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恨在中国创业
王静静 王静静

王兴:恨在中国创业

王兴已经“英勇地死去”两次了,他先后创办了校内和饭否,但都令人瞩目地失败了;“哪有什么错过的机会,那本就不是你的机会。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 ? 编辑/丁伟、刘坤 撰文/李志刚

引言:王兴已经“英勇地死去”两次了,他先后创办了校内和饭否,但都令人瞩目地失败了;“哪有什么错过的机会,那本就不是你的机会。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

0

一个不成熟男人的标志是愿意为了某项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志是为了某项事业卑贱地活着。

直到最近,王兴才知道这句文青范儿的成长格言是出自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他有些惆怅,有些欣慰,又有些苦涩。在中国的创业名人堂里,他已经“英勇地死去”两次了:他先后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类Facebook的网站校内网、第一家类Twitter的网站饭否网,但都令人瞩目地失败了。他再次领风气之先创办的美团网从团购红海中杀出,成为市场第一,但这时候的热点已经变成了移动互联网,微信、大数据、可穿戴设备……团购再成功,也像“失去了氛围的星星”。

创业和人生一样,就是这么残酷。2013年6月,美团在庆祝“团购迈入10亿时代”,其5月份交易额达10.5878亿元,消息在功利逐热的新媒体上一闪而过。但王兴很淡定,“本地服务业(O2O)是个市场空间非常广阔的行业,月交易额超过10亿只是一个新的起点。”

眼看美团要取得商业上的成功了:2012年交易额55亿元,稳居团购市场第一;王兴制定的目标是,美团2013年将实现188亿元,2015年这个数字将变成1000亿元,2020年为10000亿,即今天阿里巴巴的交易额水平。它也将去海外上市。王兴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他创办了三家公司,“其实美团是我做的时间最长的一件事情,其他的公司没有做过三年。”

这个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很受业界尊重的硅谷极客式创业者,终于变得“成熟”了。王兴在努力成为一个好的管理者,有领导力、对公司的掌控力、在一线的接触能力(他亲自去咖啡馆做地推)、跟人的沟通能力。他也在成为一个赤果果的商人,考虑赚钱、成本、规模效应。

王兴曾经被期待像创办了Twitter、Square的杰克·多西(这是他的偶像)一样,不停地创业,做一个(不见得)成一个,在科技创新上大放异彩,那将是怎样的传奇啊。但谁能逃脱地心引力呢?

在互联网代际上,生于1979年的王兴属于2004年前后的第二代创业者。风云流散,如今,60后的马云、史玉柱已经退休了,1968年出生的李彦宏、1971年生的马化腾还是霸主,80后、90后已经扑上来了。做一家好的公司、赚钱的公司或伟大的公司,成败正常,享受过程,不再那么多灵魂冲突。王兴的“创业十诫”,浓缩了一个连续创业客的嬗变历程和成长代价。

做哈姆雷特,还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这是个问题。

如果微博、微信由王兴来做,可能会不一样吗?王兴说,这没法假设。“手机即时通讯出现的时候,无数人看到了,腾讯看到了,雷军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但这个事情不属于我们。跟腾讯是没有办法比的,除非你有很原创的想法。”

王兴跟做微信的张小龙聊过,两人对杰克·多西惺惺相惜。王兴认为,微信做得很好,不在于那些人文情怀的细节,那是锦上添花,关键是满足人的根本需求。“如果腾讯不做的话,一定会有别人做到。现在回头看,也没有什么创业公司能够做,因为腾讯看得足够早,足够强,足够坚决。”

王兴有一丝遗憾。他把微信形容为“手机上的中国的增强版的Facebook”,而这事儿,他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就试着做过了。2003年11月底,在美求学的王兴给五位同学发了一封邮件:“这是改变信息传播的巨大机会。”他中止学业,回国与两位同学王慧文、赖斌强创办社交网站校内网。

2004年五一,王兴买了一部智能手机,西门子,键盘在两侧。他想过把校内搬到手机上,也像后来的Kik、米聊、微信那样通过手机通讯录来建立用户关系。但当时太早了,乔布斯2007年推出iPhone才改变了这一切。

“光看到机会没用。”这是王兴得到的重要教训。“我们关于商业的考虑不那么具体,但是回头看也没有错,我们当时做校内,哪怕最后卖了的时候,我们也不认为这个事情没有前途了,我们认为还有很大的发展,问题是需要很长时间、很多钱。就算我们有耐心,我们也没有钱了。”2006年底,校内因为资金链断裂卖给陈一舟的千橡集团,即人人网的前身。

很多创业者有类似问题:他是很好的机会把握者、有创新冲动的思考者,但往往行动力不强,执行力不够。他像哈姆雷特,优柔寡断,顾虑太多,内心戏大于动作戏。他不能像“马基雅维利主义”,通权达变,机动灵活,兼具狐狸的狡猾和狮子的勇猛,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最像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莫过于史玉柱了。尽管他有道德争议,但他的确是高段位的人性市场学家。比王兴更像哈姆雷特的是张朝阳,他顶着中国互联网先驱者的光环,却寻师问药,似乎看透红尘。他说如果乔布斯在中国一定成不了,“中国这个环境,想做成功的企业家,一定会牺牲自己的性格,委屈做人。所以中国做得很大的企业家都阴着脸,活得不畅快。”

哈姆雷特过了头,就成虚无主义了。马基雅维利主义过了头,就近乎阴谋论了。王兴感慨:“越来越觉得,无论是炒股做空,还是创业创投,还是其他事情,这两点都同样重要:1.站在历史正确的那一边;2.能扛到那一天。”

创业多艰,“企业家精神”是根本的动力。

若干年前,一个记者准备采访马化腾,问王兴有什么想问的。王兴:“他是怎样坚持下来的?”这位年轻创业者历经磨难。2007年5月12日王兴推出中国第一个微博客饭否,比Twitter晚了半年。截至2009年上半年饭否用户已达数百万。该年7月饭否因涉敏感言论被关闭505天,新浪微博则在一个月后面世。

王兴四处奔走,无解决之路,但团队并没散伙,仅有两人离职。“老大是一个坚持的人,影响着大家的状态,我没想过自己逃跑,除非公司彻底解散。”饭否联合创始人、后来美团联合创始人、技术副总裁穆荣均说。2009年底,饭否开了小小的年会,讨论“假如这个公司明天就不存在了,大家会怎么样?”王兴当场哭了。那是他不多的动情时刻。

2012年一天夜里12点,美团电影团购业务“猫眼电影”负责人徐悟向王兴诉说难处,王兴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说:“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Entrepreneur精神吗?企业家精神就是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想着如何实现目标,不管自己现在拥有什么资源,哪怕手上什么都没有。”徐悟一开始觉得美团是野路子,现在很多东西规范了,王兴也在变,“他以前就是一个充满热情、很聪明的创业者,我原以为他就是负责产品的副总这种级别的,但他现在更像企业家了。王兴说美团的愿景是让人和生意的关系变得更紧密。我第一次见他,他可没说这个。”

王兴从乔布斯那儿得到一些激励。“乔布斯第一次和第二次担任苹果CEO,他的疯狂、执着没有变,只是重返苹果之后管理能力强了很多。”反思失败,王兴最重要的结论是:“一是内心要足够强大;二是我现在的管理水平还是在比较低的段位,但是之前更低。”

企业家要有掌控力。

校内卖掉后,陈一舟将之打包上市,号称人人网是中国最大的像Facebook的社交网站,一度享尽资本风光。王兴意识到,“光有企业家精神还不够,你还要学会跟人沟通和容忍。”

他仍然不肯透露当年交易细节(有媒体称校内卖了200万元),他是否被陈一舟忽悠了他也不在意,“没有什么事情是被迫的,商业游戏规则之内所有决策都是自愿做的。”他只是遗憾以前对公司的控制力不够。当时是否卖,校内三位创始人意见分裂。赖斌强(现美团行政部总监)强烈赞成卖,王慧文(现美团副总裁)强烈反对卖,王兴居中偏向不卖。赖斌强说:“这是我和他俩性格深处不太一样的地方,他俩比较偏执,不考虑退路。我会考虑退路,不想背一屁股的债创业。卖掉的话,有了现金,我们完全可以再继续开始。”

美团办公室墙上贴着“要么牛逼,要么滚蛋”的标语。这是翻译自Facebook的口号“Go big or go home”。2011年某天凌晨两三点,美团市场总监左潇看到王兴急急忙忙地从会议室里出来,满头大汗,似乎有问题正困扰着他。2011年初美团不过200人,疯狂扩张,在全国到处开设分站,这一年6月份,王兴才真正弄清楚公司到底有多少人。“2011年人员扩张了十倍,这中间有几个管理人数的槛,200人、500人、1000人,我被业务拖着,一下子过了这几个槛,肯定有后遗症。那么快是不扎实的,回头还得做很多功课。”

2011年某个周六,美团高管爬完山后又回到办公室商量新的晋升通告,从下午6点讨论到凌晨1点。王兴拆得很细,一条一条分析为何要晋升这个人,如何晋升。美团COO干嘉伟说:“你得抓大放小,授权给别人。如果每件事都按照这种风格来做,你会累死的。”王兴说:“五六个小时能讨论好,效率已经很高了。美团一开始没建章立制,直到今天也没有完全成型。”现在问王兴最关心什么,他说:“如何更好地掌控公司。”他补充道,“我觉得刘强东很强悍,对公司的控制力特别强。”

再好的产品经理也需要学会做管理。

王兴说,当前他的职责有三个:定战略,而且让大家理解;选人、培养人;让公司有钱花。

一个同事推荐王兴看传说中黄石公送给张良的《素书》。王兴反复看了几遍,“看得浑身直冒冷汗,里面总结的好多管理错误我都犯了”。王兴读管理学的书,将美团的问题与书上的方法论互相映照,还跟很多人聊。他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美团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孙谦说:“王兴对感兴趣的事喜欢研究得很透彻,做决策也很慎重。”

王兴送《乔布斯传》、《领导力梯队》等书给管理层,大家研读之后,在会上讨论某件事该怎么处理,他会说:“我们用《领导力梯队》第三章第二节有关某某问题的解决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穆荣均举了个例子,公司讨论时会说,这个事情谁来R?这是运用管理学的RACI模型,R是Responsible,意为谁来负责;A是Accountable,意为谁来授权;C是Consulted,意为向谁咨询;I是Informed,意为通知谁。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的齐是什么意思?”王兴抛出一个问题,马上又自问自答:“我看了英文翻译,齐是Regulate,再译成中文就是治理、监管。齐家就是管好你的直接下属,直接向你汇报的人就那么几个。现在美团直接向我汇报的大概有八九个人。齐家和治国的区别就在于,治国时不可能直接管理所有的人。我的理解是先管好自己,再管好直接下属,然后把整个公司管好,最后才能服务好所有的客户。”

说到“修身”,柳传志告诉过本刊记者一句话:“以身作则不是建设企业文化最好的办法,而是唯一的办法。”

再有硅谷的理想也要适应国情。

同情王兴前两次创业遭遇的人会想,如果王兴是在硅谷创业,他有可能做成吗?王兴自己不以为然。“美国的市场化程度比我们高,资源的流动性很强,但是在硅谷,你创业跟巨头的关系不会比中国有什么不一样”,在哪里都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王兴去硅谷参观,在Facebook听到一句话:好的工程师和差的工程师,差距是10万倍。这让他感到震惊,他以为是10倍甚至100倍的差距。Facebook大概有五百名工程师,其中十来名工程师管理着图片应用的十万台服务器,Facebook用户每天上传上亿张照片。“在中国拥有五百名以上工程师的公司太多了,但工作效率没法跟美国比。”

如果说校内败于现金流,饭否败于不懂政治,王兴已经不再那么单纯和天真了。他不抱怨中国的创业环境,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一代,“如果不是在中国,或者不在这个时代……我对凡是在中国做成一点事情的人有更多一分尊敬。以前我觉得政商关系没什么,但是后来知道真不容易。”

王兴以另一种“游戏精神”在创业。他中学时很爱玩游戏,《三国》、《文明》、《沙丘魔堡》、《刺杀希特勒》……上大学之后就不玩了。“你可以把生活看成是一个终极游戏,是更大的赌场。”王兴如果创业做游戏会怎样?“基本上我干任何事情我都会干得很开心。”

王兴想过,“如果早出生一百万年,作为一个男人,此刻我应该正在狩猎。我应该围着兽皮裙,手持标枪,正在捕捉山羊野鹿,也可能正和虎豹豺狼大狗熊做生死之搏。如果我干不好,我就会被咬死,我的家人族人就会饿死。每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集中精力,回到中国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中来。”

偏执狂才能生存。

有一天,王兴突然没来由地想起一件饭否主题T-shirt:“你必须很努力,才能做到看起来毫不费力。”王兴居安思危的思想很强烈,就算杀出一个很小的竞争对手,他也会帮对手想出若干方案,看哪种方案能打败美团。左潇记得,某个晚上开会,王兴随手画了一张图:“满分是100分,我们只有20分的水平。20分不要紧,但不希望一直停留在20分上,必须21分、22分,一点一点地前进。”

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张亮和王兴去柬埔寨旅游,他看到王兴站在水果摊前拿着一个热带水果翻来覆去地斟酌,他说:“你能想象他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要做出无数个决策,能够持续地做对吗?”王兴对产品有敏锐感。美团分SABCD五级城市,通常单价依照城市等级降低,A高于B,B高于C。在晨会上,王兴指出为什么这里C比B还高?他经常第一个发现细节问题。

王兴上班时大概有1/3的时间在研究新事物,他的习惯是开上一二十个浏览器窗口,若有值得关注的新动态,就会发给人看。Groupon并购雅虎移动的一个小团队,他把这信息发给副总裁陈亮,让他深入了解。王兴说:“我不太担心现有的竞争对手,我们跑得更快。我在思考有没有更新的模式,如果要革命,我希望自己革自己的命。我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有限和无限的游戏》这本书对王兴很有影响。“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比起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六脉神剑”之一“拥抱变化”,Zappos提倡“Embrace and drive change”(拥抱并驱动变化),王兴更推崇甘地说的“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自己去当你想要看到的那个变化吧)。

赚钱是王道。

第三次创业成功,但王兴并没觉得是“卑贱地活着”。他坚信“互联网改变一切,没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会被改变”。

这三年网络泡沫不断,团购、交友、新媒体、3D打印……王兴不为所动,美团增长迅速。美团2010年交易额1.4亿元,2011年14.6亿元,增长十倍;2012年达到55亿元,成为第一,占整个行业30%份额。2013年,美团计划交易额达188亿元,还要实现双50%:份额超过50%,彻底甩开竞争对手;手机订单占总交易额的50%。美团顾问马占凯说:“双50%目标如果是王兴说出来的肯定没问题,他对数字很敏感、很严谨,不是那种夸大的人。美团首先得稳固自己在团购的优势。”

2011年,与美团模式相似的网站最高峰达到5058家,号称“千团大战”。据团购导航网站团800统计,2013年春节后还在维持运营的团购网站只剩下943家。创业有时候比拼的是谁犯的错误更少,用更少的钱活得更久。在校内身上,王兴吸取了教训,一定要留下充足的资金,对现金流有足够重视。谨慎控制运营成本,美团成为运营最健康的团购网站之一。

跟团购鼻祖Groupon相比,王兴说,“美团是赚钱的,Groupon是亏钱的。美团在毛利率7%-8%的情况下赚钱,Groupon在40%的高毛利基础上亏钱,因为他们没有靠谱的CEO和团队。我们也没有什么妙方,就是认清团购是长期追求低成本、高效率。”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已经被解雇。

团队要靠谱。

在王兴办公桌上,摆着一本用联想集团做封面的杂志。他说柳传志的管理三要素很厉害,把建队伍放在定战略之前。

一家团购网站的高管认为王兴是产品经理型的人,“在他背后应该有一些很强的人在支撑他。我不认为他的战略非常强,好在美团每条业务线上各司其职的人非常优秀。”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投资了拉手网,说美团比拉手网做得更好,因为美团引进职业经理人比较成功。王慧文说:“这跟王兴的特点有关系,他导致我们引进人才非常谨慎。我们的竞争对手有的一直没有引进得力的职业经理人,有的则是乱引进。引进一个优秀的高管绝对使公司上一台阶,引进错了就下一个台阶,一进一退,差距就拉开了。”

徐悟来自百度,说王兴独立思考能力很强,“在他手底下干活很累,他质疑一切,逻辑性又强,你给他汇报工作必须说得特别清楚,有一点问题都不行。”

王兴有时对人情世故不敏感。2011年王兴去杭州挖干嘉伟,两人见了6次面,次次是后者请客。2011年7月,美团完成第二轮融资,其中有阿里巴巴。当时王兴受困于BD(Business Development业务拓展)部门如何管理,竞争对手的挖角让他不胜其烦。投资人建议他去请教干嘉伟。他比王兴大10岁,是阿里巴巴67号员工、负责B2B销售的副总裁。

谈了5个月,王兴说服干嘉伟担任美团COO,管理BD团队。干嘉伟在杭州观摩美团城市经理的交流会,坐在最后一排看这帮年轻人情绪高涨,依稀看到了十年前的阿里人。他说,美团做成的概率很大,但最终能做得多大,跟灵魂人物的眼光和胸怀有关系。美团员工谭晨辉说:“王兴的感召力越来越强,这是企业灵魂人物需要具备的。”

2012年9月,美团在北京温都水城举办城市经理誓师大会。BD团队用花轿把王兴抬到台上。他们酒酣耳热,互相叫嚷着“我们今年业绩一定打败你们”,斗起酒来,最后纷纷把酒碗摔在地下。王兴愣了一下。左潇问:“你有没有想过会和这样一帮人工作?”王兴知道做O2O会需要很多线下的人,但这种场景他确实没想到,“很出乎意料,但很有趣。”

“很有趣”是王兴常用的评价,他对世界充满好奇。王兴发现美团单子的排序与百度的凤巢系统相关,他就去学习凤巢系统。他为这家公司注入特殊的文化:好奇心、快速学习能力、人性化的氛围。王兴的妈妈提醒过,王兴你说话太直,后来他注意分寸。现在王兴参加活动,会问左潇:“我该怎么称呼对方更得体呢?叫导演是张导、张总还是张老师?”这两年穆荣均过生日他都送礼物,一次是钱包,一次是名片夹。

王兴保持谦虚,“听起来好像是俗套,我依然要澄清一下,我们离成功的目标还非常远。我深刻觉得,不用三五年时间做不成一家很像样的公司。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以我自己和团队的能力,至少我做不到,我们美团还没有成型。”

小心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落伍。

在移动大潮中,团购似乎过时了。各种APP创业血脉贲张,王兴却在苦逼做线下地推。他有自己的兴奋点:“2012年是最后一年第二产业GDP高于第三产业。一般来讲经济越发达,第三产业比重越大。中国还有很大空间。大时代和我们干的事情是契合的。”2012年中国第二产业GDP占比44%,第三产业占比43%。

更势不可挡的是,移动互联网席卷天下。2011年末,来自手机的订单只占美团交易额的5%,2013年2月这个数据变成35%。2013年,王兴希望把比例提升到50%。美团将电影团购业务剥离出来,做成独立的猫眼电影。王兴拿过本刊记者的手机,两三下就安装了该APP。通过它可以查询影讯、选座购票,接到电影院的猫眼电影终端机自助打印电影票,无需再排队。这是美团的T型战略,团购是横,电影是竖。电影团购在美团2012年交易额中占11%,达到6.5亿元。

创新工场投资经理曹飞说:“团购在消费者的认知里是低价的代名词,美团淡化团购概念,强调本地服务,想培养消费者形成常态的消费习惯,商家价格也会提升到六至八折的合理折扣区域,服务也会多元化。现在线下商家发实物会员卡,每次身份识别比较复杂,未来可能靠虚拟卡——手机扫描。”

干嘉伟说:“美团要把本地生活以最高效率最低成本、保质保量地搬到网上,这是赢的基础,和2003年的淘宝一样。淘宝靠小卖家自己搬,但本地生活要靠训练有素的直销队伍搬,很多公司不懂或不屑于做这么累的活,所以给了美团机会。”

未来将迎来O2O的大爆发。美团副总裁陈亮说,“我们看清大势,商家需要什么,消费者需要什么,我们就做相应的东西。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勿忘初心。

两年前采访王兴,他说:“我相信科技改变世界。”王兴老家在福建龙岩,从小喜欢科学。他逃课去爬火车,老师批评他顽皮,他说:“我在研究蒸汽机。”小学五六年级,他和伙伴一起接触无线电,做录音机、功放;中学,他们一起读艾柯卡、盖茨、戴尔的书,尝试创业卖调制解调器,讨论《未来之路》描述的信息化前景。

《数字化生存》是王兴的互联网启蒙,书中说互联网的本质是移动比特比移动原子的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王兴的父亲做水泥生意,在龙岩最早一批购买电脑。1995年,王兴通过拨号登录广州的BBS,浏览别人的留言,互联网的奇妙世界就在他眼前开启。1997年,王兴到北京读书,清华BBS让他感觉“整个世界就在自己指尖上”。王兴也曾读过《人性的弱点》、《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但这些书他再未看过,因为“成功学能达到的高度是有限的”。他的梦想不是“成功”,而是来自于他对科技的信仰。从做功放开始,他就“对结构感兴趣,从根本上相信这个世界它的运转是有道理的”。

“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说很多事情回头看才能把点连起来。从我最早对电脑感兴趣、学编程到后面出国,这些经历共同影响了我的选择,去创业。”王兴说。他并没被连续创业“绑架”。《阿甘正传》里,有人追随阿甘全国跑步,但有一天阿甘不跑了,“不要说因为跑了,就一直跑下去”。

有人在知乎上问:作为互联网从业者,你错失了哪些创业机会?王兴回答:“我一贯而且真实的想法就是:纵情向前。哪有什么所谓错过的机会,那本来就不是你的机会。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在美团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上书“纵情向前”四个字。

王兴 电商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