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同志神器Zank:约会不约炮 上线20天拿下经纬投资
i黑马 i黑马

国内同志神器Zank:约会不约炮 上线20天拿下经纬投资

在很多外界人士的眼里,这是一家有些“特别”的公司,围绕着为数不少的同性恋者的社交需求,Zank进行了大胆尝试。发布仅三天,Zank的用户量就超过了2万个。这是一款移动社交软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款被称为“同志约会神器”的同性交友应用软件。

在很多外界人士的眼里,这是一家有些“特别”的公司,围绕着为数不少的同性恋者的社交需求,Zank进行了大胆尝试

发布仅三天,Zank的用户量就超过了2万个。这是一款移动社交软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款被称为“同志约会神器”的同性交友应用软件。

Zank上线时,CEO凌绝顶一手打造的飞赞网已运作了三年。他一边在网络公司上班,一边兼职包揽了飞赞网的服务器维护、前后端开发、市场推广、商务服务等所有工作。虽然十分辛苦,但凌绝顶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就包括Zank后来的团队成员。作为极具人气的“同志”(对同性恋者的俗称)社交网络,飞赞网在三年内积累了32万多名用户。因为最初的用户大都是从飞赞网转移过来的,所以较之于用户数量的增长,Zank团队更在意用户的使用评价。

有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上评论说:“精美绝伦,这是我见过的国内最好的‘同志’App!真觉得我们这个群体越来越受到关注了,我感到很骄傲!”

凌绝顶清楚这样的评价有些过誉了,他认为Zank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不过,得到用户的认可也让他感到十分幸福。在Zank制作的名为《骄傲》的招聘宣传短片中,他说:“我觉得倍感骄傲的一件事情是,我们有一个非常专业的团队,我们创造最出色的‘同志’产品,并用我们的产品去影响中国的数千万‘同志’。”

凌绝顶为之骄傲的团队目前共有8个人,其中7位是‘同志’,分别来自百度、新浪、京东商城等一线互联网公司。

Zank很快就获得了资本的初步认可,上线仅20天,即获得了经纬中国的第一笔投资。

“约会”不“约炮”

凌绝顶说,在Zank刚推出时,很多人拍手叫好,然后告诉他说性是刚需,Zank如果能像陌陌一样瞄准“约炮”,必然一炮走红。但他认为,任何以“约炮”为定位的应用,发展总会受到限制,陌陌也不希望自己在这样的路上一直走下去,并正在进行改变。

Zank希望自己能够被定义成“约会神器”,而非“约炮神器”。相比异性恋,同性恋之间相互结识的途径更受局限。没有互联网时,同性恋主要在厕所、浴室、公园这样的场所相遇,后来有了酒吧。之后,互联网的发展使相识转移到了论坛、聊天室。而在移动互联网普及后,人与人的相遇更加容易了,通过手机就可以随时查找周围潜在的朋友。

在Zank推出之前,受到“同志”热捧的是一款叫作jack’d的应用。由于帮助“同志”扩大了个体的社交范围,并直接促成了“同志”之间的一夜情,jack’d被戏称作“接客帝”。

为了避免成为下一个“接客帝”,Zank在内容上进行了严格把控,遇到色情或其他不适合的内容会一律清除。凌绝顶说,每个人都有感情需求,Zank希望帮助“同志”建立真正的社交,从看电影、吃饭、喝咖啡开始,让“同志”之间相互了解,进一步建立友情或是爱情。“甚至是约炮也可以,但必须是私下的。”

在产品设计上,凌绝顶找到了专业的设计公司,有意避免了彩虹色这种具有明显“同志”标签的配色,而是选择了黑色与红色的搭配,使整个产品看起来更加时尚。凌绝顶说,他希望Zank的竞争对手不限于jack’d或是陌陌,而是可以直面微信、新浪微博和豆瓣等。“同志”并不一定要使用“同志”产品,这就要求Zank能够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更加注重用户的隐私,替用户考虑他们朋友的感受,才能争取到“同志”用户。

他同时对《新商务周刊》记者说,Zank与大公司的竞争不止于此,还要与它们抢人才。根据凌绝顶的了解,同性恋在工作中会面临比异性恋更大的压力,而当这种压力解除后,同性恋工作者的工作效率会大为提升。他希望Zank能为优秀的“同志”互联网人才提供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而为了服务好他们,Zank做足了准备。

所谓歧视

6月底,Zank在猎聘网上投放了招聘广告。在这则5分多钟长的视频广告中,Zank团队的几位员工在充满阳光的背景中面带微笑地讲述着自己在这里的工作感受,总结了这支团队的几点好处:没有身份压力,享受创业激情,还可以享受婚假。

在互联网行业沉浮了七年的凌绝顶认为,无论是做一款产品还是经营一家公司,人才永远是最重要的。怎样处理好员工之间的关系,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懂互联网,了解‘同志’”—这是凌绝顶对团队成员的两个基本要求。除了技术这个硬指标外,凌绝顶希望团队的成员能够认同Zank的产品理念,因此最好是“同志”,或者是了解“同志”文化、真正能理解和包容“同志”的人。

凌绝顶分享了一个有意思的插曲。Zank的八人团队中,只有一个是“直人”(指异性恋者)。起初,当这位“直人”找到凌绝顶表示想要加入时,凌绝顶有过一丝犹豫。凌绝顶当时想,其他几个男孩子喜欢的都是男孩子,只有这一个喜欢的是女孩子,那么坐在一起交流或者开玩笑时会不会有什么顾忌,会不会让双方都觉得尴尬。后来,在一次IBM组织的倡导多元工作氛围的活动中,凌绝顶突然对“反歧视”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他解释说,在IBM或是百度、新浪以及国内大部分公司中,“同志”都只是少数,因此“同志”都希望能够“反歧视”,争取平等的工作环境。但在Zank直人反而成了少数,因此“反歧视”的命题就变成了处于多数的“同志”如何对待少数的“直人”。

凌绝顶开始试着了解异性恋,他也更加清楚,Zank团队所谓的多元工作氛围,并不单指对同性恋的包容,更意味着公司中的每一个成员之间都保持充分的沟通、相互理解和包容。后来,这位“直人”同事很快适应了环境,投入了工作。

像很多小型的互联网创业团队一样,Zank团队的办公地点目前在一个小区里。几个不大的房间被区隔成工作间、会议室、活动室,窗台上摆放着小盆的绿色植物,墙壁上张贴着五颜六色的纸片,写着团队成员的标签。中午,团队成员一起围在餐厅的桌子边上吃午饭,气氛融洽。

“粉色经济”

Zank瞄准的是社交应用中尚未开发的一个细分领域,专门为“男同志”群体提供服务(凌绝顶说,因为团队都是“男同志”,所以更了解“男同志”的需求,待团队更壮大之后,会开发针对“女同志”的功能)。

除了Zank之外,世界各地都有人把目光投向LGBT这个群体。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总称。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有预测称,亚洲LGBT群体数量超过2亿人,购买力达到8,000亿美元。而从全球来看,这一人群数量超过4亿人,购买力则高达3万亿美元。

这是一片非常具有潜力的市场,面向这一市场的经济活动被冠以一个好听的名字—“粉色经济”。这个名字来自保罗·汤普森(Paul Thompson)。汤普森是“粉色经济”的践行者,他创办了一家专门为LGBT人群提供特殊理财顾问服务的机构“LGBT资本公司”,并于今年2月启动了LGBT财富基金—这是亚洲首个针对LGBT群体的财富管理计划。仅在2013年一年,汤普森的公司可用于投资全球同性恋市场的资金就达1亿美元。汤普森坚信LGBT群体有着不应小觑的经济实力,并相信“粉色经济”将大有作为。

凌绝顶同样看好“粉色经济”。他认为,“同志”团体对生活的品质要求普遍较高,有较强的消费意愿;同时,“同志”与犹太人有些类似,对群体的认同感强烈,对于好的“彩虹产品”都会鼎力支持。

虽然同性恋市场的真正规模与范围难以确定,但截至目前的很多调查都显示,同性恋消费者通常拥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根据西蒙斯市场研究所(Simmons Market Research Bureau)最近的调查数据,一名同性恋消费者拥有度假屋的可能性是异性恋者的2倍,拥有家庭影院系统的可能性是后者的5.9倍,而拥有笔记本电脑的可能性则是后者的8倍。

Zank在考虑未来营利模式的时候提出了几个想法:其一是提供会员的增值服务,例如隐身功能、道具或虚拟礼物;其二是接入电子商务,出售一些商品。除此之外,Zank和许多“同志”酒吧都保持着合作关系,Zank在线上发起活动、宣传推广,“同志”酒吧则承揽活动,并提供一定的折扣,双方取得共赢。凌绝顶说,他已经把Zank的商标注册下来了,不排除有一天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同志”酒吧。

Zank 社交软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