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MT》开发者自述:惶者生存!
i黑马 i黑马

《我叫MT》开发者自述:惶者生存!

有一句话叫“惶者生存”,我现在就非常的惶恐。我们公司新的办公室墙上有很多这样的大字,但是只有这样你才可以踏踏实实的接受玩家的意见,去和玩家沟通,去给玩家提供更好的产品。

口述:邢山虎(乐动卓越创始人)

整理:王根旺

【导读】对非游戏圈的人来说,“邢山虎”这个名字甚为陌生,不过邢的笔名“说不得大师”可谓名声在外,他在网络上的原创小说《佣兵天下》出版300多万册。当然,邢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乐动卓越创始人,乐动卓越这个成立只有两年的初创公司已经取得了令众多游戏开发者艳羡的成绩:旗下手游《我叫MT online》注册用户2300万、月收入过千万元。而邢则自言,自己没有什么飘飘然的感觉,现在更多的是惶恐,因为“惶者生存”。

以下为邢山虎口述。

我很少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话,本来不想来的,大会组委会给我很大的压力,所以只能来了。为什么我们不想参加论坛和主题发言呢,因为我认为,凡是你站在主席台上发言就很容易患一种病——“吹牛综合症”。

举个例子,前面一个老大说自己月收入1000万,本来你是月收入800万,但是你上台之后就说月收入1100万,然后最后就没有办法HOLD住这个事情了,有的人甚至说月收入5000万或6000万。其实我觉得这样的大会实际是来邀请税务局现场收税的。大家都是明白人,如果有这么好的收入的话他为什么还融资呢?其实现在很多游戏公司花的还是VC的钱,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需要冷静一些。

邢山虎

我很怕台上的闪光灯,这种感觉有点像天安门城楼上的那种感觉,有点飘飘然,觉得自己非常的不得了。我其实也做不到在台上保持一颗平常心以踏踏实实的找自我,找到在公司里面的地位。所以我觉得,我的同事们更做不到这一点,因此我们不让大家参加这种会。我们参加展会有三个“潜规则”——不参展、不发言、不论坛,不过今天都被我打破了。

我不知道在座的兄弟们有没有人种过地,农历五月是小麦成熟的时节,那时凡是饱含了谷粒的小麦都是低着头的,反而是高高抬头的小麦都是空壳的。我自己也深知一点,游戏行业的成功者不是因为你自己多牛,主要这个行业成功的机会太多了。今天就算我或者王峰或者陈昊芝不站在这里,还会有张峰和孙昊芝等等站在这里。因为这个行业会塑造一群这样的看上去很英雄的人,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英雄是都会被行业淘汰的,也有没有人记得起来去年站在这个台子上发言的人是谁。你发现各个活跃在论坛上的人一年之后都销声匿迹了,经历过被别人吹捧,经历过台下的万众瞩目的期待,以及被媒体描述过的人很难保持一个好的心态,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做不好,最后就因为一时的辉煌变成芸芸众生或是迅速倒闭。

所以说,虽然手机游戏这半年来情况都不错,但是我深知这个行业的特点,就是一天做不好,一个月做不好,从此开始到这家公司的彻底没落只需要6个月,它会以最快的速度会衰落下去。而想改变这种格局就一个办法,少出来参加发言,少抛头露面,然后踏踏实实接近玩家。怎么做到这一点?我每天看微博,随便点开一条玩家@我的信息就可以看到天雷滚滚的信息:一半以上是说大师我去年买了一个表,或是去年大师我去年买了一块饼,买了一个包。但是我特别爱看我的微博,因为我觉得看了这些玩家的骂声和诅咒,我才可以回到现状,才知道我是什么状态,公司是什么状态,然后才可以踏踏实实的为大家做好服务。

有一句话叫“惶者生存”,我现在就非常的惶恐。为了避免这种惶恐和为了更好的跟玩家接触,我们花了很多钱,昨天我们在上海一个比较大的酒店里面花几十万块钱请了三四百的玩家吃饭,免费吃饭之后还要送T恤,还要送各种各样的东西。出于真实的惶恐,我特别怕玩家不高兴,特别怕玩家对你有意见,我担心说玩家如果到的更多怎么样,以前有这样的情况,你请了350人,突然来了550人。然后我们又专门买了一批东西,300块钱的苹果的IPOD,我们想如果玩家多了怎么办,就给玩家一个IPOD一个T恤,让进不了场的玩家心里平衡。

我们公司新的办公室墙上有很多这样的大字,比如“玩家虐我千百遍,我待玩家如初恋”。其实你知道说这句话多么艰难和痛苦,但是只有这样你才可以踏踏实实的接受玩家的意见,去和玩家沟通,去给玩家提供更好的产品,也才有机会做一个真正的有梦想有自己志向的游戏公司。

(本文节选自邢山虎在Chinajoy产业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创业 手游 我叫MT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