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刘永好周其仁会诊“银行危机”
吴澍 吴澍

马蔚华刘永好周其仁会诊“银行危机”

以前中国是没有房贷的,现在房贷占到银行的40%左右,差不多有60-70万亿人民币,贷款时间大多为10到20年,而存款多为活期。“美国的银行业是怎么应对的?他们尝试表内的资产挪到表外去,把资产证券化,并通过多种方式隔断风险发行较高收益债券,如中期贷款、商业票据均采取资产证券化,这就逼迫中国银行业不断创新。”

【导读】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组织大佬们进行了法国比利时的“游学”,柳传志、周其仁、刘永好、马蔚华、邓峰均在其中,一路上这些“退役”或“退役中”的大佬们谈起了此次“银行危机”,颇为有料。i黑马对原文略做删减。

a 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当天较早到达候机贵宾室,看到邓锋第一句话是:“最近这个钱荒是咋回事?你有啥内幕消息没?”后者在2005年联合创立北极光创业投资基金,目前,其旗下共管理3支美元基金和3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总额10亿美元。“知道一些,但更多的我这还不太了解。”

聊了没多久,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周其仁教授也到了,在几句寒暄之后,直奔主题,此时的黄怒波等人俨然成了好学的好学生——他们最关心的是,银行是不是真的没钱了?作为一直投身实业的他们该怎么办?

周其仁再一次提到自己“水落石出”的观点,他把资产比喻为河水,债务比喻为石头:投资偏大后,投资收益下降;投资收益率下降把经济往下拉,“从09年4万亿下去之后这个已经很明显了。当经济大潮退去,河滩上的石头逐步显现,石头本来就存在,成本和债务顶着,建议大家盘石头拣钻石,肯定会大有收获,就看谁有眼光谁有实力了。”

 

大巴车上的经济学课

 

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信中利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兼CEO汪潮涌、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等也纷纷加入了讨论。

马蔚华认为,“中国的融资渠道比较单一,钱贷出去太多而存进来的太少。”随后汪潮涌的发言也赞同这一观点:“这样的事情80年代美国也发生过,银行经过这么多年的资产膨胀,形成了一个结构上的问题——就是资产负债严重的不匹配,‘短存长贷’非常严重。”

在汪潮涌看来,以前中国是没有房贷的,现在房贷占到银行的40%左右,差不多有60-70万亿人民币,贷款时间大多为10到20年,而存款多为活期。“美国的银行业是怎么应对的?他们尝试表内的资产挪到表外去,把资产证券化,并通过多种方式隔断风险发行较高收益债券,如中期贷款、商业票据均采取资产证券化,这就逼迫中国银行业不断创新。”

马蔚华认为,造成“钱荒”,除了银行的存款、资产负债等方面原因,还有流动性问题,作为上市公司,就要追求利润,就必须把资金运用出去,所有的银行都是希望最小的资本消耗获得最高的信贷回报。“为了盈利的需要,实际上那些从正常渠道得不到钱的比如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拿到钱后不会轻易拿出去了,当资金紧张的时候,大家都不往外拿,失去了流动性。”马蔚华补充道。

蓝山中国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越却认为,资金的结构性问题,是贷款质量造成的。“流动性的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关键是贷款质量。“其实房贷是银行的贷款质量较高的,但地方政府和过剩产业的贷款这部分的质量是非常差。”

汪潮涌和刘永好都举手抢话筒,唐越给了还未发言的刘永好,甚为踊跃车厢里开始了抢话筒,刘永好站起来说:“我是养猪的,但是金融方面我也想说说我的看法。”

实际上,刘永好另外一个身份是民生银行副董事长。“以前是靠贷款支撑公司资金发展,现在两星级别的企业就可以发行公司债券、长期的短期的等,好的企业都会直接使用这些融资工具。而且贷款是专款专用,公司债券等融资渠道没有这些限制。”

在刘永好看来,银行的优质客户大量减少,转战小微金融相关风险却在增加,贷款成本在增加。从马云推出余额宝看出来一个信号,老百姓的钱不断的流向新型的金融工具,而且新型的金融工具还在不断的发展,这对银行来说是极大的挑战。

周其仁还提到:“这届政府肯定不会‘放水’,‘习李’搭配有十年的时间,也够魄力有信心在任期内解决。”

 

吐舌头的柳传志

 

当然,大巴车上的话题远不止如此枯燥,以随意聊天为主,话题分散跳跃性大却时常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在聊到人才和管理的问题时,柳传志竟爆料说,他曾经打德州扑克时被马云忽悠一次输了8万多,“马云告诉我,真正德州扑克的高手是不看牌的,只看对手的眼睛。好家伙,我给忽悠了,那晚上我输了好多块钱。后来我才理解马云的意思是了解每一个打牌个人的性格特点,便于了解对方的心理活动。他这么一讲就玄乎了。”柳传志说完,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竟还吐了吐舌头。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金霞

柳传志 银行 刘永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