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红与黑”:击鼓传花老游戏 一年升值3000倍?
i黑马 i黑马

比特币“红与黑”:击鼓传花老游戏 一年升值3000倍?

就在孙杰开始“挖矿”的2011年7月,一个叫端宏斌的人正在通过博客向网友们普及比特币投资:2010年每个币不到1个美分,2011年价格已经达到15美元,足足升值了3000倍!

赚了一辆玛莎拉蒂的“矿工”

重庆郊外某机电厂,一间隐秘的小厂房里,60多台电脑昼夜不停地高速运转,制造出令人耳鸣的噪音和闷热难闻的空气。这是“比特币矿工”孙杰的“矿场”,其60多台电脑的规模,在国内圈子里数一数二。

一则圈内传言是:孙杰挖比特币,赚了一辆玛莎拉蒂。

今年30岁的孙杰,是这家私营机电厂老板的儿子,从小酷爱IT硬件。2010年,他在网络论坛上初次接触比特币,看到有个美国人用1万个比特币,只买了两个比萨。直到2011年6月,《福布斯》杂志等美国主流媒体报道了比特币,其价格从不到1美元猛增至30美元。1万个比特币的价值,已经从两个比萨变成了30万美元!

“上千倍的收益啊!”孙杰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正打算拿出大部分积蓄购买比特币,却赶上了比特币发展史上的一次“浩劫”。

2011年6月20日,一个黑客入侵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市场东京Mt.Gox市场,造成比特币的价格自由落体般跌至0.01美元。当时有人发帖称:“2.5万个比特币被盗,现在真想自杀!”孙杰至今都心有余悸,“幸好晚了一步,不然也完了。”

虽然此后Mt.Gox市场加强了网络安全,比特币价格也逐渐回升,但孙杰认识到了比特币的巨大风险。他选择了一种更谨慎的方式挖矿。

实际上,获得比特币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在交易市场上购买,二是自己用电脑运行比特币的生成程序,圈子里称后者为“挖矿”。挖矿的成本主要是设备折旧和电费,赢利来自出售比特币。相比炒币,挖矿的风险相对较小,“相当于发行原始股,币价高时多赚,币价低时少赚。”

然而,专业的挖矿绝非易事。

其一,挖矿需要高端配置的电脑,尤其是高端显卡。普通电脑虽然可以挖矿,但效率极低,电费成本基本抵消了收益。但高端显卡产量小,不易购买。孙杰不仅通过圈子里的朋友拿货,还经常跑到深圳、上海找厂家拿货。他几经周折花了10多万元,才配齐了8台高端电脑,全部采用AMD当时的旗舰级显卡5970。

其二,由于电脑运行比特币程序,会产生大量的热量与噪音,要规模化挖矿,就必须选择不受影响的场地。有“矿工”在自己家里挖矿,嗡嗡的电脑噪音昼夜不停,被邻居怀疑是外国间谍。还有“矿工”一不小心,电线短路把自己房子烧了。而孙杰自家机电厂的厂房,正好是一个绝佳的“挖矿”场地。

其三,管理挖矿的电脑,需要很专业的IT硬件改装技术。比如怎样的硬件配置,才能使挖矿效率最大化;怎样布置挖矿场地,才能更快地散热……幸好自己从小对这块感兴趣,孙杰通过泡论坛,看帖子,逐渐掌握了改装技术。他甚至专门制作了一个安置电脑设备的架子,充当电脑机箱。

在“矿工”圈子里,孙杰属于极为谨慎的一类。

对于挖出来的比特币,有些“矿工”从投资的角度,会保留一部分,一些极客出于收藏的目的,甚至会将其全部保留。而孙杰则恪守“现挖现卖”的原则,24小时之内将比特币变现,将币值贬值的风险降至最小,然后再用赚来的钱添置电脑。

时至2012年年底,比特币价格从5美元稳步升至10多美元,通过现金流的快速运转,孙杰的规模也扩大至40多台电脑。这一年他赚了四五十万元,总共挖出来2700个比特币。这些比特币通过“东京Mt.Gox”和“比特中国”这样的市场,流到了无数炒家手中,最终演变为一种令人疯狂的投资品。

预见“未来”的老端

什么东西一年可以升值3000倍?

就在孙杰开始“挖矿”的2011年7月,一个叫端宏斌的人正在通过博客向网友们普及比特币投资:2010年每个币不到1个美分,2011年价格已经达到15美元,足足升值了3000倍!

33岁的端宏斌在圈子里人称“老端”,如今算得上国内知名的比特币炒家,之前写过畅销书《投资魔法书》,平时靠写投资博客谋生。当时,身边的人总对他的普及投来异样眼光:“什么骗人的玩意儿?这么脑残的东西你也信?”在网络世界中,老端却拥有不少追随者。

老端们相信,比特币作为一种脱离政府意志,极为纯粹透明的货币体系,其价值完全取决于市场的信任与需求。2100万个的总量限定,能有效防范伪造和复制,而其设定的产出速率,能避免通货膨胀。

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大幅削弱了欧美金融体系的可信度后,比特币越来越被认可,甚至成为一些自由主义者的信仰。一个例子是,2011年美国政府封杀维基解密网,冻结其所有银行账户。但由于在技术上美国政府无法冻结比特币账户,很多极客和黑客通过捐赠比特币支持维基解密网。

2012年7月,比特币价格稳定在6——7美元,老端成立了名为“老端比特币一号”的比特币基金,号称“国内第一支比特币基金”。由于法律与市场的风险,该基金不针对公众集资。10万元的资金规模,四成来自老端自己,其余六成来自老端的朋友。

老端公开承诺:万一某天比特币消失,或者价值归零,自己将全额赔付投资。而作为基金管理者,只收取盈利的20%做佣金。

老端成立比特币基金,其实是看到了比特币未来升值的空间:一方面,2012年东京Mt.Gox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已达到几十万美元,比2011年增长了百倍;另一方面,按照比特币产量每四年减半的设定,第一个四年的到期时间,正是2012年11月28日。

按照经济学最基本的法则供求关系,当需求增加的情况下,供应量减半,其价值必然会上涨。老端当时估计,2013年比特币价格很可能突破20美元,甚至达到30美元。

然而,比特币这匹黑马的蹿升速度,大大超出了老端的预料。

2013年3月16日,深陷债务危机的塞浦路斯政府,宣布对银行账户征收高额存款税。不再信任央行货币体系的欧洲资本炒家们,立刻将账户里的欧元兑换成比特币。比特币需求激增,使得其已经增长至40多美元的价格又开始迅速上扬,至4月初一路冲破100美元大关!

击鼓传花老游戏

整个市场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那段时间,老端晚上睡觉做梦,满脑子都是比特币、比特币……每天早上醒来他都会发现,自己的比特币基金,又多了几千上万美元。再打开QQ一看,他加入的几个比特币炒家群,都会弹出七八千条信息。有人叫嚷,比特币已经达到历史高点,赶紧平仓!也有人抱怨,自己70美元刚一卖掉,就涨破100美元了!更有人鼓吹,比特币将涨到200美元,大家赶紧加仓!连老端自己,站在100美元的历史高位上,究竟该买还是该卖,都有些无所适从。

至此,他的“老端比特币一号”基金,在8个月时间内暴涨10倍多。跟他合伙的朋友们,不停地打电话给他:“老端,赶紧卖了吧,咱见好就收。”迫于套现的压力,老端进行了一次分红。

有人套现赚钱,就有人眼红。身边一些当初对他炒币嗤之以鼻的人,反过来问他:“老端,你怎么不早说啊?”老端有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在2012年比特币价值8美元时建仓,在2013年3月下旬80美元时卖掉,整整赚了10倍。这样的财富神话传开后,不少老板随即把股市楼市的资金转移出来,大肆抢购比特币。

事实上,塞浦路斯危机引发的比特币暴涨,使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识了比特币,新的资金进场再度推高了比特币的价格。

此后比特币的行情,从一匹黑马变成一匹脱缰的野马,从2013年4月初的100美元,暴涨至4月10日的266美元,10天之内涨幅高达166%!

比特币已经疯了!

老端感到恐惧。在他的投资圈里,不断有人在100多美元,甚至200多美元时高位接盘。老端劝过,历史高位,风险太大,对方回答:“40美元时,就是历史高位了。现在不是都200美元了么?”

然而,如同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鼓声停止时,就是惩罚来临时。“比特币没有涨跌停限制,而且可以24小时交易,一旦没有人接盘,价格就会崩塌。”当比特币价格突破200美元后,大量以几美元或几十美元建仓的先期炒家,开始抛售套现,致使比特币价格走势出现拐点。

于是在4月9日——10日,老端连发两篇博客警告,果然,4月11日——12日,比特币价格从266美元,一口气下跌至65美元。

疯狂的市场犹如跌入冰窟。老端的几个炒家QQ群死一般沉寂,过了两天才有人把忍痛割肉的交易信息,附上嚎啕大哭的QQ表情,截图发到群里,随即招来一连串大哭表情的回复。

在这轮行情中,老端表现克制,以至于“老端比特币一号”基金按兵不动。他觉得,暴涨暴跌背后其实是财富的转移,钱从大部分后知后觉的人,转移给小部分先知先觉的人。

“南瓜博士”危机

在老端这样的炒家们“坐着过山车”时,“矿工”孙杰决定不再挖比特币了。

“矿工”们被一种“矿机”逼到了绝境。当年曾有美国极客提出“矿机”构想一种专为“挖矿”配置硬件的机器,除了“挖矿”,别无他用,后矿机被宣告难产。然而,这种挖矿界“核武器”却被中国人研制了出来。

2013年2月,一个网名为“南瓜博士”的神秘人物,声称研发出了专业“矿机”,并在网络上以先款后货的方式公开销售。一台“矿机”售价8000元,其效率相当于20多台高配电脑,两天即可收回成本。“等于说,别人造出了原子弹,我们用的却是小米加步枪。”

实际上,此时孙杰挖比特币,已是日益艰难。一是比特币产量减半,“矿工”却越来越多,在比特币产生速率恒定的条件下,每个人的“挖矿”速率也就越来越慢。而“矿机”的出现后,更是加剧了孙杰的“挖矿”难度。“一台电脑两三个月,才能产出一个币,还不够电费成本。”

不少“矿工”纷纷向“南瓜博士”投降,在二手市场变卖了电脑,订购了“矿机”。孙杰仍采取了一贯谨慎的态度,“万一哪天比特币不值钱了,矿机就成了一堆废铁。而电脑设备至少可以卖二手货。”

天无绝人之路。2013年3月,像孙杰这样坚持使用电脑的“矿工”,集体转向另一种虚拟货币利特币(Litecoin)。

利特币诞生于2009年,运行模式跟比特币相差无几,只不过总量限定为8400万枚,为比特币的4倍。最初,利特币被视为比特币的山寨币,随着比特币的火爆逐渐被人们认可,于是有了“比特币为网络黄金,利特币为网络白银”一说。

对于孙杰来说,挖利特币又像回到了先期进军比特币的好时候。不过一个月时间,孙杰已将挖矿规模扩大至60多台电脑,每月产出几千个利特币,大赚了十几万元。

金钱永不眠

让孙杰大赚一笔的利特币,只是山寨比特币的一种。目前出现的山寨币多达10多种,大多数就像三四年前的比特币,没有市面流通一文不值。

然而,倘若时间倒回两三年前,谁还会忽视仅仅价值几美分的比特币呢?按照这个逻辑,一个网名为“苏妲己”的炒家,拿出几万元疯狂购买各种一文不值的山寨比特币。每买一种新的山寨比特币,他都会到各个论坛和QQ群,鼓吹这种币的升值空间。

孙杰在QQ群里跟他开玩笑:你买这么多不值钱的山寨币干吗啊?“苏妲己”回他:哪天一美分变成一美元,就100倍啊!

老端也有这样疯狂的朋友,他认为,在获取超额利润的意义上,虚拟货币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真正有价值的,最多就比特币和利特币这么两三种,更何况其本身还有不少隐忧。

一个巨大的悖论是,比特币通过“去中心化”,建立了一个透明公正的货币体系,但也因此导致没有人对这个体系的良性运转负责。比如,由于政府无法实施监管,比特币很大一部分的需求,是来自于国际毒枭或走私犯的非法交易。

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于交易环节。

无论是“矿工”还是炒家,要通过比特币获利,就必须将其放到网络交易市场上。但由于网络交易的特性和法律监管的空白,他们却无从真正知晓,这个市场究竟是谁开的,出了问题该找谁负责。

“周同(ZHOU TONG)”事件可谓一记警钟。开设交易市场的周同,自称是一个新加坡华人。由于创新性地开设了比特币融资平台,以及围绕比特币创造出一系列证券、债券和期货等衍生品,其开设的市场日益火爆。

然而,2012年周同在网上发布公告称,市场受黑客攻击,比特币被洗劫一空。不少受害者指责,黑客只是幌子,实则是周同本人监守自盗。但受害者们仅仅知道“周同”这个亦真亦假的名字,只能自己咽下苦果。

孙杰和老端并没有在这个市场上进行交易,也避开了这次惨重损失。但令他们担忧的是,即使“比特中国”这样的老牌市场,也存在着法律上风险。

“比特中国”每天已经拥有1万多比特币的交易量,其佣金高达五六万元人民币。“开市场的人,必定是手眼通天的人。既把服务器架设在国外,又没有在国内监管机构备案,合不合法都还难说。”

经历了剧烈涨跌后,老端越发觉得,市场的不确定性太大。“在股市上,面对的是金融大鳄;而在比特币市场上,面对的是黑客。两者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孙杰则很担心哪一天,市场被查封了,自己挖出来的币,也就失去了变现渠道。不过他觉得也值了,“做这行一年的收益,等于开几年工厂了。”

2013年5月,比特币价格稳定在了100美元左右,利特币则也保持在3美元的水平。一切看上去又归于平静。然而,金钱永不眠,关于它的欲望与战争,永无止息。

链接:众说纷纭比特币

唱衰派: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主席 查理·芒格:比特币不会成为通用货币。我对它没有信心。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前经济学家 罗伯特·麦克米伦:比特币易于储存、难于盗窃、难于造假的特性赋予其巨大价值,但由于比特币的供给量有限而且已知,所以它注定无法成为货币的有效替代物。另外,它显然没有任何使用价值,这一切将使之彻底覆灭。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保罗·克鲁格曼:比特币的波动趋势鼓励人们进行货币囤积。我们并不希望有一个货币体系,让老百姓不舍得花钱。我们希望的是,这个系统能促进交易,让整个经济变得活跃起来,但比特币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中立派: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主席 沃伦·巴菲特:我们的490亿美元中,没有任何资产是比特币。但是比特币也许行得通。

《经济学人》杂志资深编辑 马修·毕夏普:比特币的火热和黄金走俏一样,都是我们在量化宽松时代对法定货币信任度降低的表现。比特币最大风险在于,政府可能会采取干预措施,摧毁这种法定货币的替代品。但假如一个主权国家也发行这种基于算法的货币呢?是否会把法定货币逐出市场?

弗吉尼亚大学达登商学院教授 彼得·罗德里格斯:比特币有可能会崩塌,但只要是货币就必须接受考验,所有的货币都在经历危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比特币是否会经历坎坷与暴跌,以及人们的疯狂,而是它能否在这场不可避免的考验中生存下去。如果能,即使以非常低的价值生存下来,它也将改变我们对价值储存手段,乃至虚拟经济独立性的看法。

唱多派:

哈佛大学公共政策与经济发展教授 克里斯·罗伯特:比特币的火热与近期媒体反复鼓吹全球经济不景气有关,而它的价值又比传统金融产品更容易被炒作。炒比特币虽然风险巨大,但我们从来不缺投机者。作为一个新兴的金融投机工具,比特币会长时间与我们相伴。

华尔街分析师 尼克·考拉斯:比特币是技术宅男的黄金。它最讽刺和最有趣的事情是,很多真人把真金白银投入到这个系统,他们信任它,就像信任一个国家的主权。新新人类的经济生活都具备网络特性,所以比特币与他们产生了共鸣。

《货币战争》作者 宋鸿兵:与其纠结比特币的现实利弊,不如思考互联网给传统社会带来的冲击。比特币创造了一个更加严格的“金本位”体系,可以避免央行滥发货币所导致的通货膨胀对持币者的剥削。因此,比特币是未来货币发行体系的一种进化方向。

比特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