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20亿做物流背后:欲打造下一个中国邮政
王静静 王静静

马云20亿做物流背后:欲打造下一个中国邮政

导读:马云,阿里巴巴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对去年“双十一”那天淘宝网191亿的交易额有点“心有余悸”,这个接近京东商城2012年销售额三分之一的数字,是用7800万个包裹创造的,可如此天量的包裹在短时间内运出并非易事,“包裹背后是无数人发动全家老小把这些货送出去,才没有把中国物流搞瘫。”显然,物流之于马云和阿里巴巴已成为最关键和迫切的问题之一。

?来源:环球企业家 ? ? ? 作者:刘泓君

导读:马云,阿里巴巴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对去年“双十一”那天淘宝网191亿的交易额有点“心有余悸”,这个接近京东商城2012年销售额三分之一的数字,是用7800万个包裹创造的,可如此天量的包裹在短时间内运出并非易事,“包裹背后是无数人发动全家老小把这些货送出去,才没有把中国物流搞瘫。”

显然,物流之于马云和阿里巴巴已成为最关键和迫切的问题之一。

cai

正因为此,在宣布卸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马云就穿着一身蓝色的太极服出现在深圳的“中国智能骨干网”的发布会上,与他一起出席的除当地高官,还有复兴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富春集团董事长张国标,以及加起来几乎能垄断中国快递物流的“三通一达”董事长和高层。阿里巴巴新任CEO陆兆禧甚至只能坐到较为边缘的位置上。

“现在中国每天有2500万个左右的包裹,10年后预计是每天2亿个,今天中国物流体系没有办法支撑未来的2亿。所以我们有一个大胆设想,通过建设中国智能骨干网(CSN),让全中国2000个城市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你上网购物,24小时货一定送到你们家。”马云对外阐述新项目的目标。

中国智能骨干网,仅从名字去理解,似乎是一件更适合国家一个或几个部委去做的?事。

阿里巴巴如此声势浩大地宣布改变中国物流的底气在于,其旗下物流包裹占到中国物流总量的60%以上。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名为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菜鸟网络),阿里巴巴内部称之为“地网”,要投资3000亿元,在未来八到十年内打造一张遍布中国的超大规模物流基础设施网络,调动起港口、公路、机场的运输潜力,形成支撑年约十万亿元网络零售额,24小时可送达的物流网。与之相对应的是“天网”,是阿里巴巴内部用互联网形式对仓储物流服务进行数据化管理的系统。

马云出任新公司董事长,原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任总经理,天猫投资21.5亿元占股43%,银泰集团通过北京国俊投资出资16亿元占股32%,富春集团、上海复兴集团分别投资5亿元,各占股10%,圆通、申通、中通、韵达和顺丰各出资5000万,各占股1%。

这张汇聚着中国物流界大佬的股份图隐约透露着马云的终极梦想—与传统零售抗争以获取更多的生存空间。马云称,中国GDP的18%来自物流,发达国家这一数字仅占12%。电商依靠低价与传统零售竞争的核心在于成本控制,物流成本下降是未来电商对抗零售业的关键一环。也就是说,物流是电子商务与传统零售之战的“诺曼底”。

其竞争对手京东商城崛起的原因之一,是自建物流大大提高了电子商务平台的服务质量,而这正是阿里巴巴模式最大的短板。“这是我们思考四五年一直希望做的事,但很遗憾是在我不当CEO后才正式把这么大一个项目落地。”马云表示。

此前,马云对物流企图良久,并频频出手。2007年12月,马云个人联合郭台铭创立百世物流;2010年初,入股星辰急便;同年7月,百世物流收购汇通快递70%股权;2010年9月,淘宝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建立四大配送中心,在其他20个省市建立区域性配送中心。

这一次,马云的野心不再只是一个物流公司。

“八大军区”

阿里巴巴反复强调,菜鸟网络并非要抢快递公司的饭碗,而是希望通过合作,用市场经济的手段成立一个可以惠及所有物流公司,打通中国物流网络的平台。“这个物流网成长起来后可能会影响所有快递公司今天的商业模式,以前我们认为对的东西可能不对了,因为它完全基于互联网思考。”马云?说。

互联网思维更多是指阿里巴巴未被完全开垦利用的大数据,支付宝依靠买卖双方在交易中形成的信用记录建立了小微型贷款的金融体系,早先阿里巴巴布局的“天网”亦从事于挖掘内部交易产生的大数据。菜鸟网络的核心在于挖掘阿里交易平台上第三方数据,比如物流公司的数据等。

阿里巴巴副总裁童文红也向记者介绍说,3000亿将主要花费在两个方面:一是在线下搭建一个全国2000多个城市的物理仓储网络;二是用互联网思维运营。她反复强调,此网络中不仅仅包含系统、应用、投资,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仓储,背后真正的东西是网络数据效应。

此中逻辑不难理解,阿里巴巴对物流、快递、传统仓储并没有物流公司专业,其真正的专长是做与互联网相关的东西。互联网思维运营下的菜鸟网络与传统物流公司有何不同?

阿里巴巴副总裁李俊凌表示:“大量实体公司有自己的仓库设施,‘地网’是把原本没有进入阿里巴巴的实体信息做更大的数据集成,从而让数据有效流通。”他以淘宝做类比:淘宝是一个典型的把原本独立竞争的卖家连通起来形成最大的数据集中,从而形成最大的新市场,现在阿里巴巴希望能够让原本各自独立的物流信息流动起来。

对物理仓储网络中的仓库,菜鸟网络CEO沈国军也有着不一样的定义:“我们建的要求、标准、产品内容跟物流公司不一样。还有对内容、科技的投入,数据的整合等等。也许最终我们会把它延伸成部分产业园区,比如C2B的基地,也带动一些年轻人创业的基地,说不定我们会成为一个地方、一个地区新的经济发动机。”

不过,除确定要选址建仓库,作为CEO的他甚至也不能清晰解释菜鸟网络的商业模?式。

李俊凌也有类似的困惑,“在这个体系下怎么挣钱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他认为,“谁能赚钱呢?可能是做基础性平台的公司,通过互联互通里面找到商机那群人,那群人就是大量的民营菜鸟,他们谁更有创新意识,更敢于否定自己以前的成功,更敢于在一个新的市场里寻找商机,他们先盈?利。”

对于确定要进行的仓储建设,菜鸟网络既有自建也有合作,实质性动作是从买地开始。“从拿地开始,很显然政府要我们这个网络的带动效应,所以以这个切入谈。”童文红说,“从城市的角度,目前广州、深圳、天津,北京顺义都在谈,还有武汉、成都等。”

2000多个城市的布局并非易事,仅选址标准就要考虑多方因素,比如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买家需求、物流公司的整合等。阿里内部也进行过多轮讨论。童文红透露,“全国物流网络最开始设想的时候,是参照我军八大军区的概念进行区域分布的。”

阿里巴巴的思路是先在这八个城市建立主干网络,其他布点可能在某个区域做深做透。“除八大网络军区外,先把华东还是先把华南做透,我们自己的团队也在调研,要看哪里的产业带更丰富,哪里消费者人群更符合要做的业务。”童文红表示。

利益整合

菜鸟网络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仅在于尚未完全清晰的商业模式,某种程度上其将撬动着中国既有的物流格局,难度可想而知。按照马云的商业设想,这是一个完全改变中国物流的大计划,有可能是下一个“中国邮政”、“中国铁道部”。

但惊天大计划的成败还在于如何整合各利益集团,仅联合快递公司就并非易事。各快递公司都有自己完整的仓储、分拨中心和信息网络。申通董事长、菜鸟网络股东之一陈德军就公开表示,并不会与阿里巴巴共享仓库。数据平台更是物流公司商业核心所在,利益整合成为阿里巴巴的难题之一。

阿里“天网”整合就招致众多ERP解决方案服务商的不满,并进行抵制。

今年年初,所有给平台电商做ERP系统的服务商都收到了阿里巴巴的一项名为“聚石塔”的计划。此计划要求所有给阿里平台卖家做ERP的企业都需要把接口标准化,同时要上传数据和技术结构到“阿里云”上。所谓电商ERP实际上是帮助平台上的大卖家做仓储管理系统,也是菜鸟网络前端的数据对接。

“阿里直接胁迫服务商进入它自己的ERP数据平台,而且接口会因为是否加入‘聚石塔’、‘云鼎’而有所限制,同时限制一部分增值接口,如CRM(客户管理系统)的访问。” 一位电商卖家对《环球企业家》透露,“很显然阿里是要自己做企业ERP系统平台,服务商加入此计划是找死,不加入就是等死。”

服务商面临平台发力显得左右为难,上述人士认为此举伤害了整个电商服务行业,阿里巴巴所带来的业务量占据了这些服务商的绝大部分生意,集体抵制无力。再加上阿里巴巴投资了管易、又一城等其他服务商,即使遭遇抵制,阿里仍有同盟军支持。

但他们并不否认阿里“地网”有利于数据的整合。这在短期内会提升ERP的复杂程度,这在一定意义上有益于他们的生意,但长远看来如果阿里自建ERP系统,第三方ERP服务商将逐渐消失。以前,大卖家的后台数据直接对接到服务商的ERP系统中,卖家与物流公司可通过服务商直接接通联系;之后,其后台可能与阿里自己研发的管理平台相对接。也就是在服务商与卖家之间,阿里巴巴作为平台方参与进来,可控制所有的交易环节。“阿里巴巴要做供应链的链主。”汉森世纪供应链副总经理黄刚对《环球企业家》分析说,“快递需要拿业务,马云拿定单来胁诸侯,我这边有物流的定单,你要跟我合作,不合作我就倾向于和别人合作,是有这种可能性的。”与所有的环节产生利益联系是阿里巴巴控制物流公司的方法之一,亦是“增强”与物流公司协调合作的方法之一。

当然,李俊凌则更愿意把菜鸟网络描述成一个增量,“我们是帮助他们在一个新的市场里面找到新的增长点,而不是取代既有网络”。这种表态有点承诺的意味,果真如此,事情将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对消费者而言,这些并不重要,他们更加关心未来自己的货物菜鸟网络是否真的能24小时内送?达。

对马云和阿里巴巴而言,完成淘宝和天猫为核心的电子商务布局以掌控信息流,完成支付宝为核心的金融布局以掌控资金流之后,如中国智能骨干网取得成功,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就都握在手中。

马云 电子商务 物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