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企业家们为什么偏爱“大师”?
王根旺 王根旺

中国的企业家们为什么偏爱“大师”?

如果一个社会使多数人相信决定成功的99%不是勤奋和努力,决定失败的99%不是懒惰和愚蠢,而是由投胎、运气、风水等不可知因素决定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大师们最宜居的社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商场,身不由己,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一个个体普遍无法把握自身命运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大师”宜居的社会。如果一个社会使多数人相信决定成功的99%不是勤奋和努力,决定失败的99%不是懒惰和愚蠢,而是由投胎、运气、风水等不可知因素决定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大师们最宜居的社会。

王林是一位以掌握“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意念异物、凌空题辞、徒手断钢筋、轻功悬空提水行”等所“超凡本领”著称的气功大师。这类人在中国一向并不罕见,但此次的出名则是沾了互联网领袖马云的光。同时在网上流出的还有王林和赵薇、李连杰、刘志军等名流政要的合影。和王林暴露的交情,还使观者想起几年前马云与另一位“大师”李一道长交往的往事。

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职业,王林这样的江湖术士古已有之,这不足为奇,但科学昌明的今天,一个江湖术士却仍能得到如此之多政商名流的青睐,却颇惹人深思。

江湖术士为什么会有市场?表明上的原因很简单,受惑者缺乏科学素养与常识,比较容易上钩,比如街头算命卜卦者就多利用愚夫愚妇这一弱点来谋生。但在王林一事中,参与者却又非一般见识短薄的小市民,而是马云这样的科技名流,你总不能说他们对科学一窍不通。事实上,在马云看来,他们对大师的兴趣甚至还是超越科学的,他发微博说,与王林结识是出于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即便是魔幻术,挑战背后的奥秘也快乐无穷”,“人类很容易以有限的科学知识去自以为是地判断世界”,“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

“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马云的重点显然是在后半句:很多人因为科学而迷失信仰,我结交异能大师,却是在追寻信仰的道路上。这么诠释,相信并未曲解马云的本意。

相信世界上存在科学解释不了或尚不能解释的奇迹和异能,这本身并不是错,因为人类自身的认知确实有其局限性。王林或许是个骗子,但即便如此,马云与之合影倾谈也说不上是多大的事儿,人家喜欢这个,抱着宁肯误交十个骗子也不错过一个大师的想法去“追寻”,也说得过去。而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的政商名流中,怀有马云这种想法并不止他一个,看王林炫耀出的那一大堆照片就知道了。一大群名流热衷于怪力乱神,这才是问题所在,也映衬出当下社会的一些病灶。

事实上,以江湖术士受企业家青睐看,王林绝不是孤例。在今天,“风水”、“命理”、“法术”等等这些神秘而说不清道不明的“术”或“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和企业家甚至官员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企业所推崇。富士康跳楼,郭台铭请来五台山高僧做法事,你可以说这是台湾企业家的风俗,但几年前一份题为《中国富豪风水调查》的报告却显示,“超过98%的富豪相信做生意讲究风水。”雷军则称,“这么多年来,我悟到的是,创业者要信命”,“1%的运气超过了99%的努力!”一命二运三风水,在中国企业界,因为命、运、术、道而影响成功与失败的故事,广泛流传者数不胜数。

王林事件,体现出的是其实是中国人,尤其是成功群体近年来整体面临的信仰之惑和成长之惑。

马云这一代人,虽然正立在潮头浪尖看似风光,但他们是在社会巨大转型时期成长与成功。从所受教育看,信仰已经缺失,急需重树,但却为时较迟,难免会病急乱抓药;从成功经历看,是无序和复杂的,很多人走了捷径,甚至涉足灰色地带,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功和失败,对未来继续成功也缺乏自信,越是感到未来命运不可知无从把握的人,越容易相信常识之外的那些东西,更何况,现在外部环境中又充满着金融危机、产业升级、企业转型这样的挑战,以及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与无下限的低级竞争,生活中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失势与失败。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怎样才能拥有更多,怎样才能使得到的不至于骤然失去?天知道?或许大师知道。

而很多官员笃信风水,也是基本一样的道理。大家都在贪,都在潜规则,为什么他落马了,他反而升迁了?他们于是对超自然力量的寄予厚望,这不是来自内心的善缘,而是来自于对个人现实利益进一步贪婪攫取的强烈期待和为恶太多对自身安全感的深度担忧。

如何使更多的企业家远离怪力乱神,关键是建立一个常态的社会,使成功有一定之规,使失败有一定之因,让人们认识到努力、正直、善良、聪明更容易导致成功,贪婪、懒惰、奸邪、平庸更容易导向失败,只要向上的路是通达透明的,那些蛊惑玄妙之物自然失去其魅力,反之,只要人们内心缺乏稳定感,对未来有太多恐慌感,大师们就永远有大市场。

马云 企业家 商人 气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