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不想成为“马云”
王静静 王静静

马云不想成为“马云”

1月15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发布公开信宣布,马云将于今年5月10日起不再担任CEO职务。马云为何突然辞职?各方众说纷纭。去年10月我刚刚专访过马云,这也是2012年马云接受的唯一一次专访。对于马云辞职,我只能说其方式让我有些吃惊,要留下几个月时间的悬念来确定继任者,太不走寻常路1月15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发布公开信:马云宣布将于2013年5月10日起不再担任CEO职务

来源:外滩画报

导读:1月15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发布公开信宣布,马云将于今年5月10日起不再担任CEO职务。马云为何突然辞职?各方众说纷纭。去年10月我刚刚专访过马云,这也是2012年马云接受的唯一一次专访。对于马云辞职,我只能说其方式让我有些吃惊,要留下几个月时间的悬念来确定继任者,太不走寻常路1月15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发布公开信:马云宣布将于2013年5月10日起不再担任CEO职务

3740084914

 

2013年01月04日,周星驰(右)和马云在北京举行的“天马行空,巅峰对话”活动上

史蒂夫·乔布斯去世之后,《华尔街日报》不能免俗,发表过一篇谁会成为下一个乔布斯的文章。文中提到的人包括美国的马克·扎克伯格与杰夫·贝佐斯、日本的孙正义和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企业家马云。当时与今日,乔布斯都已成为公认的传奇。因此,无论是谁能被媒体称为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理所当然都应被视为莫大的赞誉。这篇文章自然让不少人心里有些酸溜溜的,称马云就是会搞媒体关系。就像他当年登上《福布斯》杂志的封面一样。

但是马云本人却在不止一个场合表达过,自己不要成为史蒂夫·乔布斯。我记得的就包括,一次在淘宝商城(如今的天猫)修改规则引发“十月围城”的国内媒体沟通会上;另一次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内部活动上。他说乔布斯是个非常孤独,没有什么朋友的人。他不要成为乔布斯这样的人,他想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朋友在一起。

如果不了解马云讲这话的背景,单凭我不要做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人一句话,就足以认定此人在借乔布斯炒作:你以为你是谁啊,还不想成为乔布斯?但如果考虑到2011年马云所经受的“七伤拳”,以及他发布会前在手心画“忍”字的行为,就可以想到马云的话其实是发自肺腑。蔡元培在1919年5月9日突然辞去北大校长时,留下的辞职信上写道:“我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马云想必有同样的心情。看客的赞扬声或者辱骂声,都是能累死骑士和骑士胯下骏马的。

史蒂夫·乔布斯宣布辞去苹果公司CEO时,按照他去世的时间推测,当时乔布斯已然病入膏肓。而马云宣布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时,无病无灾,正值当打之年——想想看,柳传志是40岁开始创业的,宗庆后是42岁才开始创业。马云辞任CEO之年,也不过49岁。更何况,最近还有储时健的励志故事。“烟王”在保外就医之后,74岁开始种橙子,84岁开始有收获,被赠与橙王雅号。因此,对马云更高的要求是,你应当挺住,一直坚持你所讲的那些东西,坚持到有一天所有人都意识到你是在说真的,而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但是,这真的还挺难。说说自然容易,真搁自个儿身上,谁也受不了。用马云的话说,你让素不相识的人给你设个灵堂试试看,让那些人攻击你最亲近的家人同事试试看。

名满天下,谤亦随之。这句话放在今日的马云身上最为贴切。在阿里巴巴发布马云辞任CEO的公开信之后,微博马上就被有关马云的信息刷屏。各种各样的解释,各种各样的推论,其中很多的确让人啼笑皆非,只能感慨,互联网这个行业终归是互联网分析师的。而行业中人,哪怕是已经位高权重,也只能落得个动辄得咎的舆论处境。当然,这是言论民主化早期发生混乱的必然现象。

2012年的10月上旬,我有幸在杭州同马云聊了一个下午。我后来将谈话的一部分发表在了《时尚先生Esquire》上。因为我当时已经在这本杂志做主编。后来在网络上看到一些分析马云的文章,的确有从这篇谈话中引用马云的言辞,并且推测发表的时机背后是否有玄机。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大规模传播已经是在2013年的1月初。之所以推迟到1月发表,是因为聊天时,马云表示说,自己在2012年没有接受过国内媒体的访问,希望我最好不要破掉这个纪录。我为了表示尊重,所以推迟。至于他和周星驰的对话、年度经济人物上和王健林的打赌、接受中央电视台《对话》的访问以及突然又宣布辞职,同时发生在这一时间段,我只能说,这真的很偶然。至少我了解到的信息,和周星驰对话是为了配合华谊兄弟参与的周星驰新片《西游降魔篇》的宣传;年度经济人物和王健林打赌,也是早先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内部活动上两人讨论的延续。

有人问我跟马云有多熟?我的回答是我很尊敬他和他做的事情。阿里巴巴是真正对中国产生改变的公司。要说熟,一个记者能跟一个采访对象有多熟?我跟谁谁谁很熟这种话,由一个记者讲出来,基本上,你懂的他自己说,我们彼此相互尊重相互信任。这些话是为我贴金。如果他真视我为可以交谈的人,我很荣幸。我自己觉得,可能是他知道我不会抱有敌视心态,是真的想了解他在想什么,也没有持锤者心态——有句话说,手里拿着锤子的人,看什么都像钉子,都想上去敲打几下。所以后来看,很多人认为他在访问中讲得比较坦诚。一开始他也说了:因为我们是这样的关系,所以有什么问题你就尽管问,有些话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是因为涉及到第三方,现在告诉你会给其他人带来伤害,以后可以慢慢告诉你。

我第一次跟马云交谈是2008年,在上海四季酒店的大堂,约了跟他一起喝茶。当时也是约了很长时间。我进去的时候随身带着一个笔记本,当时阿里巴巴的副总裁王帅(后来是集团CMO)跟我说:“你还是把这个收起来吧,马总看到会不高兴,讲好了不是采访。”因为2007年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之后,马云和阿里巴巴对外宣称是不接受采访的。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也确实没接受过正儿八经的采访。我当时的老板、《经济观察报》的总编辑刘坚说:“我跟马云开玩笑说,我们看看能不能破一下这个纪录。”

后来有一次特别打动我的是在2011年冬天,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组织了一群企业家访问美国。整个行程快要结束时,杨致远在斯坦福大学校立美术馆里请大家吃饭。因为他是斯坦福大学一个很重要的捐赠人,所以可以做到这点。美术馆关上门,一群中国人在里面吃东西,还自带了茅台酒。杨致远开玩笑说,大家喝多了桌子椅子可以随便砸,最好别动墙上的画,虽然不是赔不起,但真还挺贵的。中途马云也来了,他当时常住美国。

那次饭局上,新浪的CEO曹国伟上台讲话时说,他那天下午刚刚见过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玛丽·米克尔对他说,人们都知道杨致远创办了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雅虎,却往往忽视了他还促成了对另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的投资。轮到北极光的合伙人邓锋讲话,他在台上说:“以前我们都特别骄傲地跟人讲,雅虎投资阿里巴巴,是在我们做的活动上促成的。后来发生了支付宝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这个事该讲不该讲了。”这话在我听来,还是有些尴尬。接着马云就上场发表了一个非常打动人的演讲。我描述过很多次,他在其中提到中国自古商人不能善终,提到2011年的七伤拳。听者无不伤感。

2011年马云开了三次新闻发布会,我参加过支付宝股权转移风波后的那次。发布会后,我跟着《中国企业家》的李岷、王长胜一起采访马云。他们后来做了一个封面。我感觉当时马云的情绪的确不是太好,因此讲话也比较无顾忌,活灵活现。后来他自己也说,是有波动。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谈到孙正义时说:孙正义这小子,你要想从他手里拿一点股份回来,比从雌老虎嘴里拔牙还要困难。

马云这个人一贯很会讲话,经常妙语连篇。《华尔街日报》说他雄辩无敌。比如在2011年淘宝商城修改规则引发风波之后的发布会上,他说:“有人说我们调高商城收费是为了拿这个钱去买下雅虎,还计算出一个数字,说是可以借此收到40亿人民币,但你们知道雅虎值多少钱么?现在是市值两百亿美元!我靠收这点钱,什么时候才能买下雅虎?”如果能放开来谈,他的语言一贯是这个风格。这也是构成他个人魅力的一个很重要元素。阿里巴巴开发布会之前,基本不会告诉记者马云是否会参加。从我个人来讲,如果知道马云会参加发布会并且讲话回答问题,我一定会去杭州听一下。

我对马云的评价很高。但是我认为自己从没有以媒体的口吻来谈论我对马云的看法,每次我都会说,我认为怎样怎样,都是以我个人的名义。我一直有一个观点是,过去几十年,中国进步最快的其实是在商业领域。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我跟老上司刘坚一起去南京见苏宁的董事长张近东,张近东回忆说,他第一次和刘坚见面,是苏宁想要在北京开店。

一晃这么几年过去,苏宁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了,而《经济观察报》的增长速度又有多快?

另一件让我个人受刺激比较深的是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这件事当时在全球范围内的商业新闻中也算一桩大事。因为其中涉及的三家公司雅虎、软银和阿里巴巴都很受人关注。但是中国的商业记者却是没有能力去操作这样的题目的。里面涉及到了跨国资源的整合和跨国采访的问题。中国的媒体基本没有能力完成这样的操作。也就是说,阿里巴巴早就跑到了前面。我们是没有能力来报道这家公司的一些事情的。

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GDP第二的经济超级大国。但试问一句,这个国家超过13亿的人口中,各个领域中有多少人是可以站在全球舞台上和同领域里的顶尖人物交流过招,并且被承认的?标准不同,每个人心里会有不同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人数一定极少,而马云一定在其中。

回到文章开头。马云说他不想成为乔布斯。我不知道如果设身处地去想,会有多少人想要成为“马云”。我不想。从一些言论来看,马云也不想。他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马云”只是一件袈裟,披上它就变成了“马云”。“马云”是一个符号,一个有人爱也有人恨而且恨之入骨的人。做这样一个人心理承受能力要很好。我希望的是,马云不要被“马云”绑架了,那样会累死自己。

我觉得马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上一次他会跟我讲那些率性的话。至于辞去CEO之职,只是方式我有些吃惊,要留下几个月时间的悬念来确定继任者,太不走寻常路。其他的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想他也讲得很明白了。要说继任者,阿里巴巴总裁办公会的成员,都已经被互联网分析师们排列组合过一遍了,也没什么好猜的。

马云 观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