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车应用, 看法律边缘的商业奇迹
吴澍 吴澍

从打车应用, 看法律边缘的商业奇迹

打车软件失败了么?至少没有被政策的驱逐出历史的舞台,下一步还有机会架构出自身的商业模式,至于是2B、2C还是买卖差价玩电商就是另一回事了。

来源:i黑马 作者:吴树

北京!北京!“成熟的打车软件可通过备案方式“转正”成为官方打车软件,并且可按照电召标准收费,即时打车收5元,提前4小时打车收6元。”

上海!“第三方运营商提供出租车预约服务,应与出租车企业或调度中心合作,并定期向合作企业或调度中心提供业务相关数据。”

“打车应用被收编了!”

在各地政府密集出台针对打车移动应用政策文件这一大背景下,“招安”的声音几乎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的主基调。

打车软件失败了么?至少没有被政策的驱逐出历史的舞台,下一步还有机会架构出自身的商业模式,至于是2B、2C还是买卖差价玩电商就是另一回事了。

1

如何在法律边缘游走

《打车APP那点事,压根就别往商业模式上扯》一文中曾谈到:

“中国有个规律,只要民营资本能进入到政府垄断或者隐性垄断的行业里,普遍都会赚钱。交通、矿业、机械、金融、房地产等等都是如此。但是进入的过程不免残忍,甚至成为了一代企业家和政治家的原罪。健力宝之父李经纬的坎坷一生就是例子,这并不是一件好玩儿的事情。”

想玩转深耕入垄断产业?文件里写的很好听,“铁路号召民资进入”,“通信基础建设希望民资进入”,甚至“民资入股银行都将在今年开闸”,但当普罗大众真正把钱向垄断产业中注入的时候缺发现,各式的法律法规,各式的准入牌照,各式的利益博弈,甚至一条196X年历史遗留政策条款都可以将民资对于垄断的觊觎扼杀于襁褓。

问题来了,作为与垄断、政策的正面冲突几乎毫无胜算的一方,如何在一场场利益游戏中胜出?大致有三种办法:

第一,进入陌生领域。“法无禁止即自由”,这是法治的基本原则,作为由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民不举则官不究”成为了“特色”的基石,而进入陌生领域则成为“法无禁止”的公海。历史上看,电子商务便是最好的例子,按照孙为民的话讲就是:“淘宝的竞争力部分来自电商不交税。”当然政策神马的经常习惯玩变脸,不过通常先入者会成为法律制定的参与方,因此针对新法律规章发布这反倒成为了企业自身的另一道护城河。

第二,与垄断企业成为利益共同体。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运营商SP业务,早期的SP们通过各式正当不正当的手段均赢得满钵,在最疯狂的2003年甚至出现过一些“特殊的”50元的手机卡卖出3000元的天价的故事,而信息产业部则直到2004年4月20日才对短信息服务收费行为进行了明确规范,对那些消费者意见比较大的比如资费不透明、退订难等情况都做出了相应的规定。其中直接的原因无外乎,SP与运营商是一根绳上蚂蚱,各地方运营商老总的KPI考核的核心指标便是营收,这也使得至今仍有一些并不善意的SP扣费出现的报端,显得见怪不怪了。

第三,被追认。这是最被动、最无奈,但也是大多企业唯一能选择办法。毕竟被追认的通常有两种人,一种是“烈士”,一种是“烈士家属”,譬如“盛大盒子”便是“烈士”,而小米盒子、乐视盒子,则是“烈士家属”。什么样的生意不合规会被追认?IDG资本合伙人李丰曾做出了过如下判断,他认为那些终将被追认的生意通常是:“一方面,生意的最大用户市场,或者叫最大市场需求,应正面存在。另一方面,在解决这个市场需求的所有人当中,你是不是尽量用了你能找到的正路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歪门邪道。”这里笔者想补充两点:其一,最好市场上有对“垄断”的既得利者的另一官方对抗力量。。譬如当下运营商IPTV的需求便站在了广电的对立面,这或多或少促进了互联网电视拍照的发放。其二,充当“不合规”交易的平台商,而非实际操作者。譬如“众筹”和“非法集资”便有着血缘关系,但事实上,作为平台商通常只要钱不“过手”,就可以摆脱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譬如用陌陌约X,关我陌陌何罪?

谁能成就下一个互联网商业奇迹

金融

金融是一块大肉,当然想吃肉要先有“牌”。挂羊头卖狗肉的基金销售渠道“余额宝”上线半个月便转入资金66亿,但事实上,目虽然支付宝具备第三方支付牌照,却不具备基金销售牌照。而各式各样的P2P贷款样本们,即便在这样那样的风险中前行,但譬如宜信的早期投资人,据说仅仅靠每年的分红就足以收回投资成本,更不要提投资回报率了。而目前的互联网金融中,真正的几块肥肉“互联网券商”、“互联网银行”、“互联网信托”仍由于政策限制并未真正出现,这里随便一口便是数倍支付宝与阿里巴巴。

医药电商

“禁止处方药在网上销售”,始终是医药电商的一条红线,更是其痛点。无论是一号店旗下的一号药,天猫医药馆还是曾经的京东好药师,虽然都有过碰碰红线的尝试,但最终均以失败告终。至于对策,好药师的高管也曾在一次采访中对笔者表示,“线上下单线下取药”的O2O模式有机会解决这一难题,遗憾的是实际操作中未能大规模付诸行动。但医药电商作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已经显现得越来越明显,这块肥肉谁都不愿意放弃,最直接的京东与好药师的股权争夺传闻便是最好的印证。何况波士顿咨询的报告中2015年中国医药市场的规模可以达到850亿美元的数据就在那里。

法律

绿狗网的出现,被律师界认为是“疯了”。作为一个承担着无限连带责任的行业,网民可直接在线上进行法律服务自助交易曾经被视为不可能。但这些疯狂的想法正在被实践,在线创建合同、遗嘱等法律文件,并最终由专业律师进行审核。当然目前对于一些线上不能完全解决的法律问题,包括繁琐的案件受理、大型商事、刑事诉讼案件的处理,以及并购、资产重组等必须由线下解决的,仍需要提供线下法律项目对接服务。但换一个角度,在律师这个信息极不对称的行业,未来会不会出现律师界的“大众点评”,倒可拭目以待。

教育

美国免费在线课程项目Coursera今年2月称,旗下有 5 门网络课程的学分已经获得美国教育委员会(ACE CREDIT)的官方认可。但在中国,任何形式教育想获得官方认可?看看南方科技大学便知。即便如此,在线教育在2013年,又重新成为资本市场的热点,大家对这个在中国新兴起的产品都抱有极大的热情和看好,并且涌现了像猿题库,传课,多贝,91外教,51talk这些在线教育公司。但可以看到目前真正在教育市场上占据主流的K12(指从幼儿园5-6岁起到高三的17-18岁)仍未出现一款现象级产品,一名知名美元VC的投资经理曾分析说:“教育分为兴趣类和非兴趣类,互联网教育要想做非兴趣类的市场难度很大,因为考试等非兴趣类的特点是1、结果导向2、被动学习3、系统性,这在社交平台上不容易成立。但兴趣类,如炒菜做饭运动倒是有机会。题库是很好的切入点,争夺的是教科书市场,每个大细分领域都可以在几亿的市场中分几千万的羹,但想在任何方向有上亿的突破,就需要进入系统化的学习阶段,这个将是非常大的挑战。”

打车应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