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产泡沫的游戏何时终结?!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中国资产泡沫的游戏何时终结?!

目前我国经济非常类似于重症监护的病人,既要输血输氧,又要谨慎地诊断,适时推出去做手术。现在中国经济有多个问题交错牵连在一起,不是简单的紧缩货币就能带来改革。

作者:银行商业模式设计专家 孙天宏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定位是做加工厂,中国号称“世界工厂”,就应该以制造业为本。事实上,正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成就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发展。不过,近年来实体经济在中国逐渐遭到轻视,尤其是制造业,到后来简直就不被当一回事了。搞制造业的企业家们,被视为一群偏执的“卖苦力”还不怎么赚钱的人。

1

制造业面临的环境近年也远不如从前。在人民币汇率方面,从缓步上升到有计划地上升,再到基本放开了上升,这使得中国制造业的出口竞争力大幅度下降。从成本来看,随着房价上升,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的成本大幅度跃升,这几乎成为不可逆的必然趋势。当所有的聪明人都去搞房地产的时候,专注于实体经济的人简直就是“傻瓜”。不少外资看到这种情形,感受到中国市场的变化,于是也纷纷搬走。

一些胆子大、办法多的地方官员,对外资搬走并不太在意,尤其是在土地价格飙升的地区,外资现在并不稀罕,占有那么多土地,产出却并不高,这甚至会引起地方侧目。如果能拿回土地,一卖就是钱,不少地方财政也因此而盆满钵满。即使没有钱,地方政府也能够到处借钱,反正政府不会破产,最后大不了由国务院兜底。整个中国市场,弥漫着搞虚拟经济、玩资产泡沫游戏的风气。

然而,在全球金融风暴的冲击下,资产泡沫的游戏玩不下去了。中国在产业竞争力下降、逆全球化风行的关键时刻,现在才又忽然想起制造业、想起实体经济来了,但为时已晚,刹车之后的再启动十分不易。

国内的某些金融创新是由于现行的制度安排不合理而导致的。如近年民间金融很活跃,背后的制度安排不合理主要体现在:首先是行业准入限制,过去长时间不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办民营金融机构;再有就是由于利率没有市场化,长期金融压制导致存款利率偏低,甚至是负利率,把资金从正规的金融体系中逼出来,形成各种形式的民间借贷;第三是对于准金融机构的准金融活动,垂直的监管部门监管不到,地方政府又没有得到授权,属于金融监管的真空地带。而这部分融资大多投向虚拟经济。

“钱荒”问题只是一个表象,根源还是在经济本身出了问题——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明显在弱化,以市场开放为核心的市场制度设计出了问题。这两个根源性的问题,不仅削弱了经济动力,还导致了金融资源的错配。要真正解决“钱荒”问题,还是要在根源上改变。

目前我国经济非常类似于重症监护的病人,既要输血输氧,又要谨慎地诊断,适时推出去做手术。现在中国经济有多个问题交错牵连在一起,不是简单的紧缩货币就能带来改革。

在制度上,现在一方面应该营造相对宽松对实体经济的财政货币环境,压缩存量贷款,加大新增贷款支持实体经济的比例,压缩行政性开支,支持实体经济,对理财产品、债劵发行都要以支持实体经济为第一要务,而且脱离实体经济的融资业务,风险也在加大。

另一方面,应该坚决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尤其是要收缩政府和国有企业,长期大量低效无效占用和浪费土地、资金、劳动力等要素的问题,迫使政府解决地方债务危机,大规模出售资产和打破行业垄断等,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

此外,要通过多种手段降低房地产等行业的利润,让资金回归实体经济。还要宣传创业的政策、出台多项发展实体经济的举措,让现在干实体的人有钱赚,赚钱融资,并为此骄傲,激发社会创业、投资激情,为实体经济创造良好发展的氛围。

资产泡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