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员之死:科技对零售业工作的威胁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销售员之死:科技对零售业工作的威胁

詹姆斯·凯西·佩尼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创建了百货商场的企业家,倒像是一个资本主义连环画中的一个虚拟人物。他于1902年创建的与他同名的公司,在他的操控下数十年里一直十分红火,成为20世纪最成功的零售商之一。

?译者:inycola

原文作者:DEREK THOMPSON

詹姆斯·凯西·佩尼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创建了百货商场的企业家,倒像是一个资本主义连环画中的一个虚拟人物。他于1902年创建的与他同名的公司,在他的操控下数十年里一直十分红火,成为20世纪最成功的零售商之一。

1

但在其诞生的第111年里,JC佩尼已不复当年。自2008年的经济危机,它的股价已经下滑了百分之五十。上一个圣诞季里,它的销售量与往年同期相比下降了三分之一——这绝对是灾难性的,也是前所未有的。今年三月份,公司宣布了新一轮的裁员,这次大放血裁撤了2万个职位。

这仅仅是最近正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一家零售商。环城百货已经破产了,百思买正濒临倒闭,鲍德斯书店已经一去不返,邦诺正在不断关闭各地的店面。在过去10年中,凯马特已经陆续关闭了近四成的门店。就在1998年,希尔斯仍在道琼斯30之列。但如今,它连标准普尔500强都进不了了。

你可以说,企业生生死死是太正常了,美国人有远比希尔斯持股人的命运更值得担忧的事情。但是这种大型零售公司和百货公司的衰落也意味着零售业作为就业发动机的功能的衰落。

整个20世纪来看,零售业是低技能雇工的主要所在地。1940年到2000年间,零售行业的工作人数增长了两倍,在上个世纪大多数时间里,零售业雇佣的人数比建筑业和卫生保健行业加起来还要多。即使在今天,广泛而言,美国最常见的两种职位仍是零售推销员和收银员。去年,760万人从事这两种工作——比佛罗里达州全部的就业人数加起来还要多。

但是零售业正沿寻着一条熟悉的路径,一条已经被农业人员和工厂工人打败的路径。1900年,美国超过40%劳动力集中在农业里;今天,农业中的劳动力大约是2%。1950年,三分之一的美国劳动力在制造业领域;如今,这个比例仅为10%。这些都是发生在那些受到生产力进步冲击的行业里。一开始工作机会很多,雇佣数量不断上升,然后突然发生了某件事——例如某人发明了拖拉机,或者有人建造了流水线自动设备——然后此前不断爬升的趋势突然就走到了山的另一边(即过了顶点之后开始下降)。

虽然零售业仍然雇佣着九分之一的美国劳动力,零售业工作机会自经济危机以来也有所增长,但我们很可能将目睹达到顶点之后开始衰落的那一刻。在1950年到1990间,零售业的雇佣增长速度比总体增长速度快了50%。从1990年其,它的增长速度降低了50%。于此同时,这些人的工作时间也变少了。

山姆·沃尔顿1940年开始在JC佩尼做实习生,后来成为了世界上最大零售商的CEO。沃尔玛现在雇佣着140万美国人。沃尔玛对它的购物者——尤其是美国农村地区和南方的低收入购物者的影响力怎么讲都不夸张。一个地区超大购物中心的引进能够为当地的低收入家庭节省30%的食品支出,即使其它商店降价之后仍然如此。这种“沃尔玛”效应是连锁性的:低价带来更低价,节省的开支促进整个社区不断增长。

但零售业工作并非如此。根据2008年大卫·纽马克、张俊福和史蒂芬·斯卡瑞拉的研究,一个沃尔玛员工大约相当于其它零售商的1.4个员工。研究者们发现,沃尔玛效应带来的不仅仅是两位数的价格下降,也同时给每个引进沃尔玛的县减少了150个左右的零售工作机会。“沃尔玛在节省劳动力方面的成果十分令人惊奇,”费城联储的一位经济学家莱纳德说,“基本上沃尔玛每平米的销售业绩相对于传统零售商的两倍。如果你是凯马特,你想和一个效率是你两倍的对手竞争,你就不得不减少你的员工。”

然而沃尔玛再不是零售行业工作者的最大威胁了。取而代之的将是势不可挡的电子商务,根据福尔斯特(Forrester Research)研究,在2013年末,电子商务预计将抢占大约8% 的零售市场份额。正雄心勃勃进军网上零售市场的亚马逊,现在已经占据四分之一的网购市场,其区域扩展也正逐渐变得更加符合其名字。亚马逊每一个全职雇员创造了约60万美元的销售业绩——这大约是传统零售行业的三倍。

网络已经改变了购物者寻求所需的方式。在网上查询、缩小选择范围到最后购买往往需要购物者往返商场三次。但是随着智能手机在美国的渗透率超过50%,这些事都可以在家里完成,或者在沙发上,在大街上——任何地方都可以。购物者会利用网络了解一半以上他们将要购买的商品,JMP证券的一个网络分析师罗恩·乔西说,“等他们达到商店时,他们已经想好了要什么了。”

二十年前,购物者需要自己去商店。现在,商店主动走近购物者。上门的推销员被信息量极大的网站取代,通常还设有自动结算机。曾经商店店员的日常工作现在正被机器取代,或者外包给了顾客。

我们是否应该为零售业的结束哀悼呢?劳动力从农场的大批车里标志着自给自足时代的结束,将世代继承的农场家庭连根拔起。制作业衰落使得大批本来应成为低技术的员工后来逐渐都成为了中产阶级。相比之下,商场工作和超市收银似乎更难引起人们的怀念。

标准经济理论认为,在一个自如运转的经济中,低技能工作确实是容易获得,但大都是可代替的——中产阶级工作的流失才是我们应该担忧的事情。实际上,在2008年到2010年初期,平均时薪不足14美元的职位贡献了60%以上的就业增长。零售工作不会突然地、灾难性的消失,它们只是会慢慢的降低。对快速增长行业的粗略估计表明,当零售业衰落,它的员工将会流入卫生保健行业和食品服务岗位。

但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那就是零售业劳动力的挤出加剧了低技能要求工作的竞争,导致行业工资降低,并将某些人彻底地排挤出就业市场。这种可能性不能被简单反驳:根据劳工部的统计数据,从1960年开始的工作时间收缩就是最初从零售业的收缩开始的。工人多余的工作时间也无法被其它行业所消化。

零售业的从业人数减少还伴随着其另外的下降趋势。“经济危机过后,零售商靠裁员和匆忙地采用新科技来自救”,皮尔斯·福克斯,一家专注于创新的咨询公司的分析师如此说。“网站、一体机、二维条码以及其它所有的店内科技取代了人际接触。”由此带来的结果是,更长的付款队伍,更少的帮助、更多的无序。沃尔玛,自2008年以来虽然开设了455家新店,但裁员仍达到2万人,连续六年成为美国顾客满意指数调查的最后一名。

有一些零售商店抵制住了裁员的诱惑——意外的换来了更高的销售的业绩和更满意的顾客。好事多、乔氏超市以及联华快客超市不仅拥有更多、薪酬更高的销售员,而且相对于他们的竞争而言每个员工的销售量更高——根据MIT斯隆商学院教授泽伊内普·托恩的一项研究。其它商店,例如优衣库,一个中等的时装零售商,以及维格曼斯,一个连锁杂货店,相似地证明了零售商大可不必理会所谓的零售后员工战略,照样可以获得不错的营利。

零售商店正日益分成两类——一类追求更低的价格,一类紧紧维护顾客的购物体验。也许这是因为,顾客们越来越多地变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类。一类是中低收入家庭,努力在微薄工资和教育医疗等高花费必要支出中间维持平衡——这些人对廉价品感兴趣。另一类是城市中产阶级——例如那些在乔氏超市购买午餐、使用苹果手机的人群——这些人足够富裕,不那么在乎价格,更加注重体验。“沃尔玛有效地关注底层的50%的人群,竞争重点在商品价格。”莱纳德说,“但像维格曼斯则不是,他们在顾客体验上发起竞争。”

当罗恩·约翰逊,苹果纯白展厅的设计者,在2011年成为JC彭尼的CEO时,他引进了一种独特的视角。“人们来到苹果展厅是为了追求体验——而且他们也愿意为此买单”,他在哈佛商业周刊中写道。在约翰逊用文化取代打折券一年半后,销售量直线下降,他本人也不得不辞职。那些正被停滞不前的工资和家庭债务困扰的顾客似乎并不需要购物体验。相比而言,他们更喜欢打折券。讽刺的是,正是这种总是低价的心理定位大幅摧毁了作为美国就业发动机的零售业。低价商品导致更低的员工报酬,这正是我们的恶性循环,也是终极的美国购物讨价还价。我们得到的正是我们所支付的。

 

零售业 销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