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断奶:金融机构奔走相问还有钱吗
i黑马 i黑马

“央妈”断奶:金融机构奔走相问还有钱吗

“一晚上失眠,焦虑今天怎么还昨天的隔夜拆借。”一家中小银行总行的一位交易员6月21日凌晨发微信说。“平仓”是他早上上班后的第一也是唯一的任务,然后就是开会、开会、再开会。

来源:经济观察报? 胡蓉萍 赵娟

央妈翻脸:无情的母爱

现金2

“一晚上失眠,焦虑今天怎么还昨天的隔夜拆借。”一家中小银行总行的一位交易员6月21日凌晨发微信说。“平仓”是他早上上班后的第一也是唯一的任务,然后就是开会、开会、再开会。

6月20日,上海银行间隔夜拆放利率(Shibor)大幅飙升至13.44%,隔夜拆借利率最高达到30%,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最高成交于28%!整个金融市场出现短暂的资金断流现象,众多金融机构都在市场上疯狂找钱,无论是投资经理,还是研究员,甚至金融机构后台支持人员、行政人员都成为了资金掮客,都在奔走相问“还有钱吗”。

经济观察报从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人士那里了解到,中国央行事实上已经约谈了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和邮储银行,建议他们出借资金、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另一位银行的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资金最为充裕的邮储银行被央行约谈了三次、被银监会约谈一次,要求其向市场释放流动性。

当然,对大行出借资金进行窗口指导并不妨碍央行坚持不宽松、不放水的立场,经济观察报在采访过程中,银行业多位权威人士亦向记者表示这一立场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事实上,自5月下旬起,银行间市场资金即开始出现紧张迹象,此后事态不断升级,流动性困境迟迟不见改善,6月20日达到了空前恶化,这一天被交易员称为资金市场的“六廿惨案”。隔夜和七天期质押式回购盘中均创下至少逾十年来新高,甚至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银行间市场顿时成为了高利贷市场。

6月19日,在央行召开的货币信贷分析会议上,央行货币政策一司司长张晓慧解释了近期出现的货币市场波动问题:“前一阶段,部分银行对宽松的流动性盲目乐观,对6月将出现的一系列影响流动性的因素估计不足,措施不到位,一些大行未发挥市场一级交易商应有的作用,导致货币市场价格大幅波动。”

张晓慧所说的影响流动性的因素包括准备金补缴、税款清缴、假日现金投放、补充外汇头寸及外企分红派息、贷款多增等。这些几乎概括了资金市场近期出现紧张的全部原因。

张晓慧特别指出,“一些银行长期从事大规模的同业批发业务,期限错配相当高,给流动性管理带来较大压力。

中国银行(2.62,-0.02,-0.76%)间市场一夜之间长大,所有参与市场的人都开始意识到“央行也会断奶,流动性不会永远宽松”。一直被市场人士戏称为“央妈”的央行这次变脸成了“后妈”。

货币市场高利贷

6月20日,早盘一开,各银行就不惜代价以10%以上利率吸收存款,进场抢钱。托管行因为回购利率离谱不敢做清算,导致午盘后交易单据大量堆积。有的债券品种一天就跌去一块钱。一位交易员说:“资金没这么贵过、债没这么跌过。”

进入6月,银行间市场资金开始异常紧张,shibor利率(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一再飙升;加上6月末的年中存贷比考核,近期短期银行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突然上升,意味着银行对短期资金的饥渴。

建行一款期限33天的银行理财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竟已飙至7.39%。招行6月21日推荐的一款理财产品为上周发行的短期高利率固定收益产品,挂钩Shibor同业存款利率,成立30天期限,产品高达12%的年化收益!

“作为投资标的拆借利率上涨,直接导致理财产品收益率上升;另一方面,在资金普遍紧张的情况下,银行也想通过提高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获取更多资金,以提高自身流动性。”一家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

债券型基金经理面对“钱荒”也叫苦连天。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的债基经理表示,最近受资金面紧张的影响,债基面临赎回,只能低价卖债券,债市上的债券基本没人要。“这种情况下,一般只能是‘出血’卖债。”该基金经理说。

现券和人民币利率互换市场亦受此拖累,近期收益率连续走高。一银行交易员对于20日早盘感慨道,“早晨现券太可怕了,只要有买盘出来马上成交,我进银行间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呢!”

银行纷纷取消企业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发行,改为贷款。

而在固定收益的金融产品端,市场传言已经有大型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爆仓,虽然并未证实目前有货币基金爆仓的现象发生,但6月20日当天,南方、嘉实、博时等多家大型基金公司都出现了流动性管理困难。2011年货币基金亦出现过因收益率曲线大幅上扬,收益率重估带来负收益,目前的情况与彼时更有过之。一位基金行业的资深固定收益投资人士测算,在货币基金7000亿的规模内,目前大约有一两千亿存款被提前支取,虽然规模不大,但边际效应也对银行体系资金面构成冲击。

“如果资金面持续紧张,货币基金负偏离、违约交易的范围将扩大,千亿级货币基金存款向银行申请提前支取,也银行体系流动性形成重压。最多再坚持半个月,否则货币基金整体将出现崩盘。”一家大型基金公司货币基金经理称。

财政部6个月期国库现金定期存款招标,中标利率跳升至6.50%,不仅创下15个月来同期限品种利率高点,且与同业存款的利率水平相当,显示银行求钱若渴不计成本。

山东一家农信社相关业务人员四处求助,要转出1亿票,否则自己和主任都要下岗。

市场普遍认为资金较为充裕的邮储银行也在6月中旬禁止分行接票了。

6月的前十天,全国银行新增贷款中70%以上是票据,部分银行票据占比很高,如恒丰银行98%、浦发银行(8.28,-0.14,-1.66%)94%、光大79%。

“一般性贷款增加不多,这被各方认为是信贷空转,银行支持小微企业,三农等实体估计的政策没有落到实处。”张晓慧在央行货币信贷会议上表示。

惠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理财产品的规模已高达13万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将在6月到期。”惠誉中国金融机构评级主管朱夏莲指出,短期内,偿还这些即将到期的理财产品将是内地银行需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央行“断奶”

回顾2009年以来的银行间短期资金市场,在2010至2012年间出现过三四次资金紧张情况,但多为年末季末春节等钱荒时期,且七天回购定盘价突破8%几乎很少见,而历次出现此类情况时央行或多或少都会平抑市场。

中国银行的一位交易员在微博表示:这次为何央行迟迟未见行动呢?这是比钱紧更值得推敲的问题,会不会从此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20日午间,建设银行(4.08,-0.16,-3.77%)隔夜拆借利率18%特别抢眼。当日,Shibor拆借利率工行最低,但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却是兴业和招行。

中行这位交易员还认为,央行的“断奶”来得突然,让很多机构猝不及防。这也是张晓慧批评的,很多银行对6月份的流动性预计不足。

过去几年,商业银行已经习惯于将央行作为资金责无旁贷的最后来源。但问题是,时至今日央行无法找出一个有效目标利率;也难找出一个有效的数量范围,于是最后变成一种商业银行和央行模糊的心理博弈,这本身就是危险的。“现在看来,央行并不愿意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惠誉中国金融机构评级主管朱夏莲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政策方向未变,随着理财产品到期,7月前银行间同业拆息利率还会继续上升。

惠誉的研究指出,与国有大行相比,中型银行的流动资产更薄弱。假设85%的银行间资产能够立刻变现,且银行无需支付任何到期理财产品的情况下,以去年上半年数据而计,流动性情况最差的光大银行[微博](2.91,0.02,0.69%),收回近90%的贷款才能满足其短期现金流出需求。平安银行(11.28,0.10,0.89%)和华夏银行(9.48,-0.04,-0.42%)次之,需要收回近75%贷款以满足需求,而国有大行中,工行、建行和农行该比例为零,最高的交通银行(4.24,-0.05,-1.17%)也不足30%。“中型银行理财产品还本付息的压力相对更大。”朱夏莲指出,而过去3年,这些银行在发行理财产品上也更激进。

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6月17日发表一篇评论文章认为,中国货币市场不太可能出现流动性危机,个别银行之所以出现融资问题,主要是因为这些银行过度依赖在银行间市场拆解短期资金,而且放贷规模超出了监管机构的限制。银行业应该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融资问题,而不是指望央行来提供流动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里很多人开始做更悲观可能的警示。“随着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的越发紧张,机构相互间的违约风险仍有可能暴露。”华东一家券商的分析师表示,“虽然目前这一风险主要还体现在个别机构的时点兑付上,但要警惕的是多家银行连环违约所可能造成的系统性风险。”

20日,当银行间市场资金非常紧张的时候,市场上认为央行干预的猜测漫天疯传。

值得注意的是,在流动性极度紧张状态保持大半个交易日后,下午陆续有一定量的资金供给出现,尾盘则涌现出大笔短期资金,缓解了机构的燃眉之急。市场猜测是某些大行获得央行资金补充,或是央行授意大行低息出钱,平抑市场利率极端走势。下午隔夜与7天回购出现多笔异常成交,似乎印证了市场的这一猜测。

从20日下午两点半开始,隔夜回购陆续出现多笔在8%-8.10%的成交,远低于当时14%左右的加权利率水平,而三点半至收市,更有数笔隔夜回购成交在4.30%左右;7天回购在临近闭市前有数笔4.7%左右的成交,远低于11%以上的加权利率。

银行错判?

张晓慧在19日的货币信贷分析会上说:“一些银行认为政府会在经济下行过程中出台扩张性政策,提前布局占位。”银行的这种判断也体现在了行为上。

6月的前十天,全国银行信贷增加近1万亿,24家主要银行中有一半的银行这10天增加的贷款比其6月份的限额还多,其中邮储银行多出1000亿,中信银行(3.77,0.01,0.27%)多出了500多亿,民生银行(9.45,0.16,1.72%)和平安银行多出了300多亿。

这次,商业银行判断错了。事实上,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的失常缘于其对央行的错误估计,对宽松本身抱有的侥幸心理。

但是市场还存在着对央行的期待。一位银行间交易员说:“溺爱孩子,让孩子总生活在蜜罐里,时间长了,会产生道德风险,甚至埋下系统性风险的种子。但Shibor作为中国货币市场的基准利率,出现如此不正常的波动,且参与市场的所有机构都在面对,央行是否不应该坐视不管?”

但央行营业管理部在其6月21日的金融信息上表示,6月20日货币市场利率暴涨主要源于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失当。很多资金被央行认为陷入了无效,站在央行立场上的一位人士说,“凭什么让我放水,你们拿着钱又不干正事”。

银行间利率高到令人震惊的程度,这不是央行的意图。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陈玉宇甚至认为近日央行在银行间市场的作为引发了一场支付危机,是在玩火。金融市场变得复杂,金融机构也早不是几家国有银行在玩过家家。而央行在维持银行间市场稳定和保证支付结算方面,从未遇到过挑战,也无经验。多数人把这种支付结算功能的维持与央行旨在管理总需求的货币政策混为一谈。

但也有商业银行人士认同央行的行为。浙商银行相关业务部门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新增贷款确实大部分在空转。增量增加在银行间,银行在自己玩钱。这次资金紧张的状况和央行没有释放流动性确实给予银行一定的警示作用,让银行将资金用到实体经济的信贷中去。”“银行间流动性问题可能是央行面临的多个问题之一,其他一些积累下来的问题,如资金空转、M2高企等,是央行急需解决的。考虑到未来的通胀上升风险和高层对经济下滑容忍度的提高,央行很难主动放松。”广发银行高级交易员颜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国务院上周三召开常务会议称,要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日前也表示,要注意防范不符合实体经济真实需求的“金融创新”,防止资金自我循环以及监管套利行为,确保信贷资金流入实体经济。“今天的状态持续两个月,走在边缘的企业将会倒下一排,维持半年,资产泡沫的雪崩将夹杂着各种坏账冲向硬着陆,那将是难以挽回的局面,今天,是真姿态,还是准备假摔?”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石磊表示。

张晓慧要求各大银行加强流动性管理。她表示:“银行要改变流动性永远宽松的预期,加强对各类影响因素的研判,改进自身流动性管理,大行还要发挥好市场稳定器作用。一些重大突发性问题及时向央行汇报,如果因资金调度带来的清算问题,可以提请央行货币信贷部门协调解决。总之,只要是系统性风险,只要银行各方面工作到位,央行是会给予支持的。”

她建议银行做好6月余下时间的工作,一方面控制总量、把握好投放节奏,银行二季度投放少限额有结余,可以留到下半年使用。

7月,资金面将面临月初银行机构补缴存款准备金、月中上缴企业所得税等巨大压力,且从到期资金来看,7月份公开市场到期量仅有千亿左右水平,资金面状况仍不乐观。至于未来的货币政策,张晓慧建议银行正确把握好未来宏观政策:“未来经济中的问题,已不能寄希望于扩张政策解决,下一步稳健的货币政策不会变,既不会宽松,也不会收紧,并着重围绕‘稳定政策、优化结构、提升服务、防范风险、深化改革’五个方面展开。”

央行 金融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