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克强指数”到“克强经济学”
王静静 王静静

从“克强指数”到“克强经济学”

导读:从大力倡导城镇化到近期的简政放权、强烈释放金融改革信号,新任总理李克强的执政思路正逐渐浮出水面。李克强接手了一个过度投资的经济体,经济失衡、制度顽症正日益成为中国经济前行的障碍,外资认为“克强经济学”的成败取决于是否能够推动“结构性改革”,而如何使中国这辆正在调整的经济快车迈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是李克强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keqiang

作者:邓聿文

导读:从大力倡导城镇化到近期的简政放权、强烈释放金融改革信号,新任总理李克强的执政思路正逐渐浮出水面。李克强接手了一个过度投资的经济体,经济失衡、制度顽症正日益成为中国经济前行的障碍,外资认为“克强经济学”的成败取决于是否能够推动“结构性改革”,而如何使中国这辆正在调整的经济快车迈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是李克强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任百天,媒体生造一个专有名字——“克强经济学”——来形容他的“百日新政”。媒体在冠以“克强经济学”的称呼时是否受到日本首相“安倍经济学”的启发不得而知,却确实反映这位大国总理对经济的治理不同于其前任的独特一面。简单地说,“克强经济学”的特点或者核心,就是放松市场、管住政府。

“克强指数”由来

李克强在这百日中,对经济似乎实行无为而治。按照中国政治的传统,换届之年,新政府上台后,为显示政绩,一般会掀起一轮大投资。何况,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已陷入低谷,新政府是有理由为防经济下滑而放松银根,出台刺激政策的。很多地方政府就在这么做。但至少对中央政府来说,没有看到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

与对经济无为而治相映照的是,李克强用“减法”推进政府机构改革。在三月份答记者问时,李克强承诺新政府要削减三分之一以上的行政审批,目前已进行了两轮。李克强还明确本届政府改革的核心是简政放权。“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 李克强同时表示要削减政府开支,并约法三章。这些都显示李克强在做减法。

李克强百日中的上述行动,说明了他作为大国总理与其前几任不同的一面。这种不同,其实要推到其任辽宁省委书记时,所谓“克强指数”,即是对李克强治理思路的一种反映。“克强指数”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于2010年推出的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指标,它源于李克强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来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该指数是工业用电量新增、铁路货运量新增和银行中长期贷款新增的结合。

与GDP的统计相比,由于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银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涉及电网、铁路、银行的具体业绩核算,与地方政府的GDP崇拜并无干涉,近乎没有作假掺水的空间和动机,故而所取得的具体数据更为真实,能很好地反映中国经济走势。在中国经济数据存在很大水分的情况下,“克强指数”为人们提供了另一种判断中国经济的方法。

当然,“克强指数”也有其内在缺陷。它主要针对的是现代工业尤其是制造业,对农业和第三产业,特别是服务业而言,若参照“耗电量”和“铁路货运量”指标,则很难充分反映。另外,在中国的融资体系里,银行贷款只占50%。如果完全用银行贷款来反映信贷,则存在低估的可能,特别是对于众多融资难的小微企业而言,因其往往难以取得银行贷款,用“贷款发放量”指标来衡量亦很难充分反映其运营状况。尽管有这些缺陷,但瑕不掩瑜,可以作为中国现有统计的一个补充和参考。

面对的问题

中国经济在经过30余年的高增长后,已经形成了一个依赖高投资、低成本和高流动性的增长惯性或路径。但是,一方面,在经济总量做大后,要维持相同或相似的增长,需要更多的财政投入和货币扩张,否则,经济增长就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即使同比增加投资,由于缺乏有效监督,其对经济的刺激效应只会递减。不仅如此,刺激政策也会带来资产价格的暴涨,催高生产成本,致使企业利润越来越薄,逐渐丧失价格竞争力,这是中国外需萎缩的一大重要原因。在这种状况下,如果没有财政主导的大投资,没有宽松货币和高流动性,中国经济如何发展和增长?这正是人们关心的问题。

目前可谓到了这样一个增长瓶颈的时候。对此,李克强的答案是,通过改革红利的释放和制度升级来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李克强在不同的场合强调:“推动经济转型,把改革的红利、内需的潜力、创新的活力叠加起来,形成新动力,并且使质量和效益、就业和收入、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有新提升,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同时,推动民营资本进入金融、能源、铁路等领域,推进社会领域的相关改革,促进社会的纵向流动。

李克强要实现中国经济的升级,从眼下来说,他遇到的一个困难是,如何把泛滥的流动性驱赶到实体经济领域,而不是在中间环节,以创新名义进行套利。这就是金融改革的任务。在日前发生的银行短期流动性危机中,作为“央妈”的央行是有很多手段和政策工具出手挽救的,如降准、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以及降息等,但央行居然在一段时间里表现出“无动于衷”,目的就是要借“钱荒”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因为此次银行间资金面的紧张,主要问题出在银行套利资金庞大和期限错配上。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导致流动性都进入了投资和投机领域,致使金融系统内部杠杆率不断放大,大量资金在金融机构的操作下通过杠杆投资和期限错配套取利差,资金在各个金融机构间循环往复获取利润,这使“影子银行”大行其道的同时,也使风险不断积聚。此外,过度膨胀的银行信贷体系也易形成风险。此种情况下,央行若放水支持银行渡过“钱荒”,虽然能解银行燃眉之急,但可能会进一步放大银行的“杠杆化”,且随美国经济的复苏,资金回流美国的速度加快,央行投放的资金最终会流向美国。

所以,央行需要顶住银行短期流动性紧张的压力,将在中间环节的套利资金和期限错配的金融资源驱赶到实体经济,这就必须对金融体系进行改革。“克强经济学”的要旨,是依靠市场机制,而非政策刺激和政府直接投资,去实现经济发展的预期目标。具体到金融改革,就是以金融之手,通过市场的调节让资金流向最该去的地方,恢复经济结构平衡,以实现中国经济升级版的目标。为此,李克强在6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还提出了一系列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政策措施。

“影子银行”的活跃,虽然会造成金融风险,但亦说明现有金融体系效率之低。“克强经济学”从解决中国金融体系的资源错配和效率低下入手,可谓思路正确。不过,改革是长期的事情,在具体实施时,需要考量对相关领域的影响,避免产生的震动太大。如对商业银行,紧缩信贷,去杠杆化无疑是必要的,但是一步到位还是逐渐收紧,要仔细权衡,避免因措施过激而导致股市连续暴跌、挤兑、大面积停贷现象的发生。上述三种情况若出现一种,在当前都将是重大事件,若三者形成共振,很可能会引发社会危机。所以,在对银行去杠杆化时,需要把握火候和力度,不应制造人为危机。从这个角度,我们不难明白央行最近对银行“钱荒”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从早先强调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到日前更多关注平抑短期异常波动,稳定市场预期,这背后的催化因素,就是股市的暴跌。

从“克强指数”到“克强经济学”,反映李克强本人的经济治理和发展思路日渐深化和清晰。面对着积重难返的中国经济,“克强经济学”要获得成功,非锲而不舍地按照简政放权,发挥市场优势的思路和方向,推进长期的大力度的改革举措不可。

 

克强经济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