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中国经济存在三大风险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IMF:中国经济存在三大风险

过去五年这些地方债务主要用于投资,尤其从今年上半年经验看,增加的投资已经无法拉动经济增长。IMF建议更多将地方融资平台等融资方式划入到政府财政预算中,并进行帮助经济转型的投入。

作者:张涵

7月17日晚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了2013年度对中国第四条款磋商(Article IV)报告,指出金融系统、地方债务平台及房地产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风险。

不过IMF在报告中对宏观经济的预测仍颇为乐观,认为尽管上半年有小幅放缓,但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7.75%左右,旺盛的内需将抵消外部环境的持续疲软。由于很多经济部门居高不下的投资造成产能过剩,通胀在今明两年将被控制在3%左右。

1

IMF驻华代表司马喆(Murtaza Syed)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述三方面风险均处于可控范围内,任何短期风险都在政府可以控制和吸收的范围内。然而,他表示,目前IMF认为最大的风险在于如何从以信贷和投资为支持的发展模式中转型。

“我们很明显地看到,过去五年中国经济增长是由投资、信贷以及地方财政手段导致的,继续这样的发展模式将导致金融、地方债务和房地产的风险。”司马喆告诉本报。

第四条款磋商报告相当于IMF针对成员国宏观经济状况进行的“年度体检报告”,在最近几年的报告中,IMF不断肯定中国经济转型的成果。在最为引人注目的人民币汇率政策上,IMF的评价就从2011年的“显著低估”过渡到2012年的“略微低估”,今年仍然继续保持这一评价。与此同时,今年的报告还对中国在金融市场自由化、开放资本账户方面的努力表示出肯定。

在回应IMF改革建议中,中国政府回应称利率改革为年内的优先事项,同时相关存款保险(放心保)制度也在酝酿之中。

规范非传统融资

IMF报告显示,中国经常账户数据中,去年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占GDP的比重进一步升高,而私人消费比重基本不变,这说明向消费拉动型增长道路的关键性转型任重道远。目前的首要工作仍然是加快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这也体现在新一届政府最近宣布出台的政策中。

在金融系统风险领域,报告显示,包括信托、企业债以及理财产品在内的非传统融资的急速增长带来了一定的风险,并可能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尤其是在市场信心缺失的情况下。

司马喆表示,非传统融资的增长在上半年非常迅速,在前五个月达到了全部社会融资的50%,而在六月整个社会融资变少,且只有20%是非传统融资。

司马喆向本报表示,理财产品池在整个社会融资中的占比并没有具体的安全指标,但其问题在于缺乏透明度、由于期限错配导致可能的流动性危机以及目前不会违约而导致的道德风险。

“在六月的流动性问题中,央行释放出了非常明确的信号,将要规范非传统融资市场。”司马喆表示,他相信非传统社会融资将进一步规范。

在房地产领域,报告显示,目前中央的诸多调控手段已经起到成效。然而,由于房地产占GDP及就业比重已经超过10%,可能出现的房地产泡沫仍然是中国经济的重大潜在危机。

广义政府债务占GDP50%

在地方政府融资领域,报告发布数据显示,如果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包括在内的广义政府债务已增加到GDP的50%,相应财政赤字在2012年约为GDP的10%。

事实上,这一数字比中国官方数字增长很多。2012年,官方数据显示财政赤字保持在GDP的2%左右,与去年大致相当。

在总共92页的报告中,IMF专门用6页附录介绍其广义债务及财政的统计标准,即广义财政数据(Augumented fiscal data)的概念。报告显示,目前地方政府层面的预算外(non-budget)支出和半财政手段变成了支持地方发展的重要措施。

在传统的债务及财政预算统计外,IMF在计算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财政支出时,增加了包括地方政府市场融资以及政府卖地所得,其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债券均在地方政府市场融资的范围之内。

报告显示,这一新的数据旨在揭示更多的政府财政政策方向及政府债务。“这个数字从国际标准来看仍然相对健康。”司马喆表示,并称整体来看地方偿债仍然在可控范围之内。

报告显示,在同等统计条件下,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将在五年内下降至40%。

IMF执董们对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为支持需求在预算外、准财政活动领域采取的措施表示认可。不过,他们鼓励当局逐步撤消这些激励措施,以减少财政风险,而且,如果经济增长放缓过度,他们建议采取促进消费的预算内财政刺激政策。

司马喆表示,过去五年这些地方债务主要用于投资,尤其从今年上半年经验看,增加的投资已经无法拉动经济增长。IMF建议更多将地方融资平台等融资方式划入到政府财政预算中,并进行帮助经济转型的投入。

 

IMF 创业风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