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豆浆创始人林炳生自述:我的创业三境界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永和豆浆创始人林炳生自述:我的创业三境界

林炳生,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可能甚为陌生,不过他创立上世纪80年代的永和豆浆对很多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个滥觞于台湾的品牌目前在大陆已拥有500多家门店,而目前扩张的步伐仍未间歇。

这是一个从一个小店到五百家门店的故事

来源:i黑马

口述:林炳生(永和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整理:王根旺

【导读】“创业这些年来,我一直以三分傻劲、七分干劲和永不放弃的决心继续努力。”头发斑白的林炳生在昨日的黑马大赛“黑马大讲堂”环节吴侬软语地说道。林炳生,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可能甚为陌生,不过他创立上世纪80年代的永和豆浆对很多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个滥觞于台湾的品牌目前在大陆已拥有500多家门店,而目前扩张的步伐仍未间歇。

上篇·三境界

从创业开始,我的人生经历了王国维所说的三境界。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西风凋碧树”

上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学无术,我学的是航海,但是我后来因缘际会就去跑业务,包括在读书的时候打过工送过货,和食品有不解之缘。

在创业之前,我卖缝纫机,做过房屋中介,也摆过地摊,开过出租车。跟推销缝纫机和销售房子相比,我觉得做食品是比较简单的事情。但是食品做出来,如果吃得不安全,它就会变成一个引爆点,所以我战战兢兢的,从一个小店到涉入一个简单的产品——销售低温的豆浆。

到1985年,我自己累积了几十万元的资金,我找了两个伙伴。其中一个伙伴做了两个月后,他就不想做了,他就说做这行太辛苦了,看不到未来,不做了。另外一个同事,他说这个比卖缝纫机还辛苦,做了半年,更看不到希望,当时一个月的业绩只有几十万台币,不久他也退出了。

所以我只能找我的弟弟合作,而在创业的过程中,我也意识到食品有专业的,所以我让他也去食品研究所学习了食品的专业,之后导入公司里面,并把标准的优良的食品运作起来。而在台湾来讲,永和豆浆还是第一家获得台湾优良食品认证的专业豆浆工厂。我们的豆浆也通过了美国FDA认证,取得外销美国市场的资格。

我认为,自我要求非常重要,当政府并没有规范要求下,你能够自己先做一个认证条件,这就是自我肯定的价值。

“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二阶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15年前,我第一次来到了祖国大陆,在福州吃早餐的时候,我用一块钱喝了一杯豆浆,还有一个包子,还找我三毛钱。我记得那个老板娘边用手抓油条,边用手抓着钞票给我,这个钞票都油腻腻的,放在口袋里面都觉得很污秽。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点——要让大家饮食方便、卫生和清洁,而这种模式在大陆比较少。

之后,我便开始行动,最初我是委托福建的朋友帮代工永和豆浆的产品,做一个试水销售。我把豆浆卖了成都、武汉、长沙和福建等地方,但每次去收帐的时候,我却都被迫成了酒鬼,我就意识到在没有建设品牌的情形下,你没有办法把很大的资源投入行销市场。

后来,我就在上海自己开店,用自建的通路和步步为营的策略来发展,到目前永和豆浆已经有了五百多家门店。当然,市面上有很多加盟永和的,而山寨的也比比皆是,数据显示山寨的店面超过一千家。所以,我想永和豆浆满足这种基础消费需求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1
 

我们今年做了一个区域大联盟的模式,这是结合区域地方的朋友想加盟合作的需求,跟公司合资,我们叫做三道供应:经道、商道和人道。在这种情形下,你就要加强发展餐饮的工业化、标准化和简单化的模式。

过去每个地方的饮食习惯都有不同的口味,但是在连锁快速的发展下,为了经济结构的需求,你就必须在中央工厂里做好很多的标准化和规范化的商品,以在门店里面经过简单的操作就可以让顾客享受。 西式快餐在标准化和规范化方面做得非常好,而中式快餐却还有一些瓶颈,不过我相信这些瓶颈会在创新的机制下逐渐破解。

在工业化生产领域,有很多很多的先进设备和技术供你应用,你可以把大豆里好的因子留下来,不好的去掉。中国的气温,南部温度和北部温度有时候一差就差十几二十度。泡豆泡得不足,豆发育不良,磨出来没有浆;泡过头,已经沉淀,对身体则有伤害。我们就用先进的科技突破了过去的传统,可以用几秒钟的时间完成炮豆,而且营养完全不流失,安全系数也很高。

此外,从2005年开始,我们开拓了快餐连锁之外的一个事业——豆浆粉,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情形下,我们已经不能用现磨来满足消费市场的需求。

在“独上西楼”的这个阶段中,你要延伸到未来,要走在前沿,而不是等机会来的时候你再去做。

“众里寻他千百度”

想想未来,我谈一下人生第三个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每个人都想在第三个境界里面回头一看,自己今天的成果是丰硕和美满的。

我觉得未来人类的需求主要是养生、健康、绿色和经济,而大豆蛋白在这一块就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说我们大豆蛋白做的素食产品,不管在东南亚、欧美,素食人口的成长非常可观,而整个中国市场还处于正在萌芽阶段。所以,这是一个新的方向,做餐饮食品的人可以在这个方向里面多学习,将来有机会创造一个新的品牌。

以餐饮的习性来讲,我认为现在是一个“微时代”,“三公经济”虽然不好,但是我们可以用微博和微信的营销。很多人现在手机都有微群,它的活动力非常强,如果抓住这个重点,也可以满足很多新餐饮的新机会。

下篇·问答

王光复(黑马营学员、久丽康源创始人):现在政府在倡导廉政餐桌,民间也有光盘行动,大家在形成这样的节俭风尚。这对餐饮行业的影响无疑非常巨大,餐饮企业应怎么应对?

林炳生:目前高端餐饮企业受到很大的重创。但是我觉得,危机就是转机,我不是做高端餐饮的,但是我知道他们的痛。餐饮界朋友互相砥砺,互相结盟发展,可以降低这种影响,比如我前两天在上海参加一个餐饮联盟的活动,这个活动可以将我们联盟起来,可以大量降低采购成本,降低成本结构。

开源也就是不在同的领域挖掘新机会新市场,有些从高端的降低为大众市场,大众市场的生意还是做不完。我看一个定位在大众市场的门店,每天晚上用餐还是要排队。所以我觉得餐饮只要抓对方向,定位清楚,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发展。一定要抓住结构,调整方向,定位清楚,再投入市场发展。

吴大平(黑马营学员、心之源生物制品创始人):雀巢咖啡没有做咖啡店,星巴克没有做星巴克咖啡,而现在永和豆浆既做豆浆店,也做豆浆产品。餐饮肯定是赚到钱了,产品不知道有没有赚的钱,您认为值不值得?还是应该把餐饮做得更深更广?

林炳生:事实上,永和豆浆在目前还是专一在“永和豆浆”四个字的核心价值上的投入和发展。我们五百多家的门店挂的招牌就是永和豆浆,这是一个重中之重。

为什么永和要往商品方向发展,就是因为当你第三产业做得有一定基础的时候,事实上你要就往第二产业、第一产业去延伸。现在所有做得比较知名的连锁的餐饮公司,它背后一定要有一个中央工厂,这个工厂把商品做一个有效的安全处理,然后再配送到门店去运用,去调配,来使用。再延伸一点就变成什么?自己种蔬菜,养猪。

我们是为了餐饮的安全系数,才延伸到前置作业去发展。这样也有互补的,我们除了自己供应自己的餐饮,也供应给很多其他连锁体系,包括我们做商品的话,在各大通路,超市卖场都在做销售。

李亦迅(黑马营学员、龙王金豆浆创始人):我们怎么能够去对抗雀巢咖啡和利顿奶茶这样的对手?单一的品类在未来怎么胜出?

林炳生:豆浆粉市场领域,除了餐饮业渠道,商超和市场这两条路都是我们希望走的路。我相信如果能够把这个市场做精、做强、做大,就可以做到百亿市场,这个市场是很有前瞻性的。不要看咖啡粉、奶粉和奶精等等现在很流行,但大家知道奶精其实就是植脂末,对身体不好。中国人要用最好的饮品迈向世界,而最好的饮品就是茶和豆浆。

创业 永和豆浆 林炳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