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的商业秀场:我要的是“妖孽”!
王根旺 王根旺

《中国好声音》的商业秀场:我要的是“妖孽”!

经过了一年的市场洗礼,以及第一季巨大的成功带来的各种利益诱惑,著名音乐人水木认为《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音乐秀场,而是一个巨大的利益秀场,从前期学员的选拔就可以看出其背后的商业味道有多浓厚。

作者:赵正

7月12日,《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王者归来”第一场以3.516的全国收视率傲视群雄,而同期的《快乐男声》的收视率仅有1.282。从第一场的比赛效果看,倒像是《我是歌手》和《中国好声音》的结合体,知名歌手姚贝娜、阿里郎主唱阿润也来凑热闹,加入选秀的秀场;此外,场内场外的争议话题依然不断,节目刚刚结束,社交网络里有关选手真实面目的话题就出现了,这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这也许就是节目组自己炮制的内容。

经过了一年的市场洗礼,以及第一季巨大的成功带来的各种利益诱惑,著名音乐人水木认为《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音乐秀场,而是一个巨大的利益秀场,从前期学员的选拔就可以看出其背后的商业味道有多浓厚。

一“票”难求的学员选拔

唐谦(化名),北京某音乐唱片公司的艺人经纪人,多年来从事演艺经纪的工作,在音乐圈里有一定的人脉资源。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唐谦接触到灿星公司在北京节目组的编导张某,得知《中国好声音》正在北京寻找“好声音”学员,嗅觉敏锐的唐谦就联系了几位自己熟悉的歌手,推荐给节目组。

唐谦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3年的《中国好声音》可谓今非昔比,得知自己可以推荐学员参加《中国好声音》,自己一下子就收到了十几个歌手的歌曲“小样”,经过一番筛选,最终挑选了其中的五位歌手的小样送给了节目组的编导。

23

然而让唐谦失望的是,自己送去的这五位候选歌手经过初步面试,都没有获得参加第二季的资格。编导的一句话让唐谦印象深刻:“我要的是妖孽!”

在唐谦看来,这一届的《中国好声音》已经大大提高了门槛,不光是要有好的声音,还要有鲜明的声音辨识度,还要有全面的音乐素养,从某种意义上讲,仅仅怀揣音乐梦想的草根这一届已经很难被选中来参加比赛了。

歌手王一(化名)的《中国好声音》之路也颇为“坎坷”,曾经是2010年《快乐男声》60强的王一也被推荐去“面试”,但是因为选歌的问题而屡次被节目组的编导要求换歌,从《你是我的眼》到《会呼吸的痛》,再到《暧昧》,编导一直觉得歌曲不够打眼,直到《一个人的旅行》,这次录的还算是满意,可惜全国的200名盲选学员又满额了,这样王一只能作为候选学员等待节目组的召唤。但是王一自己觉得2013年已经基本不可能上《中国好声音》了。

回想起去年的《中国好声音》,挑选学员还完全不是这么回事。2012年节目组到全国各地选拔学员的时候其实并不是那么顺利,毕竟一个还没有创办的选秀节目,谁也不能预料能否成功。当时节目组找到光头歌手王韵壹的时候,王韵壹已经是一个在圈内有一定口碑的歌手,常年在酒吧驻唱,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后来经过节目的反复做工作,最终才答应来参加。

尽管2012年的节目组到全国各地不辞辛苦地寻找好声音,但是主流的学员基本还是酒吧的驻唱歌手、有着音乐爱好的业余歌手。然而2013年就完全不同了,从第一期节目就可以看出来,专业成名的歌手都已经不堪诱惑前来参加比赛,据唐谦透露,曾经参加过2012年东方卫视《声动亚洲》的常石磊也在第二季的参赛名单之列。

海选已成明日黄花?

据悉,《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初期在全国选拔200位学员,作为盲选学员到上海,最终有48位被导师转椅子,成为导师门下的学员。但是为了能够成为这200位学员,全国各地的歌手可谓削尖脑袋,据悉,有的歌手为了上《中国好声音》想尽办法通过导师的推荐去上节目。

唐谦告诉记者,《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学员选拔主要从三个途径,一个是通过官网报名以及搜狐直通选秀报名,一个是节目组到全国各地的音乐圈里寻找歌手,还有一个途径就是通过导师推荐歌手。而导师推荐歌手可谓是最保险的一个途径。

“歌手即使通过我们到了上海参加盲选,导师也未必会转椅子,但是通过导师推荐就一定会有一个导师转椅子,因此导师推荐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唐谦转述节目组编导的话。

圈内都知道的一个话题就是2012年的导师杨坤推荐的两大学员金志文和关喆,就是因为受到杨坤的“照顾”而一直保送到小组四强和全国四强。对于跟导师关系好的学员而言,一方面可以比较顺利地晋级,另外一方面对于比较弱势的导师而言,也可以保证招收到足够实力的学员。据悉,2013年在导师组里相对弱势的汪峰也有可能会安插自己的关系户前来盲选。

相比2012年,2013年《中国好声音》在前期学员的发掘上就容易多了,基本都不需要节目组亲自去请歌手,光是各方推荐来的歌手的小样就可以堆积成山,节目组基本只需要待在办公室里就可以轻松地选择自己认为好的学员了。为了保证学员的质量,节目组也会主动地去邀请几个大牌一点的歌手参加,比如像这届的姚贝娜、阿里郎、曹立彬、常石磊这样的小有名气的歌手。

“在第二季中,除定制选手外,《中国好声音》也启动了多条海选通路,网络版、广播版、街头版‘好声音’通过各种途径搜罗选手。《FM中国好声音》承担向电视版推荐学员的任务。”昌荣传播市场与媒体研究中心副总经理赵斌说。

但是在水木看来,如今的各大卫视还在搞的海选机制其实就是个摆设。“真正靠海选最终选出好的歌手的几率非常小,那么为什么有些电视台还要继续搞海选呢?其实就是为了造势,拉拢草根学员和观众。但是这样的操作也会让海选的学员很受伤。”

“我们在招募学员方面采用海选+定向招募的方式,前期通过多种渠道找到候选的学员,然后通过一轮、二轮和三轮面试,才最终进入到电视播出的比赛阶段。”湖北卫视广告部总经理熊勇告诉记者。

事实上,无论是《中国好声音》还是《快乐男声》,以及其他综艺选秀节目,其节目形态的呈现与前期的学员招募模式存在直接的关系。

《中国好声音》定位“音乐评论”节目,直接拿掉了海选过程,呈现给观众的是节目的观赏性和流畅性都很强。但也有观众认为节目没有海选的过程呈现且是录播,经过后期剪辑和修饰的成分太重。

《快乐男声》的直播形式呈现原生态草根风采,展示选手从草根到明星一步步蜕变成蝶的过程,这正是看比赛的乐趣。但《快乐男声》赛制和节目形态基本上沿袭《超级女声》的形式,对于现代生活的快节奏的人们来说,这种流程式的选秀,一场一场的PK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赵斌觉得《快乐男声》选拔模式是完全流程式的,《男声学院》海选评委日录制节目激发全民关注,创新的“无赛制”赛制,及“神剪辑”吸引了无数的眼球。而《中国好声音》则直接去掉了这个过程,对于挑剔的观众来说,唱得好才是吸引他们观看节目的动力。

中国好声音 选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