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老友记】夫妻创业:利乎,弊乎?
王静静 王静静

【黑马老友记】夫妻创业:利乎,弊乎?

在6月29日的黑马大赛宁波半决赛的“黑马老友记”环节,黑马营学员杨守彬、赵浦、王雨豪、陈涛、刘亚蕾和缪杰对“夫妻创业的利与弊”话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来源:i黑马 整理:王根旺

【导读】夫妻适合创业吗?创业夫妻该怎么相互呵护?从桌上到床上,如果有疲劳了怎么办?夫妻间如果出现问题,又该怎么分配财产?……在6月29日的黑马大赛宁波半决赛的“黑马老友记”环节,黑马营学员杨守彬、赵浦、王雨豪、陈涛、刘亚蕾和缪杰对“夫妻创业的利与弊”话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主持人:

杨守彬(黑马营二期学员、黑马会副会长、丰厚资本)

嘉宾:

赵浦(黑马营一期学员、黑马会会长、十月妈咪创始人),

王雨豪(黑马营二期学员、人人猎头创始人)

陈涛(黑马营五期学员、E店宝创始人),

刘亚梅(黑马营二期学员、广州优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缪杰黑马营四期学员、水木年华)

问题一:爱情孕育了创业,还是创业孕育了爱情?

赵浦:首先我先介绍一下,我先创业,后来我太太加入我们团队。我太太原来是外贸公司的职员,把她挖过来作为合伙人。几年之后就结婚了。

陈涛:我太太是我的高中同学,从高一的时候我许了一个愿望,将来要买房买车,后来工作了发现很难实现,就忽悠她和我一起创业,我说这一定能买房买车,就一起创业了。

刘亚梅:我先被我老公忽悠让我创业。因为工作的时候,觉得我特能折腾,又能想又能做,就去创业了。我做了几年发现撑不住,就把我老公忽悠出来一起创业。

缪杰:我是基友合伙创业,我很反对夫妻创业。

问题二:现在夫妻是否还在一起创业?

赵浦:我们还是在一起,只是决策方面,一开始我太太是独立团团长,我属于政委,然后几年以后,我变成了军长或者司令员,她变成了师长或者军长。

陈涛:我爱人一年半以前离开了我的公司,成立了另外一家公司,做了我这个公司的主公司,就脱离我这个公司的管理,担任董事职务。但她是那个公司的最大的领导。

刘亚梅:我老公还在公司。工商登记上我是董事总经理,但是实际运作过程中,我觉得我是能够去整合资源融汇大家智慧的,所以我是对外的统一。很多的想法性的东西老公会占很多。

杨守彬:缪杰你们俩也还在一起?

缪杰:对,但是除了工作以外,一眼都不想看对方。所以幸亏我们不是异性,没有在一起生活。简直就是烦到不行。看到也像照镜子一样。

问题三:如果夫妻发生冲突,怎么解决?

王雨豪:虽然我是一个人的创业,我太太不在公司里。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雌雄同体,但是我觉得这个夫妻创业,其实是一个广泛的事,就是说在或不在,精神上的支持特别重要。

我自己感受特别深,最艰苦的时候,我太太笑咪咪的跟我讲,没事,我们有最便捷的融资渠道。带着我去卖套房子,这融资就来了。所以我觉得家人的支持特别重要。我想问一下老赵,嫂子对你的支持,除了工作上的那些分工以外,这个温暖,这种感动,你怎么理解?

赵浦:雨豪同学非常适合当我们的编辑。讲到创业这一块, 1993年开始创业到现在,应该有二十年了。中间大概有两个公司,外贸和服装。我和太太两个人,我们两个性很大不同,中国的现代史属于湖南人跟浙江人的战争,那我们家我是浙江人,我太太是湖南人,所以这两个是很难调和的矛盾。在整个过程中,大家知道湖南人相对是比较犀利,然后浙江的男性,相对想到绍兴的师爷,比较温婉一点。这样两个人就会有很多的矛盾。

王雨豪:你是讲了发生冲突的原因,能不能告诉我们最大的冲突是什么,如何解决的?

赵浦:曾经在我们公司,我们从杭州搬到上海的过程中,我听到他们在传说,我跟我太太两个人要离婚,我们到底跟谁。到底是跟我太太还是跟我。后来事后了解到,80%以上是跟我太太的,只有百分之一二十跟我,是这样的情况。

陈涛:在创业过程中,女性在企业中往往承担了慈母的角色,像润滑剂一样。但是男人在这个过程中比较坚硬,所以配合起来比较好。夫妻创业能够相互弥补对方的缺点,对公司管理起到帮助。

但是我认为这个作用是有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她是我老婆。如果有我老婆在,我在引入其他的合伙人和伙伴的时候,会面临很大的问题,这是我觉得,她和我合伙人之间有不同的角色。

赵浦:传统行业里面,很多夫妻合伙的创业是非常多的,在我们服装行业是特别多但是最后百分之八九十拆伙。信任成本很重要,夫妻俩或者跟兄弟合伙开公司,前期信任比较高,但是后期风险比较大。

杨守彬:他们两个基友创业都出现审美疲劳了,你们从公司到家里,从桌上到床上都没有疲劳?

陈涛:别说一起创业,就不一起创业,两个人在一起久了能不疲劳吗?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工作、生活,全都是工作了,如果在一起,那我跟我太太好不容易见个面,晚上回家还是谈工作。所以里外全是工作,没有生活了,人会很疲惫,精神崩溃。特别是公司遇到小问题,意见不一致的时候。

杨守彬:那是什么导致了你们一个必须从公司离开?

陈涛:她说你管理得不好,公司到今天有问题,你这里管理得不好,她说我来。

杨守彬:为什么最后她没来你来了?

陈涛:我说行,你来,我们有钱,有投资,试错呗,我让位,我抓技术你抓总体管理。她说好,上来了,第一天,开除一个人,又开除一个人。结果折腾了半年,出了很多乱子,她说我做不了。在这个企业管理过程中,我们用人方面,尤其是在高管方面,很难找到一个主心骨。

杨守彬:就是你很多公关活动你爱人都知道,她也想参与但是没办法?

陈涛:我爱人和我公司的高管,向我汇报的关系是不公平的。除非企业一直很好,遇到一些问题和波折的时候,一旦决策不一致,会产生很大的问题。

杨守彬:夫妻创业,有第二个孩子出生说明关系很正常,怎么维系的?

刘亚梅:在外面,对公司对员工基本上我说了算,但是回到家里面,他的想法会影响我很多,真正讨论他的想法会占主导,但是对外是以我为整体来进行。

杨守彬:你们先开小会商量好,再到公司开大会?

刘亚梅:可以这样说,但是我们不完全是两个人,我们也引入了别人,我们也不想搞夫妻店,这样对公司也不好。像陈涛说的,我们也会有一些分歧,对问题的把握不一样,他有他的用人标准我有我的用人标准,这个时候我们就保持决策是一致的,比如我做决定我负责,他会在后面把利弊分析到位。最后如果做了这个决定,OK,我们就形成一致,承担这个责任就行了。按照这种方式往前走。

杨守彬:你老公会抱怨吗,在公司你说了算?

刘亚梅:不抱怨,他在我们公司没有挂正常的职位。

杨守彬:连职位都没有给他,胸怀太宽广了。

刘亚梅:他是最高级的职位,他没有负责某一个具体的部门和事情。

王雨豪:还能有什么职位?

刘亚梅:顾问。他是技术特别厉害的那种,我是偏营销这一块,我们俩还是很互补。他很刚性的那种,能直接冲上去把男同事骂哭的一种。

杨守彬:缪杰这两个人这些年也做得非常好,我还喝过你们的奶,水木年华的奶。而且那奶很好喝,我想问问两个男人奶是如何酿出来的?

缪杰:我们真的如果创业的话,一般一个项目,一个人说了为主,这是我主动提出来的。因为我们两个完全是不同性格的两个人。如果在一起真的要做事的话,方向是180度的不同。所以尽量避免两个人在一件事上拿主意。

问题四:创业夫妻该怎么相互呵护?

王雨豪:亚梅,你怎么去支持你创业者的老公的野心,或者他外面受伤了,你怎么照顾他?还有陈涛和老赵、缪杰,你们谈谈自己的另一半,不管是男是女,渴望对自己什么样的呵护和照顾?创业还是需要天长地久的死磕,肯定要关怀的,咱们聊聊这个。

刘亚梅:我觉得能去创业能去折腾的野心还是比较大的,还是想着做出一些自己想去证明的,能够有价值和意义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避免不了,会很耗时间,很占自己的生活。我和老公回到家,工作问题绝对占一半以上,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照顾小孩确实是挺有矛盾的,但是我觉得必须要做好平衡,要相互的支持。就像做这个公司一样,可能我们会不只孵化一种模式,整个商业运行的过程中,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然后觉得为了这个东西,要去折腾的话那就得放下一些其他的,比如我们这几年,我觉得没有太多的旅游,没有太多的工作之外的东西,基本上整个就是被工作和家庭,你必须要做的事情完全占完了。但是占完以后比较好达成默契和一致的,就是我们选择了共同的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能够把一些自己再需要,就是自己希望做,对方不愿意做的东西全部放下了。就是能够让两个人做的东西是能够保持一致的。

这个时候即便有很多个人空间被侵占了,或者想做的其他事情没有做,也不会有太大的矛盾。还是一种体贴和关怀吧,一定是相互的体贴和关怀。

陈涛:我觉得是这样,我的观点并不反对夫妻联合创业,但是我反对的是夫妻联合一直创业。应该是一个过程,一个阶段的产物。初期可以,但是伴随企业的成长规模变大,不应该再一起。

我希望我太太帮我做什么,在创业的时候,我们既是合伙人又是夫妻既把公司管好,又帮我生孩子养家,家务也做,回家有热汤面喝,这对女性是一种摧残和侮辱。女性生下来天生的职能就是生孩子,你要赋予她很多创业的职能,那对她压力太大。

所以对我太太来讲,我对她最大的要求,就像经营一个企业一样,我要制定一个战略,主战略是首先保证你要把孩子给生出来,如果我们长期的工作,没有办法去生孩子的话,那么事业再成功,没有用。因为到最后人还是要回归家庭,做再大的事业,为社会做再大的财富,都要回归家庭。所以家庭和睦、事业有成,这两个是合在一起的。

对于我太太的要求就是她在家庭上首先要放在第一位,对于我的分工,我希望能够做好。女性创业过程中,双方承担这样一个角色,有一个清晰的定位。当然过程中,比如我们还没有生孩子,或者对家庭还不重要的时候,年轻的时候,我们可以重点关注企业,这是我对我太太的要求,也是目前的想法。

所以伴随这样一个公司的发展和企业的成长,我们就果断的,两个要分开,不能全部在企业经营。

赵浦:我还做了一段时间项目,我也是同意把太太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回归到家庭是正常的。这个我们也有计划,我们觉得到一定时候她可以退出公司,作为顾问等等。。我们有阿里的Linda,一直是我们的顾问。可以帮我们磨合夫妻创业的矛盾的问题。还有刚才说的,你们说都没有出去旅游,我觉得对家庭说很重要的,所以我们每年都会到国外走一走。

问题四:夫妻间出现问题,怎么分配财产?

缪杰:还是回到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出现矛盾的话,因为一个公司,当然除非出了大问题,不是按股份来说,如果一个公司真的要拿股份多少来判断,一定出了大问题。但是根据婚姻法,你们的财产是不按股份协定的,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这个时候按什么方式处理?

赵浦:这有技巧性,引入第三方投资者等等,我觉得有很多设计可以做。然后在职权方面当然也是可以,比如说同时兼总经理,基本上可以说了算,一锤定音。

陈涛:目前还没有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但是我想对一个企业家或者CEO来讲,在管理上,就像政府官员一样,我们在管理上能好公司,应该能管好自己的老婆。所以管理,要把老婆当做自己的下属,具体怎么弄,按下属处理。

刘亚梅:我是觉得最好,如果夫妻真的要两个人一起创业,最好两个人都不要太在意钱,在意其他东西。如果太计较的话,还是不要创业了,迟早会有矛盾。而且这种夫妻创业会很微妙,也会很危险,创业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不能通过合理的计算来解决的。我们很好,怎么登记,写谁名下,基本上谁有时间谁去办。

黑马老友记 夫妻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