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才是网购主流!一份毁“三观”的网购报告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县城才是网购主流!一份毁“三观”的网购报告

发达地区更爱网购?不,不是这样的。

作者:米飙 ?福布斯中文版 高级采编

2012 年,县域人均网购花费近6000 元,而一二线城市仅 4,700 元;他们一年人均网购 54 次购买388件商品,远远超过了一二线城市的39 次349件商品;他们买起国际大牌来更疯狂,她们一年要花765元钱购买雅诗兰黛,而一二线人均仅652元购买这个牌子……身处北京买不起雅诗兰黛的作者“羞愤难当”,仗着自己的体会,感受过农村电商市场的潜力,但这有些夸张了吧?

7月29日,淘宝第一次发布这个《2012年全国县域地区网购发展报告》,统计了全国2006个三级行政区,包括县、县级市、旗、自治旗、自治县、林区、县级特区的网购状况。

1

读罢报告,作者“三观”尽毁,我刚刚发了一篇《淘宝“进村”:互联网的农村时代》,基于CNNIC的第32次互联网报告数据分析讨论了互联网农村时代的来临,但想过农村兄弟力量大,没想过这么大;想过农村婆姨爱美丽,没想过这么爱;想过农村市场会火,没想过已经火了……

城里人更喜欢买品牌吗?不,不是这样的。不只是雅诗兰黛这样的国际大牌,在红蜻蜓每100元的消费中,有42元来自于县城用户,31元来自一二线城市。(其余27元则来自于海外、港澳台以及三四线用户)而从人均上看,从天猫抽取44个品牌,有32个品牌在县城的年人均成交金额高于一二线的年人均成交额。像九牧王、全友、飞亚达、kappa、卡罗来、七匹狼、水星、美特斯邦威、达芙妮等线下知名品牌都受到县城用户的追捧,成交规模比一二线都要高。

究其原因,收入的增长,让县乡村人群希望品牌消费,而由于线下商场等渠道拓展缓慢的限制,这种希望就变成了渴望。

为什么是这些品牌?因为他们经常在电视上打广告,如果说刷墙是农村ROI最高的户外广告,那么电视广告就是独一无二的室内广告王者。电视广告会消亡么?看到这份报告得想想了。

城里人更爱看书吗?不,不是这样的。虽然一二线用户的人均购书花费远高于县城用户,但是在人均购买次数上被县城用户打败。类目上他们喜欢励志和创业的书,他们渴望改变生活。

城里男人更懂生活么?不,不是这样的。县城男人显然更爱网购,更懂生活。县城女性年人均花费仅比男性高出212元钱。而一二线城市中,女性多花1227元钱。而从人均购买次数上来看,一二线和县城城市的女性差异不大,分别为105次和106次;但县城地区男性平均一年购物75次,一二线仅为63次。

城里男人更能接受移动互联网么?不,不是这样的。县城男性比一二线的更喜欢使用无线淘宝。在去年淘宝的县城男性用户中,有31%的人使用无线端购物,而一二线的这一数据仅28%。

城里人更少的买国产数码么?不,不是这样的。一二线用户人均购买国货精品数码(一定程度上你也可以看成是山寨机)的商品数量要比县城用户多1.76件。

城里人更会玩转淘宝么?不,不是这样的。县城用户更爱收集和使用“淘金币”,用过淘金币的比例高达67%,而在一二线城市中,这一比例仅为47%,最喜欢淘金币的就是此前淘宝进村刷墙的浙江隧阳,高达76%;县城用户也更喜欢用天猫积分,他们中的81%使用“天猫积分”,远高于一二线城市34%的比例;他们也更爱买“聚划算”并购买理财、贵金属、彩票产品上。

发达地区更爱网购?不,不是这样的。

如果说县城网购成交金额上呈现出东部发达地区大于西部的趋势,但在对网购的喜爱程度上,西部欠发达区域则一点不差。云南呈贡、四川郫县、黑龙江友谊县和绥芬河的网购渗透率都超过20%(即每一百个人都有超过20个人网购),位列前十。在人均花费上,最疯狂的是福建清流人均2万,其次西藏公爵、江西洪泽、黑龙江绥芬河、广东普宁、浙江永康、文城和河北葉城都在1.1万以上。

对淘宝最“吐血”支持的当属河北广平、葉城、唐海人民,他们的淘宝花费超过了年收入的30%,也就是,仅仅在淘宝上他们就花掉了年收入的近三分之一。

在中国经济中,农村一直扮演着母亲般的角色,她用极低的农产品价格降低城市人口的恩格尔系数,她用低廉的原材料价格支撑住高消耗的城市工业化,她用低廉的劳动力推动着制造业的前进。在互联网时代,她显然正准备通过电商,再一次用广袤的市场哺育只能依靠消费的中国经济。

电商 淘宝 网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