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要黑我浪#——论新浪员工的自嘲精神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今天也要黑我浪#——论新浪员工的自嘲精神

不过,正如@sina坊间八卦所说:“虽然每天都在我浪各种自黑!!!但听到别人说‘做微博又不止你们一家有什么好得意’的时候!!还是想咆哮说!!!!你妹啊!!!我们是最大的好吗!!!!!我们只有这个好得意了好吗!!!”

作者:伯通

2012年12月4日,名为“@sina坊间八卦”的ID,在#今天也要黑我浪#的新话题下,发布了第一条原创微博,内容如上所示。很难想象,这种主题的内容如果被腾讯、百度、网易的员工发在自家社交产品上,会是怎样的效果。

1

腾讯和百度的企业文化,是“爱厂如家”的典范:充满敬畏和崇拜感的员工们会在知乎上盖楼回复有关pony和robin的话题、也会在面对360挑衅时赌咒发誓“生是公司的人,死是公司的死人,不含糊”、能抓住新领导上任的时机群回20条邮件以示友好和存在感、也不会错过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拍月亮的机会抄送leader彰显勤奋和重要性。

而丁老板神经刀一般的特质,会对所有敢于公开调侃公司的人,发送如下内容——

1

(什么,你说网易微博那个“没熟人,随便喷”的自黑广告?那是因为三石不上网易微博啊!)

除了#今天也要黑我浪#外,新浪员工们还拓展了一系列相关话题,如#专黑我浪三百年##渣浪饭补是二百# 以及“财报体”、“年终奖体”、“强制休假体”、“五道口买房体”等。

财报体——“我来了新浪后,在公司冲厕所只敢冲一次,便后也不敢洗手了(不敢往垃圾桶里扔垃圾了,因为两个人才一个垃圾桶)(加班太晚都步行回家),怕影响了公司财报。”

饭补体——“黄浦江上拉起了横幅,炒股不是唯一出路。我浪拉起横幅:饭补不是唯一收入。”

既然说到饭补,就不能不发这张图,几乎是最早声讨新浪饭补制度的第三方人士——

1

嗯,这位兄台虽然“每天上新浪门户网站,上新浪微博”,但却不知新浪微博带来的收入还不如CF中的一把枪。(关于新浪员工如何解决午餐这个神秘问题,欲了解更多可登陆sinafood.cn,虽然一荤一素套餐从2011年时的7元涨到了现在的10元,但这个提供“大馒头”和浓郁食堂味道的O2O平台,已经成为新浪员工午餐时的热门选项。)

年终奖体——“在微博上看到很多抠逼的公司都发了年终奖,甚至连新浪都说会发,其它不发年终奖的公司你们好意思吗?”

至于五道口买房这个事,此前有“五道口一套房子,也就是新浪网的全年利润”的论调云云,其实新浪2012年净利润有3170万美刀,绝对不是一套房子的水平。何况,钱多钱少从不是新浪的主要KPI。下面这段话,新浪HR一年要背N次,在入职培训、校园招聘时可谓必备佳品——

1

面对小浪人儿们成群结队地转曹老板这张图的盛况,有路人不解地问到“你们为啥上上下下黑新浪?”对方回答“企业文化啊。”

此前还有所疑惑,在十年间建立了一个富士康风格新闻作业流水线的老沉,怎么会容忍手下这样随意调侃?直到我问了几个新浪员工,才发现他们的回答惊人一致,即“今天也要黑我浪”是一种企业文化。总监们也会时常在内部开一些“企鹅那么有钱怎么还不把我们收购了”之类的玩笑,似乎把理想国际大厦厕所蹲位不够、手纸缺少、时而停水电的情况公示天下,是一种集体狂欢。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是,新浪内部明令禁止称呼对方“某总”或“某老师”,更不像腾讯或百度互称英文名,也没有阿里那样的武侠代号。这个带着点胡同串子味儿的媒体网站,与其说是互联网公司,更像是“XX在线”那种纸媒的“网络资讯部”。这也是诞生此种独特企业文化的基础之一:内容生产者集中的地方,对调侃的包容度必然偏高,对比下那些工程师文化主导的公司就显而易见了。

虽然频道主编与某眼睛特别大的一线大V关系可以好到“拿酒杯向对方泼去”,但无奈接连生下了博客和微博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儿,却嫁不去个好人家。新浪网、“操着鞭子”的老沉,以及从新浪离职加入其它门户的前员工们,在过去十年中着实推动了国内门户形态的发展,但这个拥有第一媒体属性的公司,却一直没找到属于自己的印钞机。(你说淘宝版微博?呃……还不如让某些频道单独成立公关公司更靠谱)

不过,正如@sina坊间八卦所说:“虽然每天都在我浪各种自黑!!!但听到别人说‘做微博又不止你们一家有什么好得意’的时候!!还是想咆哮说!!!!你妹啊!!!我们是最大的好吗!!!!!我们只有这个好得意了好吗!!!”

看完此文,你还忍心再去黑渣浪吗?所以,还是把黑渣浪的权利留给新浪员工吧,因为他们更专业。


 

本文作者微信公众账号《微板报》(weibanbao)

新浪微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