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商自述:山寨手机已死 华强北步入寒冬!
王根旺 王根旺

手机商自述:山寨手机已死 华强北步入寒冬!

原来5大数码城只剩明通1家;一个6-7平方米档口,原来每月最高需10万元租金,现只需3000元;手机厂商从巅峰期的6000家降至现在的800家左右;“跑路”的山寨手机厂商每月大约在200-500家;“洗牌已开始,明年很多手机品牌都将消失。”

作者:宿艺,杨忠贤

一个在深圳做山寨手机销售15年的企业老板,在上周的深夜拨通了我的电话,焦虑、失望、不安的声音在手机那头响起。

这是我的一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每次出差深圳,我们总会在南山区一个酒吧小聚。老友说,看到了搜狐IT系列报道《洗牌已至》中的首篇:《国产手机转型须过10道槛》,有些话想说一下。

老友曾在今年2月选择离开深圳山寨手机行业,投身地方运营商渠道销售,在磕磕绊绊后,又于本月回到深圳。不过与年初相比,深圳的山寨手机行业已濒临“崩盘”,这让这位老友失望无比。

221

笔者于周末飞赴深圳,在两天之中考察了深圳华强北市场,与多名资深手机从业者深夜把酒长谈。惊觉在半年时间中,市场洗牌已经开始,而众多山寨手机厂商正在成为这场变局的首批“出局者”。

崩盘

1、7月正是南方的酷热季节,但曾经全球最大的手机中转市场华强北却步入寒冬。明通、龙胜、高科德、通天地、庞源5大数码城已经只剩明通1家,明通商户规模也只剩下巅峰期的1/5,从原来的1-5层缩减到不足底商1层。

2、在明通数码城做了8年手机销售的老聂,本月已挂出了店铺“转让”的牌子。原来“寸米寸金”的柜台,现在大都已无人问津。一个6-7平方米的底商档口,原来除每月8-10万左右的租金外,还需缴费15-20万元的“进场费”,现在租金已降至每月3000元。

3、现在华强北最热闹的市场,非“远望数码城”莫属,而远望主要销售苹果配件,以及苹果、三星、HTC水货产品,与山寨手机已毫无关系。

4、深圳华强北市场管理人员介绍称,从今年2月开始,“跑路”的山寨手机厂商每月大约在200-500家。与2006-2007年左右的山寨手机“巅峰期”6000家相比,现在约在800家左右,剩下的已基本转做中小自主品牌。

5、据深圳乐Phone手机相关人员介绍,国内三线以下城市曾经是山寨手机的主要市场,但现在已被中小品牌手机、金立等渠道较强的国产品牌手机,以及运营商合约机等占领,山寨手机已基本退出市场。

手机商自述10大原因:

几乎所有深圳手机从业者都认为山寨手机已“回天乏术”,我也曾就此问题采访一些业内“大佬”。中兴通讯负责手机业务的执行副总裁何士友表示:“洗牌已经开始,明年很多手机品牌都将消失”。华为终端董事长余承东之前也对此称:“2015年之前都将是一个行业剧烈洗牌期”。

综合十多名深圳手机厂商和从业者自述,山寨手机“崩盘”可以总结为以下10个原因:

1、囤货严重。从今年2月起,大量深圳山寨手机企业开始接到渠道商退货,并被拒绝再次接单,原因是销量大幅下降。库存积压导致很多企业老板选择“跑路”,造成销售渠道——手机企业——方案集成商——供应链等连锁破产。

2、资金链断裂。山寨手机进入门槛极低,深圳产业链完整,一般投资60万、3个月左右即可推出一款成品。在整个过程中,只有MTK下游的方案集成商,以及摄像头、显示屏等配件需要提前付款,其他都可以“赊账”,在手机卖出去回款后再行支付。

但在众多山寨或者中小品牌厂商“跑路”情况下,电池、开模、包装等产业链目前都要求预先支付预付款或全款,造成山寨手机厂商资金链断裂,无以为继。

3、山寨厂商无序竞争。谷歌开放式的Android系统、联发科推出的一揽子解决方案,以及下游的方案集成商大大降低了智能手机门槛,但也造成了众多企业涌入这一行业。

深圳米哥手机公司负责人表示,缺乏品牌和渠道,使得新进入者纷纷掀起价格战。无利润甚至亏损、产品雷同、粗制滥造、没有售后保障加速了山寨手机厂商集体死亡。

4、国产品牌手机价格下探。价格战不光是山寨手机的工具,甚至中兴、天语等国产品牌手机厂商也纷纷开打硬件价格战。如中兴联合互联网企业推出了699元的四核手机,天语则联合广东移动推出了199元的双核5英寸智能手机。

某深圳手机厂商老板对此哀叹:“如自己做这款手机成本价都得 260元,市场现在太变态了!”

5、社会公开渠道“反水”。国内县级以下市场曾经是山寨手机的“沃土”,但随着金立等品牌手机厂商渠道拓展、TCL海信等利用家电渠道“配售”手机、以及运营商渠道下探,山寨手机正被迅速被逐出市场。

TCL通讯中国区总裁王激扬透露称:“TCL在全国彩电销售网点超过3万个,今年手机业务将逐渐进入家电渠道进行销售”。要知道,中国联通在全国的自身营业厅和合作销售门店也只有1万多个。

6、运营商补贴成“割喉一刀”。运营商的话费补贴,使得千元3G智能手机在国内迅速普及。但运营商对手机品牌、质量、供货、内置等都有严格的要求,山寨手机无法进入已占国内销量一半以上的运营商渠道,在话费补贴面前,性价比优势尽失。

老丁在深圳做了6年的山寨手机销售,去年12月投资300多万转作自主品牌智能手机,有同乡称其能帮助他进入云南某省级运营商采购,在花了40多万后最终不了了之。老丁在干了一杯啤酒后表示,自己将转作三星和苹果水货手机销售。

7、电商渠道逆袭。为什么传统公开渠道之前会热衷于销售山寨手机?因为返点很高,但快速发展的电商销售改变了这一切。在手机厂商+电商网站+快递广域覆盖下,年轻农民消费者也能通过比配置和价格来购买手机,渠道高返点模式被电商“逆袭”。

也有刚刚转型的小品牌手机老板,将“在淘宝开个店,招1-2个人”视为电商渠道转型。不懂互联网、不懂电商销售、不知道怎么投资也成为众多中小自主手机品牌的“转型之痛”。

8、工商与监管部门联手打击。据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在近两年的专项整治时间内,仅强北就有8200户“山寨”手机经营户退出市场,一些过去经营“山寨”手机的电子市场转型为正规电子产品和手机配件市场。

9、移动应用对手机要求提高。在2G功能机时代,打电话发短信成为最常用的两大功能。但在3G智能手机时代,用户在游戏、微博、微信、视频、上网等时间已经超过了语音通话和短信,传统的山寨手机因硬件配置低、缺乏软件调试已无法满足用户需求。

10、海外市场萎缩。海外市场曾经占据了山寨手机70%以上的出货量,但从去年开始,国际手机品牌纷纷加大了在专利和知识产权方面的打击力度。如最大的山寨手机厂商基伍在印度市场被诺基亚“围剿”后,已于去年“重返”国内。但功能机在国内已基本退出市场,智能机竞争又无比惨烈,如何在现金烧完之前完成转型,是其面临的严峻问题。

在经历近10年的发展后,山寨手机曾经以“微创新”自居,也确实促进了国内手机用户普及,也曾将波导、夏新等国产品牌手机逼向“绝路”。不过在3G智能手机时代,山寨手机最终被运营商、公开渠道、电商平台、国产品牌手机和用户“联手”终结。

在深圳,目前仍有近千家原山寨手机厂商转型成为中小品牌手机企业,这是一种梦想和坚持。只不过,如何塑造品牌、加大研发、利用电商平台拓展渠道、获得运营商认可,以及重新赢得用户,都成为每一个守望者认真考虑的问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