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咖啡馆:面临盈利困境 涉足创业孵化和投资
王静静 王静静

创业咖啡馆:面临盈利困境 涉足创业孵化和投资

从2010年开始,创业咖啡馆业态兴起。从杭州、北京、上海、深圳,到武汉、南京、长沙、济南、郑州,创业咖啡馆从一线城市燃烧到各地省会城市。为了方便创业咖啡馆之间交流,深圳起点咖啡创始人董建强发起成立了一个“中国创业咖啡联盟”。董建强透露,目前加入该联盟的创业咖啡馆近五十家,另外还有四、五十家提交的申请尚未进行审核。这意味着,国内贴有“创业咖啡馆”标签的咖啡馆至少上百家。不过,活跃的创业咖啡馆仍在创业氛围浓厚的一线城市。

作者:王可心

导读:从2010年开始,创业咖啡馆业态兴起。从杭州、北京、上海、深圳,到武汉、南京、长沙、济南、郑州,创业咖啡馆从一线城市燃烧到各地省会城市。为了方便创业咖啡馆之间交流,深圳起点咖啡创始人董建强发起成立了一个“中国创业咖啡联盟”。董建强透露,目前加入该联盟的创业咖啡馆近五十家,另外还有四、五十家提交的申请尚未进行审核。这意味着,国内贴有“创业咖啡馆”标签的咖啡馆至少上百家。不过,活跃的创业咖啡馆仍在创业氛围浓厚的一线城市。

89158358

在创业咖啡馆火热的背后,大多面临着生存的压力。中国创业咖啡联盟发起人董建强统计,在近五十家创业咖啡馆中,盈利的不超过10%,做到盈亏平衡的约30%,60%处于现金流亏损状态。在过去两年,创业咖啡馆转型或倒闭的有四五家。

“有一半以上创业咖啡馆还没有解决生存问题,未来一两年倒掉很有可能。但不会影响创业咖啡馆这个业态向前发展。”董建强说。

实际上,这些创业咖啡馆背后几乎都有投资人背景,并没有计划靠卖咖啡赚钱。一方面,创业咖啡馆具有半公益性质,为创业者提供免费或低价服务;另一方面,则满足了投资人社交、投资项目的需求。

从长远看,如果投资一个项目成功,可能获得上百倍、千倍的收益。

咖啡不赚钱

虽然车库咖啡、3W咖啡、贝塔咖啡、光谷创业咖啡等纷纷被贴上“创业咖啡”的标签,其实运营思路和模式并不相同。

例如,贝塔咖啡是白鸦等人的兴趣爱好,股东并没有全职做,目的是搭建一个圈子,提供互联网人士交流、举办活动的场所。每家咖啡店每年亏损几万块钱,在其承受的范围内。

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则被同行评价为极其专注:专心经营一家店,不扩张,为创业者提供开放式办公环境和系列服务。车库咖啡也是国内第一家提供开放式办公环境的创业咖啡馆。

3W咖啡则是由四位合作人全职投入。从立方庭一个200平米的Loft,搬到海淀图书城,面积扩张到1300平米,占据三层楼的位置。搬家的同时,3W咖啡开始了创业孵化计划。

与上述带有明显创业印记的咖啡馆不同,位于768创意产业园的千寻咖啡更像是一家纯咖啡厅。768创意产业园原是工厂,在这片安静的园区有不少互联网创业公司:知乎、海豚浏览器、春雨掌上医生……千寻咖啡开在春雨掌上医生的楼下,美女老板王羽潇将这里装饰的很别致,她希望,创业者可以在这里找到心灵的宁静。与车库咖啡、3W咖啡模式不同,千寻咖啡靠咖啡、餐饮赚钱,并不收取活动场地费用。

对于大多数创业咖啡来说,咖啡只是一种形式和载体,但无法靠咖啡赚钱。之所以选择咖啡而不是茶馆、酒吧,是因为咖啡给人以放松的心情。

3W咖啡联合创始人夏强介绍,在中关村这处黄金地段,咖啡馆最主要的经营成本是房租和人员。“咖啡、餐饮翻台率很低,单纯靠咖啡根本不行。”3W咖啡联合创始人夏强说。

因此,无论是3W咖啡、车库咖啡还是贝塔咖啡,办活动都是一项重要收入来源。

目前,北京3W咖啡略微亏损,但深圳3W咖啡则是盈利状态。“深圳3W咖啡的房子是股东低价提供给我们的,房租成本很低,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是盈利的。”

贝塔咖啡创始人白鸦则表示:“创业咖啡,大家都不怎么盈利。我们从第一天起就没有打算盈利。”他说,希望最好做到盈亏平衡。目前,贝塔咖啡在杭州、北京、广州等地设有四家店,每家店每年赔钱几万元。

同样,由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光谷软件董事长李儒雄共同创办的光谷创业咖啡同样不靠咖啡赚钱。“雷军明确表态,咖啡肯定是亏损的,因为店面人员成本都很高。我们商业模式就不靠咖啡钱,而是做天使投资,这是雷军最擅长的。”光谷创业咖啡常务副总经理宣洁说。

虽然不靠咖啡赚钱,咖啡馆本身也需要现金流的支撑。“如果长期没有盈利,生存很难,现金流压力很大。要么靠其他方式赚钱,要么名存实亡不温不火,最后交不起房租可能关张。”一位创业咖啡联合创始人说。

创业孵化和投资

创业咖啡馆们正在摸索各自生存的道路。

中国创业咖啡联盟发起人董建强介绍,创业咖啡馆的营收来源于几个方面:一是政府、创业园区的支持、补贴;二是举办活动的场地使用费用;三是创业服务。

“虽然我们有股东,自己也融资,现金流压力没那么大,但也不能老靠输血,我们在寻求多元化发展,自身造血。”3W咖啡联合创始人夏强说。

3W咖啡搬到海淀图书城后,开辟了新的业务:创业孵化。团队进驻之后,可在3W有一块相对独立的办公场地,每人每月999元,可以享受行政服务,如水电,行政,空调取暖,物业,网络,还能以3W工位作为创业公司的注册地址。

“咖啡馆本身是亏损的,希望通过其他业务来反哺。创业孵化是长线的事情。需要把各个组织资源都协调起来。”夏强说。

此外,3W咖啡成立了一项投资基金。不过,3W咖啡联合创始人鲍春华强调,3W咖啡创业孵化、创业服务和基金的运转完全分开。

车库咖啡营收渠道主要是楼梯间的广告费以及创业服务费。除了提供开放式办公环境,车库开拓了虚拟孵化模式,创业者无需搬到车库办公,每年缴1200元服务费可获得车库咖啡系列服务,包括开户、服务器等。

据媒体报道,截至去年10月份,车库咖啡已经促成了30多个投资项目。不过,车库咖啡只是作为创业者和投资者的中间平台,并没有成立投资基金。苏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成立投资基金意味着会有主观意愿及不够中立。

雷军和李儒雄创办的光谷创业咖啡则带有浓烈的天使投资性质。光谷创业咖啡常务副总经理宣洁将其比作“车库咖啡+创新工场+天使投资”的综合体,既提供办公场所,做创业孵化,又进行天使投资。光谷创业咖啡成立2个月,看中了两个项目,投资总额700万人民币。

杭州福云咖啡创始人李治国认为,创业咖啡馆业态对各地的创业氛围起的作用非常大。“一个城市创业咖啡馆开的多少,跟这个城市的创业氛围成正比,北京创业咖啡馆多,因为创业氛围好。”

他认为,创业咖啡是积极的信号,现在亏损很正常。“什么时候盈利,说明这个城市创业氛围已经非常浓了。”创业咖啡是积极的信号,现在亏损很正常。“什么时候盈利,说明这个城市创业氛围已经非常浓了。”

创业咖啡 盈利 转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