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大赛半决赛】徐小平:《中国合伙人》和新东方合伙人精神
王根旺 王根旺

【黑马大赛半决赛】徐小平:《中国合伙人》和新东方合伙人精神

6月29日,第三届黑马大赛半决赛在宁波举行,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导读】6月29日,第三届黑马大赛半决赛在宁波举行,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作为黑马大赛主评委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题目叫中国合伙人不得不讲一下这个电影,以及反映的新东方的历史、现实。在2011年3月10日,中影集团的董事长韩三平找我吃饭,他说中国电影缺少一部能够反映改革开三十年来人群命运变化的作品。用现在流行的词——缺少一个反映中国梦的作品。

未命名

当时张强一拍桌子说,我认识徐小平。新东方的故事代表了一批知识分子,大家的梦想。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带着良知做的这么一件事。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代表过去三十年来中国的历程。所以当时打电话给我。

后来过了几天,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酒桌上说说而已的。但是过了几天,3月14号的样子,我是第一次见到韩三平,传奇人物。见了面以后他跟我讲,他说后来统治了全球人类的娱乐梦想,他说两个,一个是视觉的梦,阿凡达,2012,还有盗梦空间,用一个奇异的视觉,特别的效果,来征服观众。还有一个,就是用另外代表的例子,幸福来敲门,阿甘正传,用一个普通人的故事,表现出他的命运的转折。他说小平,我们应该拍一部中国人做梦的故事。

同时还讲了这么一个,自己人生的故事,我觉得这个故事深深的打动了我,也是我在后来写作的时候不能忘怀的。韩三平是中国电影的掌门人,三十年前,他是北影厂的电工,而电影界的电工分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在现场布光,第二个是拿着灯,根据布光师来指挥,怎么追光的,这么一个操作者。第三等级的电工是在车间里面修灯泡的,修电器的,没有资格去片场,想看一下女演员,只能看剧照。韩三平说,我就是这么一个三级电工。但是经过三十几年的奋斗,努力的工作,韩三平做了中影集团的董事长。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他跟我聊,3月15号,能不能4月15号把剧本写出来,2011年6月15号就开机,2012年贺岁片就演了。当时我听了这个事,当时蛮激动的,正如鸿祎所说,我那个时候已经投资电影了,但是是动画片。终于有一部真人片了,但是没想到是三个男主角。

后来说,韩三平说你帮我们写,总要出钱,六十万怎么样?我想这么黑?我说好吧。他说不,是我们给你稿酬。既然写我们的故事,还有钱赚,当然很激动。

我找老俞(俞敏洪)说了,后来博客都看过,他说不要写我,随你怎么写,不要写我。我知道老俞,我跟他合伙,从1983年北大认识,合伙到今天,非常了解老俞。我说老俞不想写就不写了。中间这个最帅的是我(指着背后大屏幕俞敏洪、徐小平、王强的合影,现场笑声一片)?

后来我就打电话给中影,老俞说不想写他。韩三平说已经向广电总局报告了,你们不做我们找别人做。我想新东方是我自己的人生故事,我不阐述谁阐述?岂能把个话语权交给一个不了解新东方的人?所以我反复思考,花了两个礼拜的时间,就把初稿给拿出来了。拿出来以后,当然最终的结果,对新东方的品牌,对新东方的业务,对新东方的股价,对俞敏洪的命运有一个非常完美的演绎,对新东方是百利而无一害。

这件事我回过头来看,也看到了合伙人的精神。就是当一件重大的决策发生的时候,你这个命运共同体,你的利益相关者,是采取一种唯唯诺诺的态度,采取一种一团和气的姿态,还是坚持你的梦想,坚持你的价值观,最终为了你们共同的事业做出一种正确的决策?我就在那个时候,尽管老俞说不要写,我经过反复思考,做出了正确的决策。尽管我不在新东方做具体的决策,但是中国合伙人这件事而言,新东方三驾马车是中国合伙人精神的又一次光辉的闪耀。

当然,毫无疑问,(这部电影)巩固了三驾马车的友谊,巩固了和老俞、王强之间,对合伙这件事,合作这么一个行为的共同创业的这么一种奋斗的事情的一次深刻的思考和回顾。由此而来,三驾马车,王强说,相当于一次对创业者的启蒙运动。要不要和你的朋友合作,怎么合作,出现了分歧怎么办,这是很重要的。

所以老俞那个时候就开始了真正的补习班,英语培训的道路,1986年。然后到1989年以后,老俞就离开的北大,就开始教了。当时老俞也是有一个合伙人,他的合伙人也有三驾马车,用王强的话说,另外两匹是母马,一个是他老妈一个是他老婆。他老妈负责盒饭,总后勤,他老婆负责雇人、开人、发工资。老俞就开始做了。

有一句话说不要和朋友合作开公司,这是错的,开始哪有那么多钱?只能是有共同追求的人,在情感上在价值观上在事业上认同的人在一起做。唯一的问题是一定要有规矩,有规则框起来。出现矛盾出现问题,我们怎么解决,你得有这个意识,有这个能力,同时也得有这个胸怀。

所以做到1993年的时候,新东方已经非常大了,这个品牌已经形成了,口碑非常好。这个时候老俞,当然,1993年的老俞,想到了中国星球之外的北美大陆,这时候他就到那边去。1993年11月9号,俞敏洪到温哥华,那个时候我在温哥华正好拿了硕士,胸怀大志,有伟大的理想,要改变中国改变世界。但是不行,找不到工作。我是1983年分到北大,在那里认识到俞敏洪、王强和李克强。我的梦想,真的,做国务院文化部长,兼任副总理。

人要认识到,他擅长什么。所以1995年,俞敏洪到温哥华的时候,我就跟他回来了,王强在美国进入贝尔实验室,拿了七八万美金,那时候梦想成真了。但是看到俞敏洪做的事,知识分子实现自己梦想的火种复活了。老俞就把他带回来了。

那时候有两大关做不好,第一,如何申请奖学金,第二,如何申请签证。许多人通过率非常高,但是拿不到奖学金。拿到哈佛的奖学金,但是没有签证,就被拒了。就像电影里面的陈东京,就被拒了。所以他当时要做这个事,这就是产业链的上游,你怎么真正的实现他那个GRE的目标。同时你考中GER,你需要基础英语。如果没有基础英语,你不会口语不会写文件,你还没有用。这是产业链的下游。虽然是个考试,但是本质上还是英语能力的测验。

所以王强作为一代杰出的英语老师,走的时候是英语系团总支书记,著名的英语老师。所以回来就把这个产业链的下游给顾起来了。所以1995年开始,新东方三驾马车就启动。

后来所有的关于英文考试的东西,老俞做到了极致王强英语口语开始,到新概念,到大学英语、中学英语、幼儿英语。我是美国签证、美国移民、加拿大移民、申请奖学金,最后是求职,人生发展,整个一个链条就完美形成。这样一个黄金时期,大概有四五年。在这个期间我们有冲突,我们有争论,但是都是为了各自的业务怎么往前走。

可是后来出现了一个问题,那时候我说,互联网来了,敏洪,赶快注册域名。当时花了一百美金注册了域名,但是过了两年忘了续费,被别人买走了。现在据说是个色情网站,真的,我从来没去过。

我跟老俞说,赶快做新东方的互联网。老俞说谁出钱?我出钱做了这个网站,但是各个不的产业,不只我们三个人,所有人都在这里开业。当时新东方是平台概念,老俞提个成,老俞比马云有远见多了。所以老俞说怎么做?我做软件的话,口语、出国咨询,其他各个方面的东西,利益不好分。再说我们当时准备搞新东方大学,新东方大学属于谁的?也是一个问题。新东方大学的学生必将需要我的咨询服务,新东方大学必将需要王强的基础英语口语。所以这时候就不好协调,这时候我们就开始讨论。

1998年的2月份,1998年的国庆节,我们在温哥华,在我家里,我说敏洪,作为兄长跟你说,新东方走到今天,落后的生产关系已经无法适应它伟大的生产力。我们要合伙,要股份制。经过一年多的思考,我们就股份制了。我们从来没有为股份为权力为位置争夺过,为什么?发展方向,要不要和联想合作,要不要和哈佛办一个分校?要不要办厨师学校?当然我们没有办,后来有一个新东方厨师学校,早了一步。

我们争的是战略、愿景。我们成天为这个东西讨论、争论、打斗,从来没有动过手,但是心里不断的在踢对方。经过了五六年的,从2000年合股以后,到2004、2005年以后各种危机,不在于我们怎么讨论,而在于,南斯拉夫使馆时间,后来发生了学生集体暴动,那天危机巨大,一夜之间退出一千多万现金,然后为了兑现我们对学生对社会的承诺,一切以学生为重,我们把这个问题渡过?。

2004年底,老虎基金投资新东方,我们就完成了一代知识分子的中国梦,把自己的才智、人格和道德倾注到事业中。你办一个企业,需要师傅,但是也需要强大的合伙人。这个过程中你要有胸怀,要懂规则,信任与包容,互相增长互相帮助、指正、批评,你有这几个东西加起来,然后内部的合伙人互补的能力,共同的价值观追求,然后不断健全的,遇到问题我们就不加固的关系,每个人都能做成一番伟大的事情。

新东方 徐小平 中国合伙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