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来干公关 ?傲娇的公关人PK矫情的媒体人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要来干公关 ?傲娇的公关人PK矫情的媒体人

作者:?赵勇

两篇写媒体人文章《不干苦逼的媒体,我去干公关了!》《媒体人,你为什么还没转行?》,以一个PR的角度这两篇文章都不错,噱头十足可以一读;如果和之前的媒体人去干保安的新闻结合在一起看,恩,媒体似乎成了一个火坑——虽有无数莘莘学子怀揣新闻梦想试图进入媒体,但媒体前辈们却试图告诉你,这儿很凄惨,趁早去转行。

评语三个字儿:矫情多了点。(五个字儿)

1

某个深夜,一个媒体的妹子,守在电脑前写稿子的时候突然莫名的发了一个感慨:世界如此辽阔,为何苦逼的守着媒体的一亩三分地没啥收成?不如,去干个公关吧~

世界如此辽阔,苦逼的媒体人应该干公关?这绝不是是才逃虎穴又进狼窝,是才华横溢的战斗机到苦逼中的战斗机的升级大法。

无论是已经干了媒体的,又或者仅仅是个新闻专业的学生,都应该有个强大的新闻梦想吧?虽然不是人人都想成为一个好的调查记者,但无论是柴静还是李承鹏,都还是有影响力有面子有粉丝有收入的。他们是新闻人的偶像吗?

无论是过去的辉煌,还是当前的迷茫,媒体人的慌乱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内心的傲娇气;放眼望去,传统媒体不好干了,媒体人还可以做个文化人出个书啥的;还可以忽悠银子在搞家媒体,自媒体或者神马的,总之都是有文化的。

又或者,又太多的媒体人可以去做高管,去创业当CEO送公司去上市神马的…不要看着有这么多叫苦的,但真正有实力的媒体人从来就没听说过有穷困潦倒的?不排除少数坚持新闻理念的理想主义者,但大部分都是份工作而已,做好,多赚钱,正常。

比苦,媒体人比不过公关人;比累,媒体人比不过公关人——但比矫情,毫无疑问,媒体人完胜。

一个干公关,没有太多可以“傲娇”的资本吧?是比熬夜还是比案头工作,又或者是比吃的多?

但,干公关的除了内心“傲娇”点,还有哪儿可以嘚瑟的?

听说过干公关的能去做了份有名气的的媒体吗?那会直接被刷上媒体黑帮的标签吧。但做的好的媒体,却足以支撑一家大的广告或者公关公司——又或者你见过哪个上市公司的CEO是干公关出身的吗?干公关的虽然心有千千结,开花结果的却少之又少。

媒体人转行做公关人,技能没啥说的,写稿做方案的应该都没太大问题,但心态能够转化过来吗?从媒体老师的身份,到陪笑陪唱的三陪状态侬晓得伐~

陪笑客户、赔笑媒体、陪笑读者(网友)、陪笑财务、陪笑领导…

对于优秀的公关人而言,不仅仅是是做好乙方服务好甲方,更要做好枢纽;游走在客户、媒体、公司之间,游刃有余如鱼得水——流程、态度、和技能,能写稿的不一定的是好的公关人,但能写稿的最后又都是公关人。

比惨的意义在于搞笑,但为何还有这么多同学坚守公关人的角色?

在大的公关公司能够感受一种理念,中等的公关公司能够享受成长,小公司那就是创业的信念;论钱,干公关不会特别多;论时间,干公关的忙起来不要命;论名,干公关的干不出公知——但,有一点好处,这一行可以凭手艺吃饭,手艺好的公关人谁也挡不住她和他的成长。

做公关发不了大财,除了那家上市的,其他家虽赚钱但不至于暴富;做公关的又不可能太越级成长,传统公关的按部就班在互联网时代虽有变化,但整个体系被撬动不大,各级职位贬值的迹象,但收入还是上升期的。

近期又有不少新人入行,还有不少媒体人转行过来,以多几年工龄的身份说几句,不要以为企业的钱这么好拿——拿钱可以,可活儿总是要干的。

一开始提到的那转行干公关的文章里提到的诸多方法其实不太靠谱,如果说拼人脉就能搞定客户,那么最应该开广告公关和公关公司的肯定不是现在的这帮人——公关业务的范畴虽然和媒体密切相关,但又不仅仅是媒介和稿件——好吧,媒体和公关都是苦逼一族,要相亲相爱,和谐共处。

世界如此辽阔,你愿意做一个傲娇的公关人吗?

干媒体的有可能干上市了,卖煎饼的有可能成就品牌,卖水果的可能被风头砸中,开咖啡店的成了文艺青年的典范….你个SPR,除了内心的傲娇还能有什么可显摆的?

就好像,我身边这些公关人们,不是文艺,就是重口味;不是吃货,就是咖啡控;不是爱看美剧,就是迷恋话剧;不是四处旅行,就是死宅——据说每个傲娇的公关人内心都住着500好汉,是这样子的吗?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可以提分享给你的朋友,也可在关注我们的公众账号账号,我们是:kankeji(围观侃科技)。

公关 媒体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