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自制剧挑战传统影视制作,引领网络综艺时代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网络自制剧挑战传统影视制作,引领网络综艺时代

【导读】在我国,到底有多少人习惯通过网络看视频?据CNNIC最新发布的《第31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达到3.72亿,较上年底增加了4653万人。网民中上网收看视频的用户比例达到65.9%。除了用户数量的增长,用户的观看时间也在增加。网络视频是用户人均单日访问时间最长的应用,这也是中国网民互联网使用时长增加的重要原因。并且随着多屏时代到来,基于视频网站延时性特点,用户能够通过网络在线播放,越来越多内容节目正在向视频涌现。

3

作者:孤鸿

不再逛街逛淘宝、合起报纸上门户,关掉电视看视频……10年前那些描述互联网生活几分美好、几分快捷的词汇仿佛已然成真,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路上用智能手机,办公室用电脑,回到家中,别说笔记本占领的卧室,就算客厅,也将被互联网电视霸占。网络综艺时代,在“电视台限娱令”的庇护下,似乎已经到来。

网络综艺的起点:06年只有80元的制片费

说句玩笑话,其实美国是早于很多国人知道网络综艺节目的厉害:美国三大脱口秀主持人之一的柯南-奥布莱恩早日发现了搜狐视频的《大鹏嘚吧嘚》抄袭了他们的片头,经过两方互相间的吐槽、道歉、恶搞,最终柯南原谅了大鹏,双方以娱乐精神结束了本可能尴尬的山寨之痛,也让很多平常不上网的人第一次知道了互联网脱口秀的魅力。

而在此次“片头门”中受到“国际瞩目”的《大鹏嘚吧嘚》,恰好就是国内第一档有包装有策划的综艺节目,只是当年投入非常有限,《大鹏嘚吧嘚》的制片人兼主持人大鹏(董成鹏)表示:“我们是06年做的第一期样片,最早的时候公司是没有投入的,道具是从家里拿来的。印象里最贵的一期是租古装服装,我们共投入80元的服装费。”当时更多的节目都是以“xx嘉宾访谈”为形式存在,就算如今看来很低廉的“娱乐盘点”类节目,也不见踪影。更多的网站,还是想着通过《一个馒头的血案》等草根恶搞视频来吸引网友,并不舍得在自制综艺上投入。

发展:11年原创外包齐分天下

对于视频网站而言,2011年是个很重要的年份:2011年奇艺共有12档全新的自制内容登陆,其中《浪漫满车》引进了英国真人秀节目《Date My Car》的制作版权。其他如乐视、优酷、土豆等网站也有不少新节目研发。2011年,成为视频门户网站们正式发动“自制综艺节目”的元年。

最明显的就是在人才上的引入:2011年五月,原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刘春加盟搜狐视频的消息引发了业内不小的震动,基于多年电视人的经验和人脉优势,刘春(现任搜狐公司副总裁、搜狐总编辑兼搜狐视频COO)在跳槽半年后,搭建了上百人的班底,连续推出了《微言大义》、《军情观察室》等多档节目。“我们工作人员有30%至40%是从传统媒体跳槽过来的,这很正常,视频和电视的交叉性很强,发展势头又比较猛,肯定会吸引到不少传统媒体的人才。”

如果说搜狐是招兵买马自力更生的模式,那么很多网站采取的是更快的外包模式:优酷很多节目就是和李静的东方风行合作;一直主打影视版权分销的乐视,它在2011年出品的《魅力研习社》、《我为校花狂》、《可以说的秘密》三档节目的幕后制作团队均来自星空卫视;而爱奇艺的《爱GO了没》和《恐怖!健康警报》两档自制综艺节目,则都是基于百度提供的分析数据而确立的节目方向,前者“满屏飞字、音效频繁”的节目,从形态上也可以直观地看出是来源于台湾团队,是与台湾王牌综艺制作公司、王伟忠旗下金星娱乐合作;后者则与国内著名主持人英达的团队合作。《向上吧!少年》制片人认为,外包模式其实有利有弊:“现在市场增长很快,网站能不能尽快的分到一杯蛋糕,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多网站很喜欢请外包公司,但问题在于,公司对团队的掌控和渗透并不深,对自身品牌没有太大帮助。”

与电视台制作综艺节目相比,视频网站的自制综艺节目在成本上也更能显出灵活、善战的一面:爱奇艺在2011年第二季度大约制作了1万分钟的原创内容,如果按照电视台的播出习惯,足够每天6个小时不重复播出一个月:“这种内容量,电视台通常的配备是300人,而我们只有30人,包括页面编辑。”而与网络自制剧相比,综艺节目投入更小,播放效果却相差不大;从投入产出的周期来看,综艺节目比电视剧更理想;同时综艺节目最大的优势就是互动性更强,可以在得到观众反馈后进行改进,不断完善。

网络综艺的爆发热点:12年大牌入驻强手如林

2012年1月1日,“限娱令”正式生效,也意味着湖南卫视的“快女”、《娱乐无极限》、江苏卫视的《老公看你的》等娱乐节目需要按时“下课”,视频网站借此发力,成为观众“投奔”的下一个娱乐基地。

对于很多艺人而言,视频网站已经确实成为他们“投奔”的娱乐阵营,首先是受“限娱令”影响较大的港台艺人,都更乐意在网站发挥主持的长处。另一方面则是平常比较边缘化的内地艺人:著名的变性舞蹈家金星就曾因为相关问题被浙江卫视拒之门外,而面似《植物大战僵尸》里大冬瓜的高晓松,也不符合电视对主持人的外形要求。但他们凭借自己无拘无束的语言风格和犀利态度,也都在包容性极大的视频网站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节目。“电视台的主持人不允许那么张扬你的个性,它不可能允许我用一口东北话调侃一些社会现象。”

除了脱口秀外,传统的大型综艺节目也因为限娱令而给了互联网一个良好的契机,例如,搜狐视频和《天天向上》团队深度合作的《向上吧!少年》因为沿袭了湖南卫视成熟的选秀模式,再加上节目最后和国际化团队的PK合作,“无论从制作水准、投入规模还是节目质量来说,都有媲美电视台之势。”于是,2012年,我们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络自制节目已经对传统电视台以及电视节目反向输出机制已经初步建立。

 

来源:《搜狐电视月刊》

网络自制剧 综艺节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