于全国各地,整体的生命周期是长的。我这里要重申一下我刚才的观点,我并不是说所有的大象都得死,并不一定都得死。它肯定死不了,我们聊过,还可以合作。大象可以和蜜蜂联营、和蚂蚁联营,可以生一个孩子,是可以的。大象很难调头,如果市场存在大象就得死,市场不存在打响不能死。

主持人:我们听大多数人的意见,和少数人商量,我们大象、蜜蜂、蚂蚁的讨论到这,明年大连分赛希望大家活着回来。谢谢大家。

黑马 创业 移动互联网 老友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