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挥:还在强调“读者”的媒体离死不远了
李阳林 李阳林

魏武挥:还在强调“读者”的媒体离死不远了

新媒体走红以后,随之而来的是传统媒体的营收大幅度下降,你以为是新媒体在搅局吗?错,俩家都没钱赚,那么钱到底去了哪里,新旧媒体如何自救,魏武挥老师的独家解读,请看i黑马的报道。

【导读】新媒体走红以后,随之而来的是传统媒体的营收大幅度下降,你以为是新媒体在搅局吗?错,俩家都没钱赚,那么钱到底去了哪里,新旧媒体如何自救,魏武挥老师的独家解读,请看i黑马的报道。

来源:i黑马 作者:李阳林

创业服务平台黑马大赛,6月29的宁波半决赛不仅聚集的众多大佬,也云集了很多媒体人。自媒体人、媒体界的游侠魏武挥,也到现场观战。在会场间隙,魏老师和i黑马聊了聊他眼中的媒体变革。

传统媒体的敌人不是新媒体

见过魏武挥的人,都对他满手的非主流戒指印象深刻,据他介绍,满手戴着戒指的原因,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做生意想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依然戴着,是因为习惯了。事实上,这种标新立异的方式确实卓有成效,小编就是因为在一次大会上,瞄到了魏老师满手的戒指和大钛金链子,而对他产生了深刻印象。

读者减少,用户注意力转移,传统媒体们感受到了挑战,纷纷推出自己的新媒体平台,人人开始玩UGC。对于媒体的个性,魏武挥说,“做媒体一定要有自己的态度,UGC的媒体运作方式,恶果之一可能就是没有鲜明态度。国内在态度上做得好的有两家:南方周末和环球时报。有人狂热爱他,有人无比讨厌他。” 小编私以为魏老师说得很对,想要用户看你,给哥理由先。

但是传统媒体的敌人真的是新媒体吗?

新媒体没钱赚,传统媒体也难过。广告商的钱去了哪里?

在业界了解点风声的都知道,今年的传统纸质群体,广告营收持续下降,某财经周报,已经减了八个版,原因是上半年的广告份额至少下滑了30%。这些曾经的媒体大亨,纷纷意识到,靠以前的路子只能是死路一条,纷纷在谋求变革,市面上陆续涌现新媒体平台,但是做了一家“博客网站”就真的能自救吗?目前已经很成熟很有影响力的科技博客们,并没有营收大增,相反,他们也在为营收苦苦挣扎。正如草根堂主人所说“互联网、新媒体和印刷杂志之间的关系并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钱没有进传统媒体的腰包,也没有进新媒体的腰包,那么到底去了哪里?魏武挥说,原因是广告商的分发的渠道分散了。30年前,费翔在春晚唱《冬天里的一把火》,一夜成名,品牌商在央视做标王,立刻全国人民都知道他。现在完全没有这样强势的媒体。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以前受众单一的接受渠道,广告主投钱不能再集中在某一两个渠道。以前广告主手上有1000万,500万给电视,500万给报纸,大家日子都好过,现在1000万的广告费,要投20家,每家50万,哪家都没有拿到大钱,所以日子都不好过。媒体人的苦逼日子,怎么破?难道坐以待毙?这不符合傲娇媒体的个性,必须痛定思痛思考转型。

变革,必须产品化,还在强调“读者”的媒体离死不远了

以前的媒体是一帮专业的人做出的内容给读者看,双方的互动很有限。新媒体是什么?魏武挥的理解是,数据为支撑的,人人都能参与的的平台,这是媒体发展的必然。还在强调“读者”的媒体,还活在20年前。读者是不会付费的,顶多花1块钱买你一份报纸,然后靠广告商生存,但是现在这种赖以生存的方式被打破,还在强调“读者”的媒体只有死路一条,你必须找到你的用户在哪里。

魏武挥举了创业家的例子,创业家有《创业家》杂志,黑马大赛、黑马营、黑马会、青年天使会等为创业者服务的产品,这也是一个内容UGC的生产方式,企业家生产内容给创业者,创业者把内容反馈给企业家、投资人,双方均有所得。所有产品的服务对象只有一个——创业者,大家知道你能提供什么,来你这里能得到什么。

“其他杂志是一本杂志,但是创业家不是,当然,我也看到其他的杂志也在尝试。”

魏武挥说,传媒媒体的危机并不来自新媒体,变革,要从找到你的用户开始。

黑马大赛 自媒体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