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网上卖烧烤年赚百万:用微信送餐玩转O2O
i黑马 i黑马

80后网上卖烧烤年赚百万:用微信送餐玩转O2O

一群上海老阿姨,利用QQ、微信等方式在线上接单,每天中午骑车穿梭于核心CBD写字楼中,为白领们送上个性化定制的私房菜,依靠口碑传播成为一支“传说中”的送餐奇兵。

一群上海老阿姨,利用QQ、微信等方式在线上接单,每天中午骑车穿梭于核心CBD写字楼中,为白领们送上个性化定制的私房菜,依靠口碑传播成为一支“传说中”的送餐奇兵。

 

原始烧烤的工作人员在冷库内忙碌
 

原始烧烤的工作人员在冷库内忙碌

 

一名白领在办公室内通过手机短信预订周阿姨的私房午餐 均为晚报 王浩然
 

一名白领在办公室内通过手机短信预订周阿姨的私房午餐

一群上海老阿姨,利用QQ、微信等方式在线上接单,每天中午骑车穿梭于核心CBD写字楼中,为白领们送上个性化定制的私房菜,依靠口碑传播成为一支“传说中”的送餐奇兵。

一家看似门可罗雀的烧烤店,开在杨浦区的偏远角落,80后的年轻店主却能通过玩转微博、微信、淘宝,创下年入近300万元的惊人业绩,背后的生意经令人叹服。

O2O (online to offline,线上对线下)已是越来越多商业教父口中的创业真理,但很多市民可能未曾想到的是,就在我们身边平凡的市井角落里,就隐藏着最“接地气”的O2O案例。

人物介绍

李烨或许是上海滩最有故事的烧烤店主之一,他出身豪门而又经历破产、辍学,靠扛箱子、摆烧烤摊挣回生活费,又投身互联网创业。在杨浦区翔殷路的偏远地段,一家门面不到20平方米的烧烤店里,80后李烨依靠微信、微博、淘宝等O2O营销方式,去年卖烧烤卖了280万元,赚了50%的毛利。

偏僻烧烤店业绩惊人

李烨的店铺叫做原始烧烤,是杨浦区翔殷路和军工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

没有熙来攘往的热闹人流,离最近的居民小区也要走600米,这种选址显然没有按常理出牌。记者从翔殷路地铁站走了足足15分钟才找到这里,眼前的景象则让人有些愕然:没有烤肉的油烟和香味,没有燃气的炉灶,店里也没有半个客人。

服务员带记者走出了店面,绕到旁边一栋两层的小办公楼,看到了正趴在电脑前的李烨。

或许是看到了记者脸上的茫然,这个年轻的老板很快做起了解释:“我们的总店其实在网上,线下门店只是一个O2O提货点,顶多为顾客提供一些试吃,一般不接待堂吃的。 ”他说,原始烧烤真正的店面是淘宝网上一家大型网店,信誉已高达双皇冠,代表着超过4万次成交和好评。

在李烨身边忙碌着好几名员工,有的在处理订单,有的在撰写文案,有的在填写物流单据。这些年轻的面孔在网上拥有“年糕妹”、“牛排哥”、“田螺兄”、“紫薯姐”等客服工号,轮班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吃货们提供导购和售后服务。

280万元的年销售额是怎么做到的?李烨大胆地把烧烤店所能卖的一切都搬到了网上。从海鲜、肉类、水产、蔬菜等百余个品种的半成品食材,到烤炉、烧烤叉、木炭、一次性餐具,甚至烧烤景点门票都能“拍”,解决了户外烧烤的一条龙服务。

记者在原始烧烤的网店首页看到,李烨显露出了精明的电商思维。首先是人们最关心的食品卫生问题,有感于一些路边烧烤摊色素、添加剂、假羊肉满天飞的同行恶评,他把每批食材的质检报告和进口报关单都清清楚楚晒到了网上。

根据季节的不同,烧烤店所卖的商品也做足了差异。“比如夏天用的炭晶和冬天就不一样,通常夏天的燃点比较低,卖的炭晶必须不那么容易自燃。四五月份适合春游,一些下单量比较大的顾客会获赠帐篷。 ”他说。

李烨还大胆跨界做分销,一手“混搭”玩得很熟练。通过对消费者心理的揣摩,他曾试探性地在烧烤店里卖起了面膜,主打 “烧烤后护理”的概念,结果被一扫而空。他还敢卖玩具,推销的卖点是“让小朋友一边玩去”,防止其在大人烧烤的过程中捣乱受伤,同样迅速售罄。

“聪明的商人不但满足需求,还要创造需求。 ”他自豪地对记者说,其实烧烤店的地段一点都不差,“附近好几所大学,旁边就是共青森林公园,同时也是上中环前往崇明等地的必经之路。看似冷清,其实前来提货的人非常多。 ”

家道中落,开网店卖烧烤

李烨疯狂的生意经,和他曲折的创业史脱不开干系。

说他“出身豪门”并不过分,李烨家原来开了一家高档大酒店,在老家盐城颇有名气。他参加过3次高考,大学后拿的是每月至少5000元的生活费,是校园内的富二代。

但2003年,由于生意失败,李烨家里破产了。他父亲尝试过去扬州从事螃蟹养殖,但遇上非典和发大水,养殖场也黄掉了。失去经济来源后,李烨曾干过搬箱子等一系列苦活,最终无奈辍学,家庭也四分五裂。

回到盐城后,李烨向一家烧烤摊老板拜师,为其免费打工来积累经验,随后自己也在大学旁边摆起了摊,没想到生意很不错。解决了生计问题后,他果断地再一次参加高考,考进了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院。

在读书期间,李烨的父亲也将家乡的烧烤摊搬来上海。大学的几年中,李烨曾经尝试过互联网创业,但因团队问题而中途退出。毕业后,敢于冒险的他索性一拍脑袋,把烧烤摊搬到了网上,同时依靠线下门店形成O2O的联携效应。于是2008年11月,“原始烧烤”成立了,尽管第一张淘宝订单在苦等了3个月后才姗姗而来,他总算长吁了一口气。

上网卖烧烤是个疯狂的挑战,仓储、物流都是难题。李烨一共自建了3个冷库,最大的一个常温库有70多平方米,就在店铺旁边。为了确保食材在交到买家手里时不变质,他快递发江浙只用顺丰,备上泡沫箱和生物固体冰,可以保鲜24小时。

李烨说,一旦户外温度高于28℃,外地配送一律停止,上海本地也只发黑猫宅急送。 “像送到朱家角、东方绿舟的大单子,我们专车送货,用户货拿到手时冰都还没化。 ”

顺丰、黑猫的配送成本都很高,烤串往往是小本生意,这样岂不赔惨?李烨迅速动起了脑筋。 “现在90%的订单都是我们自行配送的,光物流员工就有70多人。不用诧异,这都是招聘的大学生兼职。 ”他说,烧烤店附近有上海理工、水产等5所大学,他以9—15元每小时的兼职报酬招聘送货员,利用地铁公交体系进行配送,其实成本很低。

“这样的好处是,虽然我只有一家店,却可以承诺全上海任意路口地点的准时达。 ”李烨说,烧烤往往是有计划性的,用户起码会提前一天订,而且更乐意直接在烧烤地点提货。“我们订单不需要他们填具体的门牌地址,随便哪个路口、地铁站内、标志建筑旁边都能交易。 ”

李烨的网店中甚至连 “烧烤师”都能买。 “每小时100元的租金,有专业的人员上门帮顾客烤,烤炉也能租赁。 ”他说。

玩转O2O线下开分店

“原始烧烤”在线上有15个员工,除了网店小二外,还有专门的写手。在QQ群、微信群、旺旺群中,李烨聘了专人来做用户维护,定期推送促销信息。而原始烧烤的微信公众平台则极力撇去广告味,仅以“烧烤达人”的身份推送一些非商业性质的心得和小贴士,比如真假羊肉怎么辨别,紧紧结合社会热点。

在微博上,李烨定期会举办一些互动活动。比如邀请用户分享一些烤肉照片,就送孜然、送烤肉调料、甚至送烤炉,培养自己的用户黏性。

如何留住回头客,李烨在营销上下足了功夫。他让配送人员在快递箱中随机放入优惠券,面值为10元到20元不等。消费者在二次购买时可以出示优惠券,通过送货员直接带红包上门退现金的方式来给其优惠。

李烨说,这种实惠带来的口碑传播效果非常好。 “我们之前发了60万优惠券,收回来有40万。 ”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在做O2O的过程中,李烨也曾碰到职业差评师上门寻晦气。 “网店刚升到两皇冠,瞬间就来了一堆差评,都是同一个人给的。他只花了200元钱,却拍了45个品种,在电话中放话‘你自己看着办’。 ”李烨说,虽然那一次他没有妥协,但平时他信奉“佛商”心态,尽量满足用户退款要求。 “人家打你左脸,再把右脸送上去打。 ”

作为中国互联网的特色,李烨也多次碰到过山寨者。 “网上到处有人仿冒我们,几十个城市同时冒出来差不多的店,其中一半盗的是我们的图,所有的配送、售后规则、营销活动都几乎照抄。 ”李烨说,其实很多东西都抄袭不了,尤其是线下的餐饮管理。 “从采购、加工到冷库都要管,而厨师、串串的阿姨们别说不懂啥叫KPI(关键绩效指标法),有的连认字都不会,好在我们上阵父子兵,我父亲这样的老法师才能镇得住。 ”

今年端午节期间,李烨跑了一次北京,他已在丰台区开了原始烧烤的第二家门店。 “年底前,上海还会开两三家实体店,都在一些新的住宅区旁边,前店后仓,店内都会贴二维码。用户可以通过微信预约,然后来店提货,我们帮他现场加工。”他告诉记者。

重归实体渠道,李烨有自己的考虑。O2O的轻模式优势会消失吗?他断然否认。

“社区实体店一来代表品牌形象,二来是半成品提货点,三是分仓。哈佛有一个经典的零库存供应链体系,就是通过库存分解,比如把一个2万平方米的大仓分解成200个100平方米的小仓。当实体店达到一定密度后,相互之间的调货成本是很低的。 ”李烨说,他对店铺流水有信心,可以抹平商业地产成本的增加。目前他正在积极申请连锁经营资质,将自己的烧烤店开到更多的城市。

人物介绍

在浦东某核心商务区,几位老阿姨通过“线上下单、线下送饭”的O2O方式,将她们的“阿姨私房菜”做得红红火火。

在被就餐难问题所困扰的白领群体中,阿姨们是个传说:行踪不定,需提前专程预约;菜品精致,可根据私人要求定制;限量发售,手快有手慢无。在周边餐厅人满为患、一份简餐动辄四五十元的情况下,这支送餐奇兵简直成了福音。

阿姨私房菜“征服”核心商圈

作为活跃于CBD (中央商务区)中的民间O2O大军一员,周阿姨的故事颇有传奇色彩。

周阿姨原本是个裁缝高手,一次偶然的机会,留了一个“大户”在家吃了顿饭,谁知这位大户甚是喜欢,于是索性让她当自己的“私家大厨”。后来,“大户”举家出国,甚至考虑带上周阿姨,但由于周阿姨的儿子面临高考,只好拒绝了“大户”的邀请。

“大户”走后,将手艺精湛的周阿姨介绍给了他在浦东某CBD工作的朋友,让周阿姨每天中午为他们开小灶。没过多久,靠着口碑传播,周阿姨的生意竟越来越红火,常常是一个办公室的白领中午都订了周阿姨的饭,也有越来越多的阿姨加入到了“私房菜大厨”队伍中。

由于只是小范围经营,并非持证餐厅,阿姨们颇为低调。记者以食客的身份,订了周阿姨一份盒饭,才见缝插针与她攀谈起来。

对于推出“私房菜”的初衷,周阿姨说:“我就是喜欢烧烧弄弄,但家里烧太多又吃不掉,所以退休后就找了几个阿姨合伙,一起给白领送饭。 ”

“阿姨私房菜”在该商务区白领圈内已经颇有知名度。其实,她们的订餐模式很简单,通过电话、短信、QQ、微信等线上渠道接单,第二天再到“承包”的几栋写字楼下,通知白领下楼取饭,完成线下交易。尽管周阿姨是较早的发起人,但她的接单方式比其他阿姨要传统:不用微信和QQ,只接受短信和电话预定。

由于是“私家厨房”定制,阿姨们不会接太多单。以周阿姨为例,每日限量30份,她说:“前段时间儿子高考,量不能太多,以后数量可能会增加。 ”

“私房盒饭”填补市场空白

事实上,阿姨们盒饭生意的红火并非偶然,浦东这一CBD每天中午十一点半以后,诸如吉野家、港丽茶餐厅等常常是人满为患,队伍排出好几米开外,唐宫海鲜坊、俏江南等高档餐厅的套餐至少在40元,价格不够亲民,而便利店的盒饭则供不应求,20元一份的“私房盒饭”自然成了追捧的对象。

“每天的午饭都是个问题,中午一共休息两小时,排队就排掉半个小时,不如订份盒饭,大热天还不用出去,又吃得放心。 ”白领陈小姐的这番话反映了该区域白领的心声。

周阿姨一年多前做盒饭时,只有固定的几位白领订饭,但后来,随着口口相传,生意日益红火。自媒体人郝智伟分析了这种传播模式:往往是一个人帮办公室同事订很多份,取的时候也只是一个人取,省去阿姨一一通知的麻烦。更有意思的是,在这一商务区工作的白领即便跳槽,也大多在该区域,于是,从一个楼“跳”到另一个楼时,也将生意也带到了其他大厦。

那么,“私房盒饭”究竟安不安全?品质如何?上周日下午,记者以顾客的身份致电周阿姨,订购第二天的午餐,获悉主菜是糖醋小排,素菜还待定。 “你想吃什么,阿姨可以帮你做。 ”记者随机点了清炒芦笋,第二天的盒饭中果然出现了这一菜色,加上炒蛤蜊、糖醋小排、韭芽炒蛋三个荤菜,以及青椒胡萝卜炒茭白和油焖卷心菜,六个菜份量十足,味道堪比专业的盒饭送餐机构。

周阿姨说,有些顾客会提前 “点菜”,告诉她想吃什么,她买菜时看到合适的便会尽量满足,“但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就会寻找其他的替代,比如芦笋,如果菜场里的芦笋都比较老,那我就会换成其他素菜。 ”

为保证食材新鲜,周阿姨的盒饭都是当天做、当天卖。每天早上6点,她便根据前一日订单情况,去菜场完成一次大采购,回家后便开始忙碌地炒菜,中午十一点不到,骑着电瓶车从家里出发,来到写字楼前,告知订户下楼取饭,完成线下交易。周阿姨说,为了保证饭菜的品质,高温天以来,她便会开空调烧饭,菜烧完后直接放空调间,“所以许多白领甚至会多买一份饭,把它放在公司冰箱里,晚上加班时再吃,也不会坏掉。 ”

白领呼吁更多O2O解决就餐难

据记者观察,阿姨们盒饭的成功不仅归功于物廉价美的特色及O2O模式,还有一招保持用户粘性的“秘诀”餐盒。周阿姨的盒饭通常都用专用的塑料餐盒包装,记者拿饭时,周阿姨特地关照,再次订饭时,一定要把这一盒子还给她再次利用,“这盒子通常用三个月就丢掉了,不会使用太久。”无形中,便使订户有了再次光顾的理由。

尽管“O2O”玩得风生水起,但周阿姨并不愿透露每月净收入,按照她的说法,多数时候订单在30份,但也有少的时候,若按照每天接单25份来结算,一天的营业额便能达到500元,每月营业额便能轻松破万元,净收入至少也有数千元。

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对于这种新兴O2O,许多白领都表示支持,陈小姐告诉记者:“有时候我们整个办公室中饭都是订周阿姨的呢,吃得挺放心的,甚至比对一些饭店还要放心。”订户们坦言,尽管“阿姨私房菜”并没有申请任何卫生许可,但靠着口口相传,用户对阿姨们的信任度甚至高过对一些连锁餐饮企业。

“以前微博上看到有个煎饼大叔,把原料都公开出来,转发量有好几万呢。 ”记者根据陈小姐的提示,寻到了“华科南三门鸡蛋灌饼”这一微博账号,看到“饼叔”晒出了自己准备原材料的照片,并直播从买油买菜到洗菜和面的全过程,让同学们吃得放心。陈小姐说,顾客们期待更多O2O模式的送餐服务丰富白领午餐,减少排队时间。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经营者都有自己的微博、微信等线上账号,通过这些账号与顾客进行互动,进行精准营销已成为越来越多生意人的选择,以上述“饼叔”为例,记者查阅发现,他已经通过买鸡蛋灌饼发微博送火腿肠等活动开展线上业务,据悉“饼叔”还计划开展微信订单,做外卖服务。

业者评述:国内O2O才刚起步

无论是“阿姨私房菜”或是陈小姐所说的“饼叔”,这种“误打误撞”形成的原生态O2O模式究竟是否成熟?有没有改进空间?上海徐家汇商城集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目前同样在进行O2O的探索,该公司一位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最近一、两年来,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已经开始渗透国内的电子商务,通过社交平台完成信息传播,再促进线下或者线上交易,也已有不少成功案例。但这种“线上下单、线下交易”的模式,却并非真正意义上的O2O。

该人士坦言:“真正意义上的O2O应该是线上与线下多个方面的融合,国外的超市在这方面已经能做得相当好了,比如用户下载APP以后,平时便能收到超市的营销活动,也能在线下单,而当用户进入超市购物时,又会收到这款APP提供的附近货柜产品的相关信息,真正实现线上线下的互动。 ”该人士指出,国外的O2O模式不仅推送信息,同时还能搜集用户不同购买习惯的相关数据,借此提出提升购买体验的解决方案。

“对阿姨们来说,微信、QQ等线上工具只是一种信息传播渠道,或者说是多了一种下单方式。 ”该人士指出,‘线上下单、线下交易’的模式虽然看起来有线上线下的互动,但这两者的融合不仅仅是这一个方面,目前,国内的O2O模式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案例,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在摸索阶段。 ”

新闻晚报作者:秦川 滕芙勤

微信 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