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余额宝革命
王静静 王静静

再谈余额宝革命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余额宝的蝴蝶效应,文章最后一段话。貌似在讽刺我,本来实在不想写余额宝的而我那种了,还是在继续写点所谓的余额宝吧。

作者:江南愤青

?
导读: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余额宝的蝴蝶效应,文章最后一段话。貌似在讽刺我,本来实在不想写余额宝的而我那种了,还是在继续写点所谓的余额宝吧。先从讽刺我的那段开始,原文如此:“一句话,客户怎么舒服怎么来,别老摆着一副“我最专业,你们都得按我的逻辑来”的态度!银行如不能意识到这一点,还老揪着货币型基金能不能跟存款混为一谈、支付宝没有银行那么稳健、不如银行一样有政府做信誉背书等问题不放的话,笔者也只能说:各位,该换换思路了!”

AA

第一,所谓的客户怎么舒服怎么来,我就觉得挺傻逼的。客户怎么最舒服?简单!直接送他钱呗。贷款不用利息,理财高收益,无风险,都是客户最舒服的事情,你怎么不去做呢?事实上,没有机构会去做,

那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世界上哪里有绝对的无条件的服务方式呢?所谓的服务都是有边界的,金融在客户服务方面跟客户之间并不是一致的,双方是存在博弈的,客户服务的不断加强,就必然意味着服务机构的成本增加。

例如发放贷款,就必须在客户如何要贷款的这个服务上跟银行安全收回贷款之间做一个平衡点,对于客户而言,自然是你给我贷款,不用抵押,不要担保,这个服务是最好的,但是显然银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傻逼会说,怎么舒服怎么来。

估计作者说,我跟你扯的是理财,你说贷款干什么呢?那行,咱就说理财,理财是什么东西?理财就是你借钱给我呗。那你想要的服务是什么?当然是高收益,无风险。那就是你多要一分的利息,我金融机构就要多承担一分钱的成本,我自然是希望给的越低越好。你还想无风险,就意味着要我承担风险,两个是截然不同的矛盾体。怎么可能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呢?所以第一个点,服务是有边界底线的 ,纯粹的怎么舒服怎么来的观点非常的傻逼。我们最多只能说,在能力范围内寻求临界点。

第二,怎么舒服怎么来,不意味着你的服务可以逾越道德底线,更不能以让客户舒服的名义,然后做苟且欺骗的事情。以前期货公司经常有代客操作的行为,出发点也是很简单啊,为了客户方便啊,事实上的确也是很多客户自己提出的行为,但是结果呢?有很多期货公司的客户经理擅自未经客户进行授权交易,给客户爆仓几千万的事情频发,难不成就可以因为是为了让客户舒服就可以免责?!

这个作者最后一段说,叫我别深究货币基金和跟存款的问题。对不起,我还真要深究这个问题。因为以货币基金替代存款,并进行直接比较,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也是明显违规的问题。这个是绝对的定性问题。

金融的背后第一属性是什么?是信用,第二属性是什么?是专业。如果你指望一个不专业,不诚信的机构给你实现保值增值的话,我看压根就是个笑话。

这个作者在文章里大谈说所谓的屌丝不专业,所以不需要跟他们说清楚专业问题,我就觉得更搞笑了,事实上,正因为屌丝不专业,你就更需要跟屌丝说明白专业问题,否则,按照作者的逻辑是不是就意味着你不是食品专业就意味着可以给你吃地沟油的食物,而不需要跟你说清楚?你不是奶粉专业,就可以给你吃三氯氰胺?!我不知道作者的神逻辑来自于哪里来?

以屌丝不专业,跟他讲听不懂,所以,为了更好的服务屌丝的需求,就对屌丝进行欺骗?这个神逻辑,估计也就是脑子进水的人才写得出来。更何况是否保本和是否等同于存款是专业性问题么?这个压根就是基础性的常识问题。

第三,看过我写余额宝的文章的人,都应该能明白我对余额宝的态度,并非全盘否定,只是把大家动辄谈到颠覆,革命的神高度拉回到人间罢了。今天又看到一篇文章说,余额宝跟天弘基金的分成比例是9.5比0.5?我第一感觉是这个数字不太可信,第二感觉就是天弘基金的代价不会低。

我很早前在《也谈第三方财富管理》的文章里提到一个观点,在同质化产品竞争领域,其实渠道必然为王的。例如电商领域。而很不幸,恰恰基金业现在也是如此格局,绝大部分的基金到最后就是一个同质化的领域,产品没有特色也就罢了,甚至业绩也都趋同,这种情况下,必然沦落到被渠道欺负的路线上去。很多年前,银行基本上垄断了基金的销售,所以银行对基金的渠道费要的很狠,对管理费进行高比例分成。

后来因为基金的亏损幅度太厉害,对银行的客户损失很大,弄的有点天怒人怨,银行有所保留的进行基金销售,而货币基金的销售,因为会挤占对银行的存款,所以银行不想进行货币基金的销售,如果进行销售,也肯定是要求达到综合贡献率,换句话说,肯定是要的更狠,这种情况下,逼迫的基金业自然四处突围。到处寻求合作渠道,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支付宝,利用阿里的公关能力,声势浩大。

但是其实根本不用细想,用脑袋拍拍就知道了,支付宝也只是第二个银行罢了。对基金业利润的挖掘必然比银行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哪怕现在他跟你描绘的未来在美好,到最后的那一刻,也势必是虎口大开,没办法,资本特性决定,所以,天弘基金通过支付宝肯定属于赔本赚吆喝的结果。支付宝对天弘基金的条件必然是苛刻的,对于基金而言,其实余额宝压根不值得多少欢呼,赶走了银行来一个更狠的主罢了。而且对于天弘基金而言,我感觉最后的可能是孙权嫁妹,赔了夫人又折兵。阿里向来是个霸道而且合作性很差的公司。对于余额宝,天弘基金对客户的掌控性很差,而支付宝的客户存量就这些,放在哪里,待价而沽,只要有人出的其比天弘基金更高的价码,阿里会立刻转投,即使不转投,也会拿着这个筹码在回过头跟天弘基金去谈价格。反正无非如此,无非不如此的格局罢了。

第四,现在很多人也在说余额宝开创了屌丝金融,必将席卷全国,因为得屌丝得天下,所以屌丝金融的代表阿里金融必将是成为宇宙第一大金融机构,有时候听的想笑,反正中国人的逻辑思维就是立场决定了论述,要想说一个人好,你有千万个神逻辑来支撑。总能找出理由的。

不客气点说,得屌丝得天下,除了在革命年代,这个论述有些许意义,在金融领域压根毫无意义。所谓金融,无论从纵向几千年比较还是横向全球范围内比较,我说过无非一句话,“借80%屌丝的钱给20%高富帅用”。

屌丝在金融领域里永远处于从属地位,没有支配地位,如果高富帅牛逼点,你屌丝的收益就很低。如果高富帅稍微不牛点,你屌丝的收益就稍微高点。绝对屌丝的分配收益其实都是来自于高富帅的创造能力的。金融的核心还是掌握在创造最终受益的人身上。余额宝也好,货币基金也好,存款噩耗,私募股权也好,最终都是要通过实现收益,安全收回资金作为前提的,离开了这个,都是空的。屌丝金融,也就是屌丝们自我意淫的工具罢了。

另外,从社会体系划分来看,基本上每个国家都差不多是20%的人掌握了80%的财富,个别国家更加变态点,大概10%不到的人创造了90%的财富。所以,很多国家屌丝加中产加起来也就占据了不到20%的社会财富,除非屌丝加中产,联合起来进行暴利革命,进行财富在分配,否则得屌丝得天下,也还是屌丝自我意淫的工具罢了。

我这里没有丝毫贬低屌丝的意思,我自己也是屌丝一个,他妈的还真是赤裸裸的屌丝,但是我们看待问题不能因为自己是屌丝,就拼命的把自己抬高,那不是屌丝,那是傻逼。

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明明其实压根不是屌丝,非要说自己是屌丝,然后拼命的吹捧这个,吹捧那个,让明明是高富帅的人非要打造成屌丝的英雄,然后利用屌丝的不专业,诱导屌丝进行个人崇拜。对于这种行为,两个字,真他妈的鄙视!更过分的居然还用钱铺路,不让媒体说话,例如最近你去搜索南华周刊。真的很恐怖。

我一直觉得,世界上有两种现象,值得我们警惕,第一种是个人崇拜,第二种是控制舆论。如果两个放在一起,我只能说一句,不得不防!

 

金融 余额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