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内斗大佬:冯仑王功权梁山模式拆伙,曾志伟陈可辛闹不和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那些内斗大佬:冯仑王功权梁山模式拆伙,曾志伟陈可辛闹不和

1.2

文/乐一屡

创业共苦易同甘难,国内早期的知名企业,从盛大侯小强与吴文辉、到万通六兄弟、再到真功夫家族内部之争、曾志伟陈可辛分家等、国美黄光裕陈晓撕破脸等,创业大佬之间的分分合合早已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再回首这些大佬们创业路,路途中布满着荆棘,但那些恩恩怨怨或许早已消泯。

当然,使得当年这些创业难兄难弟拆伙的原因,大部分围绕“经营理念不和、利益分配冲突”等话题展开,这也可说是中国比较典型的“创业分离并发症”。当面临企业上游与下游的夺权争利等问题时,兄弟情义往往凌驾了合伙关系。

1 盛大文学:侯小强与吴文辉

一场关于路线的战争

2

2013年3月初,以吴文辉为首的起点中文网创始团队集体请辞,大半核心编辑追随而去。吴文辉团队又于近日被爆加入腾讯团队,盛大文学愤然起诉其倒卖版权。

起点中文网是盛大文学最重要的资产。这家中国互联网最难管理的公司,核心业务和团队为何会分裂,这又将为整个网络文学产业带来什么样的新变局?

“起点离职风波最根本的其实是利益纠葛。”一位盛大前高管透露,起点管理团队,一直认为起点在盛大文学中扮演“现金牛”的角色。他表示,矛盾在“全版权”策略后被激化出来。“起点团队认为自己的版权利润大部分贡献给无线业务,特别是云中书城项目。”

2 腾讯:刘成敏与张小龙

微信仍在 斯人已去

2.1

刘成敏这位在腾讯工作10年、即将卸任无线业务掌门人的腾讯重臣,在其宣布退休计划时遭遇了诸多质疑。

此前曾有消息称,刘成敏错失了腾讯微信这款产品,而张小龙则让微信成功,双方以及代表的群体出现裂痕。刘成敏离职是由于腾讯内部新老管理层矛盾激化,马化腾支持以张小龙为代表的新生代管理层,迫使元老级员工辞职。腾讯另一元老级员工、原腾讯搜索业务负责人、腾讯EVP李海翔在去年的腾讯架构调整后离职,也被看做是腾讯管理层内斗的牺牲品。

3 真功夫:蔡达标与潘宇海

家族企业之争 相煎何太急

2.2

蔡达标、潘宇海,昔日携手创业的兄弟,共同打造了全国餐饮连锁企业真功夫,他们拥有同样47%的股权。

自2006年蔡达标与潘宇海姐姐潘敏峰离婚后,蔡潘家族的矛盾便日渐升级。不过,一位真功夫子公司的高层称,真正促使蔡潘翻脸的是蔡达标启动的一系列“去家族化”改革。

初始股权结构的设置不合理被认为是内斗的根本根源。初始,真功夫曾由蔡达标、其妻弟潘宇海和一家蔡潘两家共同拥有的公司“双种子”共同持有。这样平均分配的股权结构,对于投资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结构。

在一系列事件之后,他们终于和两大股东蔡达标、潘宇海达成协议,由投资人逐渐受让潘宇海稀释的股份,使得真功夫的股权结构“一股独大”。

但是由于真功夫性质上属于中外合资企业,相关股权转让需要政府部门审批,这部分股权至今尚未交割完毕。拆伙不成,便成内斗。

4 万通六兄弟:王功权冯仑

一山难容六虎 “梁山模式”拆伙

2.3

万通六兄弟在1991年创立海南农业高科技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此后六兄弟陆续离去,直到2003年王功权离开公司,剩下冯仑为止,历时12年时间。

冯仑在《野蛮生长》中以“梁山模式”形容万通六兄弟,“座有序、利无别”,股权利润完全平分,如同梁山泊好汉在海南聚义,是水浒的现代翻版。结果商业合伙的关系中,兄弟情义往往凌驾了合伙关系。

商业关系终究是商业关系,必须回到商业经营的层次就事论事。王石第一次跟冯仑见面时,就预言六兄弟早晚要碰到利益冲突,冯仑当时不以为然,直到第一次拆伙前夕,六兄弟之间对于企业经营理念、决策、资源分配的意见冲突不断,兄弟情义反而成为最难以跨越的一道障碍,“我住在保利大厦1401 房间,潘石屹住楼下,我们很痛苦地讨论着,等待着,就像一家人哪个孩子都不敢先说分家,谁先说谁就大逆不道。”

据说,他们最大的分岐在于钱往哪儿投。冯仑说,全部是经营思想上的不同,你想往东我想往西,没有利益上的纷争。大家说不到一块去,于是争吵就不可避免。“大约有一年时间,我们一开会就吵,几乎天天吵。”潘石屹说,吵到无法调和时,剩下的只有分手。

5 国美:黄光裕与陈晓

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之争?

那些内斗大佬:冯仑王功权梁山模式拆伙,曾志伟陈可辛闹不和

1996年陈晓一手创建上海永乐家电,2005年10月,陈晓率永乐在香港上市。国美电器于2006年并购永乐家电,此后陈晓担任国美电器总裁。很多人把“黄陈之争”看做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的斗争。

但有PE投资者提出:陈晓不是职业经理人,他是创始人!

陈晓创业十余载,创始人的基因、性格、行事模式,已在他多年的企业掌舵生涯中留下了烙印,被国美并购之后,陈晓要从企业创始人转身成为企业的管理执行者,这对其本身而言,就是一个极为艰难的挑战。

被并购之后,陈晓的职位是CEO,按照现代公司治理的分工,CEO是代表管理层与董事会沟通和协调的角色,是企业的主要管理执行者,这个角色往往被认为是更多带有“打工”的色彩。

在这位PE人士看来,国美并购永乐之后,黄光裕用陈晓为CEO,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这也注定陈晓一有机会,就会争取自己可以在“相当于创始人”的位置上去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纵观大多数企业并购的案例,尤其是实力差距不是太大的企业之间的并购,但凡被并购的企业的创始人,在新公司都是呆不长的。

6 伊利:牛根生与郑俊怀

“牛奶”弟兄的命运分野

1.1

当年在伊利,负责战略指挥的是郑俊怀,作为二把手的牛根生扮演着实战家的角色。随着牛根生屡建战功,在员工中的威信越来越高,逐渐形成了对郑俊怀功高盖主的局面。

1998年,身为伊利生产经营副总裁的牛根生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在伊利做了16年,最近在使用资源方面却感到了某种不顺畅,调动很小的一部分资金,也有众多部门来掣肘。

牛根生找到郑俊怀反映问题,第一次感到老大哥眼神里传递出的陌生和不信任。

最后牛根生不明不白地以“外出学习”的名义离开了伊利。后来创办蒙牛,从伊利跑过去几百名员工。

7 UFO电影公司:曾志伟陈可辛等

利益分配难道英雄汉

1

1990年代初,陈可辛和曾志伟等五个人做UFO电影公司。

在利益分配上,曾志伟是老大,虽然他不干活,但因为他是精神领袖,他有话语权,利益分配一定是他拿大头。电影就由陈可辛等几个年轻人拍,赚了钱就平分,因为不平分摆不平。但是慢慢的,赚了钱平分的方式就开始不平衡了。

陈可辛说,当时UFO这个大范围的合伙矛盾里面,其实还有一个更小范围合伙矛盾是陈可辛跟李志毅,UFO头两部卖座的戏都是陈可辛和他联合导演的,联合导演赚钱了怎么分?这里的利益分配就会有矛盾。

经历过UFO之后,陈可辛后来跟另外2个朋友合伙,一开始就讲清楚三个人怎么分,最终还是不欢而散。直到他最后的公司,陈可辛把合伙方的股份用钱买回来了。

8 译言网:陈昊芝与赵嘉敏

兄弟情义凌驾合伙关系

那些内斗大佬:冯仑王功权梁山模式拆伙,曾志伟陈可辛闹不和

两人同为译言网的联合创始人,赵嘉敏通过一封邮件不经意间发现了陈昊芝,认为陈是“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人选”。谁知,最后恰恰因为与这个合作伙伴的决裂,出走译言,创办了类似的东西网。

2009年年中,译言网创始人间的矛盾被摆上台面,也逐渐聚焦到陈、赵两个人身上。陈昊芝说,“译言的流量下降、译文量下降、用户量下降,时政类文章增多,译言成了愤青聚集地。”他表示,70%的股东对译言的运营状况不满意,“互联网公司从指标上出现问题,就是意识出现问题了;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倒退的时候,其实就离死不远了。而且译言共有16个人,把2/3的人调去做外包,给潘石屹翻译一本书;做宗教网站,挣四万块,离互联网的理想越来越远。”

但赵嘉敏却坚持,实际上译言的状况正在变得越来越好,“两大项目每月有6万元左右的收入,到七八月份每个月的支出在8万元左右,这样净支出只有2万元。”

此后,两人公司相关事务理念分歧越发的大,矛盾愈演愈烈,最终赵嘉敏出走,创办了东西网。


 

来源:投资界

陈可辛 大佬 曾志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